捡星星

作者:不问三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董茵应该是有点产前抑郁,秦放还从来没见她像现在这样过。这么多年她跟简明涛很少吵架,她给人感觉挺温和的。秦放回来这几天都明显感觉到她沉闷烦躁,偶尔会拿简沐阳撒气。
      简沐阳也不跟她顶嘴,挨骂了就乖乖回自己房间不出来了。
      其实她这种状态下秦放很不想继续住,但他答应了简沐阳开学之前都在家,答应了的事不好反悔。所以秦放不出去的时候都在房间里陪简沐阳,或者带他一起出去逛逛。
      董茵还是顾忌着秦放的,能拿简沐阳撒气但是对秦放不发脾气,顶多就是不怎么说话。

      秦放回校头天晚上,简明涛和董茵又吵了起来。
      当时他在简沐阳房间里,哥俩都坐在地毯上,简沐阳在拼乐高,秦放看着他拼。晚饭也是他俩吃的,董茵没下楼,简明涛没回来。争吵声传进来的时候,简沐阳抬头看秦放,秦放安慰道:“没事儿。”
      简沐阳低头接着拼乐高,没说话。

      董茵吵起来有些歇斯底里,怪不得简沐阳觉得害怕,秦放也觉得意外。怀孕确实辛苦,每一位母亲都是伟大的。
      “什么叫我要生的?你说话这么不负责任吗?”董茵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崩溃,应该是被简明涛的什么话刺激到了。
      “这难道不是你的孩子?我给我自己生孩子吗?”
      简明涛的声音听不清楚,但女性的声音能穿透门板和墙壁,很清晰地传出来:“你是不是不希望我生?你们都不希望我生下他?”
      简沐阳还在低头玩着自己手里东西,秦放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说:“不怕,阳阳。”
      “你在呢我不害怕,”简沐阳弯了弯唇角,“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怕。”

      他们吵得很凶,秦放看着简沐阳,有点不忍心了。他开口,想要说这段时间会回来住,一直到董茵生下宝宝。
      “我这段时——”

      “你不想我生,你儿子也不想!你儿子每次回来都问我孩子好不好,产检好不好!我好着呢为什么你们都不希望我好??”
      董茵的声音打断了秦放的话,他话说一半就闭了嘴。
      简沐阳立刻抬头看着他,眼里有些惊恐的忐忑,嗫嚅着动了动嘴唇,然后说:“她、她只是……”
      秦放看着简沐阳的大眼睛,替他把话说完:“产前焦虑。”
      “嗯,嗯,”简沐阳连连点头,“她不是真的那么想。”
      “我知道。”秦放勾了个浅浅的笑,抓了抓简沐阳柔软的头发,“玩你的。”

      秦放心疼他弟,简沐阳太敏感了,心思也很柔软,大人吵架的时候他自己在房间一定是害怕的。
      但秦放没说完的那句话也不会再说,他也没法再说。
      董茵或许只是因为怀孕导致的心态不稳,或许她并不是真的这么想,但秦放既然已经听到了,他在简家就住不下去。
      所以开学之后秦放还是住在了学校,只是每天晚上会跟简沐阳聊会天。

      俩室友一假期没回家,一直在宿舍学习。秦放在床上侧躺着跟他弟发消息,低头看了眼对面学习的那俩,沈登科问宿舍还有没有水了,陈珂说没了。
      秦放问:“喝什么?”
      沈登科抬头看过来,眼睛里闪起了光芒:“什么都行!”
      秦放又问:“你俩饿不饿?来点夜宵?”
      沈登科用力点头:“好呢少爷!”
      “你看你一副狗腿样儿,”陈柯笑话他,“你有点尊严行吗?”
      “我不要尊严,”沈登科呲牙笑得很贱,“我要放少爷和柯总就ok,两位保我狗命!”
      秦放和陈柯都笑了,秦放给他俩点了夜宵,还叫了两份喝的。

      他开学回学校之后,卡里又多了挺大笔钱。简明涛知道他能听到他们吵架,秦放也无所谓他知不知道。这么多年简明涛唯一的方式就是打钱,除此之外给不了别的。
      “你回来咱还没一起吃饭呢,”陈柯仰头看着秦放,“明天晚上出去?”
      “好,”秦放说,“我请你们吃个饭。”
      “我来吧,”陈柯拍了拍桌面,“奖学金到手了。”
      “要不我来?”沈登科也学陈柯刚才一样拍了拍桌子,“谁还没有奖学金似的。”
      “我没有,”秦放笑着说,“我请,华桐还说想跟你们喝点酒来着。”

      这种事儿华桐肯定落不下,跟另外俩人已经商量着去哪儿吃了。
      秦放这天下午满课,他下课得五点多。华桐他们定好位置跟秦放说了一声,秦放发消息说:我猜到就是烧烤,你们下次能不能换一样。
      华桐回他:你也不跟我们喝酒,你管我们吃什么。
      秦放确实吃什么都一样,他回:你们就别等我了吧,你们先去,去晚了没位置。

      秦放下课的时候他们已经过去了,他回宿舍取车。正是下课和晚饭点儿,宿舍楼下人挺多。秦放看见有个男生低头走路戴着耳机,看背影有点像刑炎,但没刑炎高。
      自从回来之后他们还没见过,秦放摸过手机给刑炎发了条消息:炎哥。
      都坐到车上了刑炎才回他:怎么
      秦放问:你吃饭了没呢?
      刑炎:刚下课
      秦放接着问:那一起啊?

      不等刑炎再回,秦放电话直接拨了过去,刑炎接通,秦放问:“在哪儿呢?”
      刑炎在电话里说:“化学院。”
      “我跟我室友吃个饭,还有华桐,你也来啊?”秦放问他。
      刑炎说:“走呗。”
      秦放笑了声,道:“那你在那儿等我吧,我接你。”

      秦放开过去的时候刑炎安安静静站在路边等,手上拿了本书,T恤衫运动裤,看起来像个很乖的大学生。秦放想起放假的时候刑炎扣着头盔飞驰的样子,摇头笑了下,这俩形象差别太大了。
      刑炎一上车秦放就冲他笑,打招呼:“炎哥好久不见。”
      刑炎也笑了下,睨他一眼,说:“嗯,好久了,得十天了吧。”
      “十天还不长?”秦放没心没肺开着玩笑,“一块儿住了那么多天呢,如胶似漆。”
      男生开玩笑什么词都敢用,刑炎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他俩到的时候那三位已经点过餐了,东西没上,酒倒是摆了一地。秦放手放在刑炎后背上轻推他进去,介绍说:“这是刑炎,我一个……小伙伴儿。”
      本来想说朋友,又感觉有点官方。他接着跟刑炎说:“华桐,我发小。这俩是我室友。”
      沈登科因为上学期图书馆占座的事见过刑炎好几次了,很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华桐虽然最开始见到刑炎是因为秦放打架的事,但也知道秦放跟他玩了一假期,这俩人现在关系好着呢。于是华桐冲刑炎扬了扬下巴,“嗨”了一声。
      刑炎点头跟他们打了招呼,坐了进去,秦放坐在他旁边。
      华桐叫了服务生来:“哈喽,我们点的可以上了,然后菜单拿来我们再加点东西。”

      男生之间既然坐一起吃饭就都能聊得开,没什么远的近的那么多事儿。当然像之前跟周斯明他们吃饭就另当别论了,五个人里两个内向,一个半内向,一个半开朗,就秦放这么一个开朗的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今天这五个人里除了刑炎剩下全是开朗的,那想不热闹都不可能。一带四带不动,四带一那可太不是事儿了。
      以秦放一个假期的观察,他估计华桐他们喝酒不是刑炎对手。华桐问刑炎酒量的时候,刑炎说了声“一般”。华桐还安慰他说:“没事儿,有个一口不喝的垫底呢。”
      秦放“嗤”的一声笑了,冲刑炎说:“炎哥杀他们。”

      但秦放说是这么说,但那仨人真往刑炎这儿送酒的时候他又拦着了:“你们喝你们的,再不你们就齐着喝,我怎么感觉他比你们喝得多?”
      “你又不喝,你瞎掺和。”华桐说他。
      “我怕你们仨喝不过就玩赖。”秦放看了看地上的酒瓶,有看了看他们那边的,“眼见着这数不对啊,你们能不能行了。”
      刑炎脸色丝毫没变,摇了摇头说:“没事儿。”
      服务生过来送酒的时候秦放指了下对面,跟他说:“放那边。”
      “我都不懂你,”华桐说秦放,“你一个滴酒不沾的,你管那么多呢?”
      “我得清醒着维护正义,”秦放说,“再说你们都喝多了我不得给你们弄回去?”
      “刚才忘了给你要瓶牛奶了。”华桐就是笑话他不能喝酒,秦放笑着说“滚”。

      陈柯有个同学也是化学院的,他正跟刑炎打听着,刑炎手机响了。他手机就放在桌上,左手边,他跟秦放中间。
      秦放按着手机往刑炎那边推了推,刑炎说话的时候低头看了一眼,是韩小功。他没怎么当回事,用手背把手机推给秦放让他接,接着继续说刚才没说完的话。
      韩小功秦放挺熟了,秦放接了起来,笑着打了声招呼。
      估计听到他声音挺意外,电话那边停了几秒才传来韩小功的声音,先是轻笑了一声,然后说:“……进展喜人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