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星星

作者:不问三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他这问题刑炎答不上来,看他一眼,低头小声道:“别翻旧账了。”
      秦放让他的模样给逗笑了,本来也就是开个玩笑,没再继续说了。

      回去之前他们得吃顿饭,怎么说也得聚一次。这也应该是整个假期唯一一次人都凑在一起吃饭,连周斯明都在。
      气氛竟然还不错,至少没有谁和谁明着呛起来。
      其实能呛的也就只有周斯明,只要他消停其他人都挺好。
      秦放左边是刑炎,另一边坐的是司涂。司涂身上有淡淡的中药味道,偶尔能闻到。这五个人坐一起,说话的事基本都落在韩小功和秦放身上,其实他俩也不是特别爱说话的人,但他俩要是不说那这屋的气氛就凝结了。
      韩小功后来长长叹了口气,道:“以后吃饭别叫我了。”
      秦放很能理解他,笑了,说:“我也……”
      他俩对视一眼,韩小功说:“辛苦了。”

      司涂被他俩逗笑了,用他的杯子跟秦放碰了下,说:“这次欢迎你来,喜欢这里吗?”
      “挺喜欢的。”秦放没怎么跟司涂单独聊过,他面对司涂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有点微妙的尴尬,秦放说,“适合生活的一个地方。”
      “那以后你可以常来。”司涂真的是个很温和的人,无论是他说话的声音还是说话时的表情和眼神,都让人觉得舒缓。
      他小声跟秦放聊着天,秦放跟他聊了会儿也就放开了。有些事早晚得提及,早说完早利索,秦放给司涂倒了杯茶,跟他碰了碰杯,低声说:“宫琪的事……当时我确实不知道,不好意思啊。”
      司涂等他说完,抿了口茶,摇了摇头说:“本来也没什么,就你一直放心上。”
      “误会一场,”秦放说完自嘲一笑,“也挺好,不然我也认识不了……你们。”
      其实秦放当时张嘴要说的是刑炎,脑子里确实第一时间闪过的是因为这事儿能认识刑炎挺好的,话到嘴边才换了个词。这么多人呢,单说个刑炎算怎么回事。
      司涂轻轻笑了,点头道:“这么看确实挺好。”

      这么两句这话题就应该过去了,更多的也没什么说的。秦放给自己盛了碗汤低头喝了两口,没想到司涂主动开口,跟他说:“其实宫琪……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秦放让他一句话给呛咳嗽了,抽了张纸按了按嘴,咳得眼睛都红了。刑炎看他一眼,把杯子放他手边。秦放喝了一口,转头跟司涂说:“你是不是……还误会什么?我跟她已经没有联系了。”
      另外三个人都在看他们俩,秦放呛得嗓子疼,清了清嗓子说:“她好不好的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你可别多想。”

      司涂看他反应那么大,笑了下说:“不用这么紧张。”
      秦放没说话,摆了摆手。司涂轻声道:“我和她是以前的事了,你要是喜欢她……”
      “我真不喜欢。”秦放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过去好久了,我真没再想过这事。”
      秦放撸了把脑袋,太尴尬了。
      “你自己留着吧,”韩小功在对面接过了话,跟司涂说,“你现在让他追宫琪,都不如让他追我来得实际。”
      秦放哭笑不得:“这也……挺不实际,我不想追你。”

      秦放看向刑炎,用眼神向他求救。
      “不想追我啊?”韩小功轻笑着问他,“假快放完了,你弯了没有?”
      秦放感觉这问题莫名其妙,他都不太想回答。
      韩小功看着他,过会儿指了指刑炎,慢慢道:“不想追我……那你想不想追他。”

      他话尾带着钩子,眼尾也带着钩子,看过来的眼神让秦放下意识想坐直。秦放顺着他的话看了眼刑炎。
      如果现在旁边坐的是华桐或者随便哪个其他什么人,秦放可能胳膊一搂把人圈过来说:“对啊我想追呢。”男生之间开玩笑没下限的,照着脑门亲一口都没什么。
      但这会儿旁边坐的是刑炎,秦放竟然就没接上来这话,感觉跟刑炎开这种玩笑有点别扭,但要是正经地说声没想追,那更奇怪,那不是有病么。
      最后秦放看向刑炎,叹了口气说:“炎哥救我。”
      刑炎“嗯”了声,垂着视线道:“不用理他们。”

      秦放过后自己还觉得迷,当时韩小功那么一句话他居然没接上来。
      如果有人问他想不想追华桐他估计能有一百种回法打回去,但他当时看着刑炎竟然就噎住了。
      脑子卡壳了。

      秦放这次没跟他们一起坐高铁,他订机票先飞回来的。简沐阳一直盼着他回去,秦放从机场直接回了简家。
      他刚进小院还没进大门,简沐阳就开门冲了出来,直接扑到秦放身上。
      秦放让他扑得往后退一步,托着他说:“你知不知道你多大了。”
      “多大了反正你还能托住呗。”简沐阳从他身上跳下来,仰头看着秦放笑得太开心了,“我可太想你了哥。”

      秦放跟简沐阳一起进去,屋子里很安静,只有阿姨在厨房做晚饭。简沐阳小声说:“我妈在房间,估计睡了。”
      按时间算董茵也七八个月了,秦放问:“产检都正常吧?”
      “正常。”简沐阳点点头。
      “你作业都写完了?”秦放按了按简沐阳的头,这个年纪的小朋友窜个字窜得太快了,一个暑假没见秦放就觉得他好像又长高了。
      “早写完啦,”简沐阳说,“你不在家没人跟我玩,我时间都用来学习了。”
      秦放弹了他脑袋一下,说:“小学霸。”

      董茵因为怀孕的关系,身体水肿得厉害,估计挺难受的,所以心情一直不太好。当天勉强跟秦放说了几句话,之后一直都自己一个人待着,连简沐阳都很少跟她说话。
      简沐阳跟秦放说:“我妈最近心情太差了。”
      秦放摸了下他的头发,跟他说:“怀孕很辛苦,以后可以帮她多照顾妹妹,或者弟弟。”
      “我会的,”简沐阳说,“我也当哥了嘛。”

      秦放回来得出去跟朋友们出去吃顿饭,这一整个假期都没抓住他影。傻公子哥们还是老一套的内容,翻来覆去都没什么花样。
      华桐跟秦放俩人坐在套房里的小沙发上,凑头玩着游戏。冯哲他们在旁边吵吵嚷嚷骂骂咧咧地打牌,华桐抬头看了一眼,小声跟秦放说:“冯哲处了个对象儿。”
      “这也算个事儿了?”秦放面无表情。
      华桐头又凑得近了点,说:“这次处个男的。”
      秦放挑眉。
      华桐看着他点头:“勾搭了一个服务生,砸了不少钱了。”
      “哪儿的服务生。”秦放看了眼冯哲,问。
      华桐说:“酒吧的呗。”
      秦放摇了摇头说:“这傻子。”
      “真傻逼啊,”华桐叹了口气,“冯哲这样的就是给人送钱的,白捡个提款机。”

      冯哲是他们家老幺,他爸都快七十了,上头还有俩哥。老来得子那还得了,打小就让他爸惯上天了,脑子里沟沟坎坎攒一块数数不知道有没有十条。
      这会儿夹着电话说:“我他妈不去,你赶紧给我过来。”
      不知道电话里说什么了,冯哲一脸不耐烦:“行了行了,不去。”
      “别他妈磨叽,磨磨叽叽。”
      “挂了。”
      说完手机一扔接着打牌,蹲在床上数他喊得欢。秦放看着他都替他爸愁,就这样还出国呢,哪能放心。
      “小范呢?”秦放问。
      华桐说:“操.我还忘说了,他俩干起来了,小范挺久不出来了。”
      秦放挺惊讶地看他一眼,华桐接着说:“就那个服务生呗,挺油的,不知道多少人养着呢。小范骂冯哲傻逼,他俩来回骂,后来就动手了。”

      “动手了?”
      一个暑假没在家这么多故事,秦放都有点消化不了。范霖逸和冯哲一个学校的,他俩平时关系就跟华桐和秦放差不多,但是没他们俩这么和谐,那俩人脾气都不好,偶尔有矛盾,但动手真没有过。
      “我也不总出来,就那天我正好在,没打两下就拉开了。”华桐小声跟秦放转述,“小范专往脸上打,冯哲眼泪都出来了,我看又憋回去了。”
      秦放不知道说什么好,有时候确实理解不了他们都想什么。

      游戏玩完,秦放揣起手机,打算过去那边坐会儿,要不好像他跟华桐不合群了。
      但刚站起来手机就在兜里振动了,秦放摸出来看了眼,两条微信消息。
      他打开看,是刑炎发的。有一张是照片,拍的是秦放的耳机。另一条说:给你拿回来了

      秦放问他:你回来了?
      刑炎:嗯
      秦放:炎哥坐车辛苦了。
      刑炎说:想打球叫我
      秦放笑了下,发了个傻了吧唧的表情包。

      华桐从他身边走过,说他:“谁啊?你笑得有点淫.荡。”
      秦放揣起手机,骂了他一声:“滚。”
      “你是不是又有目标了?”华桐问他。
      秦放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韩小功问的那句话,够魔性的。他自己都觉得可笑,又重复了一次:“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六一快乐,大朋友小朋友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