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家的人类幼崽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6章

      头顶分明是炙人的艳阳,光明无处不在。
      
      然而,海茵感觉到了寒冷。
      
      那是从骨头缝里生出的冷意,像毒蛇一样缠着她的四肢,让她僵化成木头。
      
      光明神在上,如果您能听到我的心声,请降临。
      
      神啊,您偏爱的小信徒需要你。
      
      “没有用的,除了神爱之女,唯一光明听不到任何信徒的心声。”羽毛笔在海茵耳边低声说。
      
      三千年了,也只有小娜娜莉能把光明唤醒。
      
      于是,海茵就眼睁睁看着,那一撮细软的微卷长发,像水草一样,从披风里扒拉出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闪耀出耀眼的光泽……
      
      等等!
      
      海茵睁大了眼睛,天哪,她看到了什么?
      
      是鎏金烈焰般的——金色长发!
      
      金发在日光下,折射出金子的颜色,闪耀夺目,无比漂亮。
      
      海茵震惊地望着堕神,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艾瑞克眼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人,有且只能看到娜娜莉一人。
      
      他激动的不能自己,指尖都在微微抖动,苍白的面容更是浮起了丝丝血色。
      
      极致甜美的灵魂。
      
      极致完美的灵魂。
      
      极致纯粹的灵魂。
      
      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美味!
      
      此刻,就在他面前。
      
      艾瑞克血液都在沸腾,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欢呼,怂恿着他立刻就享用这道灵魂。
      
      但是,他克制住了。
      
      最完美的灵魂,当然需要在最恰当的时候享用,不然这一切就不完美了。
      
      纯血灵魂,值得他等待。
      
      艾瑞克指尖渗出丝丝紫黑色雾气,那雾气虬结成五芒星,猛地印在娜娜莉的手腕上。
      
      顿时,奶白的细细手腕上,多了个五芒星印记。
      
      海茵无法阻止,也无法反抗。
      
      “她是金发。”艾瑞克撩起娜娜莉一撮发,侧身展现给所有人看。
      
      世界绝无仅有的、唯一的纯血灵魂,艾瑞克不介意动用一点小手段,将纯血据为己有。
      
      忽然,海茵发现自己能动了。
      
      她抱着娜娜莉,飞快远离艾瑞克,并警惕地盯着他。
      
      艾瑞克没有多余动作,这让海茵稍稍放心。
      
      她悄悄松了口气,将娜娜莉的那撮发塞回披风里。
      
      就在塞回去的瞬间,那撮金发又变回了黑色,仿佛刚才的一幕都是幻觉。
      
      海茵皱起眉头,她摩挲着娜娜莉手腕的五芒星印记,怎么看都很邪恶。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还是娜娜莉需要的治疗官。
      
      “凯茜,”海茵直视凯茜,“我要治疗官,开出你的条件。”
      
      凯茜拿丝绸小扇挡着嘴巴:“海茵·金,我要和你进行击剑决斗。”
      
      “如果你赢了,治疗官我借你,如果你输了,就要向全帝国承认,你奉凯茜·马尔斯为主,日后有我在的场合,你要尊称我为主人。”
      
      击剑决斗,是卡法帝国贵女圈盛行的一种优雅比赛。
      
      海茵思考了会:“可以,不过决斗之前,我希望能先进行第一次的治疗。”
      
      只要海茵应战,凯茜不吝展现一点仁慈:“当然,治疗官给她治疗。”
      
      反正,等一会她亲自打败海茵,全帝国的人就会知道,只有她凯茜·马尔斯才是最有资格成为帝国明珠的人选。
      
      相反海茵·金这个一身铜臭的财迷,只配做她垫脚的奴隶。
      
      治疗官,是信奉旧日治疗和痊愈女神的信徒,即便现在女神已经坠化,但依旧有少部分信仰坚定的信徒存在。
      
      这少部分信徒,就成了现在的治疗官。
      
      “赞美吾神,你是治疗和痊愈的神,恳求祢大能的手医治好这个孩子,看顾并且祝福她,奉吾神之名给她最好的医治,一切荣耀和颂赞归于吾神。”治疗官一只手覆盖在娜娜莉额头,一边念出祷词。
      
      象征生机的嫩绿色芒光,从治疗官掌心散发出来,钻进娜娜莉体内。
      
      片刻后,娜娜莉小脸不红了,呼吸也均匀了,长卷的睫毛颤了两下,她醒了。
      
      海茵反手摸出一根镂空的蕾丝布条,在娜娜莉睁眼之前,迅速蒙她眼睛上。
      
      娜娜莉有点懵。
      
      “小娜娜乖,你病还没好,阳光太烈,会刺伤你的眼睛。”她低声在娜娜莉耳边隐晦说着。
      
      娜娜莉怯怯点头,她小心翼翼从海茵怀里探出头来,一看外面很多陌生人,又噌地缩头回去。
      
      跟着她就开始扭来扭去,一双小手还在披风里到处摸。
      
      爸爸?
      
      娜娜的爸爸呢?
      
      到处没找到兔兔爸爸,小娜娜莉心头一慌。
      
      海茵叹了口气,从帽兜里将兔子拎出来,一把塞她怀里。
      
      熟悉的毛茸茸触感,让娜娜莉一下就放心了。
      
      “爸爸?”她捧着兔子摇来晃去,“爸爸爸爸……”
      
      在神明驱逐了堕神以后,化身不稳,跟着就再没有任何反应。
      
      海茵时刻准备着,只要娜娜莉喊不应,扁嘴巴一哭,她就拿羽毛笔编蚂蚱哄人。
      
      然而,在娜娜莉的摇晃下,兔子猩红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海茵:“!”
      
      “嘤嘤嘤,”羽毛笔荡漾了,“万物生灵,神爱之女的心声,就像是萤火虫之于黑夜,明珠之于砂砾,神一眼看到,亲耳听到的,唯有神爱之女。”
      
      海茵一张冷漠脸:“……呵”
      
      @
      
      亚力斯,日晖广场。
      
      广场周围,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群。
      
      圆形五彩石铺陈的正中央,海茵穿着软甲,手挽细窄的花剑,在她对面,同样是全副武装的凯茜。
      
      娜娜莉被安置在台阶最高处,她坐在玫瑰描金的高椅子上,膝盖上放着兔子,小手摸着兔子毛毛,领口别着羽毛笔。
      
      “爸爸,海茵厉不厉害?”小娜娜低声问神明。
      
      神明看了场中一眼:“太弱,很弱。”
      
      娜娜莉咳嗽几声,她现在还感觉头晕乎乎的。
      
      不过,她想跟爸爸说话:“爸爸,娜娜想海茵赢呢。”
      
      出阿贡森林的时候,海茵总把娜娜抱着走,海茵很好的。
      
      场中,海茵和凯茜已经交上手了,花剑又细又长,可出招的时候,却快若闪电,就像是一条毒蛇。
      
      决斗吸引不了神明,神化身毛爪子在小信徒手腕拂了拂,那里紫黑色五芒星印记份外醒目。
      
      神明意志感知了番,可化身力量太弱,什么都没感知到。
      
      “娜娜莉,”这种无法掌控的不确定感,让神明意志不能平静,“吾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只要你呼唤吾。”
      
      小娜娜弯着眼睛笑起来:“嗯,爸爸你说过了哦,娜娜记得。”
      
      这两句话的时间,海茵和凯茜第一局已经结束。
      
      两人打成了平手,没有分出胜负,接下就要看剩下的两局。
      
      短暂的休息,海茵到娜娜莉身边。
      
      她喝了口水问:“小娜娜,要是不舒服就说,知道吗?”
      
      在娜娜莉周围,海茵请了能照顾她的人守着。
      
      娜娜莉点头,她晃了下小短腿,忽然对海茵招手:“海茵,你蹲下。”
      
      海茵依言单膝蹲下,跟她视线齐平。
      
      娜娜莉伸出肉呼呼的小手,软软地放在海茵额头。
      
      小孩儿绷着小脸:“海茵,娜娜送你祝福,不要受伤,不要流血,要胜利。”
      
      随着娜娜莉的祝福,海茵看不到,羽毛笔却能清晰“看”到,神明给予小信徒的浓郁庇护,以及笼罩在她发梢的圣光星点,不情不愿地分出一缕,落到了海茵的眉心。
      
      羽毛笔激动地跳起来:“啊啊啊啊啊……”
      
      神眷神眷啊!!!
      
      “啪叽”化身兔子一爪子呼过去,将羽毛笔拍地上。
      
      太吵了。
      
      海茵没特别的感受,不过她已经从羽毛笔的反应察觉了。
      
      她忽然凑近,轻轻捏了两下娜娜莉的小脸,笑的灿然爽朗:“为小娜娜的健康而战,我必不可能输。”
      
      话是这样说,结果转头,她就将全部身家压赌局上,赌自己会赢。
      
      与此同时,凯茜也在和堕神祈祷。
      
      艾瑞克回应她的祈祷,旁人不可见的紫黑色的雾气,像蛇一样,覆盖住了整个剑身。
      
      第二局才一开场,凯茜的攻击就格外犀利。
      
      娜娜莉看了会凯茜,皱起小鼻子说:“爸爸,那个人臭臭的,娜娜不喜欢她。”
      
      化身兔子眼睛一眯:“不用理。”
      
      “嗯,”娜娜莉点头,她抱起兔子,埋头就在毛茸茸的兔子肚皮上吸了一口,“爸爸香香哒,娜娜最喜欢爸爸身上的味道。”
      
      神明拿毛爪爪轻推小信徒的脸:“不经允许碰触吾的化身,小信徒你逾越了。”
      
      小娜娜莉翘起嘴角,悄摸摸地笑了,像是偷吃到鱼干的小喵崽,又奶又调皮。
      
      【嘿嘿,爸爸的话,娜娜听不懂,统统听不懂哟。】
      
      神明无奈,小信徒居然学会了掩耳盗铃。
      
      小信徒年纪小,性格天真单纯,一定是那支聒噪的羽毛笔教坏的。
      
      神明冷冰冰地扫羽毛笔一眼。
      
      羽毛笔打了个颤,哆嗦着自个把自个折断。
      
      不劳您老动手,它自己来。
      
      和娜娜莉同神明的温馨气氛不同,场上现在格外凝重。
      
      海茵直觉不对,凯茜的剑,每每在和她碰触的时候,都有一股阴冷的气息蹿过来。
      
      “唰”凯茜一个突刺,剑尖快准狠。
      
      海茵反手格挡,在她抬臂的瞬间,从凯茜剑尖上,咆哮着扑过来一头狰狞的红眼黑公牛。
      
      堕神!
      
      电光火石间,海茵明悟,凯茜和堕神有关系。
      
      海茵冷笑,侧身后退,手上的花剑凌厉。
      
      终于,海茵找到机会,她右手送剑,在凯茜还击之时,用力一抛,一个旋身,再左手接剑。
      
      刹那之间,攻击方向转变,让凯茜的剑招落空。
      
      “唰”剑光森寒,犹如凌雪般,刺向凯茜咽喉。
      
      胜负,没有悬念。
      
      然而,海茵的剑被无形中的一股力量卡住了,竟是刺不下去。
      
      凯茜抓住机会,以剑锷撞过来。
      
      海茵眼神一厉,手上力道加大。
      
      两剑相接的地方,海茵感觉到,一股温和的暖流从她指尖涌出,祛除阴冷,并顺着剑身,流向凯茜。
      
      “啊!”凯茜惊叫一声,她的花剑,寸寸龟裂。
      
      艾瑞克的力量,仿佛积雪遇上艳阳,簌簌消融退却。
      
      她悚然抬头,愕然地盯着海茵。
      
      这……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咻”剑尖抵在咽喉,海茵眼神睥睨:“你败了。”
      
      日晖广场,在这刻鸦雀无声。
      
      但不过片刻,广场上就响起高高低低的议论声。
      
      “我心动了,海茵阁下刚才右手换左手那招,太漂亮了!”
      
      “就是,不愧是咱们帝国的四大明珠之一。”
      
      “神啊,我要带着全部家产,追随海茵阁下……”
      
      “相比之下,马尔斯小姐剑术平平,她哪里来的勇气,和海茵阁下决斗?”
      
      “嗤,一个男爵之女,也配和金闪闪钱行创始人——海茵阁下相提并论?”
      
      “海茵阁下的剑术天赋,和经商天赋一样出类拔萃。”
      
      ……
      
      凯茜咬牙切齿,羞愤红了脸。
      
      每次都这样,分明是个为金币不折手段,名声臭不可闻的守财奴,但只要海茵·金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就全在她身上。
      
      凯茜扔掉断剑:“再来。”
      
      还有第三局,现在定胜负,为时过早。
      
      海茵无所谓,她仗剑行了一礼。
      
      第三局,毫无悬念。
      
      凯茜斗志崩溃,力竭不殆,没走过五招,就败在海茵剑下。
      
      海茵收剑:“治疗官我先借走了,多谢马尔斯小姐的慷慨。”
      
      她转身,看见高台阶上的小娜娜在挥手。
      
      海茵不自觉轻勾嘴角,软软糯糯的小孩儿,还格外乖巧懂事,总是更招人喜欢的。
      
      守财奴决定,今晚上忍痛花三个铜币,晚餐给小娜娜加鸡腿。
      
      “海茵·金。”格外低沉的声音,从海茵身后传来。
      
      紧接着,海茵听到周围的惊呼声,看到小娜娜莉被吓到的小表情。
      
      海茵转身,恶风当面袭来,挟裹着阴冷。
      
      海茵再次动弹不得。
      
      艹,又是堕神!
      
      “谁?”凯茜逼近,花剑已经刺破了海茵眉心,“谁赐给你的光明圣光?”
      
      海茵眨眼,耀眼的白光,从她眉心迸发出来。
      
      那白光归属于光明,带着白昼的温和,和太阳的暖意。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光明照耀,浑身暖洋洋,舒服的像回归母体怀抱。
      
      神临在凯茜身上的堕神艾瑞克,几乎在刹那就被光明逼退。
      
      “铛”花剑落地,凯茜双眸紧闭,没有意识的晕厥栽倒。
      
      刚才的一切,都发生在呼吸之间。
      
      很快,就有人出来善后处理。
      
      虚无空间里的堕神艾瑞克,手心被灼烧出滋滋青烟。
      
      他好像感觉不到疼痛,反而古怪诡谲地笑起来。
      
      三千年了,光明出现了。
      
      吾主偏爱人类,一苏醒就降下神眷庇护那名人类。
      
      真好哪,吾主偏爱谁,他就去引诱谁,让对方堕落,染黑对方的灵魂。
      
      不仅如此,他不吃纯血了,他要把纯血养起来,培养成最圣洁的圣女。
      
      然后,让纯血圣女去净化毁灭对方。
      
      他用羞辱的行为,摧毁吾主心爱的人类玩具,吾主会生气悲伤吗?
      
      会像他当年坠化时,品尝到的那种绝望悲伤?
      
      真是,迫不及待啊。
      
      @
      
      旅店房间里,海茵摸着眉心若有所思。
      
      所以,刚才堕神袭击的时候,是小娜娜的祝福救了她?
      
      娜娜莉凑过来,歪着小脑袋去瞅她:“海茵,你疼不疼呀?”
      
      有被萌到的海茵:“不疼,多亏了小娜娜的祝福。”
      
      娜娜莉鼓了下粉嘟嘟的小脸:“那个人都臭臭的,娜娜就不和不讲卫生的小孩子一起玩儿的。”
      
      听着奶气的童言稚语,海茵只觉心房悄悄塌陷了一点,像被人用手指头按下去的,绵软的不可思议。
      
      给她祝福,现在还问她受伤了疼不疼,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小孩儿呢?
      
      乖得让人不喜欢她都不行。
      
      海茵不自觉露出微笑,揉了她小脑袋一把,惹来娜娜莉欢快的笑声。
      
      随后在兔子冷冰冰的眼神里,硬着头皮收回手。
      
      神明盯着小信徒的脑袋看,小信徒的头发蓬松细软,还有翘起的小呆毛,不过都被披风帽兜遮住了。
      
      神思考了一会,接着噌噌爬到小信徒脑袋一蹲一趴。
      
      海茵:“??!!”
      
      娜娜莉不敢动,她伸手小心翼翼往上摸,摸到垂在脑门前的两只毛爪爪:“爸爸?”
      
      神明应了声,在小信徒脑袋上窝着不动了,当然神有减轻重量,不会给小信徒造成负担。
      
      娜娜莉蹬蹬跑到镜子面前,左看右看,兴高采烈地摆了几个姿势。
      
      海茵一把捂住鼻子,头顶兔兔的粉团子,噘小嘴,扭小屁股什么的,小姿势能把人萌出老血。
      
      “海茵快看,笔笔快看,娜娜的兔兔爸爸帽子。”娜娜莉头顶兔兔,欢喜地转圈圈。
      
      【好棒啊好棒啊,娜娜戴着爸爸,娜娜在哪爸爸就在哪,都不分开的哦!】
      
      小信徒的心声和愿力,涓涓细流一般地淌到神明身体里,让神明愉悦。
      
      兔子勾了下三瓣嘴,不屑淡漠地斜睨了海茵一眼。
      
      羽毛笔在线翻译:“贪财的、愚蠢的、无知的人类,人当有自知之明,能够让小娜娜乐活开怀的,只有唯一光明!”
      
      海茵:“……”
      
      你是神,你说的都对。
      
      @
      
      这个时间,治疗官来进行第二次治疗。
      
      娜娜莉乖乖坐好,好奇地看着治疗官手心冒出嫩绿芒光。
      
      等那些芒光争先恐后钻进她身体里,她就觉得非常舒服。
      
      治疗结束,治疗官擦了把汗,脸有点白:“明天再进行一次治疗,就能痊愈了。”
      
      海茵客气道谢,整个大陆,现存神殿治疗官数量稀少,谁都不会去得罪。
      
      毕竟,很多病症药师治疗,见效太慢。
      
      娜娜莉歪头,她看着治疗官想了会:“治疗官大人,你可不可以教娜娜,手上冒绿点点的魔法呀?”
      
      治疗官哑然失笑:“想要成为治疗官,娜娜莉小小姐要先努力学习认字。”
      
      娜娜莉不太明白,整张粉嘟嘟的小脸都纠结成一团了。
      
      “治疗术很深奥,”治疗官耐心解释,“要对神明有虔诚的信仰,还要钻研学很多学问,才有可能成功施展出最简单的治疗术。”
      
      很多治疗官,终其一生,都只会一道治疗术。
      
      娜娜莉似懂非懂,她把头顶的兔子抱下来:“娜娜要怎么才能学会呀?”
      
      神明问她:“你想学?”
      
      神无所不能,神可以教小信徒最厉害的治疗神术。
      
      海茵只当小孩儿新奇:“小娜娜是想成为治疗官吗?”
      
      谁知娜娜莉摇头,奶哼奶哼的说:“娜娜不想当治疗官,娜娜的爸爸是兔兔,兔兔比娜娜更会生病的,等娜娜学会了,就不怕爸爸生病哦。”
      
      稚嫩又奶气的小嗓音,让房间里所有人都安静了。
      
      拘束在化身里的神明意志,在这一刻,竟想脱离出来,把小信徒密密实实地“裹”起来。
      
      不过,神明还是解释:“吾不是兔子。”
      
      神屡次神降为兔子,只是因为小信徒目前只会画兔子。
      
      海茵心尖有点软,又有点想笑。
      
      她似乎明白,神明为什么会偏爱小娜娜了。
      
      毕竟,这么体贴乖巧,还又萌又可爱的小棉袄,她也有点想要!
      
      治疗官看了眼这只会说话的兔子,笑着说:“等娜娜莉小小姐长大,想要学会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但我还是要说,治疗术真的很深奥,它需要跟神……”
      
      娜娜莉歪头,用自己的思考方式去理解。
      
      然后,她在治疗官喋喋不休的劝说里,一只肉呼呼的小手随便乱抓,嘴里还随心所欲的说——
      
      “娜娜最喜欢的爸爸,让绿点点快来。”
      
      磅礴的、浓郁的嫩绿色光团,在娜娜莉小手上成形,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大、变多。
      
      治疗术,在小娜娜以“喜欢的爸爸”开场白的祷词里,一次施展成功。
      
      而且,治疗光团的庞大,超过了有史以来任何一位治疗官。
      
      治疗官:“!!!”
      
      海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剧情和之前的很不一样,相当于重写的这几章,建议重看。
    ————
    “赞美吾神,你是治疗和痊愈的神,恳求祢大能的手医治好这个孩子,看顾并且祝福她,奉吾神之名给她最好的医治,一切荣耀和颂赞归于吾神。”——摘自基O督祷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