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家的人类幼崽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7章

      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跟治疗官说——
      
      “治疗术的祷词,可以随意更改,不必严谨,吾神不会介意。”
      
      “治疗术很简单,只要施展成功,治疗光团就会无限制增长变大。”
      
      “治疗术不存在等级之分,一学会就是神术级别。”
      
      那么,治疗官发誓,他一定把对方狗头打爆!
      
      赞美神的祷词怎么可以不严谨呢?
      
      那是吾神,那是信仰,必须虔诚,祷词一个字都不能改。
      
      治疗术怎么会简单呢?
      
      整片大陆,神殿治疗官一共不到五十名,而且就是最厉害的大治疗官也施展不出,能无限制变大的治疗光团,那是不可能的!
      
      但,所有的不可能,都在娜娜莉面前,成为一戳就碎的泡泡。
      
      “赞美吾神,”治疗官捂住心脏,激动到翻白眼,“吾神,我看了祢的神迹光辉……”
      
      “咚”治疗官活生生被惊吓晕过去了。
      
      越来越多的嫩绿色光点,从四面八方欢快地聚拢过来,然后像溪流归入大海,一头扎进娜娜莉手心的光团里。
      
      不过眨眼功夫,光团就大到挤满了整个房间。
      
      海茵被笼罩其中,她情不自禁闭上眼睛。
      
      勃勃生机,旺盛的生命力,洗涤了她全身,舒服得让她像是回到了母体内一般。
      
      但是,娜娜莉很不舒服,光团太大,有些往她身体里钻,胀胀的非常难受。
      
      可她又不知道怎么处理,只好软叽叽的跟爸爸求助:“爸爸爸爸,它太大啦。”
      
      神明毛爪子轻飘飘一拍,犹如细针扎破气球,治疗光团“啵”的一声,从中炸裂开来。
      
      以娜娜莉为中心,充满生机的嫩绿色治疗光点,四分五裂地扩散出去,瞬间席卷了整个亚力斯城。
      
      那一天,亚力斯城里,很多身患小病小痛,又请不起治疗官的平民,刹那不药而愈。
      
      后来,亚力斯的百姓,将那一天定为“神迹日”。
      
      而神迹的缔造者,小娜娜莉焉头搭耳,正在挨训。
      
      她并拢小短腿,无措地对着小手手。
      
      在对面桌子上,神明化身的兔子,威严地蹲坐着。
      
      小娜娜莉微微低着头,对两下手手,就悄悄抬头,偷瞄一眼爸爸,又心虚地飞快低下头。
      
      没一会,她又偷看爸爸一眼,然后又低头,一直重复。
      
      海茵有心想帮小孩儿说两句,但一对上神明冷冰冰的红眼睛,她顿时一个激灵,抱着羽毛笔缩角落了。
      
      “告诉吾,你可知错?”神明非常严肃的问。
      
      娜娜莉在椅子上动了两下小屁股,眼巴巴地望着爸爸:“爸爸……”
      
      “错在哪了?”神明毫不心软。
      
      【哇呜呜,爸爸好凶凶!】
      
      小娜娜噘起嘴巴,委委屈屈可可怜怜,她慢吞吞地伸出一根短短的手指头,悄悄地一挪一蹭,慢慢靠近兔子爪爪。
      
      好不容易小指头勾住了毛爪爪,还不等娜娜莉高兴,神明一抬爪爪,就把小信徒的手按住了。
      
      娜娜莉一下就眼泪汪汪了:“哇,爸爸凶娜娜,娜娜一个日落时间,都不要跟爸爸说话了!”
      
      她吼完这话,还朝神明重重地奶哼了声,扭过小身子。
      
      不过,被毛爪爪按着的小手,却没有抽回去。
      
      神明:“……”
      
      神明困惑,衪凶小信徒了?
      
      一直围观的海茵心里门清,这种情况明显一个是年纪太小还不懂事,一个是年纪太大,当神太久不懂人类。
      
      海茵很快发现,神明好像在专注的聆听什么。
      
      神明在听小信徒的心声。
      
      【呜呜呜,爸爸大坏蛋!】
      
      【只要……只要爸爸爸爸摸摸娜娜头,娜娜马上就跟爸爸说话的。】
      
      神明顿了顿,抬起爪子,轻轻按小信徒头顶。
      
      小信徒,是这个意思吗?
      
      娜娜莉呆了呆,头顶毛茸茸的触感,温暖又柔软,带着她最喜欢的气息。
      
      “哇呜呜,爸爸爸爸,”娜娜莉反应过来,往前一扑,猛地抱住兔子,“爸爸,娜娜要跟爸爸说话,要一直一直跟爸爸说好多好多的话。”
      
      【娜娜再也不要不和爸爸说话了,太难过了。】
      
      神明拍了拍她脑袋,一身兔毛都被拱乱了。
      
      被安抚到的小娜娜莉,嘀嘀咕咕很小声的说:“爸爸,你要有耐心心,你好好说不凶娜娜,娜娜都会听爸爸的话,娜娜是最乖的。”
      
      神明仍然不懂,小信徒为什么会觉得衪凶。
      
      不过,这个不重要。
      
      神明:“在没有学会控制之前,你不能再施展魔法或者神术。”
      
      如果不是神,小信徒刚用出的治疗术,就足以撑爆她的身体。
      
      娜娜莉不断点头,她其实也有点怕的,不过因为爸爸在,她又不怕了。
      
      和爸爸讲和了,娜娜莉转头又高兴起来,她捧着兔子放到头顶,还呱唧呱唧跟爸爸商量,怎么学控制。
      
      海茵摇了摇头,拖着治疗官出了房间。
      
      治疗官醒来,表情魔幻:“治疗术的祷词为什么可以更改?吾神为什么会同意更改……”
      
      海茵见对方一脸的魔怔,像是备受打击,又像是因见证了神迹,热血上头到神志不清,竟生出两分的同情。
      
      羽毛笔扭来扭去:“啊啊啊!万物生灵之父,旧日众神之主,集所有神职于一身的意志,凡得光明宠爱者,祷词都是多余,被偏爱的唯一信徒,她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海茵目送着治疗官远去,她摸着下巴:“那个治疗术,小娜娜是怎么弄出来的?”
      
      如果小娜娜轻轻松松就能弄个大的,她是不是能把治疗光团贮存起来,然后卖金币?!
      
      羽毛笔嘤了声:“小海茵,你跟你父亲索要东西,不是理所当然吗?以及父亲的东西不留给自家小崽崽,难道还会给外人?”
      
      海茵愣了下,小娜娜的祷词,开头第一句是“娜娜最喜欢的爸爸”,和治疗官“赞美吾神”开场白很不一样。
      
      在这一刻,海茵又一次深刻理解到,有个大佬爹,可以拼爹的重要性。
      
      她想了会,极其认真的问:“你说,神明爸爸还需要女儿吗?白手起家创办连锁钱行,帝国第一女首富,能打能抗,还能做饭铺床,我这么大只的女儿。”
      
      羽毛笔一言难尽:“……”
      
      @
      
      娜娜莉弄出治疗术的动静太大,将整个亚力斯城都惊动了。
      
      蕾妮儿小心翼翼帮艾瑞克束好长发:“大人,城里都在说,受神明眷顾的那个人是海茵·金。”
      
      艾瑞克手边揉着一只人头大小的黑毛球,毛球通身柔软的黑毛,正中间长着一只眼睛。
      
      蕾妮儿继续说:“海茵和凯茜姐姐决斗那天,大家都看到了她身上的光明祝福,治疗术也是从她的房间闹出来的,有人认为光明苏醒,海茵就是光明神选中的神之圣女。”
      
      说道这里,蕾妮儿眼神微暗。
      
      谁能想到,海茵·金那种为了金币不择手段的人,会被光明神选中,成为三千年以来的第一位圣女。
      
      “大人,神之圣女和纯血住在一起,她们关系很要好。”蕾妮儿跪在少年身边,拿温热的帕子帮他擦手。
      
      “关系好?”艾瑞克讥笑了声,紫眸邪气凛然,“那正好,等到光明圣女被纯血背叛,关系越好才会越痛苦,越痛苦的灵魂就会越堕落。”
      
      艾瑞克将手边的黑毛球一扔:“梦魇,今晚上就给纯血造梦展现神迹,纯血年纪小,一定会迫不及待视我为唯一信仰。”
      
      梦魇叽了一声,弹跳两下,就消失不见了。
      
      艾瑞克克制不住地低笑起来,他有十足的把握,在梦魇制造的梦境里,就让纯血信奉他、听命他、并将他的话奉为虔诚的神谕。
      
      只要培养出了纯血,他就能毁了吾主心爱的圣女。
      
      稍微一想,吾主失去偏爱的圣女后,会有的愤怒和难过,艾瑞克浑身都在颤粟,悸动不已。
      
      这是他对吾主的报复,凡是吾主眷顾的人类,他都要统统污染。
      
      海茵·金将会是第一个牺牲品。
      
      正在清点行李物资的海茵,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她揉了揉鼻尖,忽然觉得背心发冷:“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羽毛笔钻进红皮书里,检查了一遍主线和重要支线剧情。
      
      不一会,对所有事了然于心的羽毛笔,同情的给海茵画了一排排的蜡。
      
      从今天起,海茵就不是海茵·金了,而是神之圣女·海茵·金。
      
      @
      
      “爸爸快看,娜娜又画了一只兔兔。”
      
      晚上睡觉前,娜娜莉拿着笔,在纸上画了只巨大的兔子。
      
      兔子爪爪里,坐着个小小的火柴人,那是娜娜莉自己。
      
      神明蹲在枕头上,将整张画作复刻进记忆里。
      
      神忽然点着一处问:“这是什么?”
      
      兔子脚边,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看不出什么模样,只能看到中间长了一只眼睛。
      
      娜娜莉趴床上,翘了翘粉粉的小脚:“是娜娜养过的咔咔。”
      
      她跟神明比划:“娜娜用绿点点魔法的时候想起来的,咔咔有这么大,圆圆的,长着黑毛毛,咔咔只有一只眼睛。”
      
      圆球,黑毛,一只眼睛。
      
      神明记得,有一种叫梦魇的生灵,就长那样的。
      
      不过,梦魇一般穿梭在梦境之中,天生具备造梦能力,最喜欢编造噩梦吓人。
      
      娜娜莉说着说着就困惑了,连小呆毛也耷拉起来。
      
      “咔咔是娜娜捡的,”粉头的小脚趾头,无意识的一翘一缩,可可爱爱,“娜娜忘了,爸爸我忘了在哪捡的。”
      
      兔子咬过被角,盖小信徒光脚丫子上,免得着凉生病。
      
      小娜娜往被窝里缩了缩,她打了个呵欠,有点困了:“爸爸,咔咔不见了,它坏蛋,都不跟娜娜说……再见……哼……”
      
      小信徒哼哼唧唧地睡着了,神明踩被角蹲着。
      
      神注视着小信徒的睡脸,可能一直介怀梦魇没说再见的事,小信徒即便睡着了,也是噘着小嘴巴。
      
      “吾的光辉,庇佑眼前之人,”神明爪子点在小信徒眉心,“吾要眼前之人酣眠好梦。”
      
      在神明给小信徒赐下庇护之时,小信徒缩在被子里的手腕上,那枚紫黑色的五芒星印记同时闪烁起来。
      
      娜娜莉真的做梦了。
      
      这可真是一个开心的美梦啊。
      
      她梦见自己来到一片乐园,乐园里有漂亮的彩虹桥,还有粉色的云朵跳跳床,更有可以飞高高的七星魔虫。
      
      还有娜娜莉最喜欢的红月亮秋千!
      
      娜娜莉欢呼了声,她飞快跑起来,跑的和风一样快。
      
      “嗖”她蹿上红月亮秋千,抓着秋千绳,手脚并用往上爬。
      
      娜娜要到月亮上去!
      
      她爬得又快又稳,蹭蹭蹭的比魔猴还灵活,中途遇上挡视线的白云。
      
      娜娜莉小手一挥,白云就变成了一张五颜六色的毯子。
      
      娜娜莉坐毯子上,白云毯子咻咻两下,就把她送到了红月亮面前。
      
      小娜娜伸出短胳膊,哼哧哼哧往月亮上爬。
      
      她刚刚爬到月亮上,撑着要站起来,噗的一下就撞到脑袋了。
      
      “啪叽”娜娜莉一屁股蹲坐月亮上。
      
      她摸着脑袋抬头,就看到对面,同样被撞倒,在月亮上滚了几圈的黑毛球。
      
      黑毛球晕乎乎地抖了抖一身黑毛,发出“叽叽咔咔”的古怪声音。
      
      娜娜莉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毛球。
      
      “唰”黑毛球中间睁开一只眼睛,正正和娜娜莉视线对上了。
      
      黑毛球:“?”
      
      娜娜莉:“!”
      
      突然,娜娜莉小呆毛一立,她蹭地站起来,张大小嘴露出小尖牙,凶巴巴的嗷呜了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QAQ 终于大修完了,后面就恢复正常日更。
    跟宝宝们道歉,等入V就快速更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