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丞相府内。
      
      茶案上,红泥小炉上有把纯银小壶,慕寒提起银壶替她斟酒。
      
      楚绾烟偏头往外看去,只见屋外落雪纷纷,似鹅毛,又似柳絮。
      
      慕寒见她出神,不由笑道:“听闻殿下卧榻数日,可有大碍?”
      
      楚绾烟动了动鼻子,闻着醇厚的酒香,似笑非笑地转眸看他,“丞相对本宫如此关心,是何用心?”
      
      慕寒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白,顿了片刻才道:“殿下果然是性情中人。”
      
      楚绾烟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下。
      
      她挑开了说,“丞相可是怕本宫一旦身亡楚国会举兵攻打梁国?”
      
      慕寒将酒杯推到她眼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臣是大梁的丞相,凡事自是要替大梁考虑。”
      
      楚绾烟举杯,笑道:“本宫虽然身虚体弱,却还不至于随时会驾鹤西去。”不知为何,提到驾鹤西去她就想到了南辞,不知他如今可是在看书?他也不知从哪收集来的孤本,各种杂记野史都有,就连她也看得津津有味。
      
      一想到他,楚绾烟眉眼都柔和下来,嘴角轻轻上扬。
      
      慕寒无奈道:“殿下言重了,”随即又道:“臣听闻福柔郡主还被巡王禁足在王府内,福柔从小被娇惯坏了,若对长公主殿下有不敬之处,臣替她赔个不是。”
      
      戚仪的兄长是他的挚友,戚仪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他一直把她当亲妹妹,上次听说她冲撞了长公主,被皇上下旨严惩,他虽然心疼,却也知错在福柔,以福柔的性子来日必定会想找人出气,偏生她又是个没多大脑子的,他实在是怕长公主以后会为难于她。
      
      楚绾烟目光逐渐冷凝,她放下酒杯,“福柔郡主真是好福气,有巡王撑腰,也有丞相替她赔罪。”
      
      慕寒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他忘了楚绾烟的处境了。
      
      孤身一人在敌国为质,堂堂大楚长公主被敌国郡主折辱,若不是那时言亦卿正好作为使臣来到大梁,恐怕她便无人撑腰,若不是言亦卿态度强硬,恐怕这事就此揭过去了,他现在还来替福柔说话,可谁又会替她着想?
      
      慕寒顿时汗颜不已,他虽然不是个心软的人,却也不至于来欺负一介女子。
      
      不可否认,他以前对她有过轻视,可自从上次在大殿他故意提起她和言亦卿的往事后,她坦白的说辞着实让他觉得坦荡。
      
      他主动告罪,自罚一杯,“臣失言,还望长公主殿下恕罪。”
      
      楚绾烟摇了摇头,没放在心上。
      
      对她来说,任何人都是外人,外人的想法她从来不会在意,自然也无需理会。
      
      有侍卫前来禀报:“大人,国师大人在府外求见。”
      
      慕寒心中讶异,国师怎么来了?
      
      “快请。”
      
      楚绾烟在听到国师的时候眼皮就垂了下来,盯着手中的酒杯。
      
      慕寒替她续杯,“殿下若是喜欢,臣府内还有一壶,殿下离府之时带走便可。”
      
      楚绾烟笑着点头,“那便多谢丞相了。”
      
      南辞隔着老远就看到二人相谈甚欢,衣袍下的手不自觉紧握成拳。
      
      慕寒起身迎接,“国师今日怎有空过府?”
      
      南辞清冷的眸子在看到楚绾烟后才稍有缓解,他淡声道:“昨日我夜观天象,发觉星象不对,仔细推算后才知事关丞相。”
      
      慕寒有些怔愣,“还请国师告知。”他心下不安,不知国师测算出了什么?可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南辞并未解释,而是行至楚绾烟身前,躬身行礼道:“南辞拜见长公主殿下。”
      
      楚绾烟盘坐在茶案前,她一抬眸,正好撞进他漆黑的星眸中。
      
      一向平稳的眸底此刻就像蕴了一湾春水,温柔至极。
      
      她收回目光,语气冷淡,道:“免礼,平身吧。”
      
      南辞听出了她话里的疏远。
      
      他暗自蹙眉,眸光不动声色扫过慕寒。
      
      她可是对丞相有了好感?
      
      一腔火热瞬间凉了半截。
      
      慕寒觉得国师看他的眼神很是不善。
      
      只是他以往和国师并无过节。
      
      他百思不得其解。
      
      南辞在楚绾烟旁边落座,缓缓解释道:“昨日我观星象,丞相近日来有大劫。”
      
      慕寒顿时把国师的异常抛在脑后,拱手道:“还望国师不吝赐教。”
      
      “丞相近日不见外客,自然可解。”南辞修长的手指握上壶柄,倒了一杯花雕,尝了一口觉得也不过如此,还不如府中的藏酒,便又放下。
      
      楚绾烟越听觉得这话不对劲,她面色古怪地看向身边的男子。
      
      慕寒记下,以国师的人品,断然不会妄言,他为难地看向楚绾烟,“长公主殿下,您看......”
      
      楚绾烟很识趣,“多谢丞相的美酒,本宫出府已久,该回去了,今日与丞相交谈才知你我二人甚是投缘,来日有空再聚不迟。”
      
      慕寒心里虽然不知道他与长公主何时甚是投缘,明明之前她语气很是冷淡,但还是礼数周全的要管家把剩下的一壶酒拿给她的侍女,“招待不周,还望殿下莫怪。”
      
      她轻轻颔首,便听南辞道:“我与你一同回去。”
      
      慕寒以为自己听岔了,直到南辞上了楚绾烟的马车,他才回过神来,面色严肃。
      
      国师什么时候和长公主这么熟了?
      
      但是想到陛下让国师给长公主治病他又释然,想必是去诊脉吧。
      
      他施施然回府,转身之后嘱咐管家,“这几日本相不见客。”
      
      楚绾烟靠着软垫,闭目养神。
      
      南辞静静地看着她,也不出声。
      
      她很是沉得住气,直到进了长公主府,也没有开口和他说过一句话。
      
      等待下人都退下后,南辞清冽的声音才在耳边响起,“还请殿下伸手。”
      
      楚绾烟脱下披风,坐在床上,眉眼带笑望着他,“本宫说过,想要诊脉,可以,你上床,本宫都依你。”只是这笑意却不达眼底。
      
      她本想看南辞难堪,却不想南辞直接欺身上来,挑落红色帐幔,他将她压在身下,道:“还请殿下伸手。”
      
      房梁上的暗卫哪见过这阵仗,摸了摸鼻子,眼睛不知道该往哪放,担心殿下的安危,却又不敢往那个方向看去。
      
      最后他是被止戈一脚从房梁上踹下去的。
      
      “殿下何时吃过亏?老实去外面候着去,再看仔细你的眼珠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