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楚绾烟呆愣许久,看着身上面无表情的男人,久久反应不过来。
      
      南辞第一见到这样的她,思及以往,哪一次她不是盛气凌人嚣张跋扈?
      他心里甚觉有趣,忍不住出言逗弄,“殿下可是不识得我了?前几日还同眠共枕耳语窃窃,却不想殿下翻脸就忘,南辞甚是心寒。”
      
      楚绾烟回过神来,知道他在取笑她,冷哼一声,反唇相讥道:“昨夜大雪茫茫,不知国师大人在何处观星得知丞相大人近日有劫?”
      
      南辞坦然承认,“我骗他的。”
      
      楚绾烟狠狠瞪他一眼,眼尾上扬的丹凤眼风情万种,她娇嗔道:“国师大人可是得知本宫去了丞相府,吃味了?”
      
      南辞心头一沉。
      
      随即,他轻声笑道:“楚无忌,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楚绾烟拂开搭在手腕上男子修长的手指,她下床,站在床前,手臂舒展,“是本宫先招惹的又如何?”
      
      “替本宫宽衣。”她道。
      
      她昂着头,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让南辞失笑。
      
      “臣,遵旨。”他恭敬道,眸底却染了一丝笑意。
      
      他站在她身前,替她宽衣解带。
      
      楚绾烟始终凝视着他,见他专注,她动了坏心思,抬头想蹭蹭他唇角,岂料南辞恰好低头,唇瓣上覆上一片柔软。
      
      他只停滞片刻,便继续替她宽衣。
      
      楚绾烟从他柔唇吻到唇角,又亲他鼻尖。
      
      南辞不回应,也不制止。
      
      待到只剩中衣,他抬手将她发间的金步摇抽出,如瀑的黑发倾泻下来,把她抱回床上,扯过锦被盖住,长臂一伸紧扣在怀,下巴抵住她脑袋。
      
      “睡吧。”看她神色便知她这几日睡得并不安稳,他亦如此。
      
      楚绾烟与他十指交缠,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道,眼皮一重,沉沉睡去。
      
      南辞这几日心绪不宁,直到见到她的时候,心才安定下来,现如今她就在他怀中,他顿觉轻松。
      
      压力卸去,不知不觉中他也阖上了眸子。
      
      屋内没了声响,止戈和暗卫在门外对视一眼,然后十分默契的同时走开,一个去了药房,一个去了厨房。
      
      楚绾烟醒来后往窗外看去,在漫漫黑夜里能看到白茫茫的积雪,她觉得有些冷,又往南辞怀里缩了缩。
      
      南辞还没醒,她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软。
      
      乐此不彼地玩了许久,才仔细端详他的脸庞。
      
      摇曳的烛光在他睫毛下晕出一片剪影,她捏了捏他的鼻子。
      
      她笑得很开心。
      
      南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目光追随她。
      
      “殿下笑什么?”他问。
      
      楚绾烟又在他脸上捏了一下,才道:“本宫还没摸过国师。”
      
      南辞漫不经心问道:“殿下摸过谁?”
      
      “太子。”她笑得狡黠。
      
      果然,腰间的手收紧了一些。
      
      “楚国太子?”他又问。
      
      楚绾烟开怀大笑。
      
      “正是。”
      
      他眸底黯了黯。
      
      不敢再逗他,楚绾烟解释道:“太子是本宫的侄儿,今年应当有五岁了。”
      
      她能察觉身边的男子明显松了口气。
      
      她手往下伸,“本宫还是第一次摸国师,定要摸个够才是。”
      
      南辞耳根突然泛红,伸手抓住她,故作轻松,“殿下也这样摸太子?”
      
      楚绾烟挣开他的手,认真道:“不,此事仅限于本宫的夫君。”
      
      被她一句夫君勾了魂,南辞叹了口气。
      
      他认输。
      
      用完晚膳后,南辞有看书的习惯,楚绾烟把他带到书房。
      
      一排排的楠木架上整齐摆放着各类书籍,她的手缓缓从书籍上划过。
      
      “这些都是从楚国带来的,以前一直堆在长公主府,本宫怕积了灰,便一并带来了。”她说的是楚国的长公主府,那里是她的家。
      
      能听出她语气里的伤感,南辞将她拥入怀中,安抚道:“也好,做陪嫁吧。”
      
      楚绾烟嗔道:“你倒是想得美,本宫可没说要嫁你。”
      
      南辞将她发丝捋到耳后,轻勾她下巴,让她仰视自己。
      
      “同榻而眠已成事实,殿下可是不愿负责?”
      
      楚绾烟睨他一眼,“聘礼呢?”
      
      南辞瞳孔一暗,“殿下且稍待。”
      
      楚绾烟下巴高抬,“本宫候着。”
      
      南辞松开她,楚绾烟性子很懒,在临窗处的软榻上窝着就不肯起来,手里抱着温暖的手炉,她舒服地喟叹。
      
      人生该当如此。
      
      南辞在书架间漫步,他从中抽出一本,翻开看了一页,脸色绯红,再看榻上的人时,眼神里已经带了几分探究。
      
      见他久久无言,她问道:“怎么了?”
      
      南辞站在窗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楚绾烟心里有些不安。
      
      “南辞?”
      
      南辞将手中的小册递给她。
      
      楚绾烟接过来一看,松了口气,“你知道这是何物吧?”
      
      南辞点头。
      
      春.宫图。
      
      楚绾烟弯着眼角,笑得狭促。
      
      “这是及笄之时宫里的嬷嬷塞给本宫的,说是女子都要看,日后才能伺候好夫君。”
      
      她跪在软榻上,一手握着小册,一手挂在他脖子上,在他耳边吹气。
      
      “夫君可想试试?”
      
      暧昧与挑逗,她展现得淋漓尽致。
      
      南辞深吸了一口气,她真是个妖精。
      
      一个不小心就会在她手里丢了命。
      
      楚绾烟吻他耳垂,“国师大人为何无动于衷?可是有何隐疾?”
      
      南辞无奈,“嬷嬷还教了你什么?”
      
      楚绾烟得意,“很多,国师可要一一尝试?”
      
      “来日方长。”他弯起唇角。
      
      楚绾烟被他笑得恼羞成怒。
      
      “国师大人该回府了。”
      
      南辞在她旁边坐下,将她扣在怀里。
      
      “天色已晚,还望殿下留宿一晚,来日南辞定有厚报。”
      
      楚绾烟把头埋在他胸膛,瓮声瓮气道:“准了。”
      
      南辞舒眉。
      
      雪地里,止戈风隐持剑对立。
      
      止戈冷然道:“你家主上诓了我家殿下,今日我便替殿下出了这口恶气。”
      
      风隐怒道:“你少在这胡言乱语,分明是你家殿下迷惑我家主上,你还敢恶人先告状,可恶至极,看招。”
      
      长剑出鞘,一道银光划破夜空,止戈迎战,兵戈碰撞,不绝于耳。
      
      楚绾烟窝在南辞怀里,懒懒地说了句:“甚是无聊。”
      
      南辞深以为然,道:“确实如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