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佛系男反派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娇霸总19

      19
      
      慕熙这个人吧,自从乔雨馨认识他起,对他的印象就是极其的霸道,就像狗血言情小说里描写的那样——他是天之骄子,高贵冷艳,邪魅狂狷,浑身上下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之气,唯独面对心爱的人时,脸色才会堪堪好那么几分。
      
      只有他做错了事情或者嘴上吃亏的时候,慕熙才会向她服软。而通常那种情况下,她总是哭得梨花带雨的那一个。这会儿,慕熙主动要喂她吃东西,不管是因为有镜头的存在,还是出于真心实意,乔雨馨心里像是同时有几十只仙女棒同时点燃,情绪高涨到了极点。
      
      乔雨馨点头,笑着说:“谢谢老公,还是老公你体贴。”
      
      沉浸在幸福里的乔雨馨自然没有注意到餐厅某处,有人正在注视着她。那人眼睛一眨也不眨,全神贯注地盯着乔雨馨看,他松开的手渐渐握紧,攥起来的拳头将围裙下摆弄得皱巴巴的。那个人看见慕熙一点点地将面条送到自己女神嘴边,心里别提多紧张。
      
      乔雨馨张开嘴,一口吃掉慕熙用叉子卷起的一小坨意面,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慕熙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问:“这个面不好吃吗?”
      乔雨馨淡淡地笑了笑,道:“没有,挺好吃的。老公你喂我吃的面,哪里会难吃呢?”
      慕熙闻言心情大好,接着又将叉子伸向两人中间的那盘意面,“既然好吃,我再喂给你吃。”
      乔雨馨脸色悄悄变了,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老公……我其实……”
      她刚想说自己不饿来着,但转念想到刚才面对镜头说想吃饭,还特别豪气地点了一桌跟韩嘉树他们一样的食物。如果她现在拉着慕熙走人,到时候要是播出去,观众肯定会骂他们俩浪费粮食。
      乔雨馨只好继续保持完美的微笑,答应了慕熙的投喂。
      艰难地吃完了大半盘意面以后,乔雨馨坚持不住了,她问慕熙,“老公,你不饿吗?你别光顾着给我吃呀,你自己也吃点东西。”
      慕熙伸出手,帮乔雨馨擦了擦嘴角的番茄酱,微笑着说:“我不饿,我喝点咖啡就行。老婆喜欢吃的东西,当然得全部留给老婆呀。”
      乔雨馨笑靥如花,娇羞不已,“老公,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等这两人矫情地发表完对彼此的爱慕,二十分钟过去了。他们俩的桌上就动了一盘番茄鸡汁意大利面,其他的饭菜都凉了大半,没怎么动。这期间,慕熙就抿了几口咖啡,乔雨馨多喝了一杯橙汁——实在是因为意面太太太难吃了。
      
      隔壁的韩嘉树和易瑟瑟风卷残云,把盘子里的东西都吃得干干净净。
      他们俩结束初次见面的约会,准备去往下一个场地。
      
      离别的时候,见乔雨馨和慕熙还在演肉麻兮兮的戏码,两人也就不便打扰。
      等到乔雨馨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坐的车离开时的汽车尾气都已经消干净了。
      “老公,晚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咱们回家吧。”乔雨馨给慕熙使了个眼色。
      
      对这家咖啡厅早已是忍无可忍的慕熙立刻同意了这个提议。
      他拿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嘴唇,拉开椅子起来时,目光不经意间扫到隔壁桌。
      五六只空盘子摆在桌面上,刀叉整齐有序地放在一旁。
      慕熙难以置信地挑起眉头,小声嘟囔道:“那两个人是饿死鬼投胎么?”
      乔雨馨偏巧听到了,随口轻哼了声,没说什么。然而她在内心里疯狂吐槽韩嘉树。
      
      韩嘉树,你害得我好惨!你明明知道东西难吃,还故意在我面前显摆,装什么狗屁恩爱,刺激我吃这么难吃的东西?这节目他妈的就是个圈套!哼,圈套!导演八成也是跟韩嘉树串通好了,太坏了!要是我吃坏了肚子怎么办?韩嘉树真不是个男人,欺负女人算是怎么回事?
      
      除了乔雨馨,慕熙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他收回目光,看了乔雨馨一眼,眼神温和下来,“老婆,我们走吧。”
      
      乔雨馨站起来,拉过慕熙的手,轻声笑道:“老公,难为厨师为我们做了一桌这么美味的食物,我觉得我们要感谢一下人家。”
      
      慕熙没说话,脸上的表情渐渐变淡。他盯着虚空的某处,眼神渐渐变得深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女神点名要见自己,躲在厨房里的男人开心地想要上天。他飞快地解开围裙,跑到乔雨馨和慕熙面前,忍不住邀功,“女神,其实我是你的粉丝,我喜欢你很久了。这次能为你做菜是我的荣幸。”
      
      “我想不到你会喜欢我的菜,我现在特别开心,我感觉我已经见了阎王的爷爷也会为我开心。对了,我爷爷也是你的粉丝,我的厨艺就是我爷爷教的。女神,你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高兴……”
      
      群演的演技果然不是盖的,加上真粉丝效应,他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这会儿已经声泪俱下了。跟拍摄影师看到这么好的素材,纷纷上前,各种近景特色轮番上阵。
      
      被这一连串骚操作弄蒙圈的乔雨馨也不知道自己该微笑还是生气。她只是僵硬地笑着,像以往无数次的职业假笑一样,在镜头里保持完美的善解人意的女神形象。
      
      “原来这顿饭是你做的啊,我刚刚还想说感谢厨师呢,没想到真人这么快就出现了。真的很谢谢你。”乔雨馨顿了下,“同时,也谢谢你的爷爷。”
      
      男人激动得不行,他差点失声尖叫起来。他试图去拉乔雨馨的手,被慕熙一下子拦住了。“这位先生,请你保持一下冷静。”
      
      乔雨馨下意识退后两步,她站在慕熙身后,微笑着对男主厨的扮演者说:“那个,你是需要签名还是合影?”
      
      男主厨点点头,眼里有星星。“女神,你给我签个名就行。”
      
      说着,男人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张乔雨馨的小照片,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乔雨馨没带马克笔,借了慕熙的钢笔来用。签完字以后,那位主厨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对了。”乔雨馨问,“他们那桌的菜,也是你做的吗?”
      
      男主厨回头,“他们?”
      
      乔雨馨指了指韩嘉树之间坐过的位置。
      
      男主厨张了张嘴,刚准备说什么又默默闭上了。他摇摇头,一脸可惜地回答:“不是,他们是从隔壁叫的外卖。放心,还是女神你有福气。”
      
      乔雨馨干干地笑了两声。她忽然觉得腿有些软,手心里莫名其妙地开始冒汗。
      
      慕熙拥着乔雨馨离开了这家咖啡厅。回到车上,避开了镜头的乔雨馨有气无力地躺在后座,揉着胃部,绝望地看着车顶。
      
      慕熙看她这副模样,便问她怎么了。
      
      乔雨馨闭上眼,气若游丝:“慕熙,你带我去医院吧。我总感觉自己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说到底是节目组做的手脚,还是韩嘉树故意整我?”
      
      过了半晌,乔雨馨又睁开眼,绝望地说:“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想到了那个油腻男的爷爷。你说,他好端端地提他爷爷干什么?我才出道几年呀,怎么他爷爷也都喜欢我?你说,他爷爷会不会到我梦里来索命呀?”
      
      “慕熙,我好怕。”乔雨馨说完,就依偎进慕熙的怀里。
      
      汽车后座的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受这样的苦,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拍了拍乔雨馨的背,轻哄道,“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他们的。这种卑鄙的小伎俩也敢用到我的女人身上,他真是不要命了。雨馨,你尽管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是嘉树影视最大的股东,韩嘉树没有几天能嘚瑟了。”
      
      “呵,他也不看看,在东海市,到底谁才是老大。既然他不想多活几年,就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候,我让人去他坟头蹦迪,拿他的骨灰给你种花。雨馨,你别怕啊……”
      
      乔雨馨咬着唇,她越听越觉得可怕,身体忍不住轻颤发抖。今晚的慕熙好陌生,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特别平静,就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似的,仿佛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慕熙,咱们先别说这些。我们去医院吧,我肠胃有点难受,可能会吐。”
      
      慕熙点点头,随即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往旁边挪了挪。
      
      乔雨馨一怔。
      
      慕熙淡淡回:“你别吐我身上。”
      
      乔雨馨:“……”
      老娘就应该去你坟头蹦迪。
      
      -
      
      因为晚饭吃得太饱,易瑟瑟和韩嘉树选择在公园里走一走消食。这个点的公园里人少,自然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在录节目。
      
      跟拍的摄像大哥任劳任怨地跟着他们,在走了五公里以后,大哥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对他们说:“你们还没有消完食吗?”
      
      韩嘉树愣了一下,征求女生的意见,“累了吗?”
      
      易瑟瑟摇头,淡定地伸出一只手,“我不累,还能走五公里。”
      
      韩嘉树十分自然地拉过易瑟瑟的手,带着她继续往前走,忍不住咕哝:“现在的年轻人啊,就该好好锻炼。”
      
      易瑟瑟表示赞同,“对,你看我,身体就很好。一口气爬五楼都不喘,就是因为经常锻炼身体。”
      
      崩溃中的青年摄像大哥:“……”
      
      征求了导演的意见后,节目组决定让摄像们休息下,给韩嘉树和易瑟瑟留点私人空间。
      
      走着走着发现后面没人跟着了,易瑟瑟松了一口气。她往旁边退了退,跟韩嘉树拉开距离。
      
      正在想着话题的韩嘉树停下脚步,他偏过头看她,眼神干净清澈。“怎么了?”
      
      后知后觉的女孩缩了缩自己的手,刚刚被他碰过的地方还留有余温。她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默不作声。晚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发丝贴着脸颊弄得她有些痒。
      
      “没、没怎么。”
      
      韩嘉树轻笑起来。
      
      “瑟瑟,你怎么,又,结巴了?”
      “跟我在一起,这么容易害羞吗?”
      
      易瑟瑟努了努嘴,气鼓鼓地回:“你明明知道。”
      
      韩嘉树朝她的方向前进了两步,“那我告诉你一个破除害羞的方法,怎么样?”
      
      易瑟瑟闻声抬头,不偏不倚地撞进男人的视线里。
      她好奇地问:“真有这样的方法吗?”
      
      韩嘉树勾唇,声线淡淡,“你不信我?”
      
      易瑟瑟半信半疑,“你快说。”
      
      江风带着些许寒意朝两个人扑过来,韩嘉树将手搭在风衣的扣子上,修长的手指不厌其烦地解开每一粒纽扣。
      
      易瑟瑟大惊失色,连连后退,“你、你想干什么?”
      
      男人大步流星地追上她,将外套披在她身上。他的手臂线条流畅,十分有力量。那衣服围上来的时候,她感受到了男人宽阔的胸膛。不过微妙的触感只存在短短的几秒。
      
      易瑟瑟顿住,久久难以回神。
      
      持续的暖意传递到身体周围。易瑟瑟吸了吸鼻子,眼眶有点痛,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明明她已经十分克制,装作自己一点也不冷的样子。可是最后还是被他看了出来。
      
      易瑟瑟转过身看他,恰好有一束暖光落在韩嘉树的脸上。他的脸一半陷在光明里,一半落在黑暗里,却衬得轮廓更加立体。
      
      “你刚刚说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韩嘉树认真地回答她:“从习惯我的存在开始,一直到习惯我的所有面。”
      等他被拉下神坛,等他褪去所有的神秘感,她就不会再对他害羞。
      
      易瑟瑟笑了,“韩先生,你这是在诱/骗小女生么?”
      
      韩嘉树:“你很小吗?”
      
      易瑟瑟摇头,“过了法定结婚年龄。”
      
      韩嘉树主动朝她伸出手,“走吧,韩太太。我们该去新房了。”
      
      易瑟瑟挽住他的胳膊,看似亲密却又保持一定距离。
      “听你的,韩先生。”
      
      两个人坐在节目组安排的车里,往新房去。一路上,韩嘉树特别配合节目组的提问,这回有什么说什么。即使答不上来也会自圆其说,再没有故意捣乱。对此,编导和摄像大哥都十分欣慰,直夸韩嘉树表现很好。
      
      易瑟瑟就显得沉默了许多。她像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有时候偶尔应和一两句。她看着表现得欢乐又放松的韩嘉树,看见他脸上浮现出的跟他现实年龄不太相符的笑容,脑海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或许,他们以前认识?
      ——在另一个不为人知的时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易瑟瑟:老男人花样真多= =
    韩嘉树:我年轻貌美!!!
    感谢:
    余攻。扔了1个地雷
    喵玖灌溉营养液X5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