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佛系男反派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娇霸总20

      20
      
      这是易瑟瑟和韩嘉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处。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唯一煞风景的就是无处不在的摄像头。
      
      易瑟瑟躺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儿,对韩嘉树说:“你念念任务卡。”
      
      韩嘉树打开节目组事先准备好的任务卡。这张任务卡是折叠的那种,文字写在里面。韩嘉树翻开的时候,看见了三个白色的条。把白条撕下来,他才能看到后面的任务。
      
      韩嘉树立马领会了节目组的意思。像是制造悬念一样,这样完成任务拍出来的也会有层次感一点。他把卡片展示给易瑟瑟看,淡然地开口:“我们一个个来看。”
      
      易瑟瑟接过话,“好,我猜这任务会是逐渐升级的那种,由简单到难。”
      
      韩嘉树表示同意,他撕开了最上边那条。
      果然,任务十分简单——
      在三十分钟内整理好夫妇的房间。
      
      看到这个,易瑟瑟胸有成竹,“我很擅长整理房间。”
      新房是按照咖位分的,后面住的房间待遇会根据CP人气调整。
      这是这个国民恋爱节目的不成文规定。
      
      所以目前,韩嘉树和易瑟瑟住的是等级最低的一套房。
      复式二层小房子,一层是厨房、客厅、洗手间,二层是卧室和小书房。
      
      当他们上楼之后,两人才发现,这房子里只有一间大卧室,卧室里摆着一张双人床。
      易瑟瑟杵在门口没动,韩嘉树擦过她身边,轻声道:“别怕,我睡地上你睡床。”
      “这、这不太好吧。”易瑟瑟说,“还是我睡地板吧,我在家经常睡地板。”
      韩嘉树赫然一怔,回头看她,“你确定?”
      易瑟瑟冲进去,打开衣柜,试图从里边把被子抱出来。
      韩嘉树拦下她,“我觉得应该有更好的办法。”
      
      女孩抬头,看着男人垂眼,长睫毛在灯光下根根分明。
      她的脑子里萦绕着韩嘉树刚才的话,他的声音淡淡的,语气温和。
      他在她面前,好像永远都是那么云淡风轻的模样。
      易瑟瑟想看看不同的表情,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下男人的喉结。
      
      身体的条件反射推着韩嘉树往旁边退,这下子,他从原本撑在衣柜边沿,变成了跌坐在柜子里,后背抵着柔软的棉被。
      
      衣柜的门开着,易瑟瑟正茫然无措地站在那儿,她的手扶着衣柜门。这姿势,像极了壁咚。而韩嘉树,则是被圈起来的那个。
      
      韩嘉树:“……”
      
      “我刚才只是……”易瑟瑟想了想否定原本的答案,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个合理的借口,“我刚才只是想践行你说的话。”
      
      韩嘉树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他抬头,问:“什么话?”
      
      易瑟瑟睁大一双水灵的杏眸,笑得纯真,“在公园的时候,你说要教我不再对你害羞的方法。于是,我就乖乖照做了呀。”
      
      韩嘉树语塞,好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话。要是照这么说,易瑟瑟的话没错。
      
      两人僵持了半晌,韩嘉树主动打破沉寂,“我先说好,我说的那个话不是怂恿你当女流氓,你别想歪了。”
      
      “瑟瑟,咱们说好要做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心灵和思想都得纯洁,你明白吗?”
      
      易瑟瑟松开扶着柜门的手,慢慢地蹲下来,跟韩嘉树的视线平齐。
      她咬着唇,一脸委屈,“我的心灵和思想哪里肮脏了?你冤枉我。”
      
      韩嘉树郑重其事道:“首先,男孩子的喉结不能乱摸。其次,这个……”
      
      易瑟瑟打断他,“不能乱摸,那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申请摸一下吗?”
      
      韩嘉树差点两眼一黑,“……不可以。”
      
      “你别乱摸。”韩嘉树警惕地睨她,过了一会儿又不自觉地解释道,“我怕痒,一不小心就会失态的。”
      
      易瑟瑟乖巧地点点头,“我知道了,韩先生。如果你不愿意我睡地板的话,那我们到底该怎么睡?这个房间就只有一张床,而节目组要求咱们今天得睡在卧室里。”
      
      韩嘉树:“你先让我出去。我出去跟你说。”
      
      易瑟瑟退到一边,韩嘉树撑着地板站起来。他打开最外边的衣柜,从里面拿个两个可爱的睡袋出来。韩嘉树指着睡袋,笑了笑,“这下子我们都可以睡地板了。”
      
      易瑟瑟:“……”
      这个傻狍子。
      
      “既然第一个任务已经完成了,那我们再去看看第二任务吧。”
      “行。”韩嘉树跟在易瑟瑟身后下楼。
      
      第二个任务更简单。
      两个人互相给对方取昵称。
      
      韩嘉树先说,“韩太太。”
      易瑟瑟不假思索:“阿树。”
      韩嘉树:“不行,有点敷衍。”
      易瑟瑟:“哪里敷衍,你更随便吧。”
      韩嘉树坚持,“换一个。”
      他垂眸,念任务卡上的字,“如果对方不满意,那么就换到对方满意为止。韩太太,请遵守规则。”
      易瑟瑟:“韩先生?”
      韩嘉树:“不行,换一个。”
      易瑟瑟:“嘉嘉,树树,嘉树啊?”
      韩嘉树:“……”
      易瑟瑟无奈:“我真的想不到了,要不然就直接叫老公吧。你再不满意我也没办法了。”
      韩嘉树咳了一声,偏过头,不动声色地打开了电视机。
      易瑟瑟拿了个枕头垫在背后,瞥他,“那啥,你还没说行不行呢。”
      韩嘉树淡淡地说:“就这样吧,赶紧看下一个任务。”
      易瑟瑟:“哦,好。”
      
      易瑟瑟撕开最后一个任务条。
      ——两个人一起看一档综艺节目,并完成心有所属的暗号任务。
      
      韩嘉树:“你喜欢看什么节目?”
      易瑟瑟:“普法栏目,就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农村妇女的复仇出续集了。”
      韩嘉树愣了下,“隐姓埋名改头换面报复小三和她娃儿的那个?”
      易瑟瑟兴致勃勃地点头,“对对对,就是那个!”
      韩嘉树坐过来了一点,再次端出语重心长的长者模样,对易瑟瑟说:“咱们这是个恋爱节目,看那个对孩子影响不好。”
      
      易瑟瑟惊慌失色,嗖地一下跳起来,站到了一米开外。她指着韩嘉树,声音突然变大,“什么孩子?韩嘉树你乱说什么!”
      
      韩嘉树扯了下嘴角,憋住笑,“我说的是看节目的小孩子,我们看点轻松愉快的节目。”
      
      易瑟瑟坐回来,“那你挑个你喜欢的节目呗。”
      韩嘉树一下子来了兴致,“看音乐之声吗?”
      易瑟瑟:“好呀。”
      
      电视里的《音乐之声》在讲德彪西的故事,恰好提到了《沉默的教堂》。
      
      易瑟瑟问韩嘉树:“你还记得那天吗?就是咱们俩演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赵念给楚珩听这首曲子。楚珩对她说了一段话,那段话的答案,一直到剧的结尾,我都没想明白。”
      
      韩嘉树沉浸在音乐里,注意力被分散,他的思维被牵着,随口说:“什么话?说来听听。”
      
      易瑟瑟看着电视画面里的海和雄伟壮丽的教堂,语气放得很轻,“如果恋人只能在黄昏时刻以教堂为媒介相见,楚珩会选择在第一个黄昏跟爱人告别。告别的方式他没说,他说如果想知道的话,那就先爱上他。”
      
      韩嘉树:“那你呢?你爱上楚珩了吗?你觉得他会怎么告别?”
      
      易瑟瑟莞尔,笑容里带着几分凄怆,“我当时在想,我眼前这个男人,应该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掐死我。就算毁掉他爱的人,也绝对不会给对方红杏出墙的机会。”
      
      韩嘉树没听太清楚,把电视音量调小,回过头看她,“你刚刚说什么?”
      
      易瑟瑟支着下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我困了。”
      
      “那你先去睡觉吧,我想把这个看完。”
      
      易瑟瑟突然往后一瘫,一反常态,“我腿软了没力气,你抱我上楼行吗?”
      
      韩嘉树怔了怔。
      
      空气安静了几秒,随后传来一道不确定的声音。
      很像是在撒娇……
      
      “老公?”
      
      韩嘉树关了电视,把遥控器放到茶几上。他看着窝在沙发里的易瑟瑟,有些难为情地抓了抓衣角。
      
      “你等一下,我去取个东西,然后再抱你上去。”
      
      在初恋CP新房附近酒店留守的导演,看到实时录影激动到不行。她没想到这两个新人演员如此上道,这下子节目的爆点肯定都有了。
      
      如此光明正大的撒狗粮,观众最喜欢了。没过多久,韩嘉树从楼上跑下来,手里拿着一个恐龙睡袋。
      
      导演:“……”
      这是要注、注孤生?
      
      新房的客厅里,易瑟瑟接过韩嘉树递过来的睡袋,穿起来的动作十分机械。她被这个男人的细心给吓到了。她开始反思,自己刚刚说的那个红杏出墙就掐死,会不会太严重了?
      
      她或许不该对韩嘉树有偏见。眼前的这个人不像是她所了解到的那样,变态寡情,睚眦必报,若是碰到他的逆鳞会死的很惨。外界传言,韩嘉树是个没有感情的狠人。
      
      可他站在那里,朝她张开双臂,明明就像是一个天使。
      
      天使不该被那样评价。
      
      裹在睡袋里的易瑟瑟,被韩嘉树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上了楼。放下女生以后,他靠着墙轻轻喘气。
      
      易瑟瑟:“我们还没有决定心有所属的暗号呢。”
      
      韩嘉树:“红杏出墙就掐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韩嘉树:不,我们是纯洁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易瑟瑟:都是反派,在一块正好造福全人类。
    韩嘉树:别说了,我是不会被轻易诱惑的。
    ——人类的本质是真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