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在讨好朕

      祖父没事。
      
      焦娇匆匆赶到自家院子的时候,人都还在睡。
      
      她看看天色,问院中下人:“祖父这两日睡得可好?”
      
      “回小姐的话,老太爷吃了太医配的药,精神越来越好,昨天还起了兴致拉了两下弓,晚上睡的也好,起夜回数都少了,姑娘要是不放心,进屋看看?”
      
      丫鬟一边回着话,一边也看了眼天色:“往常到了这会,差不多也该醒了,最多两刻钟上下,小姐也不算打扰。”
      
      焦娇想了想:“不必,让祖父睡吧。”
      
      她又问了几个问题,交代几句,放心的同时,也有些疑问,祖父没事,院子里也没发生任何异常,那为什么她听到了动静?
      
      梦中惊醒,听到声音方向,她立刻叫了甘露,甘露在周围稍做打听脸色也很凝重,感觉就是有事,可刚要跟着她出门过来,甘露就被事情给绊住了——行宫采买找她要一份名单,没办法,她只能留下甘露,自己一个人先过来。
      
      是巧合么?
      
      还是有人刻意而为?
      
      可如果是谁有意做的,又是为什么呢?
      
      焦娇回想,这一路过来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只碰到了予璋,予璋不可能给她找麻烦,结果证明也没什么麻烦……所以应该是巧合?
      
      大概是她想多了。
      
      焦娇抬脚走出主院。
      
      想起予璋,不免想起那一树白花。一簇簇清雅洁白,有悠悠淡香,亭亭伫立枝头,美的安静又优雅,不管路人看不看,亦不计较别人欣不欣赏,清贵又自我,跟那个人的性格还有点像。
      
      男人披一身花瓣,眉眼湛冽如星的模样,她仍然记得。
      
      她其实说的是真心话,谁能得到他手上那枝花,一定很开心。
      
      那男人太体贴太温存,若愿意放下满身桎梏周身疏离,真心倾慕一个人,女孩应该会很幸福。
      
      哪像她,未婚夫看起来惹天下人艳羡,实则脾气太狗,指望他温柔体贴,下辈子吧。
      
      焦娇在院子里转一圈,给父亲请过安,确定没什么事,转回青坞。路上遇到了刘云秀,不过她并没有看到,因为别人一看到她就躲开了,速度快的没给她半点发现的机会。
      
      刘云秀退是退开了,却并没有走,隐在暗处瞪着焦娇背影,恨的咬牙切齿。
      
      我堂堂总兵之女,为什么要怕这贱人!
      
      身边青衣女婢小声:“……咱们倒也不必怕她,不用这般退避。”
      
      刘云秀眼眶胀红:“可所有人都让我对她恭敬点!爹也说娘也说!凭什么!让我在她面前伏低做小,做梦!”
      
      大约怕丢人,再生气,她声音都压得很低,正好花木掩映间有人结伴经过——
      
      “那位可了不得,哄来这么多宠爱……皇上护短,国公爷也发了话,咱们以后可得小心点……”
      
      “可不是,连刘姑娘都消停了,咱们又没当总兵的爹,当然得更恭敬……”
      
      “要说刘姑娘也是可怜,以前多有派头,现在遇到那位,怕也是要躲着走了……”
      
      刘云秀气得浑身发抖。
      
      呸!
      
      姓焦的就是个贱人!圣驾出行前一回没见过,也不着急,进了行宫倒好,夜夜都去一天都不落下,男女之间不就那么回事?事都干了还装什么清高,不要脸!
      
      刘云秀紧紧咬着唇,那贱人人能,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焦娇想了很久,关于谢礼心意,怎样才能不被轻视糟蹋?
      
      想了很久也没有答案,心里有些烦,她叫甘露:“上笔墨纸砚。”
      
      墨迹一点点落在宣纸,蜿蜒成字,淡淡松柏香味铺在纸上,萦于心间,世间万物仿若无声,心也一点一点静了下去。
      
      一下午的字写完,灵台清明,心间也了悟了。
      
      她送礼物是感恩,谢别人对她的帮助和体贴,并不是为了让别人感谢她。礼物是心意,她自会尽力挑选,争取对方喜欢,用的上,对方珍惜她当然开心,对方不喜欢也没什么,是她方向没找准,并不是别人的错。
      
      皇上……缺什么呢?
      
      他拥有四海,似乎什么都不缺,她能做的着实有限啊。
      
      入夜,传旨太监带来了皇上的口谕,焦娇再一次去往墨阳殿。
      
      夜色深沉,台阶悠长,夜虫有一搭没一搭叫唤,裙角被殿门挂了一下,没破,却也不大平整好看,焦娇行礼时下意识藏起裙角,注意到屋角三足兽鼎上的白色薄雾舞动的都有点乱。
      
      不知为什么,今夜气氛似乎有些莫名其妙的尴尬。
      
      她不知道,景元帝却心里门清。
      
      因为他不高兴,各种不满!
      
      费了那么大力气,连自己都豁出去了,浑身颤抖吐了一地,结果想搞的事没搞成,想算计的人也没算计到,还被‘他’笑话一顿,丢人丢大发了!
      
      小皇后皓腕柔白娇嫩,一树白花皆不及?腰肢柔软,春日风流细柳亦不如?
      
      景元帝挑剔的看着跪在面前的小姑娘,眼睛瞪了半天,愣是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好吧,小姑娘确实不错,哪哪都好看。
      
      可再好看,也是个小傻子!
      
      伤心了吧,吃醋了吧?真以为别人喜欢你体贴你?别人就是在逗你玩呢!
      
      那人本质上和他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卑鄙恶劣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什么都干得出来,为什么你偏偏喜欢他厌恶我?
      
      呵,世人多眼瞎,所以才伪君子畅行,骗子处处,悲剧处处!
      
      景元帝气的有点久,叫起当然也晚了。
      
      焦娇腿有点麻,动作滞了一瞬。她已经很努力遮掩,保持优雅姿态了,景元帝还是看了出来。
      
      他感觉自己真的是很坏。
      
      可是怎么办,他就是这么坏的人呀。
      
      景元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指尖叩响椅靠,继续挑剔:“你比往常慢了,两盏茶。”
      
      圣上有责,焦娇只得再次跪地请罪:“臣女曾御前失仪,有失体统,此次不敢再造次,临行前仔细理了妆,岂知经验不足,估错了时间,还请陛下责罚。”
      
      景元帝皱眉:“你抬头。”
      
      焦娇听话的抬头。
      
      隔着屏风,她看不到皇上的脸,也没想看,照着规矩,头是抬起来了,眼睛还是微垂,看着自己前方三尺内的地面。
      
      景元帝安静许久。
      
      焦娇个子不高,比例却很好,肩削腰细,手长腿长,很有一种拉长的纤细感,骨架小,长点肉也毫无赘感,反而显的纤秾有度,骨肉匀停,别人跪是一坨,她跪就……怎么都好看。
      
      她皮肤还白,乍看五官并不特别出彩,却相当耐看,眉眼极为对称,含水杏眸,高鼻梁,花瓣唇,唇角轻抿时颊边酒窝若隐若现,是别人没有的清甜灵透。她还非常适合上妆,淡淡抹上些颜色,黛的眉,绯的颊,樱的唇,随随便便一点,就能让人看的移不开眼。
      
      景元帝沉默良久,坚决不承认自己看愣了!
      
      他顾自运气,不知该气自己没出息被小姑娘惊艳,还是气小姑娘太倔竟然把他上回的气话当真了……
      
      总之,心里不爽。
      
      不爽,就要作妖。
      
      “太浓了,朕不喜欢,去洗了。”
      
      焦娇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浓啊……她自己给自己画的,心里有数,而且她也不喜欢太浓的妆容,只是画了眉抿了口脂,粉都没上只点了一点胭脂,这叫浓?
      
      “现在就洗!”景元帝声音很硬。
      
      好吧。
      
      你是皇上你说了算。
      
      焦娇提着裙边,准备退下。
      
      景元帝:“你去哪?”
      
      焦娇怔了怔:“臣女去偏殿……”
      
      “就在这里洗,”景元帝扬声,“来人!”
      
      焦娇:……
      
      洗个脸而已,没什么害羞的,可不知为什么,这个时间,面前男人的霸道命令,让她心跳有点乱。
      
      这男人什么毛病,非要看女人洗脸?
      
      小太监麻利的端上水来,景元帝挥手叫人退下,下巴微抬指向焦娇:“自己洗。”
      
      焦娇还有些束手束脚,动作慢了一拍。
      
      急性子男人还不乐意了:“怎么,皇后娇贵成这样,自己洗个脸都不会了?”
      
      我当然会!
      
      焦娇气的行礼动作都硬了两分,走到水盆前掬水净面。
      
      景元帝有些解气。
      
      可看了一会儿,发现小皇后很熟练,没有忙手忙脚没丫鬟服侍就漏洞百出各种慌乱,袖子挽的很平整,掬水动作轻缓,最后脸洗的很干净,也没一滴水溅到身上,自己动手,对她来说就像吃饭睡觉那么简单。
      
      景元帝又有些气。
      
      他好像拿这女人没办法!
      
      焦娇净完面,放下袖子,到底还是不小心,袖口露出了一样东西。
      
      景元帝这时候相当眼尖:“那是什么?拿出来。”
      
      焦娇犹豫了片刻,无法,只得呈上去。
      
      景元帝拿起小太监转呈来的东西,发现是一方帕子。
      
      焦娇束手垂眸,神色恭敬:“皇上圣恩,臣女感怀于心,不知如何相报,便做了一方素帕,聊表心意。”
      
      景元帝瞪着手里的东西:“给……我的?”
      
      焦娇点头:“是。”
      
      帕子用了上好的丝绸,颜色像星空,又似春日暮色,是很深的蓝,有一种特殊的高级尊贵的质感,没绣任何图案,只四角边框镶了两道拧在一起的银线波纹,素雅,又明亮。
      
      一看就是给男人用的,还不是喜欢白色喜欢装优雅君子的男人。
      
      景元帝心中突然大笑。
      
      你温柔体贴,你善解人意,你干了那么多事又怎样?她记得的只有我,感激的也是我!
      
      难以抑制的舒畅感散发全身,景元帝只有一个感觉,爽!太爽了!他就知道,他比‘他’强多了,别人喜欢也该喜欢他!
      
      再一看,小皇后娇娇软软,酒窝清甜,真的很可爱!
      
      当然,他是帝王,得喜怒不形于色:“你在讨好朕?”
      
      焦娇不知道对方一瞬间肠子拐了多少道弯,也听不出话中那可怜的好感,还以为他又想欺负她。压抑太久实在压抑不住了,她大着胆子抬头,直直看向屏风:“皇上——愿意让臣女讨好么?”
      
      景元帝心跳漏了一拍。
      
      他知道这个角度小皇后看不到他,仍然为她的眼神惊艳。
      
      太亮了,清澈干净,像夜空皎月,又似月下溪浪,天下最灵秀是她,最柔软是她,最倔强也是她。
      
      他没发现自己声音有些哑:“你如此恳求,朕倒也想看看,朕的皇后有什么本事——”
      
      “来吧,讨好朕,做的不好,朕可是会换人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点击收藏评论都如此荒凉……作者十分不安,大大们再爱窝一次好不好!求求求收藏求已阅批奏(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