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准皇后很烦恼

      一朝皇后,会过怎样的日子?
      
      焦娇不知道。可能颐指气使,气焰嚣张,随心所欲;可能端庄贤良,温柔淑雅,大度随性;可能郁郁寡欢,处处忍让,结局凄惨……太多太多可能性,来自现代的她想象不了,每每思绪浮动,脑海里闪现的都是经典影视剧里的一帖帖画面。
      
      皇后是什么样子,她不知道,皇后要怎么当,她更不知道。
      
      尖锐蝉鸣起伏催促,魔音穿耳,挟着热浪的风一阵阵往身上扑,扑到你浑身是汗仍不知收敛,无礼嚣张的理所当然。
      
      “啪”的一声,小巧香篆撞上更小巧的香铲,形状完美的一炉好香就此崩裂。
      
      焦娇眼神暗下来,樱粉唇瓣紧紧绷起,死死盯着这炉没制好的香,总之,就是她干不来的活儿!
      
      手一甩,飘逸宽敞的袖子划出大大的弧线,其狂野张扬放纵恣意完全不是大家闺秀应有的仪态——
      
      焦娇闭了闭眼睛,深呼吸,轻轻的,优雅的捋着袖子,一一摆好香具:“甘露,拿文房四宝。”
      
      声音比动作更优雅。
      
      丫鬟甘露有些迟疑:“现在咱们在车里……”
      
      焦娇面无表情:“拿。”
      
      生活越是浮躁,内心就越要坚定,看不到未来,就先看清眼前。
      
      熟悉的白色宣纸铺上桌,毛笔沾满了墨,手腕微悬,横竖撇捺的笔画缓缓陈列其上,像是一个排列组合的奇迹,字体成形的过程就是坦诚倾诉的过程,每一笔和每一笔都不一样,是过去的你,也是现在的你。
      
      慢慢的,耳边静下去了,再听不到蝉鸣,也忘记了风声,小小的马车车厢也不再是禁锢,一颗心渐渐安静下来。
      
      焦娇不喜欢这里,一个史书里不存在的古代封建男权社会,处处和她格格不入,她不习惯,也习惯不了。突然穿到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身上,小姑娘还死得不明不白,好像被吓死的?就因为当了个皇后?
      
      她能感觉到前身遗留下来的委屈不甘,她也委屈,也不甘,就……凭什么?凭什么她要来到这种鬼地方,面对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还要解决?可……人得认命,一个多月的时间,足够她思考很多,尝试很多,接受很多,走不了,就只能努力活下去,照这个时代的规则活下去。
      
      不知道怎么活,不知道想要什么,就去找。
      
      无论如何,她焦娇来到这里,不是来受委屈的!
      
      一篇大字写完,胸口浊气尽去,连带着外面的风景都顺眼了很多。
      
      “小姐,该下车了。”
      
      焦娇扶着甘露的手下了车。
      
      一年前,太后病逝,半年前,中宫皇后被废,后宫传言讳莫如深,朝中言语未定,一个多月前,圣旨传到老翰林焦厚炎家,新后选中其孙女焦娇,朝野上下顿时气氛微妙。
      
      祖父已经告老,父亲官职未到次次朝会皆可参加的地步,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焦娇不知道,对那位天子的想法,更是一无所知。说看重吧,宫里并没有带来多少问候,有几次她被打扰,天子一声没哼,就像不知道一样,说无视吧,也并不,偶尔天子会让人传旨兼送礼物,还特别高调,送进焦家的聘礼也是精挑细选非常贵重,一看就是有意护短……
      
      焦娇看了眼四外:“祖父在哪里?”
      
      甘露指了个方向,地段不错,安静开阔又荫凉:“小姐身份不一样,家里分到的地方也不一样……”
      
      焦娇微微点头:“随我过去请个安。”
      
      话音里有些许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自嘲。
      
      准皇后么,身份地位当然不一样。帝后大婚不比寻常人家,不是下旨定个人娶进来就完事了,皇后必须得有匹配的上的尊贵,一应流程很多,一个多月前下旨,距离正经婚期其实还有大半年,不尊贵对待着,是打谁的脸?焦家?不,是天子。
      
      天子每隔几年会有往北避暑之行,这一次恰逢其会,圣旨送到焦家,给予准皇后充分的尊重,不但允她来,还专门提了她的家人。祖父一把年纪,身体不是很好,本不宜奔波,可天子发了话,他就得欢天喜地接了这份恩宠,感恩戴德。
      
      焦娇叹了口气。
      
      这一个多月,她一次也没见过天子,或许是见过的……但她不知道。
      
      接到赐婚圣旨,前身进了一趟宫,回来就死了,身体没外伤,也不像是中毒,死因不明。可能是应激反应,进宫这一趟经历了什么遇到了谁,她全部都忘了,记忆一片空白,这对穿过来的焦娇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小姐,就是这里了……”
      
      焦娇停下来,刚想叫人打帘子,听到里面的说话声,她眼梢微敛,挥挥手叫人下去了。
      
      房间里,她的祖父和父亲正在说话。
      
      “没有爹担心的那么吓人吧?圣上对咱们家挺好,但凡问起都和颜悦色,连聘礼都极尽贵重……咱们娇儿长的不差,从小就乖乖的,脾气也好,近来越发沉稳,显是长大了,没什么不行的……”
      
      “唉……你不懂,伴君如伴虎,你看到的是人前风光,可知背后是个什么样子?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他待娇娇好,咱们自该感恩戴德,恨不得日日三柱清香供奉,可他若欺负娇儿……你我为人父,为人祖,却连撑腰都做不到!你我也就罢了,都是男人,外头磨了这么多年,脸皮厚,娇娇还那么小……圣上若是咳咳咳——”
      
      “爹您别急啊——爹您喝茶……怎么样了,可还难受?您要真不愿意,咱们就退——”
      
      “莽儿慎言!唉……这个亲退不了,皇家有没嫁进宫就死了的准皇后,有嫁进宫享不了福死了的皇后,偏偏没有退亲的皇后,皇家啊,要脸,咱们娇娇这一辈子,怕都要绑在里头了,过得好不好,苦不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焦娇听着祖父的叹息和无奈,一颗心紧紧的,密密的疼。
      
      她垂眉站了一会儿,没去请安,而是转了个方向,准备稍后再来。
      
      刚刚到达行宫,所有人都在收拾,平日相熟的见了面总要打个招呼,焦娇就看到不远处有一群小姑娘,正围着另一个小姑娘拍马屁。
      
      “云秀姐姐这裙子好漂亮,是流金霞锦吧?听说是贡品,只有宫里有,别处别说买,看都看不到……”
      
      “要不说云秀妹妹福气大呢,你我哪能相提并论?”
      
      “说起来——噗,就焦家那样的还想当皇后,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德性,配不配得起,别人就是客气客气,她倒当了真,真就敢把那圣旨给接了!”
      
      “说是书香门第,清贵人家,其实就是穷么,头面首饰只纯银赤金不敢加宝石,顶多戴点玉,说什么喜欢纯色纯粹的东西,其实就是买不起,小家子气,哪像咱们云秀姐,家世好,长的美,还懂欣赏品鉴雍容华贵……咱们这样的人家,居移气,养移体,姑娘家气质品味都是打小娇养堆起来的,哪那么容易?那姓焦的,别到时候东西都不会挑,凭白叫人笑话!”
      
      站在中间的刘云秀抿着嘴,纤纤素手扶了扶一点都没乱的鬓发,笑容矜持:“这也就是在咱们姐妹堆里,外头可不兴这么说,皇家之事,咱们女眷哪能妄议?”
      
      “云秀妹妹说的对,咱们可不是那起子不懂眼色的,哪敢妄议朝政?就是说点闺中小话。”
      
      “是呢是呢,我瞧着呀,那位可不像是有福气的,先皇后怎么废的大家不知道,但只是幽禁冷宫没有赐死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皇上对人家还有情么,新的进去能得什么好?”
      
      “还有还有,听说有个宫女,叫眉俏的,是先皇后身边人,现在伺候皇上,正得宠,都说她一双眉毛生的极好,活泼又灵气,可不是没脾气的人,霸着宠爱呢,会怕谁?纵你是新后,不也得……啧啧,不知道姓焦的能活几天?”
      
      小姑娘们‘天真无邪’的话里满满都是讽刺和嘲笑,甘露有点受不了,刚要上前,就被焦娇给拽住了。
      
      “回吧。”
      
      甘露紧紧抿了唇,却不敢不听话,硬硬的转了身,扶着自家小姐往回走。
      
      焦娇抬头看着远处天空:“未来的路还长,一两句话就受不了,你怎么跟在我身边?”
      
      甘露缓缓垂下了头:“小姐教训的是,婢子记住了。”
      
      形势不明,焦娇不想随便冲动被人利用,哪知回到祖父暂歇的地方,被告知收到了宫女眉俏送来的礼物:两匹很贵的衣料。颜色好,材质佳,有价无市,比起献媚讨好,这两匹布更像是示威。
      
      她不想找别人麻烦,别人来找她麻烦了。
      
      祖父看着两匹布,闭上眼长长叹了一声,父亲也很着急:“这东西,娇娇看怎么处理?”
      
      焦娇垂着头,视线一寸寸滑过桌上华美布料,再抬头时,唇角微扬,笑容温软:“世间总有些东西高贵而骄矜,有些人想要却配不上,有些人配得上却不想要,这颜色我不喜欢,扔了吧。”
      
      父亲脸色有些复杂,下意识看了布料一眼:“这料子很贵……”
      
      “父亲,”焦娇笑容更大,“作为一个准皇后,我想我应该可以随便处理下人孝敬的东西。”
      
      焦厚炎手中拐杖重重一拄:“听娇娇的,扔了!”
      
      焦本安不敢忤逆父亲,讷讷的抱着布料出去了。
      
      房间气氛骤然安静,焦娇以为祖父会和自己说点什么,可良久,祖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叹了一声,道:“你以后,记得要多笑。”
      
      小姑娘长着漂亮的酒窝,笑起来又甜又乖,能软到你心里,对着这样的小姑娘,哪个男人会想发脾气?
      
      焦娇不明白,可见祖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了,只能行了个礼告退。
      
      走到没人的地方,她吩咐甘露:“那个叫眉俏的宫女,你悄悄打听打听。”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多知道些,总是好的。
      
      等丫鬟走远了,焦娇对着夏日的骄阳,脸上笑容一点点收起,慢慢扁起了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更!!依然是甜甜的宠宠的,小皇后娇软脆甜还有小脾气,专治各种不服——进来的大大不要忘记收藏鸭!!(づ ̄3 ̄)づ╭❤~更新规律和以往一样,每天下午三点,风里雨里,新章等你,没事绝对不鸽~戳作者名到专栏,可临幸同类型甜宠完结文《首辅他有个白月光》,以及探案推理剧情向《宋氏验尸格目录》,爱泥萌么么啾~(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