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朕的皇后

      要多笑……
      
      祖父的话是什么意思?
      
      焦娇不明白,回来好好照了通镜子。
      
      长相和上辈子一模一样,脸有点圆,标准的双眼皮,杏核眼,樱桃唇,不是什么绝世大美女,加分项是天生的白,白的通透红润,看起来气色很好,还有一对酒窝,没表情时看不到,笑起来就很深,有点好看。
      
      她知道自己不丑,却成不了惑世妖姬,回眸一笑六宫粉黛无颜色君王从此不早朝就别想了,没那资本,怎么笑都成不了妖妃,为什么祖父会这样提醒?
      
      祖父为她好,她知道,第一次与未婚夫见面也非常关键,之前三个月没机会,现在来行宫避暑,怎么都会碰到,她也希望能给天子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日子能顺当些,可皇宫那种地方,自来不缺长得漂亮的人,万一别人不喜欢……
      
      焦娇“啪”的扣上了镜子。
      
      不喜欢,有不喜欢的活法。
      
      “来人,笔墨纸砚。”
      
      总之,心必须得静。
      
      作为准皇后,焦娇分到的住处是很好的,够大,够宽,够规格,尊贵是尊贵了,就是离天子的墨阳殿有点远。
      
      此次天子出行,行程安排除了避暑接见边关使者及大臣,还有打猎祭坛等等,并不是那么严肃,和谁接近,不想见到谁,都是特殊信号,准皇后焦娇不但院子离的远,除了最初到达内侍太监送了些东西,之后就再无情况。
      
      透明的可以。
      
      焦娇本人并不介意,休息了两日,祖父身体渐好,没再叫大夫,她放心了很多,心情也不错,每日除了吃喝练字,就是在附近走走,熟悉环境兼锻炼身体,低调到别人看不见,很懂事了。
      
      这天大约运气有些不好,往日无人问津的风景有了别的访客,远远的,焦娇就看到了一个背影。
      
      一个男人。身材高大,站姿优雅,肩膀到腰部的线条极流畅,看起来潇洒又帅气,哪怕穿着最简单最朴素的月白长衫,也显的气宇轩昂,十分不俗。
      
      焦娇眉心微微蹙了蹙,也没怪别人抢她的风景,搭着甘露的手,转了个方向。
      
      男人似有所觉,突然回首,视野里只捕捉到一抹身影,如瀑的青丝,淡绯的裙角,纤细的腰身,手腕……似乎很白?
      
      一边的老侍者略小心道:“老奴马上安排清场。”
      
      “不必。”
      
      男人面无表情的转身,继续往前走。
      
      “眉俏送的东西她也敢扔!她怎么敢!眉俏可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姓焦的这样不怕被吹枕头风,还没进宫就被弄死?我倒是小瞧她了……是个胆子大的嘛……也是,胆子不大,怎么会连皇后的位置都敢接?”
      
      刘云秀气哼哼的走着,一边走一边骂焦娇,偶尔还要丫鬟附和两句哄两声,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气别人不会办事,还是气这个不会办事的人并不是个软柿子,不好欺负。
      
      走着走着,刘云秀感觉气氛不对,抬头一看,就看到了穿越白长衫的男子。
      
      她恶行恶状的神色根本来不及收,像个被人掐住脖子的鸡似的,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太丢人了。
      
      “看什么看?这天大地大装不下你了是吧,哪里不好去非要撞到我面前,是想找死么?”
      
      人前出了丑,刘云秀恼羞成怒,一看来人虽长得人模狗样,穿戴却很一般,就一身白布长衫,金银玉珠宝什么都没戴,明显是个没地位穷鬼,欺负也就欺负了,色厉内荏根本不带怕的,气焰十分嚣张。
      
      男人身边的老侍者迅速垂下了头。
      
      男人也没说话,只是视线平直的看着她。
      
      刘云秀神色相当骄傲:“怎么不说话?这就吓死了?哼,你是该害怕,我爹可是刘总兵,连皇上都要亲善有加——啧,瞧你这样子也不是个能见到大人物的,这样,你发个誓,刚才所有全部忘掉,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我就大发慈悲放过你。”
      
      男人眼睫微动,眸底似搅动着一池墨色:“你让我……发誓?”
      
      “不是你还能是谁?”
      
      刘云秀眼睛眯起,很生气,别人欺负我也就罢了,你是哪里来的小喽罗,也敢欺负我?
      
      “不愿意是吧?”她抬起手,挥了个手势,“来人,给我教训他!”
      
      叫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住手!”
      
      一道清亮女声突然出现,刘云秀转头,牙齿就磨了起来,姓焦的!
      
      焦娇也不想多事,怎奈脚下的路就是这么长的,她明明去了另外一个方向,谁知转了一圈,又碰到了。
      
      碰到了,就得表个态。
      
      刘云秀眼珠一转,反应比她更快,叉着胳膊语音讽刺:“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未来的皇后娘娘啊——”
      
      同在一个圈子里混,两个人是见过的,关系本就谈不上好,三个月前的赐婚圣旨更是打翻小船的最后一浪,表面上的客气也已不复存在,焦娇看这架式知道,这一场,必定不会轻易过去。
      
      刘云秀盯着她,视线极为不善:“你今儿个站在这里,以什么身份拦我?焦家小姐?那你不配同我说话,皇后娘娘倒是行,不过我倒是有个问题要问……焦娇,你该不会还没嫁,就心有不甘,在外头找小白脸私混了吧?”
      
      焦娇表情平淡:“祸从口出,我劝刘姑娘慎言。”
      
      “没有私通,你护着这个小白脸做甚?”刘云秀指着白衫男子,挑剔又轻蔑,“不是我说,你这眼光也忒差了,就这个,一身穷酸,要什么没什么的货色,你图什么?就图个刺激?”
      
      她一边说着话,眉眼渐渐兴奋,有精光冒出。
      
      管它是不是真的,如果能把这件事做实……这皇后的位置,姓焦的就别想了!
      
      无人注意的角度,男人视线滑过刘云秀落到焦娇身上,一样的裙角,一样的细腰,一样白的透润的皓腕……
      
      她就是皇后焦氏?
      
      他眸底墨色流转,慢慢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焦娇看着刘云秀,面带微笑,像看着个不懂事的孩子,惋惜又大度:“若说和外男见面,刘姑娘不是更早?”
      
      随便说句话就是私通了,那到底是谁先跟人私通?人品败坏的是谁?
      
      “你少狡辩!”刘云秀脸色微红,指着一边的男人,“我是在骂他,要打他板子,你却护着他,明显是你和人和私情,还敢不承认!”
      
      焦娇继续微笑:“人说不打不相识,民间也有话说打是亲骂是……刘姑娘非要我说出来么?”
      
      “你——”刘云秀被噎得说不出话,狠狠瞪着焦娇,就像瞪着血海深仇的仇人。
      
      她哪还能不明白?这女人就差直接说,非要扣屎盆子,怎么都能有,你能搞我,我就也能搞你,非要互相恶心,到哪是个头?
      
      焦娇声线温柔,低声劝诫:“这里不是胡闹的地方,你不吵,我自也不会乱说话,不如彼此让一步,刘姑娘觉得呢?”
      
      话说的再温柔,意思也只有一个:你给我安静的闭嘴,圆润的滚走吧。
      
      刘云秀气的声音都尖了:“你少在我面前耍皇后威风!你以为你当上皇后就能好了?上一个皇后现在可是在冷宫里吃风呢!你当心也死在里头!”
      
      焦娇笑容更加明媚,小巧酒窝若隐若现:“多谢刘姑娘替我担心,同人不同命,许我就是那有福气的呢?起码我捧着圣旨,马上要做皇后,皇上也很疼我,而你——总兵的女儿,尊贵无匹,看不上我,却也干不掉我,还不得不给我面子,过不了多久见了我还得行大礼……刘姑娘,我劝你还是三思后行,多多给你父亲积福才是。”
      
      她笑得多甜多乖,在刘云秀眼里就多可恶多可恨!
      
      她在威胁她!她怎么敢!
      
      “我早知道你是个不安分的……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刘云秀许是想起了什么事,没敢再招摇,急匆匆走了,现场完事,焦娇眼梢垂下,朝对面男人略点了点头,转身欲走。
      
      男人突然问:“你是皇后?”
      
      焦娇脚步顿了顿:“现在还不是。”
      
      “皇上待你很好?”
      
      焦娇转身,皱眉看着这个男人。
      
      男人长相完全配得上完美的背影,剑眉,高鼻,轮廓深邃,漂亮的丹凤眼,有些狭长,看起来有些犀利,偏偏睫毛也很长,弥补了锋利感,看上去更加的温润,优雅,有股君子世无双的味道。
      
      挺好的年轻人,怎么不懂事?这种问题是随便能问的?
      
      焦娇感觉有点微妙:“你不喜欢皇上?”
      
      男人微微垂眸,眼底滑过一抹浓浓墨色:“大概……是他不喜欢我吧。”
      
      这句话说的很轻很模糊,焦娇没听清,也不怎么好奇,萍水相逢,又是外男,交浅言深不是什么好事,她没有同人交心的想法,也不想交朋友,视线往旁边滑了一滑,不想多话,冲对方点了点头就要离开。
      
      男人很敏锐,视线一扫,看到了不远处的禁军护卫,突然问:“你刚刚在保护姓刘的姑娘——还是保护我?”
      
      不愿意事态扩大,闹到无可挽回,这女人是怕他欺负别人,还是怕别人欺负他?
      
      “都不是。”
      
      焦娇摇摇头,笑了,唇角扬起,颊边酒窝圆润可爱:“我保护的是我自己。”
      
      那么多外人看着,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皇后有什么脸面,又有什么未来?
      
      她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男人看着她的背影,纤细的腰,柔白的手,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断,可她站的笔直,肩背笔挺,仿佛什么都压不弯。她像一只骄傲的猫,明明心里有害怕,明明眼底有抗拒,却稳的很,从笑容到姿态,挑不出一点错。
      
      可她转身往前走时,被斜斜伸出的花枝挂到了袖角都不知道。
      
      这个小皇后……有点倔强啊。
      
      男人在周围走了很久,还在不远处湖边坐了坐,直到夕阳耀金,才起身转向一个方向,缓缓前行。
      
      一路青石小径,随着光线变淡,渐渐变成暗色,一步一步,和夜色融于一体,隐在黑夜里。
      
      男人脚步越来越快,跨进宫殿,身后的老太监已经跟不上,他撕下身上白色长衫,随便抓了件玄色袍子往身上一披,懒洋洋瘫到椅子上,长腿‘啪’一声,将桌案上的折子扫到地上,再把腿架起搭到桌案上——
      
      这才觉得顺眼了些,舒爽的呼了口气。
      
      “不过一个女人,你这么感兴趣?”
      
      他抄过桌边凉透了的茶一饮而尽:“把人叫来。”
      
      老太监还没跑到,小太监鹌鹑似的缩了缩:“叫……谁?”
      
      男人三根手指转着茶盏,一边唇角扬起,勾出一抹邪性的笑,眸底墨色伴着沉夜,连兴味都透着危险:“还能有谁?”
      
      “当然是朕的皇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白优雅:朕好像……被英雄救美了?<( ̄▽ ̄)>
    黑恶犬:朕要作妖了哟~~朕要欺负小皇后了哟~~▼_▼
    焦娇:我劝你们善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