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色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秦朝安进来的时候,苏雾刚把手里的文件看完。男人穿着一件烟灰色的衬衣,袖口和领口一尘不染,漂亮的镂空领夹闪闪发光,从头到脚都包的一丝不苟。
      
      苏雾把文件放下对他笑:“你来的正好,我刚要去找你。”
      
      秦朝安随意的坐在她对面,伸手将青瓷壶里温热的茶水倒了满杯,随即一饮而尽。
      
      “好喝吗?”苏雾问道。
      
      秦朝安砸了砸嘴,似乎在回味:“还行,就是味道有点淡。”
      
      苏雾看着他微笑:“……雲德阁的手工茶饼,五位数。”
      
      他看了看苏雾,又看了看手里的杯子:“靠。”
      
      顿了一下,又嘟嘟囔囔的说道:“将来要娶你的人一定得会赚钱,不然哪里养的起你这生活情趣。”
      
      苏雾合上文件的手顿了一下,她稍微有些呆住了。
      
      在不久之前……真的不久,有一个人跟她说过相同的话,在背后搂着她的脖子,小声的哼哼,亲密而又温暖的呼吸喷在她的侧脸上:“小雾,看来以后我要多多的赚钱,不然哪能供应的起你这高雅的生活情趣呢?”
      
      苏雾在征愣间,猛然听见秦朝安叫她:“想什么呢,这么专注,叫你也没听见?”
      
      苏雾清醒过来:“没什么。”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手里黑色的文件夹递了过去:“你看一下。”
      
      “什么?”秦朝安接过来,一目十行,神色轻松,然而越看,他眉头皱的越紧,手里的动作也慢慢的停住了。
      
      他看了这文件许久,而后才慢慢的抬头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苏雾面无表情:“你既是我妈妈的养子,手里拿着的这些股份本来就不是你应该得到的,你又不是我亲哥,就该把这些东西还给我。”
      
      秦朝安坐在她对面,听到苏雾的这些话,烦躁的把衣领拉开,苏雾听得出来,他在尽可能的耐心的对她说话:“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觉得我们家的股份,你一个外人拿着不好。”
      
      “你骗鬼呢?”按耐失败,秦朝安这句话有点大声了,他回头看看门口,再开口时,声音已经被他压的很低:“你要是想拿回这些东西早就拿回去了,不会等到现在,到底怎么了?”
      
      苏雾避开他压低身子看过来的视线,只是问了一句:“你给不给?”
      
      秦朝安沉默半晌,而后说道:“给,我当然给。”
      
      他站起来,手里攒着那张文件纸,语气很冷静,脸上也看不出来什么情绪:“你都这么对我说了,我再赖着不给,那岂不是不要脸?”
      
      秦朝安居高临下看着她,苏雾纤细的身子整个窝进椅子里,她没有抬头,没有说话,对秦朝安话中讥讽并无一点反应。
      
      秦朝安冷笑一声,伸手把自己的领口整理好,刚转过身去,便听见后面的人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解脱般的。
      
      高大英俊的男子眼中飞快的划过一丝暗芒,等到他出其不意的回过头来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见办公桌后面美艳的姑娘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
      
      “没什么事的话,就请你出去吧。”
      
      她在强装镇定,与此同时,苏雾的手臂压在了她左手边那叠文件上面。
      
      秦朝安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落在了文件上。
      
      “知道吗?”他一边对她说着,一边飞快的绕过办公桌:“我大学考试时,曾经有一门选修课来不及复习,为了应付考试,就把小抄写在桌子上,然后用胳膊遮住,巡考老师走过去就赶紧喵两眼,等到他来到我身边,就连忙盖上。”
      
      他走到她身边,一只手握住她的左手腕,另一只手按在了那叠文件上面,苏雾想拿过那叠文件的动作被他制止住了。
      
      秦朝安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可惜那一次还是被发现了,我当时还纳闷巡考怎么就那么火眼金睛,不过今天一看见你这似曾相识的动作,我就知道那时我为什么会被逮住了,苏雾,我教你啊,想隐瞒住什么东西,可不能太心虚。”
      
      秦朝安把那叠文件沿着桌子顺了出来,稳稳的拿在手上,看见苏雾脸上一瞬间出现的焦急,他笑了笑,低声说道:“我承你母亲秦月收养我的恩情,你我当初也立下约定,一定要让苏胜和乔莺付出他们应有的代价,苏雾,你别让我失望,你想干什么?在打着什么小算盘,你说出来,我手里的这些东西,我就不看。”
      
      苏雾的手还放在桌子上,刚才秦朝安往外抽文件的那一瞬间,她另一只手就连忙伸出来准备夺,可惜没有按住,秦朝安的力气比她大,在她手里抢东西就跟和小孩子闹着玩似的。
      
      她把手缩回来,在秦朝安的目光下开口说道:“我……我了解到了一个项目,想去和那人谈,但我手里的筹码不够,所以必须再加上你的。”
      
      秦朝安点点头,没说信也没说不信,他重新坐在了苏雾对面,询问道:“什么项目?负责人是谁?哪个公司承包的?”
      
      苏雾伸手挠了挠鼻子:“鼎盛。”
      
      “哦~鼎盛集团啊,”秦朝安道:“项目负责人是谁知道吗?”
      
      苏雾面色不改:“不怎么熟,好像叫齐澜吧?”
      
      秦朝安点点头道:“什么项目知道吗?”
      
      “新能源吧好像,名字我记不住了,等到过几天我和对方正式见个面,我在和他好好谈这件事吧。”苏雾道:“行了,该告诉你的都和你说了,你要是没什么事,就把东西放下出去吧。”
      
      秦朝安没动,他伸手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一边微笑着轻声说道:“过几天干嘛?我恰好和齐澜熟的很,这就给他打电话叫他带着文件来,我妹妹想做的事情,我这当哥哥的怎么能不帮一把呢?”
      
      秦朝安的手指已经按在了屏幕上,被跨过桌子飞扑过来的苏雾一把拉住了衣袖:“大佬……胜海和鼎盛平时也不怎么合作,你为什么会认识对方的管理层呢?”
      
      秦朝安的目光从手机移到苏雾的脸上,微笑:“私交,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
      
      秦朝安收了手机,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双手交叉抵在下巴处,平静的看着苏雾:“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还是说你更愿意让我自己直接找答案?”
      
      苏雾捂住眼睛,无奈叹气道:“我有我不能说的苦衷,就两个月,你别问我,就信我一次,这都不行吗?”
      
      秦朝安十分的冷酷无情无理取闹:“不行。”
      
      苏雾放下捂住眼睛的手,沉默的盯着他看。秦朝安耸耸肩,丝毫不为所动:“我要盯着你,避免你做一些傻事,就算你烦我讨厌我,我该干涉你的依旧不会手软,除非你开除我,这样我也能有自己的时间去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累死累活的为你卖命。”
      
      “对不起,”苏雾摇摇头:“但是你知道我不会开除你的,我无论如何也不会那样做的。”
      
      “所以……那就告诉我,”秦朝安说道:“让我继续为你卖命。”
      
      苏雾沉沉的叹气:“哥哥,真的,求你了,我有不能说的原因。”
      
      “嗯?”秦朝安笑道:“现在知道服软知道喊哥哥了?刚才的气势哪儿去了?别傻了,你的借口那么烂,我听不出来有问题才是真的有鬼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翻开了那叠文件,准备仔细的看一下。翻开的纸张被一只手压了下去,秦朝安顺着那只白皙而又消瘦的手往上看,直到和苏雾对上了视线。
      
      对方低声叹了一口气,而后从这叠文件的中间,抽出来了一张纸,一张薄薄的A4纸,上面简单的写着几行字——CT诊断报告单。
      
      秦朝安听见对方低声说道:“我今天,本来是要去复查的。”
      
      那张薄薄的纸说不定只有还没有一克,秦朝安拿在手里,却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拿不住了。
      
      ###
      
      地下车库往常都很安静,今天只听见在c区有一对男女在很大声的说话……或者是……吵架。
      
      “你给我进去。”
      
      苏雾被秦朝安拉着从15楼往下一直来到负二,而后被人动作强硬的往他车里塞。
      
      她穿着OL精英的职装,一双白色亮闪闪的高跟鞋,半路上还被崴了脚,这家伙看也不看,架起她便大步继续向前走,速度快的像是在小跑。
      
      秦朝安从来没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
      
      苏雾被塞在车里的时候,听见他在外面跟人打电话:“对,喊张医生过来……全面检查,仔仔细细的……”
      
      她从车窗伸出胳膊,拉住了秦朝安放在身侧的手,对方可能是以为她在害怕,立刻紧紧的反握回去。
      
      可以了……足够了。
      
      “秦朝安……”
      
      对方立刻伏低身子,从车窗的小口那里看她:“怎么了?”
      
      苏雾摇摇头:“没事……不用检查了,是真的,我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
      
      被秦朝安握住的那只手突然一紧,男人的语气却很平静:“不会,你还能活很长时间,很长,很长,比我,比苏胜,乔莺,比苏烟活的时间都要长。”
      
      苏雾低声笑出来:“……秦朝安,我不想治疗。”
      
      秦朝安眉头一皱:“乱讲。”
      
      苏雾轻声道:“妈妈也是因为这个病走的,或许也不是遗传,只是家族聚集性比较高,我亲眼见着妈妈最后的那段日子,又痛苦又绝望,秦朝安,别让我在病床上渡过我剩下的时间,好吗?我不想治,我真的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得亲眼看着苏胜和乔莺下地狱。”
      
      秦朝安没什么表情,他语气低沉道:“嗯,下,你放心,我会让他们下地狱的。”
      
      ###
      
      说到底,哀兵政策对秦朝安来说根本没有什么用,只要是那个人认定的事,不管怎么样都会做到的。
      
      专横不讲理,这种要命的性格也是苏雾为什么这么多年和秦朝安始终没有办法在表面上维持亲近的原因。
      
      即使对苏雾和秦朝安来说,对方绝对重要,尤其是在秦月死亡之后。
      
      苏雾在医院旁边的小花园里晒太阳,她三天前,就在秦朝安知道这件事的当天,就被他给弄过来了,确定病情之后直接了当的办了住院手续,连主治医师也预约好了。
      
      她在这里晒了三天的太阳,手里的工作几乎全部由秦朝安接手。
      
      对方相当严密的看守住了她,连护工阿姨都是一口气叫了三个,轮班制,日夜轮流看护。
      
      啊……其实不需要这么严防死守,就凭她现在的小身板,真不一定干的过保姆阿姨,那天她眼睁睁看着轮班休息的阿姨离开医院之前还跟着小花园里的老头老太太打了半个小时太极。
      
      从那之后苏雾就知道,她是一只弱鸡,在四人组之中排行第四的弱鸡,其中前三位都是年龄过五十岁的大妈。
      
      在医院的日子其实也没什么不好,除了有点心疼那些浪费在她身上的钱。
      
      苏雾闭着眼睛,仰面躺在棕色的长椅上,阳光在她眼皮底下一摇一晃,耳边却突然有人叫她:“姐姐。”
      
      苏雾睁开眼,凝神向旁边看去。
      
      旁边的人也在看她,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高领毛衣,配了一条粉色纱裙,黑发松散的放下来,脸上不施粉黛。
      
      这副打扮让她年轻了很多岁,看起来像是个还未走出校门的大学生。
      
      易寻安跟在苏烟身后,眼睛眨也不眨的牢牢盯住对方,他的视线太露.骨了,对方发现了,然而,那人只是睁开眼睛看了他们一眼,便又怡然自得的闭上眼睛晒太阳,阳光落在她的黑发上,照的她的头发有点淡淡的黄,暖黄色的光圈,看起来温柔的不可思议。
      
      苏烟在这里遇见她,相当惊喜,几乎是雀跃着来到她身边,又仔细的……打量着她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坐下。
      
      见她没有反对,便情不自禁的露出来一个微笑。
      
      啊,那副模样可真够傻的,站在旁边的易寻安悄悄道。
      
      可……谁不是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