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渡魂局

作者:沧海留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入渡魂局

      从图书馆回家之后,西彤就全身心地扑倒了那本意外偷来的怪书上。虽然这本神秘到极点的书不管怎么翻都看不出书名和作者,但从故事的开头西彤还是隐隐地猜到了它的年代。一本能提到对天界向往的书,至少也是写于百年前的天界封界之前了。因此,这本书会被藏在高度机密的楼层也是很有道理了。
      
      西彤本想读完整本书,已满足怂恿自己偷书的好奇心。但奇怪的是,才看完一个章节,西彤就觉得眼皮发沉,不由自主地想要扑向温暖的床铺。这困意来的莫名而又浓烈。还未等西彤反应,就被来势汹汹的困意整个吞噬了。她唯一还记得要做的就是把自己丢到床上并挑了一个舒服的入睡姿势。
      
      也许是困意来得太过古怪,西彤甚至隐约能感觉得自己正在一个个梦境中飞速地穿梭。
      
      上一秒,西彤还觉得自己站在那个从未抵达过得冥界之地,仰望着通入云霄的天冥之梯,心里意外地涌过了一股敬畏之意和按捺不住的喜悦,就像是被书中主人附身了一般。
      
      下一秒,西彤就觉得自己踏回了天界的地界。但很快西彤就意识到这并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天界。除了天空中架设的无数条四通八达的各级别快速通道,还有一眼看上去就来自于三界各处的各族人。且不提在天界封界之后,掌握着天界最高领导权的“那位”就下令拆除了各类空中快速通道,如今的天界哪里还能见到这么多散发着不同气息的各族人。
      
      西彤像是刚刚步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对身边所有的场景都好奇无比。想来也是,经过百年时间的积累,天界的每个人看起来都像人界小说中描述的仙人。倒不是品格修为有多像神仙,只是身上所穿,和行走在外对待陌生人的态度都有一种生人勿扰、超然脱俗的意味。而此时此刻,天界的大街上热闹如同初一十五的市集。身边游走着无论穿什么都要带点白的天界人,带黑的冥界人,和穿得花里胡哨、稀奇古怪的混界人。
      
      西彤一时看呆了。
      
      然而,还未等西彤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她的眼前就像被人从头到脚扣了个麻袋一样,“倏”地一下黑了。接着耳边就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女声:“你们天界人真的是不可理喻!封界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后果不是你我可预测的!说到底我等皆是凡人,怎么能违背当年有神时代就定下的……”这个声音太过严厉,每个字都像是要跳过一切听觉器官,直击听者心底。
      
      西彤似乎是被这个声音震慑住了,一时之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说话的内容,就突地一下睁开眼,醒了。
      
      外面天已大亮,西彤睁眼之后恍惚了数秒,像是不能适应自己已从梦中回到现实一般。
      
      不过,这个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突然惊叫起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刚按下接听键,手机那头就传来一声爆吼,“不要告诉我,你忘记了今天要来渡魂局报道?!”仿佛熟知会听到如此音量的对话,西彤早有准备地把手机举到了手能达到的最远距离,只等得对方吼完一顿安静下来,才幽幽地回了一句:“师兄啊,气大伤身,你不会忘了早在百年前天界就没有轮回一说吧,你要是气死了,我可找不到地方捞你了。”一句话堵得对方半天说不出话,只剩下克制怒火的深呼吸声。那声音大到令人极度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已经被西彤的话气到魂飞魄散,消散于虚空之地。
      
      没等对方吐出下一句话,西彤就飞快地补道:“我这就来报道。”随后就掐断了通话,顺手把手机丢进了离大门最近的一只手提包。洗漱、换衣、拎包出门,半小时后西彤就出现在了天界渡魂局的办公室里。
      
      作为从诸神时代就存在的机构,渡魂局一直以来都对外保持着神秘。只是在天界封界的百年时间里,渡魂局的工作也与过去有了巨大的不同。
      
      百年前,三界相通,轮回转世也是个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三界之内,无论是谁存于何界,肉身寿命结束后,魂魄中的魄就会随之消散,只留一缕清魂游荡世间。渡魂局所做的工作就是捕捉这些离了肉身的游魂,带回局内进行功过评判。若是功大于过,就奖励投胎至上一届;若是过大于功,就罚他服役数年,再贬至下一届。那些天界的有功者无处再升,就将功德赏给配偶子女;而那些冥界的有过者罚到无处可罚,就冻结罪魂以示最终惩罚。
      
      而随着天界闭界,运转千万年的轮回转世平衡被打破。当时掌管天界的“那位”领导者,就大刀阔斧地改了轮回规则。命渡魂局搜集游魂之后,带回局内销毁。“那位”唯一仁慈的地方,就是留给死后游魂一个托梦的机会:入了渡魂局,便有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摆脱渡魂局向亲人托梦,做最后的告别。过了这四十九天之后,游魂才会被送入熔炉,真真正正的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于这个世界。
      
      幸而这轮回转世以及托梦的事,除了渡魂局的员工和几位“高位者”,并没有其他活人知晓,算是避免了一场抵制抗议。
      
      西彤自然是在入职培训时接收了这个普通人无法接触的秘密。但饶是此,在踏入办公室大门的瞬间,西彤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和入鼻的味道惊了一下。
      
      偌大的办公室里有一半都被灰蒙蒙的气体包裹,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那气味像是腐肉的臭味混合着鲜血的腥气,却又好像夹杂着一丝安神香的火烛味和些许来自大自然的清新。西彤一时有些恍惚,不知该作何反应。
      
      正当西彤发愣时,肩上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阿彤你来了!第一天就迟到,胆子不小啊!”西彤回头看去,一张挂着戏谑笑容的脸正凑过来,“怎么样,这儿比学校实验室刺激吧?”
      
      来者正是师兄北凤。
      
      “味道够重的,难怪都抢着出外勤。”西彤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北凤刚要开口反驳,抬眼瞥见正门处风风火火地走进了个高大的年轻男子,瞬间收了笑容,快步迎上。
      
      “老大,有任务?”
      
      被称作老大的男子“嗯”了一声,冲着西彤扬了扬下巴:“新人?”说话同时,动作未停。男子疾走至办公桌前,迅速地装备好了枪、弹药等物,还往手提公事包了塞了些东西。
      
      “是的,老大,我师妹,刚毕业。今天报道。”或许是被“老大”影响,向来话多的北凤此时说话言简意赅,一副说多了就会被嫌的样子。
      
      “魏仲祈,”说话间,男子就收拾完毕,转身朝向西彤,伸出了未拿包的右手,“欢迎加入天界渡魂局。”
      
      西彤对眼前的一切有些难以反应,只是呆呆地伸出了手,小小声道,“我……我是……西彤。”
      
      魏仲祈眉头一皱,盯着西彤,问道:“上过射击课吗?”
      
      “啊?”西彤被问得一愣,“没……没有”
      
      “近身搏击?”
      
      “没……有”
      
      “捕魂实战?”
      
      “没……”
      
      “……”
      
      “……”
      
      得到一连串的否定答案,魏仲祈脸色越发地难看,西彤几乎可以在他的脸上找到“白痴”二字作为对自己的评价。
      
      西风眼见着面前的气氛越来越差,连忙插嘴:“老大,我师妹是捕梦的。这些捕魂课,恐怕真没机会学,等有空给她补补课吧。”
      
      “嗯嗯,我学得很快的。”为证明自己不是白痴,西彤迅速地补上一句。
      
      魏仲祈脸色并未因此好看一分,抬手向远处灰色气团处招了一招,“阿飘,你来,这个新人今天归你了,好好照顾一下。”最后六个字,魏仲祈说得一字一顿,说时还特意望向了西彤。看得西彤一阵恶寒,心中飘过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心中暗想“怎么第一天就得罪了老大,恐怕日子难过了……”
      
      西彤还没来得及为自己今后悲惨的生活挨到,就看到那个名叫“阿飘”的不明物体浮了过来。这个浅灰色半透明的不明物体状似人形,却又看不太清面容打扮,唯有胸口嵌得一块碎神石如心跳般稳定地闪烁着。
      
      “这是……?”西彤迷惑地望向北凤和魏仲祈。
      
      “被收编的游魂。”魏仲祈答道,“今天你先跟他。”
      
      没等西彤开口,魏仲祈就转身对着北凤命令道,“走,人手不够,出外勤。”
      
      北凤只来得及冲西彤歉意地笑了一下,匆匆地跟着魏仲祈走了。只留得西彤和那个“阿飘”游魂在原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