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渡魂局

作者:沧海留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游魂“阿飘”

      
      西彤盯着眼前这个叫“阿飘”的游魂,看不出那张如同迷雾一般的脸上有什么表情,也不太确定这个游魂是不是有实体能让她握个手以表友好,一时之间竟也不知该说什么。
      
      好在阿飘似乎很习惯这样的场面,熟门熟路从大约是口袋的部分掏出了个小本本,举到西彤面前。
      
      本子上很快凝出了一行黑色的小字,“我是幽魂总管阿飘。在您权限范围内的所有问题,我都可以解答。”
      
      西彤被这个交流方式吸引住了,却也没有一点受到惊吓的样子,只略想了下问道:“游魂不是只能凝结四十九天,你怎么……?”
      
      “神石可以维持魄的存在,一旦有魄,魂就不会消散。”阿飘还顺手指了指胸口那块散着幽幽蓝光的神石。
      
      “所以你生前……?”
      
      “渡魂局队员,因公殉职。”
      
      看罢这句话,西彤不由得肃然起敬,原来是个老前辈,忙鞠了一躬道,“阿飘前辈,失敬失敬。”
      
      “不敢当。还是叫我阿飘就好。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就带你参观下我们的工作。”
      
      西彤迅速摇了摇头。
      
      阿飘随即向后飘去,示意西彤跟上。
      
      一人一魂路过了几间工作隔间,阿飘停下来给西彤看手中的本子:“外勤组。老大他们的办公桌,一共五个人,只是今天不巧所有人都出外勤了。等老大回来,你也会有你的位子。”
      
      “带你去看托梦室。”
      
      西彤轻轻点头。
      
      接着,一人一魂便来到了一整排装有透明门的小间。每个小间里都放着一张床和各类仪器。
      
      “托梦室对吗?好像比学校实验室的更新更高级啊!”难得看到与专业相关的东西,西彤未免有些兴奋。
      
      阿飘微微点了下头,“渡魂局的设备自然是最先进的,你在学校用的都是渡魂局淘汰下的旧设备。”
      
      西彤抬手指一指不远处一扇带锁铁门,这是整层楼里看起来最神秘的地方,“那个门里是什么?”
      
      “会魂室。”
      
      “会魂室?”要不是阿飘用文字直接沟通,西彤很怀疑自己听到的是会魂,还是回魂了。
      
      “是,会魂室。提供给家属与游魂相见的。”
      
      “不是说,上面有规定,游魂和渡魂局的要对活人严格保密的吗?”西彤很是不解,自从进了学校以来,所有课本和老师都在强调保密条例。怎么到了实战的渡魂局,规定好像只是一张纸一般。
      
      “凡事总有例外,之后你会明白的。”
      
      西彤规定好像只是一张纸一般。
      
      “凡事总有例外,之后你会明白的。”
      
      雾成一团的阿飘看不出眼神,但西彤竟感到了他正在瞪着自己,似乎在说着“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的潜台词。
      
      西彤识相地不再提这个话题,转而指着二楼似是悬空的书架,“那是......?”
      
      “档案室,老大回来会对你做评估,给你相应的权限。”
      
      又又是一个新人没资格过问的地方。西彤瞬间有些沮丧,那个叫魏仲祈的“老大”一走,自己什么权限都拿不到。上工第一天,就注定要做个无所事事的废人了。
      
      似是看出西彤的低落,阿飘迅速地写道:“昨天收回来几个游魂还没有判,你可以先试试。”
      
      看了这句话,西彤顿时兴奋起来。
      
      一般来说,游魂收至渡魂局,很快就会安排进托梦室。大致的作业内容就是用仪器扫一遍游魂获得一生的功过记录,再计算一遍总分,最后根据得分判断托梦给在世亲朋的人数和长度,以及消魂时的方法。虽然过程不算复杂,但由于严格的保密条例,就连西彤这样捕梦专业的科班人士,也难有机会真正独立完成一场游魂审判。
      
      除了个别涉及了刑事案件或者一些特殊案件的,其他游魂都不具备任何攻击性和危险性,判定过程也只需要对照判书就可以完成。因此,阿飘对于新人西彤还是很放心的。
      
      此时,西彤面前坐着的是一位六七十岁的阿婆游魂。似乎还没有适应失去了肉身重量的感觉,从魂室到托梦室短短几步路,阿婆走得晃晃悠悠,飘来荡去,有几次还险些飘了起来。
      
      摊开随身携带的渡魂指南,西彤深吸一口气,开始问道:“姓名?”
      
      “南……福……”
      
      “年龄?”
      
      “七……七十……二……”
      
      ……
      
      又问了几个基本问题,西彤侧脸看了浮在一旁的阿飘,再次深吸了要带给口气,准备说出判魂过程中最难的部分,“南福阿婆,你……知道……你知道你已经过世了吗?这里是渡魂局,请问你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或者有什么话要带给家人的吗?”
      
      室内一阵寂静,唯有西彤一人的呼吸声。
      
      过了半晌,游魂才小声地嘀咕了起来:“过世……心愿……过世……心愿……”
      
      两个词翻来覆去,念了许久。
      
      西彤与阿飘对看一眼后,无奈开口:“阿婆,你还好吗?我知道这一时很难……”
      
      话音未落,原本只是喃喃自语的游魂,突然像被打开了开关一般,猛地抬头,直勾勾地盯着西彤。
      
      未等被盯得发毛的西彤再次开口,游魂“呼”地站起。下一秒,西彤就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一双手死死地掐住了,想要喊救命,却又发不出一丝声音。只听得耳边,那个游魂微弱的低语声:“心愿……报仇……心愿……报仇……”
      
      旁边的阿飘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手忙脚乱地按下门边的紧急按钮想要呼救,又想起局里所有人都出了外勤,无人可叫,一时也慌了手脚。
      
      本来渡魂局的队员每人都配备了一把特制子弹的定魂枪,专为对付失控游魂。只是西彤来得不巧,发枪的队长大人魏仲祈带全员紧急出勤,来不及给西彤留半点防身设备。至于此时唯一有机会救人的阿飘却是个靠神石维持的鬼魂,用不了定魂枪不说,连力气也比不过作为新魂的南福阿婆,除了徒劳无功地企图掰开阿婆如枯枝般的手,只能在旁焦急地漂浮。
      
      正当西彤觉得自己要被掐得断气成为下一个待审的新魂时,渡魂局的大门突然被人大力地打开了。
      
      随着一声暴喝“阿飘,躲开!”,一颗小巧的银色子弹破空而出,正中发狂的新魂。
      
      瞬息间,中了弹的游魂就失了人形,团成了一球深灰色的雾气。
      
      救了西彤小命的,正是带队归来的魏仲祈。
      
      他边收起手里的银质小枪,边大步走进托梦室:“你,没事吧!”
      
      西彤正因重获呼吸的自由大口大口地喘气,只来得及伸出手摆了摆,以表无碍。
      
      魏仲祈见她未被伤到,转头冲向不安地漂浮的阿飘吼道:“你也是第一天来上班吗?不做防护措施就让新人判魂?!”
      
      阿飘本就觉得内疚,被这么一吼,更加了份不安,连魂色都浅了几分,颤颤巍巍地举了个“我错了”的小牌子,一副随时会消散的样子。
      
      “咳咳,阿飘没错……”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的西彤开口。
      
      “你闭嘴!一会送你回家!明天我亲自给你做培训!”西彤不开口还好,开口一句话不知戳中了魏仲祈的哪颗雷,激得他那张俊脸怒火毕现。
      
      西彤见状,识趣地闭上了嘴,等候魏仲祈发号施令。
      
      说来也怪,不知是不是因为被阿婆掐得缺氧过度,西彤慢慢地觉得意识远离了自己,没等到魏仲祈对她做新的指令,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