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软

      “姐姐,快跑……”谢承玉回头应了一声,脚下却是一刻不停。
      
      卫凌月当下也来不及细想,只好迈着步子跟着他一路狂奔。待跑出去一小截路,却是发现身后那两人却是脚力飞快,一纵一跳间,两人竟追了上来。
      
      谢承玉转过身,将卫凌月护在了自己的身后。看着渐渐逼近的两人,卫凌月心中一阵发凉,心想谢承玉这个傻小子,就这样冒然冲出来,惹恼了这两人,一会儿可不得要伤害于他,她忍不住替他担心起来。
      
      卫凌月正待上前一步说话,可是一霎那间,身旁的谢承玉已是冲到两个汉子面前,与那二人打斗了起来。那两人一看就是个功夫不弱的,可是谢承玉却像是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他的面上浮现了一丝厉色,拳脚也是又狠又快,只逼得那两个汉子一时慌了手脚。
      
      卫凌月在一旁看得有些恍然,她一直当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哪知道他还会与人打架。此刻他脸上的狠厉之色也让她吃惊不已,她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拼命三郎”般的人,是那个平日总是一脸娇弱作皮厚之状的谢承玉。
      
      随着“刷”的两声响,两个汉子竟从腰间抽出了短刃出来,两人手持利刃一起朝谢承玉袭来,赤手空拳的谢承玉一时间落了下风,他退后两步,双手自腰间抓了一把,然后双手扬起,一阵白乎乎烟雾状的东西朝着两黑衣汉子迎面洒了过去。
      
      “小爷秘制的毒-粉毒死你们!”谢承玉大喝一声。
      
      两个汉子一听“毒粉”两字,慌得收招伸手来挡,可是白色的-粉末仍是洒了他们一头一脸。
      
      “咳咳咳……”两人捂住喉咙剧烈地咳嗽起来。
      
      卫凌月还在发愣,谢承玉已是跳将起来,一起扯了卫凌月,脚下生风似的跑了起来。
      
      两人跑进了密林之内,卫凌月深一脚浅一脚,一口气跟着谢承玉跑出去好一会儿功夫。
      
      “你……你怎么不打了……”
      
      待跑到一处山壁之下,卫凌月实在没有力气再跑,她停住脚步,扶住了山壁上的一块石头,口中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自然是打不过才跑的……”一口气奔了这许久,谢承玉只是呼吸稍稍有些起伏,他回头看着卫凌月,脸上恢复了一惯的嬉笑之息,好像刚才在他脸上出现的狠厉之色只是卫凌月一时的错觉。
      
      “你……你是怎么跑上山上来的?”卫凌月又问。
      
      “我在酒坊做了大半天的活,有些累了,就偷偷溜回去想看你在忙什么,可吴嫂说你上山一个人采药了,我放心不下,一路寻了过来,我在山中迷了路,转悠了大半天正着急,刚才在林中听到一阵嗡嗡声,跑过去一看,竟是姐姐被人追着跑……”
      
      谢承玉一边说着,一边举起袖子,想要替卫凌月擦擦额头上的汗。
      
      “他们……他们中了你的毒粉,该是不会追来了吧,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卫凌月推开他的手,将身子倚在大石之上,看看两人跑来的方向空无一人,只有看不到头的密林,她浑身一松懈,顿时觉得累极了。
      
      “姐姐,那毒……毒粉没有毒性,我担心那两人还会追过来,我们得尽快找到路下山……”谢承玉看着卫凌月些支吾着开口了。
      
      “没有毒性的毒粉?”卫凌月顿时摸不着头脑了,一双眼睛奇怪地看向了他。
      
      “嗯……真没毒性,是我来时从厨房里顺手抓了两把胡椒面……”谢承玉小声道。
      
      “什么?是胡椒面,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卫凌月惊叫了一声,一把扯了谢承玉就要带着他往前跑去,心想那胡椒面顶得了几时,那两人反应过来定是要追来的,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卫凌月手刚抚上谢承玉的胳膊上,就听他“哎呦”一声皱起了眉头,卫凌月心里一惊,赶紧回过头,扯起他的手袖,就着林中微弱的光亮一看,原来他的手臂被那两人的短刃划到了,伤口虽不深,可是长长的一道,还在朝外渗着血。
      
      “你受伤了?”卫凌月的声音有些惊慌了。
      
      “没……没事……”谢承玉先是说着没事,可他一抬头,却是看着卫凌月脸上浮现了心疼之色,他立刻住了口。
      
      “嗯……只是有一点痛而已,姐姐别担心,我能忍的……”谢承玉一边说着,一边轻咬了一点粉色的唇瓣,一副强忍着痛不让她担心的神色。
      
      卫凌月看得心里一紧,她四周看了一圈,将谢承玉扶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卫凌月将谢承玉的袖子卷了起来,又从自己腰上拴的一只小包袱之内取了只小瓶来,掏出自己的帕子将小瓶中的液体倒了上去。
      
      “这是白酒,我先给你洗下伤口,你忍着点……”卫凌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帕子按上了他的伤口。
      
      “啊……痛……”谢承玉尖叫一声,吓得卫凌月的手一抖,赶紧朝林中看看,眼见没有动静这才松了口气。
      
      “别叫,忍一下下就好了……”卫凌月耐着性子劝道。
      
      “不,我忍不了,太痛了,不洗了不洗了,下了山再说……”谢承玉拧着眉头,一边嘟囔着,一边就要盖上袖子不让她清洗。
      
      “你一个大男人,这点痛也忍不了吗?”
      
      卫凌月伸手按住了他的胳膊,口中有些恼了,他这伤口还在流血,不及时清洗包扎怎么能行?她拿起另一手上的帕子,正准备再擦上去,一抬眼之间,便又见得谢承玉拧着一双修长黛黑的眉,一双眸子也是光波盈盈,似是一脸的委屈之息。
      
      “你且忍一下,我尽量轻一点,好么?”
      
      卫凌月软下声音又劝了一回,谢承玉听得心里微微一震,果真不再躲避了,卫凌月轻笑一声,伸手擦了上去。
      
      “姐姐,等一下……”谢承玉突然又开口了。
      
      “又怎么了?”卫凌月有些无奈地顿住了手。
      
      “姐姐,我有一个法子,可以让我一点也不痛的洗好伤口,可就怕姐姐不愿意……”谢承玉小着声音,眸光在卫凌月的脸上打了个圈,一边说着,一边脸上还浮上一丝红晕来。
      
      “什么法子?你快些说出来便是……”卫凌月顿时有些不耐了,不知道他突然这般扭捏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那我说了,只消……只消姐姐肯亲我一下,再大的痛我也能忍……”谢承玉抬起了下巴,凑到卫凌月耳边低喃了一声,一双桃花眸内光彩顿生。
      
      谢承玉说完之后,趁着卫凌月愣神的功夫,赶紧将头偏了一点,心知她定是要勃然大怒的,可他还是忍不住说出这句话来,明知她会生气,却偏偏还要说出口,他也有些弄不懂自己了。
      
      卫凌月果然愣了好一会儿,她定定地看了谢承玉一会,然后慢慢伸出了一只手,抚上了谢承玉的脖子。
      
      谢承玉一阵发慌,他将身子朝后蜷缩了一点,心想这回她是想要掐断他的脖子了吧。
      
      “姐姐饶……”
      
      谢承玉的“命”字还未说出口,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她的手拉低了一点,然后就感觉一边脸颊一热,一阵温热娇嫩的触感突然袭来,霎那间犹如花瓣拂面,颤微微的柔软无比,还带着淡淡的馨香之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后面有大坏蛋正追来,你们两个这个时候腻歪合适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