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欢悦

      谢承玉一时间懵住了,这……这是什么回事?那突然触上他面颊的,虽是一触即离快得如同似蜻蜓点水,可他分明感觉到,那是她娇嫩柔软的粉唇。她,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真的亲了自己!
      
      谢承玉抬起头,昏暗的光线下,只见卫凌月微垂了眉眼,一副娇羞不语,柔媚温婉的模样,这一刻,他因刚才的惊愕一时停滞的心,突然间又怦怦乱跳了起来。他的心中有难以抑止的狂喜,面上却是痴痴地看着卫凌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卫凌月低着头,不看谢承玉一眼也不说话,只是举起手中的帕子,毫不犹豫地擦上了他的手臂上。
      
      酒水擦在伤口之上,定是疼痛难忍的,可是谢承玉却是浑然不觉,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悸动与狂喜之中,完全感觉不到手臂上的痛楚之意。
      
      卫凌麻利地拭净了他的伤口,又自小包袱之内取了白布条出来,替谢承玉仔细地将胳膊包扎好了。
      
      “姐姐,我心中好生欢喜……”
      
      卫凌月忙完之后一抬头,就见谢承玉仍是一脸呆呆地看着她,口中还低喃了一声。
      
      “欢喜什么?我包的好看?”卫凌月指着他裹得紧实的胳膊问。
      
      “不……不是这个,是……是刚才,姐姐愿意亲近于承玉,承玉心中欢喜不已……”谢承玉支支吾吾,面上却是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
      
      “跟你说件我小时候的事,你要不要听?”卫凌月坐到他身旁边,状似不经意地道。
      
      “好啊,姐姐你快快说来……”谢承玉顿时心花怒放,心想自己心中一直好奇她的过去,可是一直不敢开口相问,今日她竟主动提出来要和自己说小时候的事情,实在是太令人惊喜了,看来自己胳膊上的这一刀真是没有白挨。
      
      “记得七八岁的时候,我养了一只小狗,那是只通体雪白的卷毛小狗,我给它取名雪球,它会摇尾巴,会撒娇,还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讨人喜爱。那小东西很是淘气,总是跑去外面,有时在外面受了伤或是受了委屈,必会跑到我跟前撒娇。你知道那时我是如何哄它的吗?”
      
      “你如何哄它?”谢承玉听得心里一片柔软,听她说到此处忍不住软着声音问道,一双桃花眸子也是定定地注视着卫凌月,一副盈盈含露招人怜的模样。
      
      “我只要抱着它的脑袋,然后在它面颊亲上一下,那小东西立马就委屈顿消,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有些幽暗的树林之内,卫凌月的声音也是幽幽的。
      
      谢承玉听完之后微微愣了愣,像是在认真琢磨卫凌月的话,直过了好半晌,他才慢慢领会了过来。
      
      “姐姐,你……你……你骂人!”
      
      谢承玉哭笑不得,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语气里带着丝气恼之息。
      
      “嗯?我骂人了吗?你是不是多心了?”卫凌月站起身,拍拍沾到身上的树叶,又朝四周看了看。
      
      “再说了,你长得有雪球那么可爱吗?”卫凌月朝外走了两步,一边走一边又嘀咕了一声。
      
      雪球?雪球是谁?谢承玉揉了揉脑门,一时又呆了一呆,片刻之后,突然想起她刚说过那条小狗取名叫“雪球”的,谢承玉一时更加气愤了。
      
      “姐姐,你别走,你将话说清楚!我怎么就没那雪球可爱了?就算没有一身雪白的卷毛,可我的眼睛长得不算难看吧……”
      
      谢承玉一边站起身走过来,一边口中嚷嚷着,卫凌月听得实在是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了。
      
      “别贫了,快走吧,趁着天还有一丝丝亮,赶紧找到下山的路……”卫凌月转过身,看着谢承玉,忍不住一脸的笑意。
      
      谢承玉本是十分的羞恼,这会儿见了她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对他说话,面上笑得嫣然,一双好看的眼睛在暮色里仍然显得灵动韵致,他心中一喜,一腔气恼消失殆尽,几大步就跨到了她面前。
      
      两人正待转身离去,忽听得远处传来一阵脚步之声,朝着两人的方向越来越近。谢承玉眼中蓦然闪现警惕之光,他一把搂住卫凌月,猫着腰走到刚才两人呆过的石壁旁。石壁靠下的位置,有一处凹进去的洞穴。两人钻入洞中,谢承玉伸手收拢了一下洞前的茅草,两人的身形就被掩在了石壁之内。
      
      “大哥,刚才明明看见那两人进了这林内,怎么寻了这半日却是看不见人了?”一道阴沉嘶哑的声音响起来,卫凌月听出正是刚才那个矮一点的汉子。
      
      “唉,还怎么寻?老子眼睛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痛!今日也真是背!只是抓一个小娘子而已,先是被马蜂蛰了一通,后又被不知哪来的小子放了把毒粉……大爷的,真是阴沟里翻船,倒大霉了!”另一道恨恨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哥,现如今怎么办?想我二人盯着那小娘子小半月了,好不容易寻到这个机会竟白白失了,回去怎么跟东家主子交待?”先前说话的那个汉子又开口了。
      
      “能怎么办?找啊!又不让伤人又不能招摇的,这趟差事真他娘不是人干的!还愣着干什么?快……找一截松枝点个火把,我就不信他们能跑远了!”高个汉子一边骂骂咧咧地道。
      
      “是是是,我这就去寻松枝……”矮个汉子唯喏一声。
      
      外面一声没了动静,那两个汉子应是忙着制火把去了。卫凌月心里泛过一丝丝紧张,也不知道刚才两人口中的“东家主子”是什么人,为什么派人盯上她,又要拿了自己去?一会儿那两人点着了火把,林中一亮,两人的藏身之地要是暴露了怎么办?
      
      卫凌月正焦急间,忽然感觉自己的手上一热,回神才发现是谢承玉抓住了自己的手。感受了他手上的温热之息,卫凌月这才发现自己紧张得手心都发凉了。她一时感觉有点不自在,小挣了一下准备将手抽出来。
      
      “别怕,有我……”
      
      谢承玉紧握着她的手,安抚地摩挲两下,然后低头在她耳旁低语了一句。洞中异常逼仄,两人靠得很近,谢承玉说话之时,一阵温热却是好闻的气息直扑她的脖颈之间,卫凌月忍不住轻轻一颤,想要挣开的手一时也没了力气。
      
      洞外仍是静悄悄的,洞内更是悄无声息,只听到两人浅浅的呼吸之声,两人面对面半蹲着,谢承玉一抬头,两人便是四目相对,中间只隔一丁点儿空隙了。
      
      “你……你挪开一点……”卫凌月一边使劲朝洞壁靠了靠,一边小着声道。
      
      “挪不动了,手痛……”谢承玉嘀咕一声,卫凌月这才想起他左边手臂受了伤,这会儿正挤在洞壁上,定是有些痛了。
      
      卫凌月心里一惊,赶紧伸手将他扯近自己一点,想让他将被挤在洞壁的手松缓一点,可是两人靠得实在太近,她这一伸手,谢承玉身子稍稍挪近了一点,两人便立时贴紧了,鼻尖几乎碰到了一处。
      
      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卫凌月一时有些心慌了,赶紧垂下眉眼蜷缩着身子不敢再动弹一下了。谢承玉见状心里掠过一阵窃喜,黑暗之中,他分明听到她的呼吸有些凌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消息,就是本文明天开始入V啦,掌柜姐姐与承玉的蜜汁甜也将正式启动,怂哒哒的承玉也会慢慢露出他的小狼尾巴,成为拽炸天的真汉子和宠媳妇狂魔,哈哈~~
    明天连更三章,中午12点两章并发,晚上9点还会有一章,明天章节后留言的都会有红包相送。
    感谢一路相伴支持的小伙伴们,爱你们哟~~
    安利一下我的预收文:
    1.《就喜欢那个暴君》=>寡人就是要惯她宠她
    2.《天上掉下个娇相公》=>相公身娇肉贵会疼人
    点作者专栏看文案,喜欢的请先收入小袋袋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