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贵

      “你怎么在这?”卫凌月有些惊讶地问。
      
      “晚上酒肆不忙,我和云伯说了一声,特地等在这里送姐姐回家的……”谢承玉小着声音道。
      
      卫凌月闻言心里一暖,心想今日才派了卫玄出去,他竟然就想到无人替自己赶车,特地侯在了这里。他的心思还真是细,日后哪个女子若是嫁了他,倒是个有福气的。
      
      “姐姐,你怎么了?”
      
      谢承玉见卫凌月站在原地半天没应他一句,赶紧上前一点,口中关切地问道。
      
      “哦,我没事,走吧……”卫凌月这才反应过来,看他一眼,快着步子朝马车走去了。
      
      “姐姐小心脚下……”
      
      卫凌月正抬步上车之时,谢承玉连忙几步跨了过来,一边伸手扶了她的胳膊,一边口中道。
      
      他温软着声音,卫凌月听得心中又是一暖。她坐上了车,谢承玉又将车帘放好了,自己坐到车前,一扬鞭子,赶着马车往南溪庄方向出发了。
      
      马车很快远离了百花街,不一会儿就驶入了乡间的小道之上。卫凌月掀起车帘一角,发现天边一轮斜阳悬挂,给路边的田野洒上一层晕黄的余晖,四周一片静谧,只有马蹄“哒哒”之声,伴着车轮的“吱呀”声音。
      
      “承玉……”她自车厢内探出头,唤了一声谢承玉,可能是感觉太静了,她忽然间想和他说说话。
      
      “姐姐,何事?”谢承玉回头看了她一眼,一双桃花眸中含着笑意。
      
      “你……你真打算一直待在外面不回家吗?”卫凌月问道。
      
      “姐姐,我出门的时候可是当着众人夸下海口的,说是要出去游历个三年五载的,如今也刚几个月而已,我若这么快就回家了,可不是叫人笑掉大牙了?还请姐姐收留我一段时日,别叫我回去成了众人的笑柄……”
      
      谢承玉减缓了车速,侧身回头看着卫凌月,面上是一副真诚恳求之色。
      
      卫凌月愣了一愣,想要说句拒绝的话,可是一看他的眼神,心里就又软了一软。
      
      “那你先待上几天,我最多准你再住半月,半月之后还是回家去的好……”卫凌月叹了口气道。
      
      谢承玉一听顿时喜上眉稍,他一勒手中的缰绳,就将马车停住了。然后转过身子,看着卫凌月一脸的欢喜之色。
      
      “对了,这块玉佩还给你,我不能要你这贵重的东西……”卫凌月一边说着,一边自袖中拿出一块手绢,将里面抱好的玉佩递给谢承玉。
      
      “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来的道理?它现在是姐姐的东西,承玉是不会要的……”谢承玉瞥一眼那玉佩,口中很是坚定地道。
      
      “你不要?我也不要,那我扔了去?”卫凌月一边说道,一边飞快地一抬手,作势要将手中的东西朝车外抛了去。
      
      “诶,别……”
      
      谢承玉的面上闪现了一丝慌乱和心疼,口中很是着急地叫了一声。卫凌月看在眼中,心知这块玉佩对他来说必是件顶重要的物件,自己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要的。他现在不愿收回去,那便等他离开的时候放回他的行李里好了。卫凌月心里想着,指头摩挲了下手中的玉佩,又看一眼他那着急失落的模样,她收回了手,面上不由得浮现一丝笑意来。
      
      “姐姐,你没打算扔,你是故意诳我来着?”谢承玉看看她的神色,又看看她合拢着的掌心,这才发现自己被她给骗了。
      
      卫凌月忍俊不住笑开了,一时间眉眼舒展,芙蓉面上,笑嫣如花悄然绽放,谢承玉一时看得呆了去。
      
      “赶车啊,发什么呆?”卫凌月敛了笑意冲他道。
      
      “姐姐你笑起来可真是好看……”谢承玉仍是呆呆的,口中像是喃喃自语。
      
      卫凌月听得有些愣神,一抬眼,又见他侧着身子,一双眸子定定地注视着她,眸中水光潋滟,有盈盈含露之息,卫凌月没来由的心慌了一下,她抬手一把扯了车帘,将自己隐身于车厢之内。
      
      “看什么看,快些赶路!”卫凌月斥了一声,面上却是有些热了,幸好处在车厢的一片黑暗之中。
      
      车外的谢承玉见她突然间生了怒意,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他看着还在晃动的车帘,懊悔得恨不得伸手给自己一下。
      
      两人一道回到了南溪庄的家中,卫晓枝见得长姐带着谢承玉一道回来,开心得蹦跳了起来,卫晓风虽是面上没什么波动,其实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前几日他们已是听说谢承玉并没有走,而是留在了酒肆的消息,没想到他今日竟随着长姐一道又回南溪庄了。
      
      晚膳之后,卫凌月进屋换了身衣服,酒坊今晚会出一批新酒,她有些不放心,打算一会过去看看的。
      
      她走出屋里,却是看到很是暖心的一幕。卫晓风兄妹坐在堂屋的小几旁,谢承玉坐在他们两人中间。手上还拿着卫晓风的孔明锁,手指翻飞之间,形状奇特的小盒子便被他拆解开了,卫晓风一双眼睛看着直直的,小脸上竟有几分钦佩之息了。
      
      “承玉哥哥,说好了帮晓风拆完这一个,就要教我写字的哦……”卫晓枝面前铺着纸,手里的一支毛笔举得高高的。
      
      “好啊,晓风自己研究啊……”谢承玉放下了手中的孔明锁,转头看起卫晓枝写字了。
      
      “嗯,你们先生的这个字写得方正坚实,算得上佳,只是如果收笔之时,笔管再稍稍捻转一点,这个收尾便会圆浑而有变化,喏,这样,你试试看……”
      
      谢承玉拿过卫晓枝的笔,轻抬袖子在纸上写下了一字,他语声低缓,眉眼在灯光的映照之下,显得格外的隽秀。站在门口的卫凌月看着他写字的模样,突然间就感觉他的身上散出一股不一样的气息来,儒雅里带着丝清贵之气,像是与生俱来的,他的那身粗布衫子根本就遮盖不了。
      
      “啊,承玉哥哥的字真好看,仔细看来,与长姐的字很相像呢……”卫晓枝突然看着谢承玉字,突然惊讶地叫了起来。
      
      卫晓风也好奇地探过头来,认真地看了一会,也点点头,默认了卫晓枝的说法。
      
      我的字?门口的卫凌月听得苦笑了一声,想从前她还是深闺小姐的时候,确实爱写些字的,家中的西席先生也夸自己的字是“清丽大气,个中又有变化”,只是,这些年她一门心思扑在酿酒之上,除了记帐之处,她从未有闲暇写得一个字了。
      
      “姐姐,你来了?”谢承玉抬头间看见了门口的卫凌月,连忙唤了一声。
      
      “长姐,给你看看承玉哥哥的字!”卫晓枝拿起面前的白纸,起身朝卫凌月跑了过来。
      
      卫凌月走过来几步,接过卫晓枝手中的纸,低眉看了起来。
      
      “姐姐,承玉献丑了……”谢承玉站起身,有些司促不安地道。
      
      “嗯……你谦虚了,写的很好,比我写的好多了……”卫凌月淡然着声音道。
      
      听得自己的长姐都认可了谢承玉的字,卫晓风兄妹看向他的眼神都含了丝崇拜来了。
      
      “对了,你们在家,我要去酒坊一趟……”卫凌月放下了手中的纸道。
      
      “天黑了,我陪你一道去!”谢承玉毫不犹豫地道。
      
      卫凌月正待说不用了,可是卫晓风兄妹都连连点头,难得一致地站在了谢承玉的这一边。
      
      “吴嫂,你照看着晓风和晓枝,我去趟酒坊很快回来……”
      
      卫凌月吩咐了吴嫂一声之后出了门,谢承玉提个盏“气死风”走在她身后。
      
      夜色之中,卫凌月走得很快,谢承玉唯恐她看不清脚下,将手中的灯举得高高的,脚下迈着大步紧紧跟随着。
      
      眼见着酒坊快到了,走在前面的卫凌月突然顿住了脚步,又猛的转过了身子朝向了谢承玉。谢承玉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慌得将手上的灯放低了一点。
      
      “谢承玉,你偷看了我帐房里的帐本,是不是?”夜色之中,卫凌月的声音幽幽的,带了诘问的意味。
      
      谢承玉一听更加地慌了,他提灯的手微微发起抖,脚下不由自主的朝外退了半步。
      
      “我这些天睡在帐房内的小榻上,夜里睡不着,就顺手拿了本帐本翻了几页,姐姐你放心,我不会将姐姐帐本上的秘密泄露出去的,因为我什么也没看懂,那些数字我一看就头疼了……”谢承玉慌乱着声音解释道。
      
      秘密?卫凌月心里一阵好笑,她那帐房哪有什么秘密?若真有秘密,她也不会将钥匙直接交给帘杏,还让他睡了进去。她只不过是见他刚才写的字,有着明显模仿自己笔迹的痕迹,心想他定是在帐房看过自己写的字了,一时起了逗他一下的心思,却不想他表现得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
      
      “嗯……你的字写的不错,以后有空多可以指点晓风和晓枝一二……”卫凌月突然将转过身子继续往前走了,口中好似不经意地说道。
      
      谢承玉听了这句,先站在原地愣住了,过了好半晌才回过味来。她这话的意思,不仅没有生气自己模仿她的字,还夸他写得好了。想他第一天晚上住进酒肆帐房时,无意中看了帐册上她写的字,一见就起了喜爱之意,便不由自主地拿笔对着她的字形学写起来。
      
      这几天晚上,他早早就洗漱好,然后一头扎进帐房之内,开始偷偷地临摹着她的字形。他坐在案几之前,一边写着字,一边想着她坐在案前,眉眼温婉柔媚的模样,心里就不时涌过一丝丝悸动来。他从未花过这般心思,认真写这许多的字,从前教他的夫子若是看见了这般情形,定会觉得自己是老眼昏花看错了。
      
      几日下来,他竟也学也得近十成像。今晚一时兴起在卫晓枝面前写了出来,却不想被她看到了,还被她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谢承玉想了一会儿,一阵脸渐渐的红了一点。见得卫凌月走得远了,他赶紧举着手中的灯追了上去。
      
      “姐姐,你刚才那般严肃,真叫承玉心里好一阵怕……”谢承玉跑到她身边,先是嘻笑一声,然后怯着一点声音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