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欢喜

      那少年微弯了腰,取下肩上的白巾子,一边飞快地擦着桌子,一边热络和两人酒客介绍着店内的酒水和菜品。两位客人显然被他的热情和妙语吸引了,一直乐呵呵地点着头。
      
      谢承玉,竟是谢承玉,他竟然没有走!他竟然跑到自己的酒肆做了小二!卫凌月站在帘后,一时呆住了。不知道为什么,震惊之余,她的心里竟是突然涌起了一丝欢喜来。
      
      他昨日早上走得那样快,她心里一直感觉怪怪的不是滋味。昨夜睡前换下衣物之时,看到他留下的那块玉佩时,心里竟泛出了淡淡的失落之意,还有一丝隐隐的担忧之息。也不知道他那迷迷糊糊的性子,能不能安然返云城的家中?会不会在半路上将盘缠弄丢又将自己饿晕了?包袱里虽是放了干粮,可是哪里知道他会不会将盘缠包袱一块给弄没了。
      
      卫凌月翻来覆去想了无数个可能,直到凌晨时分才迷迷糊糊睡去。今日和卫玄去青城看铺子时,她心里还时不时惦记着这事,心中很是后悔怎么没问清楚他家的地址,日后也好写封信去问问消息。可是转念又一想,他又没主动告诉自己家在哪?走的时候更是那样急不可待,自己又怎么能厚着脸皮问他?
      
      卫凌月担心了他两日了,没想这个时候竟在自己的酒肆看了见他。怪不得他昨日清晨表现得那般洒脱,原来压根就没打算真的走。他居然还装出一副赠礼物依依惜别的模样,害得晓枝眼泪汪汪的,晓风也面有戚戚。更让自己白白地难过了两日。卫凌月想到这里,一时又有些气恼起来,偏生阵阵气恼里,那丝欢喜之息一直萦绕其中。
      
      “我才不欢喜呢,这个小骗子,我定要问他个明白……”卫凌月心里恨恨地嘀咕了一声,想要将那丝欢喜给冲淡掉。
      
      “好咧!一坛藏春酒,两斤五香酱牛肉,一盘凉拌猪耳,一碟酒鬼花生……”
      
      谢承玉麻利地给两位客人点好了餐,然后扯着嗓子对着后厨方向喊堂。他中气十足,声调喊得抑扬顿挫。喊至一半一抬眼,就发现卫凌月站在后堂的门口正看向了他,一双好看的眼睛微微眯着,粉唇抿得紧紧的,看着他好似有股子恨恨的意味。
      
      谢承玉面上的神色之色突然一顿,他先是一愣了,片刻后朝她笑了一下,笑容里有些尴尬,还透着一丝腼腆,他修长素白的指头揪了两下挂在胸前的白巾子,然后就垂下眉眼再不敢迎着她的目光,只清了下嗓子,仍然将剩下的菜名给喊完了,只是情绪明显没有刚才那般高涨,声音里明显透着一股慌乱之息。
      
      卫凌月见了他的模样,顿时是哭笑不得的感觉,她面上仍是绷得紧紧的,正准备招手喊他过来说话。
      
      “诶,那位小二哥,别愣着呀,快过来快过来,我们肚子饿了要点菜……”
      
      卫凌月正准备开口间,忽然门口方向传来一阵吆喝声,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走了进来,一进门就朝着谢承玉喊道。
      
      “好哩,客官,您请坐,小的这就过来……”谢承玉一个激灵转过身子,面上笑容绽出,口中说得顺溜,脚下也似生了风一般,迎向刚进来的那几位客人。
      
      “他这小二倒是做得如鱼得水……”卫凌月忍不住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她离了门口,径直朝前面的柜台走了过去。云伯刚结完了一桌客人的帐,见得卫凌月走出来,赶紧取了只凳子想叫她坐下来。
      
      “掌柜的,您眼光真不错,这承玉小哥儿还真是块跑堂的好料子,嘴巴甜,脑子活泛,人又勤快。只是……只是这样貌生得太好了些,这两日总有客人来问东问西的,好奇着呢……”云伯捋了捋胡子,对着卫凌月笑着道。
      
      “是啊,掌柜的,你自哪寻的这小伙计?生的还真是俊俏,比个小娘子还要娇嫩的模样,哈哈哈……”
      
      柜台附近正坐着一桌形貌粗犷的汉子,听得云伯的话,其中一个满脸络缌胡子的汉子忍不住开口接起话了,语气中调侃的意味颇浓,惹得一桌子的同伴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藏春酒肆还真是有意思啊!女掌柜的生得貌若天仙也就罢了,还让这么个尤物做个呼来唤去的跑堂,掌柜的你与这小二哥订的是何契?若是死契,在下愿意赎了这位小哥儿出去,价钱由你开,不知你意下如何?”
      
      桌上另一个着一身鲜艳锦衣的中年男子也慢腾腾地开口了,语气轻慢,透着股子猥琐之息,桌上其余众人竟还抚掌叫好起来。
      
      卫凌月冷眼看看那桌客人,都是面生的,看来不像桃花镇人,而是外地路过的客人。听得他们一口一声地议论着谢承玉,她的心里浮上了阵无名怒火,顿时有股冲动,很想上前掀了面前的桌了,赶走这一桌子心思龌龊的汉子。
      
      “云伯,免费送这几位客官一坛子清水酒,最能宁神清心,还能除口臭……”
      
      卫凌月突然开口了,声音清脆,隐着一股子怒意。再看一眼她的脸色,更是秀眉倒竖,面若冰霜。
      
      那几个貌粗犷汉子本是趁一时口舌之快,这会竟见那看起来娇怯怯的女掌柜突然动了怒,还说叫人送一坛能除口臭的水酒给他们饮,一时都面面相觑,那最后说话的中年男子更是手抚着脑勺,一脸的尴尬之色。
      
      卫凌月说完之后,口中又冷哼了一声,再不看那些人一眼,一拂袖就往后堂去了。附近几桌的客人都眼见了这一幕,一时心里犯嘀咕,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几位客官,别怪咱家掌柜的生气,那新来的小二哥是掌柜的亲戚,见店里人手不足帮忙来了,这位客官竟说要买下他,这可不是打我们掌柜的脸,哪有卖自家亲戚的道理?”
      
      云伯走到那几个汉子的桌前,带着点嗔怪的口气说开了。那几位汉子这才恍语大悟,那锦衣中年人更是后悔不迭,只拍得脑袋说玩笑开大了。
      
      “客官,那清水酒还要不要了?”云伯不忘问了一声。
      
      “不要,不要啦,替我等谢过掌柜的好意了哈哈哈……”络腮胡子赶紧摇头摆手道。一旁众人见了,也都憋着一肚子笑意来。
      
      卫凌月板着一张脸回到了后堂,小丫头帘杏刚端了午膳进来,见得卫凌月冷着脸坐在案前,她将装有膳食的托盘放到案上,有些怯怯地开口了。
      
      “掌柜的,请用膳……”
      
      “不吃,不吃,气都气饱了!”卫凌月伸手推了一下托盘。
      
      帘杏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家掌柜刚去大堂转了一圈,怎么就生了一肚子气回来。
      
      “掌柜的,今日大堂是又有那耍酒疯的混人吗?我这就去找卫大哥来……”帘杏挣圆了一双眼睛道。
      
      “疯了的是有一个,不过不是发酒疯……”卫凌月冷哼了一声。
      
      疯了的?谁疯了?帘杏顿时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帘杏,你去大堂,将那现世宝给我叫进来!”卫凌月又恨恨地说了一声。
      
      “现世宝,哪个是现世宝?”帘杏听得呆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想稍微控制下字数,所以明天停更一天。等周四发个肥章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