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年之约[西幻]

作者:兮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I.

      “没想到您也爱开玩笑,骑士效忠的誓言可不能随便撤回。”
      
      “我无意让你转投我麾下,”亚伦顿了顿,露出逗弄伊恩似的微妙神情,仿佛很期待对方听到自己后半句之后会是什么反应,“我需要的是安插在理查身边的人。”
      
      伊恩保持着讨人喜欢的笑面,却紧紧逼视着亚伦,试图从细小的肢体语言中揣测对方的意图。过了良久,伊恩才一句话将两人间弥漫的紧绷气氛再次搅乱:“我为什么要帮您?”
      
      亚伦唇间溢出一声轻笑:“不是你帮我,我在要求你协助我。”
      
      伊恩对于强硬的威胁向来反感,冷淡地微笑着陷入沉默。
      
      “如果被理查驱逐,除非你奔向与我敌对的南方诸国,否则我可以保证,你要找到下一个效忠的对象会非常困难。”
      
      伊恩毫无紧张感地歪头:“您不才给我指了一条去南方的明路?”而后立刻,他恼火地收声不语。
      
      亚伦宽和地叹息:“就是这么一回事。确保我妹妹的安全,或者多一个线人,这两个目的总有一个可以实现。”
      
      伊恩再一次在亚伦面前生出了几乎足以将他的理智吞没的羞辱感。他又一次在这个男人手下一败涂地,而且是被对方漫不经心、以一副只是顺势而为的姿态收拾了。
      
      “我可不会强人所难,这事对你并非没有好处,”亚伦显然从捉弄伊恩中获得了些微乐趣,但他弥补似地宽慰语气只有让伊恩更为恼火,“我想要从理查那里得到什么情报、在关心什么,这类足以让理查猜到我的动向的信息你是否要透露出去,其中又有多少是我真正想知道的事,就由你自己考虑了。”
      
      虽然知道毫无意义,伊恩还是忍不住嘲弄:“真亏您能一脸平静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些话。”
      
      亚伦不以为意,只道:“总之,我建议你好好考虑一下。”
      
      伊恩转开视线:“接下来您有什么安排?”
      
      “不需要麻烦你继续带路了,我在城中还有几个想见的人。”亚伦恶意反问,“还是说……理查禁止我怎么做?”
      
      “请便。”
      
      目送亚伦远去之后,伊恩无法立刻甩脱满腔的烦躁。他在脑海中划去立刻前往探望理查的计划,决定找几个同伴转移注意力。
      
      白鹰城的客人抵达时日出才不久,眼下正是值夜巡逻的骑士换班的时刻,中庭尽是人声。才走了两步,伊恩又改变了主意:那些对他的心事一无所知的、或快乐或忧愁的脸庞,一张张无不令他心生厌倦。
      
      一瞬间的心境改变之下,他甚至不想和其中任何一个人搭话。
      
      “伊恩!”
      
      唤他的声音再次勾出不好的回忆。伊恩轻轻呼气,微笑着回头:“菲利克斯,换班了?”
      
      菲利克斯已经脱下了巡逻时的锁子甲,一边与伊恩交谈一边系上披风:“海克瑟莱的那位大人……”
      
      “刚刚看望过艾格尼丝女士,现在似乎有别的事要办。”伊恩扫了菲利克斯一眼,直接给出对方想要的答案,“据亚伦大人所言,艾格尼丝女士很快就会醒来。”
      
      菲利克斯不禁释怀而笑,而后不太好意思地拨弄了两下卷发,突兀地转移话题:“刚才我还碰到了给理查大人检查的医官,他似乎也在康复。”
      
      “那再好不过。”
      
      菲利克斯停顿一瞬,声量压低:“但是嫌犯还是毫无头绪……”
      
      “毕竟除了理查大人的书房,什么痕迹都没留下;所有人甚至无法判明艾格尼丝女士被下诅咒的契机。犯人实在高明。”
      
      伊恩语中隐含讥诮,菲利克斯讶异地看他一眼:“你猜想到了什么?”
      
      “与其说是猜想,不如说是臆测。”伊恩垂眸,漫声问,“公爵夫妇倒下的情况下,最大的受益人是谁?”
      
      菲利克斯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还是回答:“多奇亚的那位侯爵?”
      
      “他恐怕是大部分想到的第一个嫌疑人,虽然听说费迪南侯爵行事出格,这个方法也太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了。能从中获益、同时不容易被怀疑的人……是谁?”
      
      菲利克斯思考片刻,摇头:“直接告诉我答案吧。”
      
      伊恩向身后看了一眼,笑吟吟地低声公布:“当然就是艾格尼丝女士的长兄,令人尊敬的亚伦大人了。”
      
      “什么……”
      
      “理查大人身故海克瑟莱一族就能接手科林西亚,然而正因为亲妹妹是受害人,所以会首先被排除在外,即便有人像我一样心有怀疑,也难以证明。更不用说……只有三女神知道,他来这里究竟是为了探病还是毁灭证据的?”
      
      菲利克斯向后退了半步,皱眉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再怎么样,艾格尼丝女士也是他的亲人……”
      
      “是亲人又怎么样?到了一族之长、一城一国之主的位置,亲人也许就不止是亲人了。”
      
      “就算如此,这个说法也太……”
      
      伊恩摆摆手阻止菲利克斯说下去:“我都说了是臆测。他是怎么派人潜入布鲁格斯,是怎么给公爵夫妇下诅咒的,我不清楚,当然也什么证据都没有……哎,别一脸严肃,我就开个玩笑。”
      
      菲利克斯定定看了伊恩片刻,略含谴责之意地沉声说:“我不认为这是可以开玩笑的事。”
      
      两人无言地对视须臾,都有些尴尬。
      
      伊恩率先垂头:“抱歉,是我说过火了。”
      
      菲利克斯一摆手算是掠过这一节,转而关心道:“怎么?有什么烦心事?”
      
      伊恩半真半假地诉苦:“和亚伦大人久违地相处了片刻,心里有些不自在,不由自主迁怒让你见笑了。”
      
      “你和亚伦大人关系不好?”
      
      伊恩的微笑与措辞同样暧昧:“与其说是关系不好……不如说他不喜欢我。我不擅长应对讨厌我的人。”
      
      菲利克斯在他肩头一拍,半开玩笑地安慰道:“哪怕是你这样处处受人欢迎的家伙,也会有讨厌你的人啊。”
      
      “我在白鹰城的时候可是个捣蛋鬼,”伊恩眨了眨眼,“这么想的话……海克瑟莱家的贵人们都不怎么喜欢我。”
      
      菲利克斯讶然抬起眉毛。伊恩极少谈及自己的事,不免教人兴趣盎然,但菲利克斯还没来得及追问,晨钟敲响,他不得不遗憾地耸肩:“时间不早,我得去小睡一下,下午和卫队长相约切磋剑术。”
      
      “愿三女神保佑你得胜。”
      
      “多谢,下次你也一起来吧?”
      
      “还是饶了我吧。”
      
      “谦虚就免了,精灵剑使,下次拖也要把你拖过去。”
      
      玩笑几句分别,菲利克斯似乎将压在伊恩心头的重物也带走了大半。伊恩在原地站了片刻,决定按照原来的计划,在下午巡逻前,先找个地方独自打发时间。
      
      折入无人的回廊,伊恩驻足。
      
      刚才与菲利克斯的对话唤起了不少已经褪色的回忆。与艾格尼丝相关的事他总是记得很清楚,因为十年里他曾经一次次地绞尽脑汁地还原每一个细节、试图从中寻找他做错了什么的证据。但除此以外的在白鹰城时的回忆,已经渐渐化作模糊而笼统的印象,鲜明停驻的只余下零散的瞬间--比如寒冷的冬季的灰白天空,在融雪后和伙伴恶作剧后跑过的泥泞小径,新年宴会时大厅里淡淡缭绕的烟熏气……
      
      而不论是与艾格尼丝相处的回忆,还是和伙伴们恶作剧的情形,在与他渐行渐远的路上,都肯定零散落了一地再也无法拾取的碎片,他甚至无从确认自己遗忘了什么。
      
      艾格尼丝以外,海克瑟莱的孩子们都与伊恩交情极浅。伊恩不记得是否和苏珊娜单独说过什么寒暄之外的话,亚伦自不用谈,至于天才奥莉薇亚……
      
      四兄妹之中,奥莉薇亚是唯一一个坦言过讨厌伊恩的人。
      
      那是艾格尼丝从废弃圣堂中从伊恩身边逃走之后的事。艾格尼丝开始坚定地与伊恩保持距离。而他很快发现,如果她真的打定主意那么做,他简直毫无办法:
      
      他能接近她,纯粹是占了她常年独来独往的便宜。
      
      一旦艾格尼丝开始整日与母亲、与姐妹、与城中其他的女孩在一起,伊恩就丧失了与她哪怕单独交谈一句的机会。
      
      他只能在远处以眼神追逐着她的身影,被此前从未体验过的焦灼心绪折磨。
      
      嫉妒落在她肩头的雪花,艳羡成为她站着聆听女伴谈笑时依靠的石柱,一刻也好,哪怕只有交换一句话的片刻也好,想要到艾格尼丝的身边去……不知不觉间,伊恩竟然身陷这样陌生且令自己都感到羞耻的念头的海洋里。
      
      即便真的有了机会,他又还能对艾格尼丝说什么呢?
      
      她什么都不会听的。
      
      伊恩莫名对此有绝对的自信。
      
      他到底为什么要冥顽不灵?伊恩也不明白。那一阵是他在白鹰城期间闹得最疯的时期,可以说,没有一个城中男孩们的闹剧没有他的参与。但会被发现和斥责的惊险与安然脱身的侥幸还是无法填补内心的缝隙。闹腾后的宁静时刻,他看见的每样事物、听见的每句话,都能将他领上再次开始思考关于艾格尼丝的事的老路。
      
      是不甘心认输的挫败感作祟吗?如果艾格尼丝愿意喜爱他,他是否就能放下她?
      
      伊恩第一次不得不在这一方面坦白,他不知道。
      
      就在这样宛如凌空行走的摇摇晃晃的心绪折磨下,伊恩迈出了他此前绝不会踏出的一步。他前往白鹰城中的图书室,试图从奥莉薇亚那里寻找突破口。
      
      他的借口和措辞是怎样漏洞百出、开场白是如何不自然,伊恩不愿意记起来了。
      
      那时候,脾气古怪的天才奥莉薇亚难得认真听他说完,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哈欠,不留情地说道:“既然艾格尼丝不想见你,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可不要指望我帮你创造机会,我很讨厌你这样自视甚高、以践踏他人好意为乐趣的家伙。”
      
      伊恩转而询问,奥莉薇亚是否清楚为何艾格尼丝会陡然和他拉开距离。
      
      奥莉薇亚嘲弄地翻了个白眼,她向来不怎么在意淑女仪态:“这难道不是你的问题吗?”
      
      一顿,她口气古怪地补充:“当然,我那姐姐的性格也足够恶劣。”
      
      “您为什么这么说?”
      
      “嗯--?看来她没和你说,搞什么,我还以为你们进展到什么地步了,最后还是什么都不说。那好那好,就由我把她的宝贝秘密抖给你看。”奥莉薇亚像是由衷觉得可笑,噗嗤嗤地笑了一阵,同时拿手中的书籍拍打桌面。而后,她才突然敛了笑意,语声缺乏起伏:“以前,海克瑟莱一族未来的希望、所有人看好的天才可不是我。”
      
      伊恩没能立刻理解对方的意思。
      
      “即便是现在,单单论记忆力,我也完全比不上艾格尼丝。”
      
      鲜明的线索浮出水面,答案呼之欲出。
      
      “从小时候,不,从出生开始,她就是个不会忘记的怪物啊。”
      
      “虽然已经差不多可以不去故意想起大部分事,但忘记对她还是不可能的。”奥莉薇亚挑衅似地问伊恩,“你知不知道和人吵架,结果对方一字不差地把你之前说过的话念出来堵得你无话可说是什么感觉?”
      
      伊恩无言以对。
      
      奥莉薇亚环视四周,不甚愉快地喃喃:“这里的大部分书,原本就是为了她购置的。我的童年……完全就是在她的阴影里度过的,总是在追逐她、跟着读她读过的东西。”
      
      伊恩的确没见过艾格尼丝读同样的书。而且,这也是艾格尼丝总是在图书室以外的地方阅读的原因?
      
      奥莉薇亚将手边的卷轴小心地排列整齐,视线低垂,口气像在炫耀自己最终的胜利,唇角的笑容却透露出她自己未必察觉的凄怆:
      
      “但真是太可惜了,被寄予厚望的姐姐最后毫无魔法天赋,只是不会忘记罢了。”
    插入书签 



    向太阳坠落
    黑暗童话



    失年之约[西幻]
    献给无法坦诚之人的故事



    我只是馋你的向导素
    哨兵向导青春小甜饼



    到哨塔去
    哨兵向导X双傲娇X大逃杀



    (西幻)病娇魔王爱上我
    其实是篇正经文



    (西幻)魔镜魔镜
    黑寡妇遇上万人迷



    [机甲]异类联盟
    搞垮星际帝国指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