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年之约[西幻]

作者:兮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I.

      明明应该由伊恩带路,最后却不知怎么成了亚伦走在前方;虽然是两人单独相处,却谁都没有开口,像在进行一场等待对方先忍不住出声的竞赛。
      
      --眼下伊恩身处的便是这样的状况。
      
      抵达布鲁格斯之后,亚伦简单向伊恩等人询问理查的状况后,便提出要去看望艾格尼丝。
      
      “当然,我也准备了给公爵的慰问品,麻烦诸位替我先送去。伊恩卿,能请你为我带路去艾格尼丝那里吗?”就这么一句话,亚伦就点明了亲疏顺序,还理所当然地把前来迎接的数名骑士支开了。
      
      亚伦行事向来如此。大约是作为未来族长被养育成人的关系,统领他人、行使权力、承担责任于他而言就与呼吸一般自然。即便别有所图,他也从不掩饰。
      
      对这么一个人,伊恩怀着复杂的心绪。亚伦不仅拥有伊恩没有的一切,哪怕在伊恩足够引以为傲的人际手段方面,亚伦也更为高明。
      
      太过完美的人是无法激起他人的嫉妒心的。就好比烛火企图与太阳争辉,毫无意义。
      
      无心超越对方是一回事,心甘情愿地臣服是另一回事。不论是过去和现在,伊恩都不愿意向亚伦低头。
      
      “再这么较劲下去,只怕我和你一句话都说不成了。”亚伦率先打破沉默,却没有丝毫不甘之色。这坦荡的态度反倒显得伊恩斤斤计较。
      
      “您想和我说什么?”
      
      亚伦驻足,盯着伊恩的眼睛发问:“关于这次艾格尼丝身中的诅咒,你知道些什么?”
      
      伊恩轻轻笑出声:“您怀疑我是犯人?”
      
      “那倒不至于,”亚伦上下打量了伊恩一番,“赐予你祝福的精灵没有能力释放那样强大魔力。”
      
      伊恩露出防备的微笑:“那么您还想从我这里问出什么?”
      
      “据我所知,你不仅是目击者之一,还确认了她的身体状况。那时候,你感觉到了什么?”
      
      伊恩没有立刻回答。亚伦知道的情况详细到这个地步,等同承认他在布鲁格斯有非常可靠的线人。
      
      “我察觉艾格尼丝女士身上有诅咒,担心理查大人的状况,于是立刻回城。”最后,伊恩谨慎地作答。
      
      亚伦不置可否,只颔首:“原来如此。”
      
      两人折入通向公爵夫妇居住的走廊。伊恩从未踏足城堡主人的生活区,左右观察之间,他的步伐不禁放慢。而亚伦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便真的成了领路人。
      
      “亚伦大人。”简得到消息,早已等候在卧室门外,见到亚伦立刻迎上来。而后,她视线向亚伦身后落,看见与他同行的竟然是伊恩,不禁流露出惊讶之色。
      
      简在白鹰城时便随侍艾格尼丝身侧,对她与伊恩的关系并非一无所知,伊恩再次在布鲁格斯出现之后,简对他的态度总是颇为生硬。
      
      “艾格尼丝怎么样?”亚伦没有立刻进屋,更没有压低嗓音,仿佛有意让伊恩听见这番对话。
      
      简眼下发青,显然为了照料艾格尼丝无心休息,嗓音也有些沙哑:“还是昏迷不醒。您看--”
      
      “她会没事的,我就是为此而来的。”平凡无奇的安慰之辞由亚伦说出来,似乎就有了额外的分量。
      
      简作势打开房门,亚伦向伊恩一瞥:“请你在外稍等。”
      
      这一等便是许久。伊恩原本就欠缺耐心,很快便开始仔细打量四周的陈设。连通卧室的这间狭长屋子名义上是主君夫人的会客厅,墙上悬挂着颜色依旧鲜艳的织毯,显然是艾格尼丝婚后新布置的陈设。
      
      四面墙上的挂毯连在一起,正好是一幅讲述吉塞尔达传说的叙事绘画。
      
      吉塞尔达的故事版本众多,情节却大都相似:出身苦寒的吉塞尔达一跃成为侯爵夫人,诞下一双儿女。为了考验受人敬爱的妻子,侯爵声称为了平息贵族们的不满,他必须处死自己的孩子。吉塞尔达心痛欲死,却依然遵从了丈夫的决定。
      
      侯爵的下一个试炼更为严苛,他为难地表示贵族们不满侯爵夫人出身贫寒,为了大局他必须与妻子断绝关系。长于忍耐痛苦的吉塞尔达脱下华服与首饰,和来时一样仅着单衣回到老父亲身边生活。
      
      而这依然不是故事的结局。侯爵不久便要求吉塞尔达作为侍女为他再娶的婚礼做准备。吉塞尔达再一次毫无异议地接受了,甚至全心全意地祝福美丽的女孩与曾经的丈夫获得幸福。
      
      在那一刻,侯爵终于满意。他牵起“年轻新娘”和新娘身边男孩的手,告诉吉塞尔达这其实是他们的孩子。他并没有杀死他们,只是将他们送到远方养育。故事的最后,吉塞尔达获得了她失去的一切,再次成为了侯爵夫人,膝下还有一双可爱的儿女相伴。
      
      伊恩走近观察织毯精细的人物脸庞。吉塞尔达温顺的眉眼栩栩如生。他与艾格尼丝一起读过这个故事的某个版本。那时,他毫无保留地表达了对侯爵的厌恶,同时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吉塞尔达能够接受一切虐待。
      
      “也许一开始,哪怕是侯爵向她的父亲提出要娶她的时候也好,吉塞尔达就从没想过她真的能成为侯爵夫人。”艾格尼丝说话的口气,宛如在谈论一件她熟悉到感到厌恶的事物,之后,她也的确罕见地表露了爱憎,“但是我不喜欢吉塞尔达。”
      
      而仅仅数年之后,艾格尼丝必须天天在吉塞尔达的凝视下进出走动。这就是神明可憎的幽默感?不,也许这些挂毯与艾格尼丝并没有那么不相称。
      
      她就是擅长忍耐、能够接受一切的吉塞尔达。
      
      仅仅是想到这点,伊恩就几欲发笑。
      
      除了挂毯以外,会客厅中举目可见古旧却昂贵的摆件。古朴的大理石胸像与精雕细琢的蓝色玻璃花瓶并排,花瓶是空的;巴掌大的象牙盒子随意地搁在古董蕾丝的裁片上,盒盖被某位好奇的客人掀开了,却忘了物归原处,便露出里面发黄的两颗珍珠……每一件物品都价值不菲,放在一起却十分怪异。
      
      这些东西很可能是前任公爵夫人、乃至于理查母亲的遗物。艾格尼丝只是将继承到手的他人之物尽数陈列,不增不减,借此彻底抹消了自己作为房间主人的气息。
      
      仅仅从屋子的布置之中,访客根本无法推测女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伊恩甚至很难想象艾格尼丝就在一道门后的房中沉睡。
      
      如果她就此再也无法醒来……
      
      这个念头才冒出来,伊恩就强行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的物件上,心头之留下烦躁的余韵。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的两扇门终于从中开启。亚伦神情从容地走出来,身后传出简和加布丽尔絮絮的语声,却听不清究竟在说什么。
      
      亚伦反手将门阖上,微微一笑:“艾格尼丝已经没事了。奥莉薇亚制作的术式不可能不生效。”
      
      伊恩往房中飘的视线被截在半途,他也不懊恼,只是配合地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但愿如此。”顿了顿,他小心地试探:“也就是说,您已经查明了艾格尼丝女士昏迷的原因?”
      
      “诅咒这类东西对她精神上的刺激比身体上的伤害更大。她只是暂时迷路罢了。”亚伦这么说着,当先向外走,抛下一句,“能再陪我说两句吗,伊恩?”
      
      伊恩默不作声地跟上,与对方保持一步的距离。
      
      在通向中庭的台阶前,亚伦止步。台阶前四处都没有遮蔽物,即便有人想要偷听也难。亚伦没有回头:“你为什么会在布鲁格斯?”
      
      这原本应当是他再次见到伊恩时抛出的首要问题,伊恩以为对方错过最佳时机便不会提起,不由愣了愣才答道:“我对圣地失去了兴趣,公爵这里又恰好有意招兵买马,机缘巧合,我就回到故乡科林西亚了。”
      
      亚伦回身,神情平静;伊恩下意识想去摸剑柄。
      
      “那还真是巧合,”亚伦当然注意到了伊恩的小动作,嘲弄似地摇了摇头,“但我不相信巧合。”
      
      伊恩以沉默作答。
      
      “如果你想要为手上的伤复仇,那么报复的对象应该是我。”亚伦逼近半步,口气依旧平和,措辞却辛辣起来,“在女性身上撒气可不是什么光彩的行径。”
      
      “您这是在警告我?”在亚伦的威压之下,伊恩无辜地歪了歪头,仿佛对方只是在开玩笑。
      
      “不,我在威胁你。”
      
      伊恩垂眸,长长地呼了口气。而后,他迎上亚伦的视线,笑容依旧无害:“您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如果当初您利索地将我杀了,那才是永绝后患。”
      
      亚伦淡淡道:“的确是我失策。没想到那样你都能活下来。”
      
      伊恩垂头低笑:“能得到您这样的评价,那真是我的荣幸。”
      
      对方话锋一转:“你究竟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放弃你?”
      
      “当然,但我从她那里得到了答案。您让她明白了离开家族庇护、被情人抛弃的女人会是什么下场。于是她放弃了。”伊恩以为这话会难以启齿,但出乎意料地,他轻轻松松地就将艾格尼丝的原话转述出来,不带丝毫的恨意。
      
      伊恩自己也认同,没有什么比这更合理的解释。
      
      私奔原本就是失去理智的狂徒才会选择的绝路。
      
      亚伦沉默须臾,露出古怪的苦笑:“你真的这么认为?”
      
      伊恩无言地要求对方对此做出解释,可亚伦径自跳过这一步:“当然,不论艾格尼丝究竟是怎么想的,你都不能留在她身边。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你对她都毫无益处。”
      
      亚伦说出这话也许做好了伊恩愤然反驳的准备。可伊恩只是加深了微笑,轻缓地应和:“我也这么觉得。”
      
      亚伦转瞬即逝的愕然神色于伊恩而言,是莫大的奖赏。他嘲弄地眨了眨眼睛:“比起我,有别人更适合当拉她离开泥潭的救世主。”
      
      “这个别人……你意有所指?”
      
      “我可没说他一定存在。”
      
      亚伦被伊恩左顾右盼的态度惹得恼火起来,眉毛下压,眼神冰冷:“不论你有什么打算,我劝你趁早放弃。让理查驱逐区区一个骑士并不是难事。”
      
      伊恩配合地打了个寒颤:“您这么说,我真是害怕极了。”
      
      亚伦眯起眼睛,端详黑发骑士片刻,冷不防问:“你就那么怨恨她?”
      
      伊恩哧地笑了:“当然。背叛我的人是她,而不是您呀。”
      
      “也就是说,如今,你对我妹妹剩下的只有恨意?”
      
      这是个令伊恩意外的问题。
      
      “我不是个宽容的人。”
      
      伊恩即答的同时,内心却再次被那股又痒又疼的情绪抽了一记。这黏糊的问话方式太不符合这个男人的作风,亚伦究竟在期待什么?难道是爱恨参半这样无聊的答案?
      
      “那么,假如她死了,你打算怎么办?”
      
      伊恩迷惑地微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作答。那个诅咒本身的强度并不足以致命,那时借由精灵的力量,他是这么判断的。因此,他根本没有考虑过艾格尼丝会因此而死的可能性。而他构想的所有计划,都停在复仇成功的那一刻。
      
      绝妙的故事只需要停在合适的地方,后日谈大都庸俗无聊。对结局之后的事,他没有丝毫兴趣。
      
      伊恩转而反问:“就直说吧,您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答案?”
      
      “自己的事当然要自己考虑。”亚伦想要摆架子教导人时,非常有兄长风范。他随即哂然,身上的气氛稍转柔和,口吐的字句却比刚才要公事公办:“比起被理查驱逐,我有个更好的提案。”
      
      伊恩拒绝配合追问。
      
      亚伦无奈地抬眉,径自揭晓谜底:“简而言之,我希望你向我效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A酱的地雷!
    晚上六点还有一更!
    吉塞尔达的故事流传甚广,在《坎特布雷故事集》、《十日谈》中都做了各自的演绎。这里主要参考的是14世纪法兰西女作家Christine de Pizan的叙事版本。
    请用四个字形容大哥和伊恩的关系:_________。



    向太阳坠落
    黑暗童话



    失年之约[西幻]
    献给无法坦诚之人的故事



    我只是馋你的向导素
    哨兵向导青春小甜饼



    到哨塔去
    哨兵向导X双傲娇X大逃杀



    (西幻)病娇魔王爱上我
    其实是篇正经文



    (西幻)魔镜魔镜
    黑寡妇遇上万人迷



    [机甲]异类联盟
    搞垮星际帝国指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