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张灯启重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景色也曾,旭旭东升
      
      已是初春,沈露透过绿皮火车的窗户玻璃看向窗外,桌子上正放着她的书,一个一个漂亮的字生动异常。
      
      是一本[白夜行]。
      
      她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在书上。
      
      结局的那一段,亮司为了让雪穂继续坚强的生活,宁愿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或许,当看到自己的父亲正在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图谋不轨的时候,他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那时,他的心中就早已经拥有了答案。
      
      他,必须坚强。
      
      说实话,沈露觉得,如果是她,就不可能为了爱放弃生命,人总是自私的啊。
      
      她只不过是,他们的其中一个而已。
      
      她轻声笑了一下。
      
      “从上海来的旅客,火车已经到达重庆站,请检查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并准备下车。”
      
      女播音员好听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强行把沈露的思绪拉回现实的世界,她慌忙把书一下子塞进背包,端端正正地坐好。
      
      母亲逼着她来重庆相亲,还嘱咐她表现好一点。她没有那么高大尚,脑袋里也没有多少少女心的想法,到了可以结婚的时候,只要符合她的基本要求,她也就嫁出去了。
      
      没有多少的不舍。
      
      可是,还没有到站,她就已经紧张到不行了好吗!!!
      
      “真的是……”她嘟囔了一声,拉着行李箱,背着包,就随着人流下了火车。
      
      火车站里,沈露刚刚到达大厅,准备出去,就接到了属于母亲的电话,她取出手机,规整地放到耳边:“喂,老妈什么事?”
      
      那边,母亲风风火火的声音传来:“女儿呀,到站了吧?小周已经过去接你了。”
      
      小周就是那个沈露的相亲对象,他们两个人在咖啡厅里因为家里介绍见过一面。
      
      嗯,长得挺不错的。
      
      这就是沈露对他的第一个评价。
      
      “好了,到了,妈你真是,我先找人去了啊,挂了。”
      
      沈露话刚说完,就将手机关上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她总算感觉跟随火车奔波了一路的自己稍微那么……恢复了一些本来的漂亮,她揉揉眼睛强打起了几分精神。
      
      看了一路的小说,看完了一本[白夜行],这12个小时没算白过。
      
      “喂,你还不打算上车?”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颇有些少年爽朗的味道,沈露撇撇嘴。
      
      忘了说了,这个小周给她的第二个印象,就是:欠揍。
      
      在外人年前精明的男人,在她面前就像是一头小牛。
      
      用他的话说,不就是“都要过一辈子的人了,还矜持啥”,可是,她对他口中的一辈子却有些害怕。
      
      “就过来了,臭晋淮!!”她抬起头来,对上黑色车子里男人的眼睛,没有玻璃的阻挡,他的眸子显得更加清澈了。
      
      周晋淮摇下了车窗。
      
      沈露上了副驾驶座。
      
      车上是难得的安静,周晋淮没有再说话,沈露却感到一阵不自在。
      
      “那个……你们重庆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这个问题,上次见面的时候,你是不是问过了?”
      
      周晋淮开车的时候,意外地认真,没有转过头来看她。
      
      “你为什么……”
      
      沈露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周晋淮似乎就已经知道了她想要说什么,自顾自回答道:“想知道为什么我只有开车那么认真?你错了,在工作上,我也是很认真的好吗?还有,其实我……”
      
      周晋淮第一次在车上转过头来看沈露:“我爸,就是因为开车不认真,出车祸去世的。”
      
      这一下,沈露看的很清楚,他的眼眸里,幽深如海,再不像往日里那么清澈。
      
      这才是真正的他吧。
      
      “同情我?”他回过头继续开车,声音里似乎夹杂着好笑,“不用担心,我爸死了,对你才好呢,要是他在,能允许一个艺术家嫁到咱们家?”
      
      沈露摇摇头:“我不同情你,只是感到有些抱歉。”
      
      周晋淮问:“抱歉什么?”
      
      车里又是一阵安静。
      
      “都过去了,你不能在记忆里活一辈子。”沈露莫名地开口安慰他,周晋淮一怔。
      
      “谢谢。”
      
      许久之后,他终于开了口。
      
      ***
      来重庆的第二天,沈露就成为了大名人,其中大多都是因为周晋淮律师的大力介绍。
      
      “这是我的未婚妻。”他这样说。
      
      沈露小朋友的无力坦白:“没有没有,我们连男女朋友都算不上,就我妈喊我过来相亲的……”
      
      奈何众人都不相信:“这都从上海追到重庆了,就你这还叫才相亲呢??”
      
      沈露:“……”行吧,我不说了,随便你们怎么想。
      
      当天下午沈露去周晋淮工作的律师所给他送东西吃,走过律师所的另外几间办公室的时候,眉目一转就透过门上透明玻璃的看到一个有些熟悉和陌生的身影。
      
      这个人,不是说要给自己的妹妹治疗绝症,所以放弃了律师的大好工作……甚至,是当初那个她吗?
      
      他应该是江旭。
      
      她生活里,曾经唯一的阳光。
      
      江旭正好推门出去,一抬头看见沈露,微微一愣。
      
      “你是和周律师……定亲的人?”
      
      本来应该否定的话,再感受到江旭的不善时化为了好笑:“是啊,怎么了?”
      
      “哦,那祝愿你和他生活美好。”
      
      他依旧是冷淡地开口。
      
      “你妹妹呢?不为她继续放弃了?”沈露勾起讽刺的微笑。
      
      她看到再听到她的话后,江旭的脸色终于变的难看,眸子深沉:“你确定你还要提起这件事?”
      
      沈露不置可否地笑笑,干净利落又姿态优雅地从江旭的身边走过。
      
      “我确定。”
      
      她最后说。
      终于一步一步走到律师所的转角,沈露意外地看到周晋淮站在那里。
      
      “我都听到了。他是你的“初恋情人?””
      
      “是又能如何?”
      
      沈露启唇反击。
      
      “是不能如何,但是我想要告诉你,我已经从属于父亲地记忆里走出来了,你是不是也可以……从记忆里出来?人不能永远生活在过往里。”
      
      沈露一愣。
      
      “你是对的。”
      
      静默之后,她缓缓开口。
      
      “是时候走出来了。”
      
      她和江旭的记忆其实是从大一的时候开始的,他们两个人是同班的同学。
      
      可是,喜欢上他的时间却让人有些意外了。
      
      那天沈露刚刚打完篮球回到教室,身上湿漉漉的,她觉得不舒服,就第一个进了班。
      
      空气潮湿,她推门而入,就看到午后的阳光照在一个男生的身上,他正在看书,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慢地翻动纸页,或许是没有注意到她,男生坐得慵懒而舒适,安静而美好。
      
      他是忙碌的大学生活中,唯一的阳光。
      
      班级里,他是不引人注目的,甚至是忧郁的,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才终于追上了他。
      
      他说:“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他说:“这一生有你,江某终生无愁。”
      
      他们虽然没有亲吻或拥抱,但是也会牵着彼此的手走过南京路,也会默默对视相顾无言。
      
      灯光下,他们曾相许诺一生。
      
      直到,江旭的妹妹被查出肺癌。
      
      “对不起,我要照顾我的妹妹,所以,分手吧。”
      
      那个夜里,他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为什么?”她在短信里回复,像是在自欺欺人:原因早就已经很明显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是江旭再也没有回复她。
      
      这是沈露收到的最后一个短信,从此他查无音讯。
      
      “想好了?还要和我在一起吗?”
      
      周晋淮看着她,眼睛里带着笑容。
      
      “嗯。”
      
      他会在下雨的时候,替她打伞,会在烈日当空,给她亲手涂上防晒霜。他虽然不会说那么多情话,但是行动,才是爱一个人最好的证明。
      
      她接受他的爱,不过是因为,和他在一起,很开心。
      
      她是自私的人,这样的幸福,已经是如今的她,拥有的最大幸运了。
      
      沈露不会再放手了。
      
      ——
      她教他走出心灵的恶魔,他也带她走出记忆的困锁。
      
      我们爱上彼此,不过是因为
      
      今后这风,这雨
      
      你比我更懂自己
      
      带我走出黑暗的执迷不悟和追逐
      
      让我陪着你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18.7成都举行所作,烂文,勿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