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泊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何逢归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暗恋都没有结果。
      在那个不为人知的时代里,则就更没有可能了。
      不是两情相悦就一定会善始善终,没有人可以改变命运的折磨。
      哪怕用尽全身的力量,她终于只能作出那样的选择。
      ——题记
      
      又是长安城盛夏里的时候,热的让人无法忍受。
      一个身穿灰色布衫的小姑娘走在大街上,撩起长长的袖管擦擦不断从脸上滚落的汗珠。
      
      “让开,让开!”侍卫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小姑娘抬起头去,刚好看见一辆精致华贵的马车疾驶而来。
      小姑娘有些呆愣,不过还是很快回过神来,她着急地往前面一跳,安全地逃脱了马车的危险,可是……
      
      她径直落入一个带着微微酒香的少年的怀里。
      “对不起……我……”
      
      她嗫嚅着想要开口,却一下子被少年打断:“可以从我的身上下来了吗?谢谢。”
      小姑娘的面颊微红,抬起手一不小心给了那少年一个巴掌。
      
      “那个……”
      
      少年烦躁地摆摆手,将她从身上推下,然后径直转身离开。 “麻烦。”
      
      她听到少年离开时随口的一句讨厌的话,说得平淡,却听起来带着些苦涩。
      
      “回家吧,不要让你爹娘担心了。”
      
      小姑娘一怔,然后顺从地让所有的热泪滚滚而下。
      “好。” 她低下头, “谢谢你。”
      她终于还是没有开口问他的名字。
      
      ***
      从绣布上拉扯出最后一根线。
      她呼出了一口气。
      
      “小姐,你这是在绣什么呢?”
      薰伊探出一颗脑袋来,她将绣布收进了梳妆台里。
      
      “没什么。” 违心的话说得与平常无二。
      
      “我还不知道小姐吗?”
      薰伊嘟着嘴巴,继续报告道:“老爷夫人叫你过去呢。好像是因为……”
      薰伊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却很快地打断:“不用说了,我知道是为什么。”
      薰伊垂下头:“那……小姐……”该怎么办?她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没事,没什么。”
      
      “走吧。”
      
      薰伊跟随她往茶厅走去。
      
      “都是命啊。”
      她听见小姐这么说,不由得点点头。
      
      是啊,都是命。
      但也都认栽了。
      小姐这一辈子都……
      
      “不要再前进了,老爷夫人吩咐只要小姐进去和他谈话就可以了。”
      侍卫冰冷的声音打断薰伊此时的思绪。
      
      他们执着地站在茶厅的外面,双手持剑背后,眉眼清冷,有警告和危险的意味在里面。
      
      “知道了。”
      
      薰伊知道自己在待在这里,对小姐也没有什么用处,便福了福身子,就那样转身离开。
      
      ***
      “爹爹寻女儿来是有何要事?”
      郑听着女儿的声音,看着她亭亭玉立的模样和清秀美丽的脸,终究是欣慰的。
      
      多年来养的女儿……果真是好的。说不定还能在这次……派上大用场……
      
      “爹爹!爹爹!”
      郑恍惚中听见女儿的声音,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发了许久的呆。
      
      “萱儿,这个……你的事情……还是……”郑有些犹豫不决,华直接开口道:“你就别说了,我来说!萱儿啊,娘和你爹给你找了一个……好的夫婿……就是……过去只能当个……妾……不过你放心,你……只要尽力了,就……能当主母了。”
      
      萱捏紧了拳头, “娘……如果是你,会愿意给爹当妾吗?”
      
      华一怔, “如果是你娘的话,无论如何,以什么样的身份——我愿意。”
      
      “是吗?那如果,我根本就不喜欢他呢?难道从我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嫁给素未谋面的男人吗?”
      
      “你!你!你这个不孝女!” 郑气得面色通红。
      
      “那好,女儿告辞。”
      萱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就转身离去。
      
      门“砰”的一声被人关上,只剩下郑和华两人面面相觑。
      
      “早就猜到萱儿会不愿意,可没想到,她那么……”华低着声音开口。
      
      “哼!自从她那年跑出家门,就不知道怎么撞了邪,我看啊,就是看上了一个野男人!真是个没脸没皮的贱人!”
      自己的女儿被这么说,郑恰好骂上了自己和华。华叹了一口气。
      
      “算了,反正这回,她不嫁也得嫁了。人家的聘礼毕竟都收下了。”
      
      郑这才收了怒气,点了点头。
      
      他们没有看到的是,梳妆台里,放置的是绣着少年的绣布,是年前记忆里,最惊艳的模样。
      
      绣着一段长长的相思,一段巧缘之下的相遇。
      
      都是唯一的放纵,豆蔻少女的满腔情怀。
      
      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心动,到如今的喜欢。
      
      ***
      嫣红的轿子,终于从府中架出,新郎官带着意气风发地骑在马上,接受着随行百姓的道贺,恭喜。
      轿子里,新娘歪着脑袋,鲜红的线从嘴中滑出来。
      
      “再见了……” 一声轻轻的呢喃。
      都结束了。
      
      所有的相思啊,情啊,这繁花的世界,在此刻都一下子消散了。
      唯一的遗憾,只是再也没能看到那个记忆中的少年。
      
      萱的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块绣布。
      
      遇见一个人,爱上一个人,那么简单。
      单向的相思,不与对方见面,却也可以坚持那么久。
      她早就无法确认这场喜欢究竟是纸上空谈还是确有其事。
      
      当我看遍这世界
      才知道
      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尽头
      也没有归处
      让我回到
      安心的地方
      
      可是
      当看到他的时候
      所有的一切都有了答案
      他是我的归处
      我的落脚点
      拿出全部的生命
      只要去爱
      
      绣布里遮着一只匕首。
      她的心硬了一霎,拾起匕首往胸腔里一插。
      血、婚服、她的唇、她面上搽的胭脂,一个颜色。
      萱没来得及去想。死了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18.7,成都旅行期间所作,烂,勿入。
    结尾2020.9.20稍稍改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