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泊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四

    作者有话要说:
    2020.10.2-10.3
    你们以为我会虐弟弟吗?
    不,虐姐姐。
      红鲤鱼与橘
      
      排雷:
      非双初恋,年下,五岁年龄差。
      
      -
      
      程鲤的手指搅着水,想着事。
      
      飞飞在她旁边光着脚丫追着蟑螂跑来跑去,大叫大嚷:“程姐程姐程姐——”
      
      蟑螂跑步速度惊人,蹿到她的大腿上。
      程鲤的心事被打断,心烦意乱,一脚踩死了蟑螂,把水盆里的水往飞飞身上一泼。
      铁盆容积较大,盛的水多。飞飞被浇了个底朝天。
      他低头一看,自己喜欢的米色背心湿透了,变成了他最讨厌的黄色,顿时哇哇大哭起来,“程姐弄脏了我的衣服……”
      
      飞飞边嚎边钻进了屋子里。
      
      程鲤弓下腰捡起地板上的蟑螂尸体,丢进了院子的花花草草里。
      
      屋子隔音不好,飞飞的啜泣声依旧清晰可闻。
      程鲤不在乎,重新打了盆水,继续玩。
      金色的阳光在水里晃了半个多小时,散了。天色暗下去。
      程鲤捧着大铁盆走到客厅,飞飞脱了背心和短裤,穿着条内裤正满屋子跑。程鲤也没料到,飞飞像失控的轿车一张径直撞到她身上。
      程鲤胸口两只馒头被颗硬邦邦的脑袋抵得一疼,水又洒了,这回她也成了落汤鸡。
      飞飞甩甩麻布头,偷偷瞅她,后者从衣柜里拿了件T恤就去了卫生间,看都不看他。
      飞飞摸了摸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跑上了床。
      
      程鲤打开花洒,上下下把自己搓了一遍,清清爽爽地出来。
      迈入客厅,差点摔跤。开了灯,地上几个湿乎乎的脚印露出来。程鲤挥舞着大拖吧一次性全处理了。
      
      飞飞关上了门,始终没有离开房间。
      
      程鲤也没功夫去看他,到厨房里取剩米饭做了点粥,合着咸菜吃饱了。
      吃饱喝足躺床上刷手机。
      
      时针转到八点,程鲤手机铃声响了。
      她点开短信。
      许玲玲:【程鲤,晚上去建越庙啊!】
      
      程鲤回:【太晚了】
      
      【你爸妈今天晚上又不在】
      
      【我累】
      
      【于晋昂也去】许玲拿出杀手锏。
      
      程鲤想了想:【行】
      
      换了身裙子,穿上皮鞋,照照镜子。程鲤拎着钥匙到院门口,一晚上不见人影的飞飞冒出了头。
      “程姐,晚饭呢?”小孩吸溜吸溜鼻子。
      程鲤膝盖屈起,抬脚扯上皮鞋跟,“没有。”
      飞飞抠着手指,“我饿了……”
      稚嫩的嗓音,一个字一个字从程鲤的心上划开。
      她转了转脑袋:“我明天给你做,今晚你先饿着吧。”
      飞飞气得跺脚,鼻孔一扇一扇的,像两只小皮球,“我不用你给我做。”
      院子顶上挂着昏暗的小吊灯,把他红彤彤的脸照得发黄,“你给我一点吃的就好,什么都可以的吧——”
      程鲤打断了他的话,“客厅电视柜里还有点饼干,你吃。”
      飞飞瞪着牛一样圆溜溜的眼睛,固执地盯着她。
      程鲤却不再搭腔,把手机塞进小包里,卡卡鞋跟,关上了门。
      
      夏日的晚间还是有点凉,程鲤很舒服,皮鞋踩在石头地上喳喳地响。路两边过几米才有一盏欠了电费一样的半亮不亮的灯,死撑着身子发光。
      黑点在灯泡周围绕。
      
      程鲤走了几百米的直路,终于到拐弯的地方。这道转弯口的灯亮堂一些,底下有两道人影。
      许玲穿着校服,嘴角咧到面颊上的浅棕色斑点,使劲招着手。
      她旁边杵着一个于晋昂,没戴眼镜,穿着西装裤,手贴着大腿裤缝,木头桩子般得直挺。
      
      许玲吐吐舌头,扯过她,“等你两三分钟了。”
      程鲤斜了她一眼,只冲对面的于晋昂笑笑。后者理了理长过眉毛的头发,走在两人的前面。
      
      “弟弟在家吵。”她侧过头贴着许玲的耳朵。
      许玲“哧”了声,“你那个便宜弟弟?”
      “嗯。”
      许玲张了张嘴,蓦地退后两步。
      “穿得太正式了吧。”她夸张地捂着嘴。
      
      程鲤闻言瞟了下自己的连衣裙。浅蓝色的底,覆着红色的鲤鱼。
      “还好吧。”对上许玲的目光,她忍俊不禁。
      许玲指了指前面的于晋昂,偷笑道,“是比不上人家正式。”
      程鲤跟着笑了。
      
      “你什么时候表白?”
      “太早了吧。”程鲤摸了摸热乎乎的脸。
      “还早?现在小学生谈恋爱都有一把了好吧。”
      “等上了高中再说。”
      许玲掰着指头一算,“还要两三年呢。”
      程鲤说:“没事,等得起。”
      许玲说:“于晋昂估计等不起。”
      于晋昂这样的性子,应该是等得起才是。
      许玲又道:“你怎么看上他的?”
      程鲤想了想,“学习好。”
      许玲哈地笑了,“就他这半吊子成绩,放到我们六班级还能当当第一第二,拿到整个年级里就看不过眼了。”
      还是挺厉害的。程鲤箍了箍脖子后面的头发。
      
      于晋昂此时停了下来。
      
      “到了。”他说。
      
      程鲤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建越庙已经出现在他们眼前。
      黄色的庙身隐在山林里,活像一处鬼宅。朱红色的大门敞开着,屋檐下面插一只钩子,挂下一只电灯泡。
      
      于晋昂开口:“我也好久没来了。”
      
      程鲤顶了顶许玲的腰,“这是你说的约会佳地?”
      许玲“嘿嘿”地笑,“走吧,我们去咖啡馆吃甜点。”
      
      三人又沿着原路折返。
      
      甜点最后没吃成。
      
      程鲤被父母拧回了家,跪在飞飞的房门口,跪了半夜。
      程飛后半夜开始发热,烧到39度,被程父程母开车送进医院。
      人去之后,程鲤扛不住,趴回床睡觉。
      
      程父守着程飛,程母打的回家,坐在女儿的床头,给她揉膝盖。
      程鲤翻了个身,头埋进枕头里,“妈,你喜欢那个孩子吗?”
      林缊摸了摸她的脑袋,“鲤鲤,飞飞是你弟弟。”
      “可他不是你生的。国籍也和我们不一样。”
      “他的出生,是妈妈和爸爸一起决定的。”
      “只是瞒着我?”程鲤抓紧了被子,“如果不是我前天发现爸钱包里的照片,你们是不是会永远不告诉我他的存在?”
      林缊温声道,“怕你生气。”
      “我生气你们也不会把他扔掉。”
      林缊叹了口气,“爸妈对你很失望。我们以为昨晚已经和你谈好了,请你让着点弟弟,看着他……”
      程鲤仰着脖子在黑暗里瞅着母亲的脸,右手抓住她的裤子。亚麻面料起伏的线,硌着她的手心。
      林缊的话不断地涌入她的耳朵,“今晚爸妈赶回来,其实就是有些不放心,打算看看你俩就走的……”
      程鲤别过脑袋,强迫自己入睡。
      “还有,别早恋。”林缊倏然切换了频道,
      “今晚和你一起出去的那个叫……于晋阳是吧,别再和他来往了。”
      于晋昂。
      “看着不是个好的,小小年纪就知道勾搭女孩子,还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的。”
      他叫于晋昂。
      
      父母恨不了,只好恨一个别的。
      程鲤自那天起,恨上了程飛。
      
      而关于于晋昂,他在程鲤登初三之后,就和许玲在一起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