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泊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五

      一厢炸春
      
      *
      
      熄了台灯,她钻进热烘烘的被窝。母亲被她的脚丫冰了一下,“嘶”了一声:“小丫头脚这么凉嗦?”
      她竟自嬉嬉笑:“妈,我晓得了哇。”母亲也不作声,别过脑去背对她。她径自又把脚丫贴在母亲的小腿上。
      母亲火|了,吼她:“死丫头,要冻死你妈是吧?”
      她轻丝丝地出声:“妈,我真的晓得了。”
      “晓得什么?”母亲怪怨地踢开她的脚丫,动作重了点,她闷哼一声,又肝儿颤着要去看她的表情。可惜屋子里太暗,什么也看不到。两眼抓着的也是一片黑。
      母亲小腿肚上又黏过来一只滑溜溜凉哇哇的脚丫。“你还是贴哦。”母亲怼着。
      好久冇人说话,母亲昏昏欲睡之际,听她回话:“妈你相信我,最后一回。”
      信了你的最后一回才有鬼。
      
      醒来也不知已是何时,窗外天是很亮的。母亲胸口莫名地很重。她擦眼去乏,勉力去瞅——
      是女儿的手,顶顶宽大的指关节,一根根手指细细长长,捏着画笔不知能描摹几属于她的轮廓,惹她钟意极,钟意极——
      就那样捺在两座雄伟鸟巢之间,徐徐温热地烧融化了两团雪,亦灼红了她的脸。
      她的两腿之间蓦地扦进女儿的一条腿。
      “妈……”女儿懒懒的声音,“几点了?”
      母亲摩擦两腿,誓要挤她出去,一边攫住她的手往后甩。女儿便被弃了去。
      母亲刚歇一口气,女儿又手脚并用攀住她。“妈……”湿热的唇抿住母亲耳垂,听那人气气地喘。“那么舒服的事不再来一回吗?”母亲羞恼得拿脑袋顶她头颅,也不知羞多一点还是恼更多。
      母亲让她“滚”。
      而她只是嬉笑着,手捽住那鸟巢里鸟的喙子。
      “咪那么软,心那么硬嗦。”轻轻地戏谑地评价。
      
      外面枝头有鸟在鸣啼,隔壁刚失恋的女人鬼哭狼嚎地唱情歌:
      “任你软软软下去
      亦塌塌塌的心
      如闷的春雷
      那样地乍动
      再无声无影
      ……
      …”
      
      母亲那张胀热的脸烂在这蒙蒙春色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20.4.8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