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张灯启重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

    作者有话要说:
    1、老早之前写的文,使用了别人书评里的一段经历,不过字数非常少。和我说一声,我必删。
    2、这篇小说改过多次,但女主一直都是:妄想症。
      《рай(天堂)》上
      
      序
      
      那一年话剧表演,宋辉和叶慧佳彩排了一出大戏。
      底下看的人极为少,早在校花校草结束完唱歌跳舞的表演便也全全退下了。
      唯有几个留下来的。大多也只是冲着看热闹的心态过来。
      
      第一幕:
      
      “你走不走。”
      宋辉踹了下慧佳的椅子,连着她踹出去几厘米。
      她伸出手缓慢地握住他的手。
      “宋辉。”
      他回握她的手,握得紧紧的,“嗯?”
      慧佳头一低,探出去在他的怀里磨蹭了几下。
      “你等我一会儿。”
      他舔舔嘴唇,拂开她的头,“别撒娇,一会儿下雨,我不等你。”
      她使劲把头往他的怀里埋,被他推脑袋,“你回去干什么。”
      他把她的头推出去,捏住她的肩膀,俯视她,“老子很忙。”
      她踮起脚,扶住他的肩膀,舌头伸出来晃晃,“辉辉~”
      他松手,改去搂她的腰,低声说。“我真的忙,宝贝。”
      慧佳放开了手,脚着了地,轻声问,“你忙什么呀…”
      宋辉抬起她的下巴,额头贴上他的额头,鼻子对着鼻子,“忙。”
      她的手抱住他劲瘦的腰,“忙什么。”
      他张开嘴,呼出的热气融在她脸上,“忙……”
      她气了,退后一步,去踩他的脚,“忙什么!”
      他“呵呵”一笑,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敢跟我急,呦,小妞还挺倔。”
      慧佳捂住屁股,用力瞪他。
      宋辉一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拎过她头顶,身子往前,一把把她压在桌子上。
      “妞。”
      她的胸脯一上一下的,贴在他胸前,红唇抿了抿了。
      “我打死你信不信。”
      
      第二幕:
      
      宋辉刚放开她起身,美术教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胖子拿着把模型枪对着宋辉,朝他大喊,“你……你别动!”
      宋辉“哼”了声,刚要上前。
      “我以第三团第118队队长薛贤的名义逮捕你——”小胖子的手颤巍巍的,腿抖啊抖啊抖。
      宋辉顿了下,猛地向前,把住那把枪,反手往胖子脑门上一扣。
      “啪嗒。”他笑得很冷,“绝响打起,你死了。”
      
      生是地狱,死即天堂。
      Жизнь-ад, асмерть-рай.
      
      1、
      
      工作日白天,成苏公园里人不多,老人牵着孩子,一下晃过去一个。
      叶慧佳和陈露逃课出来,坐在公园一处柳树下的长椅上闲渡人生。
      对面草坪上几个小孩子,成堆玩过家家,你当新郎我当新娘。
      几个男孩子搭着一个小姑娘跑,小姑娘笑得很开心,一嘴一个“驾驾驾……”
      新郎皱着一张小脸,等着几个哥们把小姑娘抬过来,两个孩子把头凑在一块儿,视线忽然一糊,也不知道那吻接上了没有。
      叶慧佳看他们玩儿,一看就是好久。
      
      “话剧演的咋样?”闺蜜陈露跟着她的视线晃过去,轻飘飘地问。
      那天她去找她那个在酒吧驻唱的相好的去了,没来得及看那场话剧表演。
      叶慧佳转过脸,瞅了她一会儿,那张只有一点儿明媚的脸更隐了些阴沉沉的影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屁。”
      陈露笑了,“没演好,演糟了?”
      叶慧佳低头,弹了弹裤头上的头发。
      陈露久久等不到她的回答,只好瞎胡乱猜,“不是和你家宋辉演么,不尽兴?”
      叶慧佳缩起了肩膀,腿翘了一会儿,“我家的个屁。”
      陈露凑到她耳根,小小声:“演得不尽兴?”
      “昂。”慧佳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都是假动作,走错位。”
      陈露离她远了点儿,“啧啧啧”几声,“不满足?”
      “满足个屁。”慧佳满口脏话,她仰头,拿手去遮顶在头上的太阳,一只手,竟也把太阳遮住了,“不尽兴。”
      陈露把头靠在她肩膀上,“你俩还有机会。”
      “没有了。”她否决。
      “怎么会?”
      “真没有。”
      “?”
      “我天生断掌,有人说了不吉利。”
      “我揍ta行不行,祖宗。”
      “宋辉说的。”
      “卧槽?”
      “昂。”
      “他有病吧?”
      慧佳挑眉。
      陈露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行行行,我不骂他。”
      “不。”慧佳说,“你再骂几声。”
      “……”
      “你骂啊。”慧佳把胳膊肘撑在大腿上,“喜欢听你骂。”
      “……不敢。”
      慧佳把头扭开了,不去看她。
      两个人一块沉默了很久。
      “喂,陈露,你说我和宋辉有可能么?”慧佳忽然开口。
      “可能啊。谁都可能。”
      “腿残的也可?”
      陈露噤了声。
      “走吧。”慧佳一拍腿,“回教室。”
      陈露骂她,“你说要逃课出来去网吧……”
      “噢,成,去网吧。”阳光很大,慧佳像是瘫了,一脸懒相。
      陈露搀着她从公园长椅上起来,两人一起向远处走。
      “刚刚那出戏你看了没?”慧佳靠着陈露,左右脚慢慢地点着地面。
      “什么戏?”陈露一头云里雾里。
      “小孩子过家家啊。”
      “没看见啊,我近视。”
      “见你刚刚看得挺入神的。”
      “你目光在那儿,我当然跟着盯过去。”
      “……屁。”
      陈露拧了她胳膊一下,“粗鲁。”
      “我刚刚骂了好几遍了,你才说喔。”慧佳看看自己的胳膊,被拧红了。
      “你骂太多了,骂一两次我还是可以忍受的。”
      “wow,surprising~”慧佳笑了。
      
      2、
      
      去吧打机子的路有点儿远,七转八拐好几条街。
      本来学校出门右拐相门路上十八铺菜市场下面就有个小网吧,去的大学生还挺多。
      后来老师有举报的,零零总总网吧也被贴了不上条子,老板被学生家长和小警察闹得不行,索性改头换面,关了网吧收心开文具店。
      再往后,又明确规定了:学校五百米内不能有网吧。
      
      陈露刷开了一辆小电驴,栽腿瘸的叶慧佳走。
      两个女生的体重不算大,陈露骑电驴骑得也顺畅,过了约半个钟头总算是到了。
      陈露停了电驴,两人下去。
      刚起春,天气还不算热火,陈露揽了慧佳,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块儿,拢了控外套,还是冷。
      慧佳穿的是长裤,遮着那道伤疤,陈露出门的时候挑了件小短裙,大腿小腿光秃秃地露在外面。
      “冷呦……”陈露呼了几口气,慧佳看她几眼,抬手把她头发弄散遮着头。
      “暖和点没?”
      陈露咬着牙根,“我头发被你搞散了。”
      慧佳轻笑两声,“不是冷么,头发遮着头暖和一点儿。”
      “你听谁说的?”陈露骂骂咧咧,习惯性没吐脏字儿,带着慧佳进网吧。
      推开门,一股暖气袭来,陈露不禁大呼解|放了。
      
      网吧里第一间,男生吵吵闹闹的笑骂声一阵一阵,里间很黑,大多都在“炊烟袅袅”,闷在布满尼古丁的封闭空间里颓来颓去。
      老板夹着烟在柜台后面打游戏,乒呤乓啷一阵手忙脚乱,见新人进来,才退了游戏,迎了过来。
      慧佳不喜烟,吆喝一声,“去禁烟区。”
      老板咧开嘴,拿了钱乐呵呵地放两人过去。
      陈露看到帅哥,赖在人家椅子后面不走。
      慧佳把胳膊递给她,“你先扶我过去。”
      陈露嘟起嘴,“行行行。”
      “你说过来打游戏。”
      “下次陪你玩。”
      “看到帅哥就忘了我,见色忘友啊。改天和徐涛说,你这么浪,他也不管管。”
      徐涛是陈露的小相好,就那个酒吧驻唱。
      “卅,还管我。”陈露唇一勾,扶她去禁烟区,“他不管。”
      “昂?”慧佳调侃道,“闹脾气?”
      “他旁边莺莺燕燕叽叽喳喳吵得我脑壳疼。”陈露扬扬脸,“懒得理他。”
      “那天?”
      “嗯。”
      
      慧佳没想理,陈露心里有分寸,被扶到位子上,便目送陈露找帅哥玩去了。
      慧佳划开电脑,没找到好玩儿的,搜了一部电影看。
      看得久了,她揉揉眼睛,放了一首歌慢慢地听。
      
      外面陈露大嗓门,声音很大,幽幽地一声一声传过来。
      “里面坐了我朋友。”
      “啊,一样一样一样成大的。”
      “你们是什么专业的呀。”
      “哦哦哦哦,她俄语专业的……”
      
      当初叶慧佳报考俄语,机缘巧合。
      若说真的有原因,只不过是宋辉随便的一句“我喜欢俄语”,仅此而已。
      
      她和宋辉,算是高中同学。
      
      成高和成大不一样,混迹的学生各式各样,有成绩好的,也有坏的。
      她算是好生。
      高一那一年的叶慧佳还心高气傲,挤破脑袋爬上班长的宝座,要把班上的一众混混收做自己的门徒,不断惹祸上身,又成了做老师最爱的一枚乖乖女,到了高二下半学期却被无时不刻不有的争斗和心累主动请辞。
      请辞之后“门徒”全散开了,老师也没再护,旧日敌人见她卸下了势力,便从四面八方展开围攻,她护着陈露,只让自个儿的腿便被生生打坏了。治得不及时,也就废了。
      现在想想,那年大家都傻,为了几个过去“江湖恩怨”非得惹一身头破血流。
      几个惹事的巨头后来全进了少管所,今年年初出来给她道了个歉,进过所了混得不好,眼下一圈黑,显得疲倦,都是累的。
      而宋辉,她老熟人,本来是她班上一个混混头子,被她收在身后做门徒,人聪明也心狠,后来两人大吵一架,老死不相往来,他扭头就走,任她后来散势力受欺负,再也没回头。
      
      成大王的那段日子里也包括说宋辉“喜欢俄语”的那天,她喝了全体跟班儿去k歌厅里闹,他还勉强算个跟班头,便坐她旁边。
      陈露在一边折腾,让他喝酒,他推辞了,说没成年。
      慧佳那时喝了个半醉,迷迷糊糊地靠在他怀里,他手伸过来,悄摸摸地探进她那件半露不露的小吊带里,揭了油。
      她头脑晕晕,也只能软软地骂他:“混蛋……”
      他那时低低的笑,硬挺的五官韵在混混沌沌的k歌厅暧昧的舞灯里。
      陈露在一旁大声起哄,她全听不见,只觉热气轰轰,他埋头过来,吻住她的嘴。
      
      3、
      
      叶慧佳和宋辉第一次认识其实不是上高中的那个时候。
      
      两人幼儿园,小学,初中上的都不是同一所,然而他家和在她家下面一条路,也就意味着,每天上学放学都是顺路的。
      每天早上慧佳出门,都能遇见他在我家门口的餐厅吃早餐,然后她就很平常的路过,他刚好吃完就回跟在她后面走。放学的时候她拉着陈露,也是跟着他的脚步走在后面。就这样一个跟一个走了好多年。
      直到上高中,分到一个班里。
      慧佳暗自喜悦高兴,想把刺头宋辉拉进自己的“好学生阵营”。
      
      高一那年,宋辉一抬头,便看着慧佳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俏生生地站在那儿,一边喊他的名字,“宋辉。”
      他扶额,“咋了?”
      “进我队儿?”
      宋辉不由轻笑一声,刚入班她就搞了个小群体,他是知道的。
      抱着玩玩看的态度,他吊儿郎当地晃晃脑袋看着她笑,“行啊。”
      
      高一下学期,叶慧佳报了舞蹈兴趣班。
      有一回她跳舞穿了高跟鞋,上楼梯的时候宋辉刚好在楼梯口抽烟,听见高跟鞋踢踏踢踏的声音转回来“哟”了一声,烟雾缭绕,熏得她鼻尖泛酸,抬头就和他他的目光对视,一眼万年。
      “穿高跟鞋?”他拿鞋子轻轻踢了下她的高跟。
      她扶住楼梯把,勉强没跌。“嗳,不行?”她心里直跳,面上不显,挺起身板。
      十七岁的小姑娘,身段已经窈窕,此时一挺,弧线起伏之间,端的是妩媚风情。
      “勾引人呢。”他笑。
      她瞪他,“屁。”
      他掐了烟,头扬了几下,“骂我呢?”
      “……”慧佳接不下话,只干瞪着他,瞪了他一会儿又想笑。
      他忽然抓了她的手过去,手指慢悠悠地在她的手心里划了两道,“叶慧佳,天生断掌,没姻缘。”
      她眼儿怔圆,对上他总是这样不知所措,嘴唇抿了抿,“屁……”
      他笑了两声,撒开她的手,往下走去。她呼了口气顺着往上走。
      小裙子被他用力拉住,她吓了一跳,连忙捂住裙子回过头,“干嘛!”
      “裙子太短。”他言简意赅。
      “学校同意了。”
      “……”他神情微顿,仰望着她。
      她和他互相看对方许久,最终是她甘拜下风,落荒而逃。
      
      宋辉和慧佳不一样,他是真的混,她亲眼见过好几次他和外校打架,恣意潇洒。
      他每天下午倒数第二节课下课一定会去洗手台那边的巷口抽烟,她每天会拉了陈露的手遛到那儿洗个手,偷偷瞧他几眼,一句话也不说,只细细地瞅。
      宋辉和哥们谈着笑,身子靠背后的栏杆,抽烟动作流畅自如。
      那时太阳总是临近要落,残了半截儿更是红艳,把他照得闪闪发光。
      
      陈露揶揄一句,“不表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