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泊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

      徒剩江自尽
      
      -
      徒剩江自尽,一文,两文。从头读。一文不值。
      “浮生就这一笔账。”
      -
      正剧向/非爱情
      -
      
      江逍文死了,姚漾的账自此也记到了头。
      
      姚洪斌伏在案头有小半天了,姚漾阖上账本的时候,他才立正了身子。
      “漾儿,爹应了。”
      姚漾的睫毛颤了一下,嘴唇翕动,却不作声。
      姚洪斌丢下毛笔,指尖在案头一蹭,浓墨在红木上划出一道黑痕。
      “你不怪爹罢。”他的话轻稳地落了地。
      姚漾的眼睛弯了一瞬,“当然不。”话尽,如往常一样把账本放回了她爹的柜子里。
      姚洪斌呼了出口气,狠狠拍桌,“都怪那个江逍文,早死鬼,我在他身上押了那么多钱全打了水漂……”他摊开手心,红通通的一片,又颓然下去,“全都血本无归了……”
      姚漾给自己打起了芭蕉扇,仰在茶几边的小踏上,眯起了眼,“等我嫁罢了罗启钟,能补些亏空的。”
      姚斌洪垂下了脑袋,“漾儿,都靠你了。”他的长辫打到太师椅的扶手上,她细看,花白得更多了。
      她的脑袋在枕头上一晃,刚要说什么,姚洪斌又道,“一大家子都靠你了。”
      姚漾啪地一声把扇子叩在茶几上,一下从踏上起来,握住姚洪斌的手。
      老人的眼眶湿润,血丝裹住了浑浊的瞳仁。他脸上的皱纹里,她知道,几道为了那个前年夭折的哥哥,几道为了有了心病的母亲,几道为了姚家的生计。
      只有姚漾没有,她太省心了,折腾不出姚洪斌的皱纹。
      她没有流泪,一滴都没有,“没事的,爹,这是女儿该做的。”
      姚洪斌别过头不敢再看她。账本她见过了,欠的不是一座金山银山还得起的。
      这些年,为了维持老姚家的表面风光,实在折了太多的钱,欠了太多的债。
      江逍文当初可是他看好的,有骨气也有毅力,脑子也灵光,他才拼命提拔。生意谈得也是够好,姚洪斌得意了一阵,谁知荣华富贵在眼前也可以转瞬即逝。
      江逍文一死,姚洪斌这小老头,还有谁愿意出钱?纷纷倒戈去了对家。
      思及此,又不免破口大骂:“江逍文这个短命鬼!”自己死还要拉着别人去死。
      姚漾见他这青筋暴起的怒态,攥住他的手更紧一点,“爹,别气。”她扯扯嘴角,“等我嫁过去了,会好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20.9.30试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