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后我发现自己渣了超甜男友

作者:阿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继惨叫后,祖宗她又从半空摔下来。
      好在她神体天生不至于因此受伤,可手里的葫芦儿却脱了她手,骨碌碌碌碌碌地滚出去。
      “哎——”
      祖宗她喊了声后要去扑那葫芦,却被条绸带缠住纤腰给带了回去。
      一只手拦腰接住她。
      
      出神之际,她一双眼毫无神采地看着接住她的泠风上神。
      托着她的胳膊蓦然缩回去。
      她噗一下子直接掉在地上。
      
      没有急着起身,却是举起自己双手看了看,又去看泠风上神,问道:“为什么?”
      泠风上神暴躁转身:“你还问!”
      祖宗她腾地起身,跟着暴躁:“我问你为什么我的粘粘术没用了!”
      
      泠风没好气地瞅了祖宗她眼,又转过身背对着她,道:“这里是魔界尸崖。由于阴气太重,所有神仙的法力到此都会失效。”
      “尸崖?”
      “嗯。你可以看看你站的地上。”
      
      听了泠风上神的话,祖宗她低头看去。
      地上白骨森森,各种形状的都有,看得出魔界物种繁多。
      
      “怎么不吱声了?吓傻了吧。喂,你——呜呕——”
      祖宗她茫然了下,见泠风上神吐起来,赶紧扔了手里的骸骨跑过去,“你怎么了?”
      泠风上神一肘子把她拐开,更先自跑到远处去:“远开!别碰我!呕——”
      
      祖宗她这才想起泠风上神有洁癖。
      看着泠风上神干呕不止的样子,颇有些心疼,奈何她刚摸过魔族尸骨,爱莫能助,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她看了会儿,觉得泠风上神没什么大碍了,便把周围逡巡了遍,想弄清眼下情况。
      泠风上神在一旁道:“不用看了,没出路的。此地阴气浓重,我们困在这里无灵源滋补,要不了多久便会灵力耗竭而归。”
      祖宗她显然不想归去,登时怒从中来:“你想神归自己神归去就是,干吗把我也带上!”
      
      泠风上神还很委屈且无奈的样子,“喂小五,你搞清楚,我不是想神归,是比起被那黏黏糊糊的东西粘手上,我宁可神归!”
      
      祖宗她没再与他争辩,抿唇咽下口水,独自走到崖边去看。
      泠风上神又在后面说风凉话:“不用看了,这尸崖高不可测,不说底下是什么不清楚,你掉下去要掉多久都未可知。”
      
      祖宗她她闻言咬了下唇,又往天上看去,问道:“就没有鸟飞过吗?”
      “呵。”泠风哂笑道,“搞笑呢吧。哪个神鸟会往这里飞?”
      “就算不是神鸟仙鸟,魔鸟妖鸟也可以啊,这里魔妖两界的鸟族应该很喜欢才对。”
      “哼。魔妖两界各族尽去赴神魔大战了,而今灭亡之数未知,见到你我这样的不帮忙送一程就是好的了,你还指望它们带你飞出去?”
      祖宗她回头看向泠风上神,自然而然道:“我这么可爱他们当然会带我啊,左右也不费多大事。”
      
      泠风上神看着祖宗她愣着,半晌才十万分疑惑地道:“不是我说,那个,道理我都懂,但是有你这样说自己的吗?”
      
      祖宗她自有底气,立刻道:“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是当年我在东南蛮荒时那里妖魔两界各族说的,你是神你不理解他们的想法很正常啊,不要这样怀疑自己。”
      
      泠风上神十足愣了会儿。
      他看着祖宗她,半晌,喉咙里艰难地噎下一口水,噎完努力挽回尊严地道:“你也说了是以前了,以前和现在能一样吗?你现在可是天界的神仙。”
      
      祖宗她听着抿下唇去。
      确实,这些年得天界诸神庇护,她和其他各界交往已少,现下手边没酒,又在神魔大战之期,此际对上妖魔两界,定是凶多吉少。
      毕竟你不可能在你自己族类杀了别的族类之后还和人家族类的幸存者举杯畅饮说什么“喝了这杯酒我们都放下吧,过去那些就让它过去了”的话。
      
      这不讨打吗?
      
      虽然祖宗她手上不曾沾过血命,但她毕竟是天界中仙,既受着天界好处,又岂能脱得其中冤债?
      罢了。就这样吧。
      谁让自己招惹了泠风上神这不要命的疯子呢?
      
      认命之后,凡事好像都简单很多。
      祖宗她把头埋到胳膊里歇息。
      她眼中的疯子于尸崖的寂静中道:“你放心,旦有半丝生路,我便是拼了命也会让你活着出去的。”
      
      祖宗她抬头往泠风上神看去,声音软糯道:“你还没把玉沅卵给我呢。”
      
      我酿酒一行的祖宗,行事果然坚持,很好,我欣赏。
      
      泠风上神:“……”
      祖宗她又道:“你不是说想复活他们吗?你命都没了怎么复活。当然是交给我由我把他们带出去想办法啊。”
      泠风上神:“……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祖宗她没再和泠风上神说话,坐好后开始背《清心咒》。
      这是神仙养精蓄锐的一种方法,因为还挂念着泠风上神手上的玉沅卵,她想努力让自己多活一会儿。
      
      没有日月,不见星辰,时间悄无声息地从她身边溜走。
      不知过了多久,泠风上神开始绕着她焦躁地走来走去。
      祖宗她受不了他,直接道:“这地方这么大,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身边转?”
      “你以为我离不得你?这不是其他地方我都走了几遍了!”
      
      祖宗她无可奈何地呼出口气,因为不知道泠风上神还有多少托辞,她没有再说“走了不能再走一遍吗”之类的话。
      徒费口舌无益,她得养精蓄锐。
      
      泠风上神却叉着腰和她说话:“我说你就一点儿不着急啊!我们可就要神归了!”
      祖宗她闭着眼道:“你这样走来走去也不能让我们不归去啊。”
      “那你这样打坐就有用了?你是不是还在等谁来救我们?是你的那些酒肉朋友,还是我的那些露水情缘?哼!我劝你趁早凉了这条心吧!”
      祖宗她只语气坚定道:“我没有等谁来救。我只要活得比你久就可以了。”
      
      泠风上神往后跳了数步,面露惊恐:“你、你要干吗?”
      祖宗她这才睁开眼,淡淡看向上神道:“等你神归后我就可以把玉沅卵拿过来了。”
      泠风上神:“……那你还真有能耐啊。”
      
      嗯。
      我也觉得我酿酒一行的祖宗她很能耐。
      泠风上神你惹错神了~
      
      祖宗她对上神的夸奖置若罔闻,重又闭了眼打坐,道:“我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可做的了,何况这次来找你本来就是为了拿回玉沅卵。”
      泠风上神:“那你拿回去了又能怎样?你不还是会神归。”
      祖宗她:“拿回来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神归就神归吧。哦不对。我不是神,只能说是仙去。”
      泠风上神:“你还知道自己是个仙啊?那你凭什么熬过我?就凭你能打坐?”
      祖宗她:“如果实在熬不过,那我就朝你扔尸骨,怎么着也让你比我先归了。”
      泠风上神:“……那你好厉害哦。”
      
      哈哈哈哈哈。我酿酒一行的祖宗本来就很厉害啊。
      泠风上神你知道的太晚了。
      
      祖宗她没再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扔尸骨的话吓到,泠风上神没再在她身边乱走。
      
      祖宗她自得了清净,继续打坐。
      不知过了多久,泠风上神又飘回来,往她腰间瞅了瞅问:“那个,青玄的传音石你带着吗?”
      祖宗她这才想起身上还有传音石,便拿了出来,看了看,又皱眉道:“可是……这里没灵气啊,喊不了青玄的。”
      
      泠风上神却笑道:“喊不了他正好。”
      祖宗她不解:“你这话什么意思?”
      
      泠风上神继续笑道:“你看。反正也活不久了,不如我们趁着都还多的时候快活一下如何?”
      上神好言好语商量的口气教祖宗她很不安心,不知他葫芦儿里卖的什么药,她自以不变应万变道:“我觉得这样打坐就很快活。”
      上神百般无奈:“喂——”
      祖宗没有理他,他便又飘走了。
      
      过了会儿,上神又飘了回来,试探着问祖宗她:“那个…你不是很想要玉沅卵吗?”
      祖宗她稳坐着不动,眼也不睁,只回他道:“我想要你又不给我。”
      “咳。”上神清咳了声,道,“要是你肯和我睡一觉,我就把玉沅卵给你。”
      祖宗她刷地睁开眼,“当真?”
      
      上神像是被吓到,往后跳退一步,吞吞吐吐道:“当、当然当真。”
      “都给我?”祖宗她需要确认一下,谨防泠风上神给自己挖坑
      “都、都给你。”
      
      祖宗她咧了嘴角笑开,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带了?”
      泠风上神眨了眨眼。
      “等我一下。”祖宗她说着起身,站在坐了许久的尸地上,环顾了圈,最后目光锁定在一处,迈步走去。
      
      她自袖中摸出乾坤袋,又在袋中翻了翻,抽出一匹云锦来。
      云锦很漂亮,华彩绚丽,是上回她和织云上神聊天时把上神聊开心了送她的。
      她没什么地方要用,便把它放在了乾坤袋里。
      不曾想竟会在魔界尸崖上派上用场。
      
      她忙活完后回身喊泠风上神:“好了!我铺好了!你可以过来睡了!”
      隔着数丈远的距离,祖宗她隐约看见泠风上神在一步步往后退,“你、你、你你怎么这样!”
      
      闻之,祖宗她眨了眨眼,起身,奇怪道:“我怎么怎样了?都把云锦给你铺好了还不够吗?你要嫌窄你睡上面我睡地上就是了,我又不会和你争。”
      上神却还在一点点往后退,“你、你不要逼我。”
      祖宗她越发不解,“我逼你什么了?你快点过来睡!睡完好把玉沅卵给我。记得是全部都要给我。”
      
      “你别瞎忙活了。我不会把玉沅卵给你的!”
      
      没料到上神会这样说,祖宗她浑身一僵,“你说什么?”
      泠风上神站定了身子,斩钉截铁道:“我说我不会把玉沅卵给你的!就算你天天陪我睡我也不会给你,一颗都不会给!”
      祖宗她素来都被告诉说做神仙最重要的是要守信重义,否则便没脸面在天界立足。
      她自己在此道上坚持得很好,乍见得泠风上神将反口覆舌玩得如此理直气壮,一时很有些适应不来。
      
      正不知该怎么办时,一个声音裹挟着浩然正气席卷而至: “莫说你手上只有数十颗玉沅卵,便所有玉沅卵都在你手上,你也休想碰小五分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就想问泠风上神刺不刺激。
    泠风上神:(ノ`Д)ノ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