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天亮

作者:西西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一场暴雨从S城上空砸下来,遍地开花。
      王于漾窝在椅子里听雨,目光扫向墙上的日历,2028年8月19。
      
      12号晚上他被杀,现在19号,刚好一周,也是刘峰出现异常到死的时间。
      ——七天。
      好像这个数字背后延伸出很多意义,每一个都令人悚然。
      
      按理说,刘峰那晚就会被灭口,但他只是失踪了一晚,第二天回来,失忆了似的照常上下班,以一种怪异的方式多活了七天。
      操控者像是在玩游戏一样。
      
      雨点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窗沿,王于漾恍惚间以为自己还没死,腿部条件反射的阵阵酸麻,他够到床上的薄毯子搭在腿上。
      冷不丁的清醒过来,这副身体的双腿没有旧疾,不会在雨天发作。
      
      王于漾的身体往椅子里陷,起初他思虑幕后之人是他交手过的某个敌对势力,或者是几方联手合作。
      杀了他是为了让沈氏垮掉,让沈家败落。
      毕竟他身处权利的中心多年,树敌无数,很多人盼着他死,只要他死了,S城的局势就会出现大动荡。
      
      现在他却觉得这个杀局跟沈氏沈家无关,也不涉及利益权势,以及恩怨纠纷。
      就是要他死。
      
      王于漾捏了捏鼻梁,那种诡异的感觉再次浮现了出来,好像除他跟周易之外,还有第三者知道沈家的当家主以这个身份活在世上。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刘峰这颗小棋子的作用不是将他拖进局中,而是把他往前推了一步,推到幕后之人指定的位置。
      推他的不止刘峰,还有其他棋子,是他身边的人,现在揪不出来。
      
      王于漾若有所思,至于他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在局中了。
      
      想破局,只能顺势陷进去,陷的越深,接触的相关人员越多,找到破绽的几率就越大。
      
      王于漾闭着眼睛,双手指缝交叉着放在腹部,右手的拇指一下一下点着左手拇指,椅子轻微的晃动着。
      在他的印象里,没有谁有这样的实力,在他毫无察觉之下不声不响的撒网布局。
      难道是某个世代隐居,不问世事的家族?
      要么就跟ZF有关。
      
      .
      手机的震动声突如其来,王于漾脑子里刚连上的那根线一下就断了,他拿起手机接听,“怎么了?”
      周易说,“我在回来的路上。”
      王于漾看向窗外,条条水迹蜿蜒而下,模糊一片,“雨下的挺大,开车慢点。”
      那头静了几瞬才响起周易的声音,“你没事吧?”
      
      “没事啊。”王于漾轻笑了声,“叔叔在等你回来做饭。”
      周易,“……”
      “要吃什么?”
      王于漾说,“青菜吧。”
      
      结果晚饭周易真的只炒了一盘青菜。
      两个成年男人坐在桌前,各自端着一碗白花花的米饭,沉默着夹青菜吃。
      
      王于漾咀嚼着嘴里的菜叶子,算起来他活了两世。
      上一世吃腻了山珍海味,过了三十五岁开始注重养生,饮食方面很清淡,以素食为主。
      难为了家里的厨子们,素食的花样就没重过。
      
      王于漾又夹了几片菜叶到碗里,这一世他的口味持续不变,万幸对面的孩子会做饭,合他的胃口。
      他不自觉的叹气,“哎。”
      周易垂眸扒拉饭菜,“不想吃就别吃。”
      王于漾悠闲的吃下去一点米饭,“小易心情不好啊。”
      周易面无表情。
      
      “回来的路上碰到了讨厌的人?”王于漾放下碗筷,唠家常的长辈口吻说,“还是不喜欢下雨天?”
      周易撩起眼皮,“你还吃不吃?”
      王于漾摇头。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青年拿起盘子,将剩下的一点青菜跟菜汤全部弄到碗里。
      
      “那什么?”王于漾瞥见了什么,脸色骤然一变,“小青虫?”
      周易若无其事的吃着饭菜,“见到它你应该高兴,说明没打农药。”
      王于漾阴沉沉的说,“我吃了很多。”
      周易说,“我也吃了。”
      
      王于漾的胃里激烈翻腾,他喝几口水缓了缓,脸色依旧难看,“你洗菜的时候没有看到虫子?”
      周易来一句,“下次你洗。”
      王于漾噎住。
      周易看男人吃瘪,唇角下意识的上扬,反应过来后就立即压了下去。
      
      王于漾说,“给叔叔一根烟。”
      周易将打火机跟烟盒全丢到了桌上。
      
      王于漾看看烟盒,这孩子天天抽,身上一股子又浓又涩的味道,他拔了根烟出来。
      “有个事叔叔很好奇,你这些年赚了多少钱?”
      周易说,“不知道。”
      王于漾并不意外,他衔着浅黄色烟蒂,“钱呢?”
      周易轻描淡写道,“换了回国的机会。”
      
      王于漾闻言抬头,“不像你的作风。”
      周易说,“那个人对我有恩。”
      王于漾挑了挑眉毛,“叔叔也是你的恩人,怎么都没见你对叔叔笑一个?”
      周易吃完最后一口饭,收拾碗筷去了厨房。
      
      王于漾吐着一团团的白雾,“这场雨一下,刘峰那花园里的土就成烂泥了,即便有线索也冲没了,老天爷瞎捣乱啊。”
      厨房里响着洗碗的水声,夹杂着周易的声音,“尸检报告不会那么快出来。”
      “不急,警方那边的法医我认识,叫张齐,是个严谨的人,查的仔细。”
      王于漾夹着烟起身回房,继续翻原主的书架。
      一个卖早点的,房间里摆一个大书架,整整齐齐的放满了书,其中竟然藏着几本原版英文书籍,关于医学类的,而且纸张发旧,有些年了。
      违和感只增不减。
      
      .
      王于漾在房里待了一段时间出去,发现周易没上楼,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手机,表情古怪,他好奇的走过去问,“你在看什……”
      没说完就被手机里传出来的一个喊声打断了。
      “我是二爷的人,他说‘金尊’的大门随时都为我开着,是他亲口说的,你们凭什么拦我?”
      王于漾,“……”
      他走过去看看周易的手机,开着的视频里是‘金尊’大厅。
      吵吵闹闹的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十八九岁,身材纤细。
      不清楚是哪个顾客拍了放网上的,跑那儿消费的非富即贵,还有这闲心。
      
      王于漾对视频里的小孩有点印象,模样长的可爱,小爪子捏的他肩膀很舒服。
      也就那样了,人他没碰。
      因为那段时间他心生老态,提不起劲。
      
      周易开口,“你真那么说过?”
      王于漾揉眉心,“这话问的,小易是聪明人,不要明知故问了。”
      他哪里会说那种话。
      周易皱眉,“你就喜欢这样的小白兔?”
      
      “怎么说呢……”
      王于漾在他旁边坐下来,“叔叔血气方刚,征服欲跟挑战欲激烈的时候忙着捞钱争权,没时间玩,有时间玩的时候,什么都有了,心态却老了,怕吵怕闹,不想折腾,喜欢乖一点,听话的。”
      周易沉默半响,嘲讽的扯了扯唇角,“真不想折腾,身边就别留人。”
      
      王于漾叠着腿,叹息道,“那不行啊,叔叔是正常男人,有欲|望的。”
      周易嗤了声。
      王于漾一点动怒的迹象都没有,语调缓慢的问,“小易有了欲|望,会怎么解决?”
      他想起什么似的笑起来,“叔叔忘了,小易是个纯情的孩子。”
      周易,“……”
      
      王于漾忽然说,“小易。”
      周易口气硬邦邦的回应,“干什么?”
      王于漾说,“你耳朵红了。”
      周易的面色微变。
      王于漾看着这孩子震惊,尴尬,无措,恼怒,他神情愉悦的说,“叔叔逗你的。”
      周易,“……”
      王于漾一只手搭在沙发靠背上面,侧身凑近,懒懒的笑,“这回真红了啊。”
      周易的额角青筋直蹦。
      
      视频里的少年被保镖架着往外面走,鬼哭狼嚎的,“二爷不在了,你们就不把他的话当回事是吧?经理呢?我要见你们的经理!”
      ‘金尊’的经理迟迟不出来。
      现在老板死了,他也无法确认,不论真假,这个头都不能开。
      不然以后是个人都说跟过老板,可以在‘金尊’随便消费。
      
      王于漾没什么兴致的收回视线,下一秒就听见了另一个恭敬的声音,“林少爷。”
      他瞬间转头看去,阿南不是应该在医院养伤吗?怎么跑‘金尊’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