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天亮

作者:西西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周易看男人靠过来,他下意识就把身子往另一边偏。
      “躲什么?”王于漾的脑袋凑到青年身前,“叔叔看不到了。”
      周易干脆把手机丢过去。
      
      王于漾伸手接住,触手的温度湿热,他挑眉,“小易的体温有点高啊。”
      周易绷着脸,“你看不看?”
      “叔叔这不正在看吗?”王于漾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进了沙发里,手机放在腿上。
      
      视频里的林少南出现在‘金尊’门口,他坐在轮椅上面,推着他的是个高个子男人,左眼有道疤。
      周易说,“肖明,L城人,孤儿,退役特种兵副队,现在是个哑巴。”
      王于漾按了暂停,“你认识?”
      周易说,“我手里有国内所有特种兵的资料。”
      王于漾啧了声,“年轻啊,记性真好。”
      周易瞥向男人,“你不好奇林少南身边什么时候多了那样一个人?”
      
      “好奇啊。”王于漾笑着说,“阿南可能是上个月摔断了腿,我又死于非命,他家老头子不放心,给他安排了个人吧。”
      周易问道,“他的腿是怎么摔断的?”
      王于漾说,“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周易皱了下眉头,“你尽快把你熟悉的那几个人的资料给我,省的我再费力调查。”
      “一会儿告诉你。”王于漾说完就继续看视频,并且把声音调到最大。
      
      .
      林少南的出现引起一阵骚动,他穿着白衣黑裤,额前碎发遮住眉眼,浑身散发着一种消沉的气息。
      “怎么回事?”
      
      保镖们战战兢兢,少年趁机挣脱出来,骄傲的理了理衣服,“林少,我跟着二爷的时候你是有见过的,我们还一起去过马场呢,你可以为我证明,二爷他……”
      林少南出声打断,嗓音沙哑的厉害,“今天是他的头七。”
      少年的表情瞬间一僵。
      
      林少南幅度很小的抬了下手。
      站在他身后的肖明大步过去,拎小鸡仔一样将少年拎到了外面,随意往地上一丢。
      “林少南,这是二爷的地盘,又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二爷要是知道了,做鬼都不……唔!你干什么——”
      视频最后是少年的疯叫。
      
      王于漾拖动视频的进度条,停在阿南那张消瘦的脸上。
      旁边这个孩子只是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但阿南真的是在他的眼皮底下一点点长大成人。
      已经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不是小孩子了,可以独当一面。
      
      周易突兀的问,“他叫你什么?”
      王于漾注视着视频里的人,眼里满是柔和跟宠溺,“有外人的情况下叫二爷,私底下叫哥。”
      周易看了眼男人苍白的侧脸,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开口,“说说他们的情况吧。”
      王于漾把手机还给他,捞起耳侧发丝往后捋了捋,“从谁开始说起呢,叔叔想想啊……”
      “就从阿南开始说起吧。”
      
      另一边,‘金尊’顶层,奢华无比的房间里多了一些兰花,纯白的,开的正艳。
      本来平添的清雅因为原主人的死淡弱很多。
      现在房里死寂一片,压的人呼吸困难。
      
      林少南看着窗外。
      肖明垂手而立,一语不发。
      
      不多时,门外进来一人,身材修长如青竹,生的肤白貌美,正是‘金尊’的经理江洋。
      “林少,对不住啊,我刚才躲着不出面也是没有办法,今天不是第一个了,二爷走了之后,一直都有过来闹的,我这些天给烦的,皮肤都差了,一天几张面膜的用,快吃不消了。”
      林少南说,“他不喜欢闹腾。”
      
      江洋往沙发上一坐,粉色衬衫的领口敞着,露出漂亮白皙的锁骨,他一笑,脸颊两边出现一对儿可爱的小梨涡,“这件事是我处理不当,以后我一定加强人手,不会再让那些人进‘金尊’的大门,靠近一次打一次。”
      林少南摩挲着轮椅扶手,“他对身边的人都很好。”
      江洋,“……”那你到底要怎样?
      
      林少南侧头,“巧克力。”
      肖明将一块巧克力递过去。
      林少南撕开包装纸,“如今二爷不在了,他没有留下子嗣,沈家现在的家主之位还空缺着,一团糟。”
      他将巧克力送到嘴边,咬进去一小块,“恐怕‘金尊’这块肥肉沈家保不住。”
      
      江洋的视线落在那块巧克力上面,很熟悉的牌子,二爷吃了很多年,“林少,‘金尊’是二爷最早经营起来的产业,平时有空也会过来坐坐,看到听话的小朋友,会亲自指导一二,不管怎么说,二爷对这里有感情。”
      巧克力包装纸被揉在一起的细微声响让他话声一停,他收回视线,咳嗽两声,“沈家保不保得住,还不是林少一个念头的事。”
      
      林少南的口中含着巧克力,舌尖上缠绕着甜腻香醇的味道,“林家不是我当家。”
      “有什么区别呢。”江洋挠了挠脸,“别说在多双眼睛虎视眈眈的局势下保住‘金尊’,就是稳定沈家,你也有这个能耐。”
      林少南依旧望着窗外,“没有了二爷的沈家,与我有什么关系?”
      江洋哑然。
      事实确实是这样,二爷在世的时候,这家伙像尾巴一样跟着二爷,和他很亲近,而不是整个沈家。
      那是两码事了。
      
      江洋偷瞄站着不动的高个男人,很强壮很有男人味,他轻佻的舔了舔嘴唇,“二爷的腿有旧疾,一到雨天就难受的吃不好睡不着,身边离不了人,现在到了另一个世界,赶上雨天,应该不会难受了。”
      林少南口中的巧克力化掉了,他又咬了一块,“今晚我住这里。”
      江洋歪头一笑,“行。”
      林少南垂了垂眼,“往后我也会过来,房间里的一切都保持原来的样子,不要变动。”
      江洋说,“林少放心,这里一直都是张姐负责打扫卫生,她有分寸。”
      
      “辞了。”林少南又去看窗外的雨,“从今以后我来整理。”
      江洋瞟了眼他放在轮椅上的腿,“既然林少这么说了,那我一会就交代下去。”
      林少南摁了摁干涩的眼睛,用手掌盖住,“出去吧。”
      “那不打扰林少休息了。”
      江洋起身往门口走,经过高个男人身边时,有意无意的顿了一拍,目光停在他左眼的伤疤上面。
      肖明侧头,面色肃冷。
      江洋人畜无害的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乖巧又灿烂,“哥哥好。”
      肖明没发出一个音。
      
      江洋手插兜,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唇边的弧度消失不见。
      早等在走廊的副经理连忙迎上去,“怎么样?林少没说什么吧?”
      江洋整了整衬衫领口,“没事。”
      
      “那就好。”副经理耷拉着脑袋,“信息时代屁大点事被放到网上都会被传的沸沸扬扬,又是视频又是造谣的,这么下去会损坏二爷的声誉。”
      江洋边走边说,“里头那家伙会处理。”
      副经理跟着他进电梯,“我还是不信二爷就这么死了。”
      
      江洋说,“尸体都火花了。”
      副经理不由得唏嘘不已,“二爷那样风光的人,死了也就只有一捧灰。”
      江洋对着镜子拨了几下一头卷发,“皇帝死了还不是一样。”
      副经理嘟囔,“二爷在S城不就是皇帝。”
      
      “别成天挂在嘴边念叨了,二爷去了地底下,听不到的,不会赏你一夜。”
      江洋捏了下他的脸,拿出手机打电话,“二爷头七,安静些吧,今晚九点亮牌子关门,三天后再营业。”
      说着就问电话里的人,“哪儿呢?”
      那头是嘈杂的背景,混杂着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堕落街。”
      
      江洋啧啧,“你还找那个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的老男人?”
      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冲,“是大叔。”
      江洋调笑,“不是一个样?”
      “完全不一样,我不跟你说了,挂了。”
      江洋还没说话,那头就传来了嘟嘟声,他的脸黑了黑,臭小子,刚回国路都认不全就敢一个人去堕落街,小心人财两空。
      
      副经理好奇的问,“谁啊?”
      江洋说,“我表弟。”
      副经理的眼里发光,“多大了,身高多少,体重多少,长得怎么样?缺钱吗?要不要来这儿做个兼职?”
      江洋轻飘飘的吐出三字,“官三代。”
      副经理张大嘴巴。
      江洋又说,“他爸他爷都是官场大佬。”
      副经理吃惊的接话,“但他是个草包?”
      江洋组织了一下语言,“又狂又欠抽,留过洋的草包吧。”
      副经理,“……”
      
      .
      两天后,周易将王于漾要的东西拿了回来,一样不少。
      王于漾知道他会把事情办妥,只是没料到这么快,“你找了你队里的计算机天才少年,破了警方的防卫系统?”
      周易说,“过程你不在乎。”
      王于漾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推断他接触过谁,去过哪些地方,“谁说的?”
      周易没给回应。
      
      王于漾把原主医学类的原版英文书放抽屉里,“所以是不是?”
      周易说,“不是。”
      “那就是跟警方有关系?”王于漾单手撑着头,语调慵懒的问,“小易,你是卧底吗?”
      周易面不改色的低头看他,“还有什么想法?”
      王于漾笑着摇头,“没了。”
      周易把纸袋子丢到桌上,“没了就看看这些东西吧,看完了我们再讨论。”
      王于漾扫了眼纸袋子,“你看了?”
      
      “嗯。”周易说,“刘峰别墅跟公司十天内的监控我从头看到尾,只有18号晚上有异常。”
      王于漾挑眉,那就是刘峰死的前一天,他拿起纸袋子,倒出里面的尸检报告跟口供,“什么异常?”
      周易没说,只是给他看监控。
      
      王于漾的目光移到画面上时,他正在喝水,看到刘峰在干什么,嘴里的水直接喷了出去,喷了周易一身。
      监控里的刘峰趴着下楼梯,脚蹬地,一跳一跳着下去的。
      
      王于漾的喉结滚了滚,“这什么……”
      “就是你看到的诡异样子,不排除刘峰还做过其他异常行为。”周易淡定的抖了抖衣服上的水,“毕竟哪儿都有监控拍不到的地方。”
      王于漾反复看刘峰下楼,越看越觉得不舒服,说不出来为什么。
      
      周易淡声陈述道,“根据尸检报告显示,刘峰的体内有一种线形寄生虫。”
      他稍作停顿,“那种寄生虫人类没有,只有昆虫身上才有。”
      王于漾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东西?”
      周易说,“昆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