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你折腰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2

      
      “帮我把瓶子扔海里去。”
      
      “用力点。扔远点。”
      
      言时如她所愿,许愿瓶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掉进海里,他侧头问:“纸条上写了什么。”
      
      有些惊喜他今天跟自己说这么多话,楚歌踮脚凑近他耳边,轻轻说:“祝言时事事称心,平安顺遂。”
      
      少女身上有淡淡的沐浴露玫瑰花香,海风一吹,香味钻进鼻间,他身体僵硬,不自然的略微偏头。
      
      下意识舔了舔唇角,是海风的咸。
      
      楚歌退后一步,又拿出一个装满五颜六色小石子的瓶子,笑嘻嘻的在他耳边凌空抓了一下,一本正经道:“把烦恼装进瓶子,它就会沉入大海。”
      
      还是把瓶子递给言时,他眼睑微敛,在楚歌的连声催促下,平静的海面泛起一道水花,随着一波浪潮消失在海面上。
      
      他转头,就撞进一双蕴藏星海的眸子中。
      
      脸上的湿意让他猝不及防,下意识抬手一摸,指尖残存柔软的温度。
      
      楚歌的眼眸干净清澈:“言时。”
      
      “熬过这段日子,你想要的,岁月统统都会还给你。”
      
      言时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女孩,失神良久。
      
      昨天母亲来找他的时候,他本来是惊喜的,以为在她心中仍有些许地位,自己还是被在意的。
      
      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
      
      只是没想到楚歌会半路折返,这让他始料未及。
      
      本以为万家灯火是别人的,何其有幸,他生命中也能透进来一丝光亮。
      
      言时眼底泛起了波澜,他认真顶着楚歌看了很久,久到楚歌这个一向混不要脸的人都脸红了,正想转移话题,比如谈谈今天很好的天气,又或者说说等下去哪解决午餐。
      
      正在想着怎么结束这么尴尬的气氛,言时却骤然俯身,鼻尖差点碰到她额头,楚歌的心“噗通噗通”狂跳,心想他不是爱上我的美貌了吧,又或者被我的厨艺征服?还可能是拜倒在我人见人爱的人格魅力下?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言时停住动作,目光落在她脸上,眼神游走,似在描摹她眉眼。
      
      “言时,”楚歌吞了口唾沫,“你在干什么?”
      
      言时朝她一笑,眉眼舒展,“我想记住你。”
      
      楚歌睁大了眼。
      
      言时他……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从一开始的不搭理,不在意,不回应,到现在会主动问她,会好奇,会想记住她。
      
      楚歌差点热泪盈眶。
      
      之前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啊。
      
      现在他也愿意主动走近她了。
      
      “楚歌。”
      
      “嗯?”她鼻子红红的。
      
      “你很好。”
      
      “我知道。”她自己也一直这么认为。
      
      “谢谢你。”
      
      楚歌今天心情很好,洗头发的时候嘴里还在哼歌,楚辞路过洗手间,被她点名:“哥,帮我吹下头发。”
      
      “多大的人了。”楚辞撇嘴,但还是从储物柜拿出吹风机,站在她身后,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今天和应初阳她们出去玩了?”
      
      “和言时呀。”楚歌晃了晃头,头发上的水珠四处飞溅,“我觉得我和他的距离缩小了一点点。”
      
      “这么久了才一点点啊。”楚辞想起那块冰山,摇头,“你很想和他做朋友?”
      
      “我会努力的。”
      
      “那你加油。”
      
      睡前有杯牛奶,楚辞在复习单词,时不时抬手摸着杯子喝一口。
      
      楚歌晚上吃得有点撑,妈妈做的蒜香排骨太美味了,牛奶有点喝不下,只好趁楚辞不注意,偷偷地给他倒点。
      
      这杯牛奶好像怎么也喝不完,楚辞疑惑抬头,就看到妹妹一脸无辜的撑着脸看他。
      
      楚辞:“……”
      
      星期一放学后要开家长会,楚母去楚辞班上,楚父则去楚歌班上。
      
      老头在讲台上唾沫飞扬,楚歌在台下昏昏欲睡,半睡半醒之间听到老头点她的名,她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
      
      “接下来,我要着重表扬一下楚歌同学。”老头顿了顿。
      
      楚父听到自家女儿的名字,先是不敢置信,是表扬?不是批评?然后一脸受宠若惊,难得啊。
      
      楚歌面无表情看着黑板前的老头。
      
      果然,老头说:“楚同学最近遵守校训,安分守己,老实做人,值得鼓励。”
      
      安分守己?老实做人?什么仇什怨?!
      
      楚歌脸黑成锅底。
      
      嘲笑,这是明目张胆的嘲笑。
      
      楚父心中甚慰,看来女儿最近在学校还是很乖的,最近一段时间老师都没请家长了,回家得奖励她一个大鸡腿。
      
      楚母向来喜欢给楚辞开家长会,在儿子无数次被老师各种夸的时候,她面带谦虚,在其他家长投来羡慕的眼光时,她也只是微微一笑:“还是老师教导有方。”
      
      在暗自享受的同时,余光扫到孤零零的一桌,她心中一愣,这个男孩子的家长没有来?
      
      她小声问楚辞,“你同学的家长是做什么的?很忙吗?怎么小孩子开家长会都不来,别人的家长都来了,就他一人坐在那,心里不得难受死啊。”
      
      楚辞看向面无表情的言时,他轻声回道:“他家里从来没有人来给他开过家长会,不过他妹妹好像是楚歌隔壁班的,他妈估计在那。”
      
      楚母唏嘘,“多好看的孩子啊……你有空把你同学带家里来玩玩,小小年纪看起来这么没有活力,你看你妹妹那一天天精力过盛的样子,俩人要是能互补一下就好了。”
      
      楚辞点头,“知道了。”可人家不一定乐意去啊。
      
      感受到楚辞的目光,言时偏头回量,就看到他身边的妇人笑意盈盈看着他,模样和楚辞有三分像。
      
      他微微颔首,收回目光。
      
      有些想楚歌了,怎么办。
      
      吃完晚饭后,啃了两个鸡腿的楚歌下楼遛弯,见到遛狗的师母,她先是蹲下来逗弄了会儿小狗狗,然后举报:“师母,我看到老头在前面广场调戏领舞的老太太。”
      
      师母闻言,把牵狗绳交给楚歌,“楚丫头,你帮我看会儿。”然后气势汹汹的去算账。
      
      老头捂着被揪疼的耳朵,一蹦三尺高,“污蔑,夫人,明目张胆的污蔑啊。”这是打击报复。
      
      楚歌牵着狗慢悠悠地往这走,老头看到她咬牙切齿,“小兔崽子你过来,你知道什么是老实做人吗?”
      
      楚歌咧嘴一笑,笑容灿烂,“不知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