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布相思

作者:温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豆蔻华年(六)

      沉吟片刻,老妇人又转头看着宗明旌,口若悬河的继续开口解释道。
      
      “两个女娃不是本地人,出生隶也不好查,便只能询问两个女娃,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两个孩子不仅拿不出证明,还打死也不说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也不说是哪里的人,只知道说是来这处投奔亲人了。”
      
      “如此,官府也不能为他们备案,就只能将两个孩子当做孤儿处置,送往最近的救助机构,可三个人都不同意,这样僵持了都快有半月的时间了,官府都来了几次人了,也没个处理的法子。”
      
      宗明旌听了这半响,可算是明白了这原始,心底怔怔的触了半响,眉梢微微一挑,出声,不明所以的嘀咕了一句:“莫非是有什么隐情不成。”
      
      老妇人的话音刚落,一道有些气急又无奈的声音,嘶吼道:“我说你们怎么想到,到底要不要随我等走,我可告诉你们,这是按律例处置,若是你们在不给话,我就要强行带走了,你们也别怪我。”
      
      四周顿时议论纷纷,宗明旌的神情略微一动,并未说会话,眼神直直的看着那处。
      
      两个少女低垂着眉,此刻两人已经松开了扶着老人的人,改为两个人互相支撑着,老忍则是一脸为难,瞥了一眼身后两个少女,轻叹了一口气,眼神立马转过去,看着那声音的主人,带着些许祈求的眼神看着他,正欲说话的时候。
      
      那被中年男子叫做典吏的人,一眼半看出来了他的意思,似乎被气的不轻,气急败坏的指着老人说道:“黄老头,不是我帮你,大家都是邻里邻居的,若是能帮我周某人怎会不帮,你也不想一想,你没有上报官府,就能在这处立户摆摊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可是你也看见了,我们大人说了,若是交不出出生隶,她们就只能当做黑户孤儿,便只能被我们带走。”
      
      这话一出,老人的神情黯淡了下来,略微停顿了,片刻之后,收拾了一下,面前东西,走到两个少女一旁,将两人拉了拉,拍了拍两人的手,眼睛有些酸涩,声音哽咽的道:“看来,我们爷孙情分也就到此为止了,周大人说的不错,你们没有出生隶,我确实没有法子为你们上户,如此,你们便和大人走吧,官府会给你们好生安置的,别担心。”
      
      一听他这话,两个少女顿时如临大敌,其中一个,甚至憋不住轻声的抽泣了起来,另一个似乎年长一些,虽同样是一脸惶恐,但却强迫自己,佯装淡定的看着老人,轻柔的出声道:“爷爷,这些日子,我们姐妹二人多谢您的帮助,您放心,您这辈子都是我们的爷爷,您好生照顾自己,等日后我们回来接您去享福。”
      
      这一番话,让四周一众的人都觉得自己眼睛酸酸的,尤其面对这样的画面,两个少女柔弱的不堪一击,老人瘦弱不堪老泪纵横。
      
      此时,围观的人群中,已经有人忍不住,在出声劝慰了:“周典吏,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你看看他们三人这样的身世,你就看在大家都是云安的就过去了吧!”
      
      “是呀,周典吏,说的是这个道理啊!”
      
      “是呀,对的呀!”
      
      那周典吏,本就不愿来拦这个差事,可当家的大人说是他的故地,他来最为合适,他能怎么办,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见这一众的人都制止自己,顿时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一个没忍住就出声,瞪着牛一样大的眼睛,出声吼叫道:“都给我闭嘴,到底是我办案啊,还是你们办案,一个个长舌妇一样,不去管你们自家那点破事,都在这儿杵着,闲得很啊!”
      
      众人顿时被他吓得一个一噎,都未在说话,只听得见声声的抽泣。
      
      宗明旌有些不耐烦的挠了挠自己的耳朵,微笑着上前一步,环视了一圈,郎声看着那位周典吏,出声道:“这位大人,您是不是忘记了,大兆老百姓没有出生隶,可不是这个解决办法啊!”
      
      一众人顿时被吸引了过去,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周典吏此时正火冒三丈,听着他的声音,便准备呵斥他,在他话音落下来的,周师爷便将将转过身子,这一刻,众人以为又会听见一圈的怒骂,可是那典吏却硬生生的遏制了自己。
      
      宗明旌今日是要去苏家人,不仅是梳妆打扮,衣衫穿着十分的得体,就连素日长公主强制其佩戴的玉佩今日也带着,这怡然是一副贵公子的样子,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何况,周典吏还是在官场上的人,平日见的跋扈贵公子不少,所以,一眼便能断定他的身份不简单,但这还不足以让其收敛怒火,让他收敛的原因,还是因为宗明旌的那番话。
      
      其实,在大兆因为各种原因,拿不出出生隶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出生隶,只需要前去朝廷,专门管理户籍人口的办事处,重新办一张便可以了。
      
      只是,这两个女娃娃,若是要去补出生隶,就必须要由他亲自带领前去京城,而且来回加上,走人情,上报上级及办理的时间,少说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他眼下是万万走不开,他妻子快要生了,他家中只有两女无子,大夫说这一胎很可能是个男胎,所以,说什么,他也不能这个时候离开。
      
      所以,他了解事情之后,思量再三,直接略过了这一处理法子,让她们直接去救助的地方,如此也省时省力。
      
      这件事,他早前是师爷出生,最会的就是处理,这些细节上的人心,几句话便让大家都讲注意力,放在了两个女娃没有出声隶,所以,老黄头是不能领养她们这一事情上,便没有人能想到,其实这出生隶也是能重新办的。
      
      只是相对来说,会麻烦一些。
      
      他本以为,今日便能将事情解决,却没想到,竟然有人出来很插一脚,视线暗暗的打量着宗明旌,心底暗暗的盘算着眼前这个少年,有多大的分量。
      
      沉静了片刻后,周典吏咬着牙,看着宗明旌,沉声道:“你是何人,官府办案,不容他人阻挠,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休怪我不客气。”
      
      宗明旌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嘴角勾起了一个有些邪恶的笑,他自幼跟在老国公身边,得他性子影响,最是喜欢打抱不平,尤其是像周师爷,这种为了一己之私而不顾他人的人。
      
      所以,压根不给周典吏机会,宗明旌随意甩了一下衣袖,笑着道:“这云安镇是天子脚下,第一大城镇了,应该最是清楚朝堂官府的机构运行,不知这位大人是在哪位大人手下任职,是陈知府呢?还是李知县?大人想必也是听过几耳朵,这两人的名头吧!”
      
      周典吏,一听这威胁十足的话,顿时心底咯噔一响,暗自咒骂了一句:莫非踢到老虎须了?
      
      心底立马就暗暗的盘算起来,宗明旌口中的李知县是他的顶头上司,陈知府更是天子的管家,那是他上司的上司。
      
      宗明旌一个小小少年,却能说的如此准确,语调神色还是淡然平静,只能说明,他知道这两个人,甚至可以他背后支撑他的人,比这两个人还要有势力。
      
      大兆,设立洲际知府,必须要人口数量面积达到标准,才能设立,云安镇虽是声名在外,但也仅仅是个繁荣的小城镇而已,根本不够设立知府的阶段,只有早前设立的一门知县一职。
      
      但云安镇,地理位置优越,在加之有七庐书院,达朝寺,又是进京城必经的地界,这云安镇的官府办事人员,肥水不少。
      
      他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疏通了知县,掌了这个户房的权利,最关键的是,大兆的官员等及极为严格,他们这种级别的根本不算是官员,没有品级。
      
      大多都是掏钱纳粟买来的差事,正规一点的都是通过招募考试而被选用,他是两者都参与,却是两者都没被选上,才咬着牙走了贿赂一路,好不容易打通,若是因为这事,出了什么问题,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所以,顷刻之间,聪明的周典吏,便下了决心,瞥了一眼宗明旌,在看了一眼四周的人,咬着牙,极力压制自己心底的怒火,沉着声音道:“黄老头,后日将这她们带到县衙处,我与知县商议,可另有解决办法过后,在行决断。”
      
      片刻就领着几个衙役离去,众人看着周典吏虽是气势汹汹,甩袖离去,但怎么看也像是灰溜溜的逃跑,便也明白了,这少年公子的话,让周典吏重新改变了决定,可是他们却没有明白,为何会是这样。
      
      老人和两个少女,听着这一席话,眼睛睁得老大,直到周典吏离去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老人最先明白,望着周典吏离去的背影,有些泣不成声的冲着他,高喊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小老二一定准时到达,一定准时。”
      
      两个少女神情皆还是透着呆愣,有些僵硬的看着老人的动作,好半天都没有反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