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布相思

作者:温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豆蔻年华(五)

      京城一处,有些淡雅,长着一颗参天古树一般硕大的院子,此刻刀剑相碰撞的声音不断,时不时的还能听见两声女子轻喝的声音。
      
      片刻之后,声音停了下来,一道男子浑厚中透着稚嫩的声音道:“郡主,承让了。”
      
      随后,空气中就响起一道爽朗利索的女声道:“强书,你果然不愧是老国公赞赏之人,本郡主服气。”
      
      男子的声音,并未在响起,倒是响起了一道有些苍老,听着却是中气十足的声音,道:“小丫头,你别看强书,年纪不大,但可是真正的得老夫真传,你想要战胜他还要些时日。”
      
      “那是自然,老国公,您放心,我一定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女声再一次响起,此次透着些许不一样的豪气。
      
      被称之为老国公的便是忠靖国公府,老国公宗泽,此时老国公躺在一个竹编的躺椅上,悠哉悠哉的对着站在对面的女子说着话,老国公两鬓已白,但面容红润,中气精神气十足,一点不像六十多即将七十岁的老者。
      
      对面女子衣着干练,手持一把软剑,脸上挂着爽朗的笑,看着老国公和一旁站立,面无表情的强书,眼眸微顿,笑着道:“老国公这些年,您对嘉荣的照顾,嘉荣铭记在心。”
      
      老国公也是一怔,随后朗声笑着道:“你这丫头,多少年还在说,老夫和你祖父早前也是同僚,照顾一下同僚后背,是老夫应该的,何况你这丫头对老夫口味,哈哈哈。”
      
      嘉荣郡主,大兆唯一,一个藩王——镇南王独女,年满十六,虽是镇南王独女,但是却自其年满八岁之后,便长在京城,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谁会不明白。
      
      南方虽不是北方那等贫瘠之地,但却也不似京城这般繁华,当年嘉荣郡主年幼入京,身份虽是尊贵,但却不合京城,在这满地都是贵胄的京城,受了许多的白眼和嘲讽,甚至是故意挑衅。
      
      老国公和老镇南王以往交情深厚,自这位郡主入京,便对其照顾有加,后来发现这郡主有些武学天赋,便亲自指导其,一来二去,有些了师徒情分。
      
      三人在一处,饮了半会茶,嘉荣郡主神色微微变了变,不经意的柔声,问道:“老国公,嘉荣听说,大公子去了云安镇苏家了?”
      
      老国公微顿,语调有些不满,但神情却是十分的平静,道:“还不是他那个父亲,说是要臭小子熏陶一下文墨家的雅味。”
      
      “丫头,你说,我们武族有什么好学他们文家的,害的老夫在苏家那老家伙面前丢了面子,待他回来,老夫定要好好收拾一下他。”
      
      嘉荣一顿,抿嘴一笑,劝慰道:“老国公,文学双全是好事,大公子今年已经十三了,在有几年就该担事了,这苏家可不是一般的清流文人之家,难道您还不知道吗?”
      
      老国公一听她这话,心情稍显好了一些,看着嘉荣的眼睛,柔和了一些。
      嘉荣见状,心底微微一怔,暗自思虑了一下,随口,笑着道:“那大公子岂不是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回京了?”
      
      老国公并未看出她的不对劲,摇了摇头,淡声回道:“那臭小子走之前,他母亲说踏青之前必须回来。”
      
      踏青源于先祖时期,农耕祭祀的迎春习俗,后来慢慢的演变为早春的一个特定的节日,那段时间,春光明媚,草木返青,在加之与清明祭祀扫墓处于前后几日,如此,踏青时节,可结伴游玩,亦可以凭吊先人。
      
      嘉荣眉眼微转,松了一口气,离踏青时节还有不到两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得到自己满意答案的嘉荣,整个看起来神采奕奕的。
      
      云安镇,主街道。
      
      宗明旌,悠哉悠哉的打了一个哈欠,毫无精神气的倚在马车,车窗旁,瞥了一眼外面阿牛,淡淡的耸了耸肩,有些等不及的询问,道:“好了没?”
      
      外面赶马的阿牛,额间有些紧张的气息,语调急切的道:“公子前面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好像堵住了,您别急,小的这就绕路,一定会让您按时到书院的。”
      
      宗明旌神色微顿,随后脸色微微一变,淡淡笑了一声道:“急什么,去看看,都晚了这一月的时间了,也不差这几个时辰。”
      
      阿牛顿时哭丧起了脸,正欲拒绝的时候,宗明旌已经从里面伸手,戳了戳他的背,示意他。
      
      如此,阿牛便不敢违抗自家主子的意思,只能驱使着马向那处走去。
      
      半柱香的时间,马车便到了事情的根源地,在云安镇主街的正中心,四周林立的店铺四周已经沾满了人,里里外外密密麻麻的人,从外围根本看不见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阿牛都还没有出声,宗明旌已经掀开车帘走了下去,眼睛像是猎豹一样四处扫着,神情一顿,给阿牛丢下一句:“等着!”人便不见了,徒留下阿牛一个人牵着缰绳,呆呆的立在那处。
      
      顷刻之间,宗明旌便跻身到了最里面,眼睛扫了一圈,便大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容貌上层且十分相似的妙龄少女和一个瘦骨伶仃的老者互相搀扶着,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怒火看着他们的中年人,一旁还站着一群狗仗人势的衙役。
      
      这种场景,宗明旌在京城偶尔也见着,所以几秒钟便断定了事情的原委,抵不过是一出,地痞流氓想要抢占清白民女,别人不依他,他便要用自己的势力,强行抢了去。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吐槽这云安镇,有大兆国最好的学府坐落,被儒雅文学弥漫的云安,居然也有这样让富贵繁华,侵蚀到骨子里,已经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之人,看样子似乎还是个很有势力身份的,居然还牵扯到了官员衙役,看来这云安也不见得有多好。
      
      可下一秒,旁边同样看热闹人的话,却让觉得自己常年的自以为是,是不是该改一下了。
      
      站在宗明旌,右手边一中年男子,满身邋里邋遢,吊儿郎当,一身臃肿的行装包袱,已经遮住嘴角的胡茬,眼底确实一片看热闹的兴味,一看便知道是个远行至此,瞅热闹的行脚客。
      
      浑厚的声音,透着一股不认同的味道,道:“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朝廷有专门救助的机构,这官差典吏大人也都亲自来请了,他也不同意,硬是要让着两个女孩子跟着他受苦,哎!”
      
      宗明旌离他不远,这话时一字不差的听进耳朵,顿时微楞,嘴角一抽,定了一下神,环抱着手臂,微微移了一下脚步,眼睛透着示好的光芒,看了一眼的中年男子,好奇的出声问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中年男子听着他的这话,转头看着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宗明,心底一片愤然,这人比人委实是比不得的。
      
      在联想到他方才的话,便知道他该是才来,不知道事情原委,脸色顿时有了些傲然,觉得自己似乎比宗明旌高那么一层,挺了挺胸脯,抬了抬下巴。
      
      他是成年男子,宗明旌还是十三岁的小公子,身形上自然是略胜他一筹,如此像是压着宗明旌一样,如此中年男子越发的得意了,看着宗明旌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老头子和这一对孩子是从外地到这云安镇来的,家中遭受变故……”
      
      “哎哎,我说你这个愣头青又知道什么,你别胡说八道,让人家小公子平白误会了。”还不等男子说完,一旁离宗明旌方向,几步路的位置,站着一个穿着巾巾调调灰色衣裳,头发有些花白,脸和手一样黝黑,额间有些凌乱发丝的老妇人,便出声朝着中年男子,啐道。
      
      宗明旌正听得兴起,被老妇人突然的打断,显然有些不满,但听着她的话,又看着她这副随意方便的装扮,明显就是市井人家,有个小店,开门做营生的摊妇人样子,用脚指头想,显然她更了解一些。
      
      如此,宗明旌眼睛微眯,便缓和了态度,看着老妇人出声道:“婆婆,那您这话的意思是您很了解了?”
      
      老妇人见惯了三教九流,一眼便能看出来宗明旌的身份不一般,非富即贵,所以方才才出声打断那看戏的中年男人的话。
      
      如今,听见宗明旌如此亲和的和自己说话,顿时觉得油然升起一股慌乱,急忙将手中已经握出汗渍的瓜子甩掉,用宽大的袖子,随意擦拭一圈手,带着一丝讨好的笑看着宗明旌,道:“小公子,一看您就是京城来的,你有所不知,这老汉和那两个女娃子,根本就没有关系。”
      
      “说起来,他也是心肠好的,两个女娃子倒真是孤儿,家里遭了变故,本是携带一个老妪仆人前来投奔亲人的。”
      
      “谁知亲人没投奔到,那老仆人倒是突染疾病离世,两个女娃娃是个感恩之人,想给老仆人一个安身之所,便用所有的积蓄给老仆人卖了一个棺材,让那仆人入土为安。”
      
      “如此便也没有金钱来支撑两人素日的开销,后来,连平日的吃食都成问题,恰巧遇见这老汉,这老汉自妻子儿子皆去世过后,也成了个孤家寡人一个。”
      
      “哦,是个说书人,就在城中那个李记酒馆,有一次,偶然遇见这两个女娃,见起可怜,便将两个孩子收养了。”
      
      “可是,他自己都是光棍白条,平日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哪里能让三人吃饱喝暖,如此,三人便想着,出来卖艺挣些钱,两个女娃会些乐器,他肚子里有墨水,揽客的法子,倒也是有趣,能吸引些客人,勉强能维持下去三人的开销。”
      
      “只是,我们大兆是有严格律例的,像两个女娃这样的孤儿,若是要被人收养,必须要去官府备案才能生效,不是简单的祭天入族谱就能解决的。”
      
      “这是要双方的家族都挖的干干净净,知道两个女娃千真万确是孤儿了才行。”
      
      说到这,老妇人满口唏嘘的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那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