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

作者:疯芍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秘房客(3)

      3
      
      次日一早,准备去学校的陆林九在楼道里碰见了尹莫娜。
      她心里一揪,佯装什么也不知道地跟她打招呼:“莫娜姐?你怎么在这儿啊。”
      尹莫娜一如昨日冲她微笑,眼中没有半分恶意:“早啊,我回来取点东西。”
      陆林九脸上的笑意时隐时现,她心里一直想着退房的事情,不知现在开口,尹莫娜会作何反应,可万一“蓝色金字塔”的话是真的呢?
      她犹豫了好久,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真的,不能说;要是假的,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下楼的时候,尹莫娜一直注视着陆林九的背影。
      她看不见尹莫娜的表情,却感受到身后冷飕飕的目光跟随了自己一路。
      那种被人盯上的感觉折磨了她整整一天。
      
      晚间,她不敢回合租屋,就来到操场跑圈。
      操场一旁立着的两只长颈鹿泥塑,白天看起来特别温馨——幼鹿亲吻着母鹿的长脖子,母子共同沐浴着亲情。而到了晚上,那只鹿的白色眼仁反射着惨白的月光,看起来格外诡异,分明是那只幼鹿死死咬住了母亲的脖子,母鹿痛苦的眼神凝滞在昏黑的夜空。它们足下赤红的跑道,似乎是流满了一圈带着铁腥味的动脉血。
      这黑漆漆没有人影的操场,并不能安慰她胆小的内心。
      正当她跑累了停下来休息时,身后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
      她忙转过头,一看却是宇文成都。
      “你吓死我了。”她扶着额头伏下了身。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宇文成都背着手问。
      陆林九纠结要不要跟他说这件事。可她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而且就算是真的,宇文成都也无济于事。他现在该忧心的是如何找到那个神秘人,然后重返大隋,拿这些鬼神之说去打扰他岂不是自讨没趣。“没事,跑几圈锻炼锻炼。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个神秘人,你打算怎么找?”
      他盯着远处楼宇黑压压的影子,边沉思边说道:“那是一栋通体都是黑色的楼,……准确说应该是个洞窟,门口立着块石碑,上面有很多我不认识的符号和花纹。但有三个字,只有那三个字我是认得的……”
      “哪三个字?”
      “归梦隐。”他说,“那是我们那时候最常用的文字,和现在的文字还不一样。可惜从那儿出来之后的路,我完全是凭意志走的,再想回去,太难了……”
      “归梦隐?”陆林九抱着侥幸的心理去搜了一下地图,不出所料,果然没有相关信息。
      “还有,阿九……”宇文成都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还是那天的事,是我情绪失控,害得你摔了一跤,还不小心伤了高峤。”
      “没事的……你那天不是都请我吃饭了吗,而且还赔过礼了。”
      “可我觉得不够。”
      陆林九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你别这样,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而且我那天是自己摔的,你要赔礼还是去跟高峤赔吧。”
      见她推辞,宇文成都更加坚决了。他郑重地把双手的东西从背后递出来:
      “一点礼物,以表歉意。”
      那是个淡紫色的盒子,陆林九对这个古代人准备的礼物有点意外,她连忙凑过去——
      “冰淇淋?!”打开盒子的陆林九有点惊讶。
      “啊呀!!怎么成这样了。”宇文成都比她更为吃惊。里面的东西变为了一坨腻腻歪歪的已经称不上固体的“瘫软体”,散发着微微甜丝,原本的形态早已不复存在。“对,对不起啊,它好像是被我给弄碎了……”
      陆林九笑得前仰后合。见她这样,宇文成都更加懵了:“怎么…这东西,不好吗?”
      “你知道这东西怎么吃吗?”
      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知道,我这是今天在你们学校门口看见好多女孩围着一个车,一位老婆婆从铁桶里舀出来一个个彩色的球,装在这小盒子里,卖给那些女孩们。我看她们都特别开心,就想你应该也能喜欢,就买了一个。正好当时高峤也来了,我想到我那天不小心伤着他,还没道歉,也给他了一个。这个是我给你准备的,可我摸那盒子挺凉的,就在怀里焐了一会儿,结果就……”他看看手里那可怜兮兮的一坨,“肯定是我焐着的时候碰碎的。”
      “不是碎了,是化了。”陆林九接过那盒子,拆下盒盖上的塑料勺,“我帮你拿着,你尝尝。”陆林九笑着拎起盒子,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他有些慌张地躲避:“这,这是给你的。”
      “我知道,你尝一下。”陆林九托着盒子底,看着宇文成都。他小心翼翼低下头,试探着努嘴凑过去,小心地尝一口……
      “凉的!”他脸上浮现过一丝惊喜,嘴边还蹭着点冰淇淋的痕迹,“甜的……”
      陆林九满意地看着宇文成都的小惊讶,那个带着淡淡幸福模样的他,在剧里是从来也见不到的。
      “这东西叫冰淇淋,和冰一样,很容易融化的。”
      “而且……”他想补充,却又没说出口。
      他吞回去的那四个字,是“甜蜜可口”。
      在那个瞬间,陆林九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笑过一回了。那天午间的不快,和宇文成都的吵闹,还有近来的恐惧,似乎都随着那坨冰淇淋,一起融化掉了。
      她是哼着歌回到合租屋的。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屠雨霏就站在门前,湿漉漉的头发全部搭在脸上,像极了恐怖片里从电视机爬出来的女鬼。
      陆林九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见她很久没有动静,才稍微挪动脚步。
      她……可能只是在洗头。
      从门口走回卧室,像走过一段漫长的雷区,步步为营动魄惊心。踏入卧室的一刻,她像安全着陆一样舒了口气,赶紧拉上了门。
      打开手机,首先跳出的是“蓝色金字塔”半小时前给她发的留言,那时她正和宇文成都在操场没有接收到:
      “在不在?”
      “你在家还是在哪儿?”
      “为什么不说话?!”
      “我很担心你!”
      ……
      室内的光线似乎又暗了,陆林九转回头,却看见一个漆黑的人影像壁虎一样趴在自己卧室的门玻璃上。
      换作别的女孩这样,她顶多觉得这姑娘很顽皮,或者干脆直接骂一句“有病吧”,可屠雨霏这样的行为,却只能引起她心中的恐慌。那颗刚刚放松的心脏再一次绷紧了。
      始终不相信“金字塔”的陆林九竟然萌生出了向他求救的念头。她举起手机把屠雨霏的样子拍下来,给“金字塔”发了过去。
      不知是陆林九的动作被趴在门上的屠雨霏看到了还是怎么,她的身体慢慢从房门上缩了回去,消失了。
      不一会儿,“金字塔”回复了她:“她这是在干嘛?”
      “不知道,而且我拍完她就缩了回去,我担心被她看到我拍她。”
      “不要怕,只要你不惹她应该没事。”
      她现在忽然有点后怕,如果刚才屠雨霏闯进来怎么办?她是不是没命在这里跟“金字塔”聊天了。而且明天,是不是就会有一个古怪的“陆林九”每天代替自己去学校上课,代替自己面对宇文成都他们。
      陆林九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默默接受了“金字塔”口中那个离奇的故事,自己在恐惧中麻木。也许,信与不信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该怎样才能让自己安全。依照他的嘱托,至少现在还活着,而冒着生命危险去试探谁对谁错,她不敢赌,也赌不起。
      她就这样安全地度过了住在401的第二天。
      第三个夜晚,陆林九开始和“金字塔”聊起那个真正的屠雨霏住在401时都有过怎样的经历,为了方便打字,她干脆把电脑取出来聊。她想从他的描述中抓住一些细节,推出自己要注意的事项,以及日后逃离401的办法。
      在此之前,她办过一件事。她委托别人帮忙去查这个尹莫娜,然而一切资料都显示着:查无此人。
      有点慌张,也有点轻松,她终于找到了让自己相信“金字塔”的理由。
      屠雨霏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了猖狂的笑声:
      “丑爆了!小婊砸!”
      “穿成这样也敢走红毯?”
      “恶心!”……
      陆林九一愣,她停下敲击文字的手。这是她住进来这么久,第一次听到屠雨霏开口。那声音粗犷沙哑,和那纤瘦的外表一点也不符。
      也难怪沙哑,嗓子咳坏了嘛。
      她像复写机一样把屠雨霏刚才喊的内容发给了“金字塔”。
      “她这是在干嘛?”金字塔也很纳闷。
      正在这时,门被拉开了——
      屠雨霏端着一只杯子,笔直地站在陆林九的门前,目光冷锐地扎在她的身上。
      陆林九吓了一大跳,赶紧整个人护在电脑前,电脑还显示着她的聊天记录。“你……你有什么事吗?”
      “我房间的饮水机坏了,借我用一下你的。”她冷漠的声音如同冰窖里的寒气,冰冻住了周围所有的气息。
      陆林九冲她点头示意,她端起杯子,在陆林九身旁的饮水机前蹲下了身。这也许是她第一次离屠雨霏这么近,那种感觉就像动物园里与猛虎只隔着一层铁丝网,而她的周围,连一层铁丝网的庇佑都没有。
      冷汗浸透了掌下的鼠标。
      直到屠雨霏离开,她似乎才敢呼吸。
      “怎么了?为什么不回?”金字塔催促着问。
      她深深呼了口气,“屠刚才进我屋了。”
      “啊?她做了什么?她没看见咱俩的对话吧?”
      她把屠雨霏的举动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对了,”陆林九忽然想到一件事,“你有没有听说过这附近有一个地方,黑色的楼,门口有块石碑,石碑上刻着三个字,应该是篆体的。”
      “什么字?”
      “归梦隐。”
      她把这三个字敲在键盘上。
      屠雨霏的房间还在不停地传出骂声,那些话很奇怪,既不像在打电话,也不像在骂一个身边熟悉的人。等待金字塔回复的陆林九徘徊到门边,悄悄听了几句,没听出什么,便又坐了回去。
      而她再也没有等到金字塔的回复。
      
      之后连续两天,金字塔渺无音讯。
      无论陆林九再给他发任何东西,都没有回复。“蓝色金字塔”,就像突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她与他断了联系。
      北风吹折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陆林九站在门厅,周围陈设的黑色曼陀罗将她包围,冷艳的花瓣滴落着晶莹的水珠,仿佛每一滴,都是房客们的鲜血。
      面前的挂钟,指针指向九点。屋内的屠雨霏似乎已经睡去,发出着咒语般的轻鼾。
      平日里的他无时无刻不关注着自己到底有没有危险,现在却人间蒸发。
      他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陆林九实在抑制不住紧张,她发给他一个又一个“在不在”、“说话”。当她看到“蓝色金字塔”的头像依然亮着,陆林九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他那边出了问题,屠雨霏或者尹莫娜一定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聊天,那么这个账号现在就在她们母女的手里!而自己一遍遍的催问他在不在,那对母女势必会找到她的头上!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几乎能想象出——金字塔正在打着字,毫无防备的他忽然被死死勒住,在他的身后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一张明星一样的脸,鲜红的唇勾起了危险的弧度。
      手机在这时突然传来电钻般炸裂心肺的震动声,看到是高峤的来电显示,她接起来,把声音压到最低:“喂?”
      “阿九,你在家吗?我在你家楼下。”
      话筒那边急促的声音,竟然是宇文成都的。
      “成都?你怎么……”
      “听我说,你现在马上离开那里!”
      他命令般的语气好像穿过话筒直接给了陆林九一个电击。她刚想问清怎么回事,听筒里传出了挂断的声音。
      除非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才能让一向冷静的宇文成都这般火急!
      安静的房间里滴答的大钟声,成为了这危险时刻的背景音乐。屠雨霏房间的门半开着,隐约能看见躺在一片黑暗里安睡的影子。沉睡的猛兽,等待着屠戮。
      绝不能等她苏醒!
      紧张时发出的呼吸总是强烈而急促,她怕那声音吵醒屠雨霏,就捂住口鼻,死死咬住手掌来掩盖。什么也没有携带,她轻轻走到铁门边,手中那把黄铜钥匙被沁出的汗浸湿,陆林九屏住呼吸,小心地去开锁……
      门上,她的影子忽然被另外一个影子覆盖。
      死神止步立在她身后,发出着沙哑的声音:
      “你要去哪儿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