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

作者:疯芍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秘房客(2)

      2
      
      当晚,高峤帮忙把陆林九的行李从学校宿舍运到了小区。
      “宇文兄说要来,可我觉得毕竟剧组还没走,他在校园里晃来晃去容易惹事,就没让他来。”高峤说道。
      “做得对,他来还不够他添乱的。”虽然嘴上这么说,可陆林九心里还是有点小失落。
      “九哥,给你讲个笑话。那天宇文兄忽然问我,说在咱们这儿有一种线随处可见,电视机后面有,电饭锅后面有,电脑后面也有,各个都跟拖着条尾巴似的,他问我那是什么,我告诉他那叫电线,是导电的。他说,他来的第一天看见高楼大厦都有好几十层,问你人是怎么上去的,你当时告诉他是用电送上去的,你猜他后来怎么说?”
      “怎么说?”
      “他说:哦,原来你们是顺着线绳爬上去的!”高峤逼真地学着宇文成都惊讶的语气,那样子滑稽极了,陆林九哈哈笑着:“他还有这么呆的时候?当着我面儿他都不问,原来丢人全丢在你那儿了。”
      “哈哈没事儿他就上我这儿找科普。”
      两个人的笑声传遍了安静的小区,连门口那尊石膏塑像都像在抿着唇角窃笑一样。
      陆林九把大包小裹的行李拖进了合租屋。屋里一片漆黑,屠雨霏貌似还没有回来。陆林九不禁想,像她那么闷,回不回来又有什么区别呢。她不再想,进屋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四楼外有一个宽阔的缓台,留给居民健身娱乐用的。虽说这设计的初衷不错,可陆林九还是觉得不安全,有了这个缓台,她们的合租屋就等同于一楼了,又没安装什么防盗窗,万一有人硬闯进来……她赶紧晃了晃脑袋,最近怎么总喜欢胡思乱想。
      她谨慎地把通着外面缓台的窗子划上了栓。正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铁质门碰撞的声音在静谧的黑夜里更加扎耳。
      是屠雨霏回来了吗?她没带钥匙吗?陆林九凑到了门边,从门镜向外张望。
      灰暗的楼道里,没有一个人影,连声控灯都没亮。她心下开始犯嘀咕,恶作剧?大半夜的谁会这么无聊?可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她察觉到膝盖出有一股阴冷的风,像是从门外渗过来的。低头查看,原来是门上那个投报的方口,自己打开了……
      仿佛有什么控制着她一样,她恐惧又好奇地俯下身,借着屋内的光亮,顺着投报口往外看——
      一颗头颅,在她望出去的一秒瞬间抬眼,一张灰白如死人般的人脸紧贴在投报口上,充斥着血丝的通红双眼正与她四目相对……
      陆林九哇的一声瘫坐在地上。
      门外的敲击声越来越凶!那铁门根本没有看起来那么结实,好像每被拍击一次就会随之晃几晃。陆林九吓得腿都软了,顾不得站起来连滚带爬地向后退,拖鞋早已离开了双脚。
      不知何时她意识到自己已经退到了厨房的门槛上,敲门声经久不休一阵猛过一阵,她倚着门框站起来,从橱柜里握起一把尖刀。
      如同魔咒的声音持续了整整几分钟,终于平息下来。
      她放下刀,瘫倒在黑白相间的地板上。
      冷汗顺着她的脖子,也流到地上。
      这是她第一次,离小说里才有的恐怖情节那么近。
      胸腔上下剧烈地起伏着,四肢仿佛都失去了知觉。陆林九不敢回想自己看到了什么,但她清楚地知道,她从投报口里看到的那张灰白的脸,那绝不是活人的面色。
      那画面又一次出现在她脑中——
      它抬头前的一瞬,似乎露出了头顶,陆林九隐约记得,它头上戴着一个发带,一个很熟悉的、玫红色的发带……
      她惊得从地板上刷一下坐起来。
      屠雨霏!中午见到屠雨霏的时候,她头上戴的就是这条玫红色的发带!一模一样的一条!
      铁门又一次传出声来。
      陆林九嗖地握起刀,迅速躲到自己的卧室内,掩上门。
      妈的!这卧室门竟然没有锁!她心中暗骂。
      这一次是锁扣转动的声音,而不是狂躁的敲门声,不一会儿,门被推开了。陆林九心提到了嗓子眼,她没敢开卧室灯,蹲守在自己的床脚,静静等待着进一步的声响。
      低沉的脚步从门厅传来,一个黑色的人影移动到自己门前,陆林九一声不吭,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声。那个人影在她门前停留了良久,朝着屠雨霏卧室的方向缓缓移动过去。
      过了好久陆林九才缓过神,她的腿都蹲麻了,前额的汗一直流到腮边。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她点开桌角的台灯,温和的光线安抚着她不规律的心跳。她决定明天一早就给房东打电话,不,现在就打!一定要搬走,立刻搬走!正当她要拿起手机,手指还未来得及触碰电源键,平躺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条好友申请。
      “蓝色金字塔?”她并不认识这个人。
      基本信息显示,这个主动邀请她的是个男人,22岁,天蝎座。陆林九在脑中过了一遍自己的交往圈,这个人完全不在范畴之内。然而,对方附在申请栏底端的那句话,却让她再度陷入了恐惧的沼泽——
      “您是401室的新住户么?”
      
      屏幕另一端的陌生人,全然不知是圈套还是救命稻草。
      陆林九没心情考虑太多,她太怕了,以至于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个人聊聊以平复心情。没犹豫多久,她点了下好友申请的通过键,回复了一个“是”。
      静谧的夜,幽闭的空间,聊天提示音再次响起。这一次,是很长的一段:
      “三年前,有一个女孩和她的母亲一起住在401室,母亲很疼爱她的女儿,女孩也很优秀。可惜女孩得了一种怪症,一次独自在家时咳血而死,家里的家具上到处留着她的血迹。母亲痛不欲生,万分绝望的时候,她偶然习得一种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秘术:让女儿的灵魂住进别人的身体里。母亲改换了容貌和身份,把家具都漆成黑色来掩盖女儿的血迹,并把那间房屋租出去,租给一些和她女儿年龄相仿的少女,然后,让女儿住进她们的身体。”
      她把自己裹在被窝里,默读完了这让人毛骨悚然的一段故事。她很快联想到现在身处的这间屋子——周遭黑色的柜子、黑色的书架、黑色的桌子,还有身下……这黑色的床。她吓得把头也缩进被里,没忍住发出了尖叫。
      不,这故事太荒谬了!即便之前自己所看见的场面有多惊悚,她也不相信这件事情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你跟我讲鬼故事呢?”恢复理智后的她颤抖而急迫地敲了一行字。
      这个自称“蓝色金字塔”的人的出现让她更加紧张,她虽然不信,但内心深处却又极其希望他的说法不是真的。她开始回顾那段文字里的细枝末节,试图找到一些破绽戳穿他的编造。
      终于,陆林九有了发现。
      她有些兴奋地回复道:“你说女孩儿的母亲把401租给那些和她女儿同龄的女孩,那她的母亲今年至少也得有四十多岁了吧,而我的房东只是个20几岁的……”她正在输入文字的手指忽然触电般停止下来。
      尹莫娜,她整了容!
      中午那个一身墨绿色的优雅女人,她的笑容再次出现在陆林九的脑海。她忽然觉得那笑容是那么可怖,仿佛马上就要露出锋利的尖牙。她不停地按着删除键,让光标把刚打好的字全部吃掉。直到对话窗只剩一片空白,她才缓缓地再一次输入内容:“尹莫娜为什么要整容成Tina?”
      “金字塔”回复:
      “整成谁不重要,关键是掩盖原本的身份和年龄。不信你去当地的派出所查,绝对没有尹莫娜这个人!如果你真是401的新房客,我就跟你直说,现在屠雨霏的身体里,住着的就是女孩的鬼魂,而真正的屠雨霏,已经死了。”
      “胡扯!”陆林九忍不住骂道。尽管这个陌生人那么真诚地想告诉她一些事,可她还是觉得他的话太离谱。可转念一想,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离谱的事还少吗?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等了好久,对方回道:“你打开你房间柜子最下面的抽屉,在一摞书下面,压着一个东西。”
      陆林九立即从被窝中脱身,依照指示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张照片——
      一个清瘦高挑的姑娘,红衣服,梳着长长的马尾。陆林九看着有点面熟,“那不是屠雨霏吗?”她马上给那人回复。
      “对的,是她。我是她的男朋友。三年前,她和你是一样的年纪,租住了这间房子。最开始对这间房子很满意,而且租金也是低得离谱,可后来越来越多奇怪的事在她身边发生,她越来越害怕,一心想离开这儿。可无论她怎么逃离,鬼魂都一直缠着她。所以,朋友,我虽不能保证帮你脱离房东母女的圈套,但我至少会帮助你暂时安全。”
      伴着眼前真诚的文字,陆林九有点动摇了。有种绝望的回流,在身上蔓延开。
      “阿霏死的很惨,更惨的是除我之外,甚至没有人知道她已经死了。你不相信我也没关系,毕竟这种事情任何人都会觉得荒唐,可能现在你还没遇到什么可怕的事,如果真有那种事发生了,你也不要惊慌,千万不要把鬼魂惹怒。鬼魂通常不会轻易入驻新的人体,所以你也不要担心,在现在的屠雨霏和房东面前你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读着他的叮咛,陆林九叹了口气,或许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其实,恐怖的事已经发生了。”
      她向他描述着一小时前的遭遇。她心里清楚,即使“金字塔”的话真假难辨,但之前自己看到的那张脸绝对不是错觉!包括那条玫红色发带,她也一并向“金字塔”虽说明。
      “那条发带是当年我送给她的。”他回复道,“朋友,不管你信不信我,我有几点想提醒你:不要试图逃跑,一旦惹怒她,她会直接置你于死地;轻易不要挪动屋内摆放的物品,当年阿霏就是因为知道曼陀罗有毒不适合放在室内,又看到屋里到处摆着黑色曼陀罗,就想把它们挪到四楼的缓台上,结果激怒了鬼魂被害死。”
      曼陀罗?原来那些花都是……她抬头看了一眼窗台摆着的一盆曼陀罗,黑色的花卉吐露着花蕊,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幽邃地盯着自己。
      她和“金字塔”的聊天甚至没来得及有一句结束语,但她猜测,彼此一定都在这漆黑的夜里难以入眠。她整晚都把自己关在卧室,甚至没敢出去洗漱。躺在床上一遍遍翻看着自己和“金字塔”的聊天记录,到底还是不相信鬼神的存在。她不懂他为什么帮她,出于好心?出于对女友的怀念和愧疚?还是另有阴谋?她张望着黑暗的四壁,无从得知。
      那些话,不能尽信,也不能掉以轻心。可要说到骗,她又实在想不出任何动机。
      她把厨房拿来的刀压在枕头底下,今晚,就枕着它睡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