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君心上娇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云海之中,杨戬对三圣母道:“你快去师父那儿找刘彦昌吧,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大概急疯了。”
      
      三圣母:“可是妲己——”
      
      “我带她去疗伤,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他面前撑开一个风罩,将她牢牢护在怀里。
      
      “你们一个个的,就喜欢把我踢开!”她想起那天为了刘彦昌和二哥起了冲突,二哥气急呕血,妲己追出去前也说了类似的话。
      
      “你都成家了,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杨戬道,“你不想见刘彦昌吗?”
      
      “我……那你好好照顾她!”三圣母鼓了鼓嘴,一甩袖,掉转方向走了。
      
      杨戬还是那一身黑盔战甲,闯入药君的洞府之时,直接把门口两个看门童子给吓到撞上了洞门。
      
      二郎神冲冠一怒杀上凌霄的事情已经遍传天界,药君看到杨戬,顿时一个激灵。
      
      “真真真君来此有何贵干啊?”他小心问道。
      
      杨戬露出怀里的九尾狐,言简意赅:“治。”
      
      药君眉头一跳。
      
      乖乖,这就是那只红颜祸水吗?
      
      杨戬眯了眯眼:“能治吗?”
      
      药君:“能能能,能能能。”
      
      药君伸出手。
      
      杨戬:“……”
      
      药君:“……”
      
      药君:“真君,您得把她转交给我。”
      
      杨戬:“……好。”
      
      “这位……”药君想了想,放弃了斟酌措辞,“这位是受了千年劫,内外皆伤,所幸未伤及要害,只是因为时间拖得太久,所以昏迷不醒。真君且放心,在我这里,治起来不难。”
      
      杨戬蹙眉看着他翻箱倒柜地找药:“要多久?”
      
      “我先替她把外伤治好,内伤我会重新制药,真君只要记得给她按时服下,多让她自我调理即可。彻底痊愈的话,快则一月,慢则三月。”
      
      “这么久?”
      
      “真君,这位撑过了千年劫,修为必定是要更上一层的,养伤的同时也是在重新积聚妖力,哪快得了呢。”药君尴尬一笑。
      
      这不是常识吗?他怎可能不知,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
      
      药君在心里摇了摇头。
      
      药君替狐狸上了外敷,包扎好伤口,道:“我这里缺一味内伤药,真君稍等,我去师弟府上取一趟。”
      
      杨戬:“嗯。”
      
      药君走了,他在床边坐下,静静地看着她。
      
      明明并无区别,他却觉得现在这只狐狸,比从前轩辕坟里那只,顺眼得多。
      
      他精神紧绷了太久,此刻终于放松了下来,不禁生出一丝倦意。
      
      他伸出手指,轻轻抚了抚她柔软的长尾。
      
      而后阖上双目,在床畔养神。
      
      ……
      
      再睁眼时,已是一个时辰之后。
      
      药庐里一片寂静,药君还未回来。
      
      他看向床上的妲己,忽而一愣。
      
      不知何时,她已恢复了人形,身上衣衫破损,手上腰上腿上尽是白色的药绷。
      
      她呼吸均匀,仍是未醒。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真君,这最后一味——”
      
      药君甫一进门,就看到杨戬把刚解下的披风往床上女子身上一盖。
      
      药君眉头又是一跳:“——药我拿回来了。”
      
      “有劳药君。”杨戬一揖。
      
      “真君客气,客气。”药君干笑两下,取了东西,往药间里走去,“我去配药,真君稍等。”
      
      直到傍晚,药君才带着一只瓷瓶出来。
      
      他跟杨戬嘱咐了一遍用药事项,两人都没发觉床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
      
      妲己迷茫了好一会儿。
      
      印象中她还在历雷劫,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她忽然一阵难受,翻过身来,朝地上呕出一口黑血。
      
      杨戬骤然回头:“妲己!”
      
      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颤着手去抹她唇边的血。
      
      “真、真君……”她尽量笑了一下。
      
      “药君,这是怎么回事?”杨戬又急又怒。
      
      药君递来一张帕子,无语至极:“这不就是常见的吐出淤血吗……说明她的身体已经能够自我调理了。”
      
      好歹也是上过战场那么多回的人了,怎么一惊一乍的。
      
      “好,好……”杨戬勉强放了心,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还好,就是伤口还疼,身上也乏力。”她皱眉,“我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药君的洞府,你千年劫伤重,我带你来疗伤。”杨戬道。
      
      “多谢药君。”妲己起不来,只能朝药君点头致意。
      
      药君颔首。
      
      “你受伤了?”妲己拨开杨戬额前几丝碎发,摸了摸他眉心一道浅浅的痂,“你的天……”
      
      “没事,已经好了。”他压下她的手。
      
      妲己隐约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回去再细讲。”
      
      药君忙道:“妲己娘娘现下既然乏力,不如在药庐里多休息一晚。我派童子看着,不会有问题的。”
      
      妲己惊愕地看了看药君,又看了看杨戬:“他知道我是……”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
      
      “啊?”她顿时紧张起来,“那怎么办?我早该想到千年劫会暴露的!”
      
      杨戬不由露出一丝笑意,揉了揉她的头:“无妨。现在没人敢再说你的闲话了。”
      
      药君望天。
      
      “今日多谢药君相助,改日我必将登门拜谢。”杨戬起身一揖。
      
      “举手之劳,岂敢岂敢。”药君连忙回礼。
      
      杨戬望向妲己:“我们回去吧。”
      
      妲己为难道:“可是我现在……诶?”
      
      她惊恐地看着杨戬伸手把自己打横抱了起来,还顺便掖了掖她身上的披风——不对,她身上什么时候有的杨戬披风?
      
      药君转过身:我什么也没看见。
      
      妲己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杨戬道:“你做什么?”
      
      妲己深吸一口气,慎重道:“那个……你被夺舍了吗?”
      
      杨戬脚步一顿。
      
      “没有。”他淡淡道。
      
      妲己:“那……三圣母呢?”
      
      “和刘彦昌在一起。”
      
      “那,那天规怎么办?”
      
      杨戬微不可查地勾了一下唇角:“天规早就该改了,你以为天庭人人都拥护它么?此事自有其他仙僚处理,你不必担心。”
      
      “哦……”她闷声道,“我们去哪?”
      
      “真君府。”
      
      杨戬带着妲己回府的时候,草一草二已经候在了门口:“真君,屋子都打扫好啦!”
      
      “嗯。”
      
      杨戬把妲己放到床上,温声问:“你困吗?”
      
      “不、不困。”
      
      “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吗?”
      
      “不、不想。”
      
      “那有什么别的事要我帮你做吗?”
      
      “没、没有。”她僵硬了一会儿,补充,“把草一草二……叫进来?我想跟他们说说话。”
      
      “好。”杨戬起身,招来草一草二,“陪她说说话。”
      
      草一草二:“好嘞!”
      
      杨戬一走,妲己立刻道:“你们家真君怎么回事?”
      
      “哼。”草一摇头道,“女人啊!”
      
      “女人啊!”草二摇头道。
      
      妲己:“……?”
      
      草一草二便争先恐后添油加醋地跟她把事情讲了一遍,妲己彻底听呆了。
      
      “他、他……”
      
      她半天也没能组织出一句完整句子。
      
      仔细想想,这好像也是他能干出来的事儿。岁月让他学会了收敛锋芒,却不代表磨灭了他的锋芒。
      
      杨戬见屋内的草一草二迟迟不出来,便敲了敲门:“妲己?”
      
      妲己连忙应声:“怎么了?”
      
      “没事。”杨戬说,“他们待了那么久,我以为出了什么事。”
      
      草一草二对视一眼,决定溜了:“看来真君并不想我们久留,那我们还是先走吧。”
      
      妲己:“……喂。”
      
      草一草二已经麻溜地开了门,钻了出去。
      
      杨戬走进来,递给她一丸药:“吃吧。”
      
      妲己默默地吃了,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杨戬低头看了看自己:“怎么,哪里不妥?”
      
      “没有没有。”她尴尬道。
      
      他褪了战甲,换了身白衣,堪称丰神俊朗,惊为天人。
      
      ……好罢,本来就是天人。
      
      她清了清嗓子,说:“多谢真君收留。”
      
      “你我之间,不必道谢,也谈不上收留。”
      
      “那,既然现在已无身份之忧,那这天下我何处去不得啊?”妲己笑道,“待我伤好,就去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来!”
      
      “你还是想着要走吗?”杨戬低声问道。
      
      妲己只觉一颗心乱蹦,咬着手指道:“我不是说了,华山现在不适合我住……”
      
      “灌江口,不好吗?”杨戬看着她。
      
      妲己死死地抓住了被角,脑子里成了一团乱麻。
      
      他这是什么意思?
      
      “灌江口,山清水秀,人情淳朴,你不喜欢吗?”
      
      妲己眨眨眼,无法接话。
      
      “留下来吧,妲己。”他说,“留在真君府。”
      
      妲己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脸上却假笑着:“就算你一向把我当妹妹照看,也实在不必如此……”
      
      “妹妹什么妹妹,杨戬此生只有一个妹妹。”他靠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但杨戬觉得,真君府上缺一个女主人。”
      
      “……”妲己望了他半晌,突然把他一推,掀开被子,把自己整个人裹了进去。
      
      杨戬:“……你干什么?”
      
      妲己的声音闷闷传出来:“我可能还没睡醒。”
      
      杨戬:“……”
      
      他哭笑不得,拍了拍被子:“你清醒得很。”
      
      妲己把被子撩开一条缝,露出一双眼睛:“可是,我不敢相信。”
      
      “那你想如何?”杨戬无奈,“难道再让我上一次天庭,为你昭告天下?”
      
      “不了不了。”妲己连忙拒绝。
      
      杨戬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我以为你会很高兴。”
      
      妲己:“什么?”
      
      “我以为我向你坦诚心迹,你会很高兴。”
      
      妲己:“……”
      
      我的真君,这种话你不要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啊!
      
      妲己默默把被子拉了回去:“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太震惊了。”
      
      毕竟前人血泪无数,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够成功上位。
      
      “这样你会更高兴吗?”他把被子强行扯了下去,露出她完整的脑袋。
      
      他五指伸入她的青丝中,低下头,轻轻吻了她的唇。
      
      轰然一声,血流逆行。
      
      妲己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那天晚上,我以为你会继续的……”他低声道。
      
      妲己:“……”
      
      完了,他果然都记得。
      
      她磕磕巴巴道:“我、我那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想用魅术让你生气……”
      
      “无妨。”他声音里隐约含笑,“虽然你那魅术对我无用,但我可以假装中了——如果这样可以让你胆子变大一点的话。”
      
      妲己:“………………”
      
      她翻了个身,恼羞成怒:“既然你早就知道,又为何非得等我主动!”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他抱住她,“我之前一直以为,你看我如兄长是你的真心话……所以我才……”
      
      妲己:“……”
      
      她撇了撇嘴。
      
      半晌,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等我伤好,我的修为就可以更上一层了吧?”
      
      杨戬:“嗯。”
      
      “那我能打得过你吗?”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妲己丧气道,“假话。”
      
      杨戬:“不能。”
      
      妲己:“嗯???”她惊讶,“那真话是什么?我居然可以打得过你?”
      
      杨戬含笑道:“真话是,我已经输给你了。”
      
      妲己:“……”
      
      半天,她才挤出一句:“真君,你真是你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杨戬笑了笑,吻了吻她的发顶。
      
      ……
      
      室外阳光正好,草一草二百无聊赖地坐在台阶上晒太阳。
      
      草一:“我其实超不喜欢真君府这个冷配色的。”
      
      草二:“我也是我也是!”
      
      草一:“我觉得我们可以期待一下喜欢鲜艳的女主人了。”
      
      草二:“没错!”
      
      草一:“耶!”
      
      草二:“耶!”
      
      (全文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猝不及防地完结了!
    毕竟是短篇嘛!~( ̄▽ ̄~)~
    感谢大家的投雷和营养液!有人吃我冷CP安利真是太开心了哈哈哈!
    其他真君系列点我专栏!
    年后开现言坑~请多多支持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