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娇软情人[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修)

      姜姜捏紧袋子,“陆先生。”
      
      她面上看着平静无澜,其实心底里已经拍起了惊涛巨浪。
      
      让她惊讶的不是他怎么会在这里,而是他怎么会帮她捡东西。
      
      陆辞看着她,清冷的眉骨聚拢,突地勾起唇,“姜小姐。”
      
      看见他微扬的唇角,姜姜很是惊悚,他这三个字让她心尖发颤。
      
      她咽了一口唾沫,说:“陆先生,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面前的女孩微扣着脸,略宽大的蓝白病服罩在她身上,像穿着大人衣服的小孩,像浮在她周围的蓝白色的云。
      
      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紧紧捏着袋子的手也泛着白。
      
      如同被猛兽咬住了的小兽,柔弱,颤抖,没有半点挣扎的能力。
      
      “怕我?”沉暗的两个字堵到姜姜耳边。
      
      她条件反射般地后退半步,急忙摆手,“不怕。”
      
      不怕才怪啊,你个第一次见面就踩我的变态!
      
      姜姜暗骂了他两句。
      
      忽然间,清冽的烟草凉气逼到了她这边,她抬头,发现他走上前了一步。
      
      她和他只有不到三寸的距离。
      
      这么近的距离,姜姜又感到仿佛空气挤压进胸腔,无法呼吸的窒息。
      
      “陆先生?”姜姜急急又后退一步。
      
      然而他又跟了上来。
      
      退到无处可退时,他猝地抬起手臂。
      
      那一瞬间,姜姜以为他要打她!她不想再承受上一次被踩住脚的钻心的疼痛了。
      
      她的第一反应是在他的手落下来之前,飞快地一挡,把他的手紧紧地抓住。
      
      同时嘴里还急道:“不要!”
      
      她紧闭着眼,两只手抓住他的手腕,细白软嫩的指尖微颤着。
      
      胸膛也急促地起伏着,将空荡的病服撑了起来。
      
      一串低沉的轻笑在耳畔响起。
      
      听到这轻笑声,姜姜的理智瞬间回笼。她呆呆地看着他。
      
      他的眉眼间带着淡薄到几乎看不见的笑意。
      
      姜姜愕然。
      
      下一秒,她感觉头上被什么东西碰了下。
      
      一片树叶出现在他掌心。
      
      姜姜张了张口。
      
      原来她误会他了。他不是要对她做什么。
      
      “对……对不起。”
      
      陆辞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清冷疏离,似乎刚刚那眉间的微末笑意是她的幻觉。
      
      他退开,只淡淡地瞥了她一下。
      
      旋即从她身边掠过,带走了空气里稀薄的烟草的味道。
      
      姜姜靠着墙,轻喘着气。
      
      她怎么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
      
      但是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踮脚远望着陆辞的身影。
      
      跟个神经病似的。
      
      他怎么会在医院?
      
      姜姜顺好气息,回到病房。
      
      傍晚输着液,她抵不过倦意,睡了小半会儿,正朦朦胧胧地在做梦,就被手机铃声吵醒。
      
      是沈彩蓉。
      
      屏幕上的名字把她激醒。她急忙接了电话。
      
      沈彩蓉在电话那头抱怨她今天怎么没跟她打电话。
      
      姜姜差点忘了,原身跟她妈妈之间关系特别好,每天有事无事都必须打电话闲聊一个多小时的那种。
      
      “刚刚在上课,正准备给你打的。”
      
      “你嗓子怎么了?”沈彩蓉问道。
      
      “呃,没什么啊。”姜姜把语调压细。
      
      这时候,右边病床上的小孩突地大声道:“姐姐!你瓶子里的药要没了!”
      
      姜姜迅速捂住话筒,对着小孩嘘了声,然后按了按床头的玲。
      
      本以为她妈没听见,却忽然听见她说:“姜姜,什么药?”
      
      “喔,这个,是这样的————”她的话被打断。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一沉,“姜姜,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没有的事。”她急于否认,忘记压细声音。
      
      浑浊沙哑的嗓子里冒出来的字如同硬挤出来的一样。
      
      “你听听你这声音,还说没事!”
      
      姜姜咬咬唇,瞒不住了。
      
      索性让她知道算了。她现在已经没有早上那么抵触他们了。
      
      再怎么样,日子还是得过下去。她必须得适应如今的状况。
      
      “妈,我感冒了。”
      
      沈彩蓉一听,立马道:“严不严重?吃药没?”
      
      “吃了,这会儿在输液。”
      
      听到她在输液,坐在沙发上的沈彩蓉放下膝盖上毛茸茸的小狗,问了她医院的地址。
      
      换上鞋正要去医院时,姜柏海和姜沉璟正好下班回来。
      
      “怎么了?”姜柏海见妻子神情焦灼,问道。
      
      “姜姜生病了,我去医院看看她。”
      
      “生病了?”
      
      “得了感冒,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大热天的也能感冒,昨晚上还发了高烧。”
      
      已经要上楼的姜沉璟闻言,停下步子,微不可察地蹙起了眉。
      
      “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得快点去医院。”沈彩蓉就要开门时,骤然听见丈夫道:“等下有晚宴。”
      
      沈彩蓉拍了下头,“诶,我给忘记了。”
      
      她有些为难,等会儿的晚宴缺席不得,已经约好了的,她要是突然不去的话,太不给对方面子了。
      
      就在这时,她身后响起儿子的声音:“我去医院。”
      
      沈彩蓉想着姜姜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她也不必急于去看她,等参加完晚宴再去就是,先让沉璟去照顾照顾她也行。
      
      只不过让她有点意外的是,沉璟竟然会主动说出这句话。
      
      沉璟从小到大都对姜姜这个小他八岁的妹妹很冷淡。
      
      她知道原因,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也没过多于要求他。
      
      上一次让他送姜姜去学校她说了好久,他才答应。
      
      她只是想让哥哥妹妹的关系变得好一点而已。
      
      两个都是她的掌心宝,她当然希望两人之间亲密和睦些。
      
      “那你去吧。”沈彩蓉把医院的地址说给他。他嗯了声就出去了。
      
      ——————
      
      姜姜按了铃之后,护士很快就来将她的针拔掉。她拿着棉签捂着出血的针孔。
      
      手背上青青紫紫的,没几个针孔,看着却挺吓人的。
      
      原身的皮肤跟她一样,稍微碰一下就会起痕迹,很敏感脆弱。
      
      不过她的身体却没有原身那么娇弱。
      
      就吹了那么会儿空调竟然还发烧了,还是高烧。姜姜摇摇头,这幅身体的免疫力不行啊。
      
      得好好调养调养才行。
      
      她伸了伸懒腰,见白梓荨进了来。
      
      白梓荨一进来就四处环顾了下,“你家里人呢?”
      
      “我妈刚回去,等下就来。”
      
      “就……就你妈妈来吗?”白梓荨音量渐小。
      
      “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哦,这是今天上课的笔记,我给你抄了一份。”她把一个笔记本递到她面前。
      
      其实刚才姜姜是听清楚了的。她故意再问了她一遍。
      
      白梓荨她,是想问她哥来不来看她吧。她无声地笑了笑。
      
      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姜沉璟是不会来看她的。
      
      本来他就对她冷冷淡淡,爱理不理的,又加上人家工作忙着呢,怎么可能浪费时间来医院看她。
      
      可是下一秒,她的余光里走进了一个人影。她定睛一看,居然是她哥。
      
      姜姜揉揉眼,还真是姜沉璟。
      
      白梓荨察觉到身后有人,立马转过身,一看到来人,愣了愣,然后似羞赧般,往一旁挪了挪。
      
      真是奇了怪了,姜沉璟竟然会来医院。她妈不是说她要来的吗。她往他身后望了望,没见再有什么人进来。
      
      “哥。”姜姜低低地叫了他一声。
      
      他皱着眉头,环视着病房内,随后又出去了。
      
      姜姜:……
      
      不一会儿,有护士来请她们去高级病房。
      
      姜姜诧然,“高级病房?”
      
      “是的,姜先生吩咐的。”
      
      姜先生?
      
      是她哥安排的?姜姜瞅了瞅气味杂乱的病房,跟着护士出去了。
      
      一进房,她就看见坐在里面的姜沉璟。她揪了揪宽大的衣服,直接靠在了床上。
      
      “哥。”
      
      姜沉璟抬眸。
      
      她的面容带着病后的干白,眼神里没有半点光彩。
      
      气氛很沉默压抑。
      
      姜姜瞟到白梓荨的身影,连忙说:“哥,你还记不记她,我朋友,这次多亏了她把我送到医院。”
      
      姜沉璟终于正眼瞧房间里的另一个人。
      
      他的视线转过来时,白梓荨一阵紧张。
      
      姜姜的眼珠子转了转,她忽然道:“啊,我去上个厕所。”
      
      把空间留给男女主。让他们好好发展一下感情。
      
      说着她就快速地找到卫生间,把自己隔绝到另一处空间里。
      
      她坐到马桶上开始玩手机。
      
      准备等半个小时后再出去。
      
      卫生间外。
      
      姜姜一离开,姜沉璟就不再看白梓荨。
      
      白梓荨抠了抠指腹,“姜先生,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
      
      他没有说话。
      
      许久后,他说:“不记得。”
      
      尽管知道他可能不记得了,听到这话,她不免有些颓丧,她鼓足气,说:“上一次在酒吧多谢您的帮助。”
      
      这么说,他应该记得起来了吧。
      
      姜沉璟点了点膝盖,眼神淡淡,再次看向对面的人。
      
      模模糊糊地记了起来。
      
      “不用。”他说。
      
      她看着他镜片下俊致的面容,心跳漏了半拍。
      
      那一刹那,她好像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她抚着又开始跳动起来的心口。
      
      触到女孩泛着红潮的脸,姜沉璟不禁拧眉,偏过目光。
      
      白梓荨控制不住越跳越快的心脏,她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姜先生,我先走了。”
      
      不等他回应她直接提着包就跑了出去。
      
      出了房间,她平复了一下心跳,然后给姜发了个短信。
      
      收到白梓荨的短信,姜姜点开看内容。
      
      我先回学校去了。
      
      走了?
      
      姜姜从马桶盖上起来。
      
      这就走了?
      
      不就是想见她哥的嘛,怎么就走了。她假装冲了冲水,洗完手后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姜沉璟一人。他静静地坐着,西装平直,右腿交叠在左腿上,仿若一座雕刻精艺的雕塑。
      
      她慢慢地踱回床,勾着手指,说:“妈怎么没来?”
      
      “她有事。”
      
      “喔。”
      
      空气又沉静下去。姜姜觉得很尴尬,她正要让他回家休息,却猝然顿口。
      
      姜姜咬了咬牙,下床,拉住他的衣角,“哥,你等会儿要回家吗?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我一个人在医院好怕啊。昨晚上睡觉时,我老感觉身边阴嗖嗖的。”
      
      “好不好嘛……”姜姜嗲着声音,一个劲儿地摇他。
      
      她瘪着嘴,唇色有点白,圆圆的眸子里全是他的映影。
      
      “好。”
      
      摇着他衣角的手蓦地凛住。姜姜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这不是在给自己挖坑么。
      
      可谁能想到他会答应她。
      
      他应该像以往那样厌烦不耐地冷着脸的。
      
      “真的!”姜姜佯装激动,“哥哥你真好。”她把放开他的衣服,退到床上。
      
      “哥,我睡会儿,刚刚输完药,有点困。”她把被子扯上来,盖住头,遮住自己欲吐血的表情。
      
      心绪转了几转,她又忽地打开被子,说:“哥,我想了想,你还是回家吧,明天你要上班呢,还是不要待在医院里了。”
      
      姜沉璟离开座椅,来到她床前。
      
      大片阴影笼罩住她。
      
      遮住了她前面所有的光。
      
      姜姜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她拉上被子,把脸蒙住,只剩下一双眼睛。
      
      “哥,你别挨我这么近,感冒会传染的。”
      
      嘴巴闷在被子里,说出来的话都是嗡嗡嗡的。
      
      “你到底要我留下来,还是离开。”他说。
      
      姜姜眨眨睫毛,眸子里盈起水光,“我当然希望你……留下来陪我,可是你明天要工作,我不想你这么辛苦,哥哥。”
      
      一直以来姜姜都叫他哥,还没叫过他哥哥。最后这两个字顺口一出来,她自己都觉得腻得慌。
      
      听到她的话,姜沉璟抿唇,眸光微顿,紧接着,他说:“好。”
      
      姜姜心里一喜,以为他同意了要离开。
      
      “我留下来。”
      
      后面又补上了一句话。
      
      “额……那你……”姜姜没说完,生硬地换成了另一句话,“我睡了。”
      
      边说边再次把被子遮盖至头顶。
      
      床上隆起一个圆圆的包,小小的一团。
      
      姜沉璟面无表情地从床前走开。
      
      沈彩蓉看到手机里儿子发来的短信时,宴会才过半。
      
      沉璟叫她晚上不要去医院了。姜姜已经睡了,不要去打扰她,他留在那里照看她。
      
      那怎么能行。沈彩蓉想要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停住拨号的动作。
      
      沉璟这么主动要照顾姜姜,看来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比以前要好了许多。
      
      沉思良久,她决定明天再去医院。
      
      让他们独处着,好好培养培养感情也好。
      
      一阵欣慰席卷至心头,她放下手机,舒下长久以来盘旋在心里的一口浊气。
      
      昏暗的暮色从窗外爬进来,一截一截地爬到白色的被子上。
      
      被子悬挂在床边,里面的人安安静静地侧卧着,小腿勾着即将要掉下去的被子。
      
      “啪嗒。”
      
      寂静的室内响起轻微的声响。
      
      正看着电脑的姜沉璟抬起眼帘,电脑屏幕幽光在他的镜片上,折射出幽凉的光芒来。
      
      他缓缓地敲击着鼠标,看着滑落到地上的被子。
      
      片刻后,他把电脑搁下。
      
      或许是感觉到冷了,姜姜翻了个身,蜷缩起身体来。
      
      姜沉璟捡起被子,覆盖到她身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她一挨着被子,马上把自己裹进去。
      
      他要放开被子时,手指碰到了一片温软。
      
      姜姜要抓被子的手,抓住了他的。
      
      指上软软的触感,带着微潮的黏湿。
      
      他一动不动地微俯着身,凝视着手上的温软。
      
      姜姜捏了捏手下的东西,不舒服似的蹙着额,轻哼着把手缩进了被窝里。
      
      第二天早上,姜姜醒来的时候姜沉璟已经不在了。
      
      她挠挠脑袋,昨天她从傍晚就开始睡,中间也没醒过,一直睡到了现在。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她才洗漱完,就有护士给她端来了早餐。
      
      高级病房还有这待遇?姜姜说了声谢谢。
      
      肚子空空的,早就饿了。但不知道怎么的,她吃了几口又觉得恶心反胃,吃不下去。
      
      明明病都好了差不多了。
      
      原身这身体状况真不是一般的差。姜姜有些忧心。她必须得把这身体调养好。
      
      不吃东西身体会受不住的,她硬吃了几口,实在犯恶心的时候,沈彩蓉进了房间。
      
      “姜姜。”她满是担忧地仔细看着姜姜,“怎么感冒了?”
      
      放下汤匙,姜姜说:“没盖好被子,又吹了会儿空调。”
      
      “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人了,还盖不好被子。”
      
      姜姜撇嘴,“我也不知道。”
      
      “你这是吃的些什么?”沈彩蓉皱着眉,眼光扫过小桌上的碗。
      
      “哦,这是————”
      
      “别吃这个了,妈叫云嫂给你熬了汤,补身体的。”
      
      姜姜乖乖地把沈彩蓉递过来的汤捧住。
      
      暖暖的汤一点都不油腻,送入腹中,熨帖着空空的肚子。
      
      姜姜喝了小半碗就喝不下了。
      
      “怎么不喝了?”
      
      “刚刚吃了些东西,不太饿。”
      
      沈彩蓉不勉强她喝,把碗收拾干净后她靠近姜姜,摸摸她的脸颊,“姜姜,昨天和你哥还好吗?”
      
      姜姜点点头。
      
      “那就好,你知不知道,是他自己要来照顾你的。”
      
      姜姜眉头一挑。
      
      她还以为是沈彩蓉要求他来医院的呢。
      
      沈彩蓉看着眼里划过诧异的女儿,心底叹着息。姜姜以前经常在她面前哭,说她哥不理她,不喜欢她。
      
      沉璟不喜欢姜姜,姜姜却很喜欢他这个哥哥。
      
      对这事儿,她也没办法。
      
      没想到,现在沉璟似乎发生了些许变化。好像他对姜姜不是那么不喜了。
      
      姜姜起先感到莫名的怪异,然后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男主竟然开始关心她了。
      
      本来她也要和他打好关系的。之前还在担心着原身和他关系不怎么样,她不好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可不就好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下午输完液,医生告诉她,她可以出院了。
      
      姜姜吁了吁气。
      
      尽管才待了两天,她也不想在在医院住下去了。
      
      消毒水的味道和阴凉的空气她已经受够了。
      
      然而她要去学校时,沈彩蓉却拦住她,“去什么学校,先回家养几天。”
      
      她要拒绝,沈彩蓉又说:“你身体还很虚,回家养养再去学校就是,听话,姜姜。”
      
      姜姜把话咽下去。
      
      回到家,姜姜懒懒地窝在沙发上,倏地想起了什么般,她对沈彩蓉说:“妈,这次我生病多亏了一个朋友帮了我。我那天上完课就回去睡觉,到了晚上发烧了,还是我那朋友发现的,她把我送到医院后,医生说要不是她送去的及时,我就要烧坏了。”
      
      她夸大了一些实情,然后假装后怕似的拍拍胸脯。
      
      “那可得好好感谢感谢人家。”沈彩蓉握住她的手。
      
      “她是我室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准备周末请她来我家。”
      
      姜姜刻意强调了“最好”这两个字。
      
      沈彩蓉点头,又说:“以后要好好注意着身体,听到你发高烧真是把我给吓死了。”
      
      “嗯嗯。”
      
      “饿了吗?”沈彩蓉又问。
      
      姜姜摸了下肚子,“饿了。”
      
      “妈给你做几样你最喜欢的菜,等着啊。”
      
      说着她就去了厨房。
      
      姜姜瘫在沙发里,过了半晌,脚上突然毛乎乎的。
      
      她低头,看见了一只雪白的小狗。
      
      它往沙发缝里挤,似乎是要找什么东西。姜姜弯腰,看见她脚跟后面有一根奶棍。她把奶棍从缝隙里拨出来,而后看着这只小狗。
      
      好像是她妈的狗。
      
      叫什么来着?
      
      姜姜努力回想了一下。
      
      “阿宝。”她唤了声,把奶棍给它。
      
      听到她叫它,它咬住奶棍,试探性地拱了拱她的脚背。
      
      见她没有赶走它后,它松掉奶棍,舔了一下她。
      
      姜姜把它抱到膝盖上。
      
      圆滚滚的屁股摇着,小尾巴拂着她的掌心。她温柔地顺着它的毛。
      
      “阿宝。”
      
      阿宝挤到她肩颈上,毛茸茸的脸凑到她近跟前,一个劲儿地舔着她的面颊。
      
      “别别别!”姜姜忍不住哈哈笑了出来,它的毛戳得她太痒了。
      
      姜姜怕痒,笑地没有力气把它抱开。她倚着沙发,肩膀抖着,笑出了眼泪后,她一个用力把阿宝举起来。
      
      “不许再舔我了,听到没有?”姜姜抵了抵它的脑门儿。
      
      阿宝呜咽几声,小短腿在半空中乱蹬着。
      
      姜姜有点不忍,缓和了语气:“可以舔可以舔。”
      
      说完就把它放到地上。
      
      刚刚跟它这么折腾了会儿,她有些累。躺在沙发上还没休息,就只觉身侧一暖。
      
      阿宝爬到沙发上来了。
      
      它紧挨着她,团成一个圆圈。
      
      “乖。”姜姜按了按它的额头。
      
      突然间,姜姜感到有一丝异样。她仰起头,看向楼上。
      
      什么也没有。
      
      她揉了揉太阳穴,阖上眼睛。
      
      沈彩蓉从厨房出来,见姜姜半靠着沙发在睡觉,小腹上趴着阿宝。
      
      她有些惊讶。
      
      阿宝一直都只爱黏着自己,家里其他人都不怎么搭理的,今天是怎么回事?
      
      “姜姜?”
      
      有人在叫她。姜姜立刻睁眼,见沈彩蓉满眼困惑地看着她。
      
      “怎么了?”她站起来。
      
      “嗷!”阿宝叫出来,跳到了沈彩蓉怀里。
      
      沈彩蓉接住它,“晚饭快好了。”她轻抚着阿宝的软毛,正要吩咐佣人去叫丈夫和儿子吃晚饭时,心思转了几番,说:“姜姜,快去叫你哥哥下来吃饭,我去叫你爸。”
      
      “好的。”
      
      姜姜径直来到姜沉璟房门前,“哥,吃饭了。”
      
      听到从门内传来的脚步声后,她不再敲门,直接走开。
      
      餐桌上摆满了菜,头顶的吊灯散出来的光洒在盘子上,像上了一层色一般。
      
      “来,多吃点这个,妈妈特意给你做的。”沈彩蓉不停地给姜姜夹着菜。
      
      姜姜默默地塞进嘴里,闷声吃着。她偷偷瞅了眼对面的姜沉璟。
      
      他穿着黑色衬衣,吃饭的姿势极为端正,她有一种看到军人在用餐一样的肃穆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