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娇软情人[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姜姜正要收回目光时,猝不及防地望进他的眼睛里。他微抬头,沉静地看着她。
      
      被人抓包偷看,姜姜尴尬地忙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喝完水却发现他还看着她。姜姜换了双公筷,夹起一块肉放到他面前的空盘里,“昨天谢谢你,哥。”
      
      她咧着唇,露出小虎牙,黑漆漆的瞳仁里满是讨好。
      
      沈彩蓉看到姜姜给姜沉璟夹菜,不禁皱了皱眉。
      
      沉璟自小就不喜别人给他夹菜,姜姜怎么忘记了。
      
      然而下一秒,她却看见儿子抿起嘴角,将那块肉送进了口中。
      
      沈彩蓉瞪大眼睛,视线在姜姜和姜沉璟之间来回转了好几圈。
      
      她在桌子下推了推丈夫。
      
      姜柏海显然也看见了。他们俩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情绪。
      
      姜姜给她哥夹完了菜后就又垂着脑袋吃东西了。她加快速度,迅速吃完,然后说:“我吃好了。”
      
      要回房间时,沈彩蓉叫住她:“别忘了吃药,还有,不要一吃完饭就待在房间里闷着,等下和我一起出去走走。”
      
      医生说姜姜体虚,需要时常锻炼锻炼。
      
      姜姜说好,她回到房间,把药吃了后,有些躁闷地一头歪在软椅上。
      
      这才没多久,她就已经很厌倦于扮演另一个人了。
      
      她疲于戴上面具,伪装成别人。
      
      只有在学校里她还能做她自己。
      
      在家里时,特别是面对姜沉璟时,她总会感到紧张,精神紧绷着,唯恐露出一丝一点破绽。
      
      要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她觉得她会把自己憋疯。
      
      可是她没有办法,只能这么装下去。
      
      ——————
      
      “今天怎么这么晚,不知道下午这时候正忙吗!”
      
      白梓荨一到小摊,迎面就吼来了舅母的斥骂。她什么也没说,戴上围裙开始抹桌子。
      
      “我问你什么你没听见吗!”舅母冲到她面前,揪了下她的头发。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今天是爸爸妈妈的忌日,我去了墓地,所以赶回来迟了些。”
      
      “那你就不能先干完活再去!看你爸妈还管它早不早晚不晚的,不都是一样吗,我看啊,你是存心不想来干活。真是个白眼狼,白白养你这么大……”舅母声音尖利,刺着她的耳朵。
      
      白梓荨告诉自己要忍着,她攥紧抹布,没有理会她。
      
      “怎么的,我说的不对是吗?”
      
      手臂一痛,舅母用锅铲打了她一下。她捂着手臂,又被她打了一下。
      
      她知道,这时候她不能反抗,不然会遭到更加狠厉的毒打。
      
      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她已经习惯了。
      
      “哦,对了,你那什么兼职今天发工资是吧,把钱交上来。”
      
      她忍着疼痛,从口袋里拿出钱,递给她。
      
      舅母数了数钱,“就这么点儿?你是不是偷偷藏了些。”
      
      “没有。”
      
      舅母把钱塞进兜里,忽地想起来什么般,说:“上次你那同学看着挺有钱的啊。她有没有哥哥或是弟弟啊?”
      
      白梓荨:“没有。”她知道舅母要打什么主意。
      
      “真没有?”
      
      “没有。”
      
      “算了算了,赶紧干你的活吧,真跟你那短命的爸妈一样,干活磨磨蹭蹭的,一点都不利索,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
      
      白梓荨一下子红了眼眶,“今天是爸爸妈妈的忌日,请你不要这么说他们。”
      
      “怎么了,我就说,就说,不是短命鬼怎么会————”
      
      “不要说了!”
      
      舅母见她叱她,鼻子里哼出粗气,一巴掌甩了过去,“贱丫头,还反了你不成!”
      
      白梓荨感觉不到疼痛,喉间一片腥甜,她摔下抹布,冲了出去。
      
      “你跑,跑了就别再回来!”
      
      太阳尽落,霞光漫天,犹如在澄白的画布上泼了一大滩浓烈的暖红。
      
      白日里炎热的空气此时褪去了温度,和着凉风在大道两旁的高树上吹拂着。
      
      微沁的风拂过耳际,姜姜把头发撩到耳后去。
      
      沈彩蓉牵着阿宝,一边走一边和她说着些什么。
      
      姜姜时不时地应和一下,没怎么仔细听她说的话。
      
      “妈。”她突然道。
      
      “什么?”
      
      “这学期有专业等级考试,我想好好准备准备,以后周末就不回来了。”
      
      “不行。”沈彩蓉一口否决,“专业考试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能考不过?”
      
      “这个考试很————”
      
      “别说了,我不同意。”
      
      姜姜缄口。她本来也只是试着说一说,看她同不同意而已。
      
      手机铃声猝地响起,姜姜掏出手机。
      
      “梓荨?”
      
      “姜姜,你能帮帮我吗?”白梓荨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你怎么了?”
      
      白梓荨接下来的话让姜姜的眉心越蹙越紧。她挂断电话,“妈,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什么事,都这时候了。”
      
      “也没什么大事,我马上就回来。”姜姜按了按她的肩,旋即大步离开了。
      
      “汪汪汪!”阿宝冲着远去的姜姜叫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瞳直直地看着远处。
      
      沈彩蓉拉住要跟着姜姜走的阿宝,把它抱了起来。
      
      “这孩子,什么事儿这么急。”
      
      姜姜匆匆赶到白梓荨说的地方时,看到白梓荨蹲在地上,靠着墙,抱着膝盖。
      
      “梓荨。”姜姜轻轻地拍了拍她。
      
      白梓荨闻声抬起脸,颊边鲜红的五指印引入眼帘。
      
      “你……发生什么事了?”她才问完,白梓荨就猛地抱住了她。
      
      脖子上流淌下热热的液体,姜姜愣了愣,她缓缓地伸出手,抚着白梓荨的背。
      
      抑制不住的啜泣在姜姜胸腔上震着,她压着唇,轻抚着怀中颤抖的人。
      
      许久后,白梓荨松开她。她擦了擦眼泪,说:“谢谢你。”
      
      “谁打的?”姜姜问。
      
      白梓荨默了很久,“舅母。”
      
      “她为什么要打你?”姜姜脑海里浮现出她舅母那肥胖油腻的脸。
      
      白梓荨低下头。
      
      看到她肿着的面颊,还有嘴角的血,姜不再问她,她把她搀起来,“去上点药。”
      
      哪知她一碰白梓荨的胳膊,白梓荨就痛呼了声。姜姜拧起细眉,把她的衣袖掀开。
      
      青青紫紫的痕迹遍布了她整条手臂。
      
      “还有别的伤吗?”姜姜不敢再碰她,怕弄疼她。
      
      白梓荨摇头,“走吧。”
      
      头顶的树叶稀稀疏疏,轻微地响动着。
      
      “嘶……”
      
      “疼吗?我轻点儿。”
      
      “不疼。”
      
      姜姜半坐在长椅上,轻轻地给白梓荨擦着药。
      
      好好的一张漂亮的脸肿成这个样子,姜姜看着都心疼。
      
      “她是不是经常打你?”
      
      姜姜看小说时,里面只写到女主舅母一家对她很刻薄,但也没写到他们打过她。
      
      白梓荨低低地嗯了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啥,今天稍微短小一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