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黑化男主白月光

作者:沧海天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好一抹绝世白月光

      这就是男人,平时说话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心爱的女人一哭就啥黑化郁气都没有了,还好他不是个男人,男人真的太可怕了。
      
      009默默想了想,居然觉得有点庆幸。
      
      而更可怕的是霍小可怜好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攻略方法。
      
      她惊奇地和009说:“原来只要哭一哭大辉子就会原谅我啊,009 ,我找到解决大辉子的方法了,啊,我真机智。”
      
      009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总觉得霍如卿领会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本领,难不成这姑娘以为什么事都只要哭哭就行了?
      
      但霍如卿当真觉得这样没错。
      
      她反正也不在乎什么当众大哭不好看之类的,趴在苏清辉怀里哭了好久,惹得大辉子软声安慰了她许久,才终于吸着鼻子从他怀里抬起头来。
      
      这姑娘露出一双被泪水浸润过波光粼粼的双眼,鼻头微红,眼眶也是红的,扑在他怀里,牵着他胸口衣襟,可怜巴巴道:“别伤害陈远庭好不好,他和我真的没关系了。”
      
      眼看她一开口又是为陈远庭求情,苏清辉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他当即就要开口。
      
      结果霍如卿嘴巴一瘪,又发出了一声委屈的哭声,她难过得落下泪来,喃喃道:“罢了罢了你杀吧,就当我欠他的,下辈子再还给他。”
      
      苏清辉:“······”
      
      这话就正中死穴了。
      
      别说下辈子,就是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霍如卿也只能是他的,和陈远庭有什么关系?
      
      可他也知道自己掌握不了下辈子的事情,如今听她这么说,他心里就有些发堵。
      
      且霍如卿实在哭得可怜,苏清辉到底没能对她硬下心肠,他冷冷看了眼被侍卫包围起来的陈远庭,对方看着他的目光亦是带着浓重怒意的,但苏清辉很快收回了目光。
      
      在霍如卿小声而又可怜的哽咽声中,他叹了口气。
      
      “只此一次,你再与他纠缠不休,我定要杀他。”
      
      “嗯嗯嗯。”
      
      霍如卿瞬间绽开了笑颜,还拿他的袖子擦了擦眼泪,甜腻地哄他:“阿辉,你人真好啊。”
      
      当然,后面好不好就不知道了,因为霍海王是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反正先这么哄着呗。
      
      苏清辉这么一个凶巴巴又阴郁暴戾的男人,在她这句话中却柔顺下来,甚至还叹息一声,他用没受伤的那只手给她擦了擦眼泪,叹声道:“只要你不再逃跑,我怎么会吓你?”
      
      恨的时候,他真恨不得斩断她的手脚,将她锁在身边再也不离开,可心疼也是真的心疼,方才霍如卿剑刃压下去的那一瞬间,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下意识就抓住了剑刃,他对霍如卿的感情实在太深太复杂,以至于这一生他都注定要和这个女人纠缠,再也挣脱不开。
      
      苏清辉叹息之间,那边被侍卫围着的陈远庭怒声道:“苏清辉!”
      
      听云是他的妻子!
      
      他在这座沉寂府院等了她十年,每日如同行尸走肉,孤寂一人,他不是余将军,不是那段还没付出去的感情,那是他生同巢死也要同穴的妻子!
      
      而霍如卿终于想起除了大辉子这个恐怖存在外,旁边还有陈远庭这个悲惨大哥。
      
      手心手背都是她的前任,这让她怎么办嘛?
      
      霍如卿皱着眉头,看了眼陈远庭,她回过头来试探对苏清辉道:“阿辉,不如让我单独同他说几句话,劝劝他?”
      
      “你又想逃走?”
      
      苏清辉脸上的软意一瞬间消失,他咬着牙阴着脸道:“你方才的话在骗我?”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霍如卿极为诚恳道:“真的,你看这么多人围在这里,我想走也走不了啊,我就和他单独说两句话,就在你视线里,不然你真想杀了他吗?你要杀了他,你让我怎么办?你觉得我是个这么无情冷血的女人吗?”
      
      她说得极为诚恳,只差没说两个都是我的爱,哪个我都不能害了,但他们两个确实都是她的故人,谁受伤她都是不愿的。
      
      虽然苏清辉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他也知道,霍如卿方才连自己都想伤害了,就是为了阻止他杀陈远庭,他今日是没办法杀他了。
      
      可他不愿看她同陈远庭说话。
      
      苏清辉冷着脸,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表情冷漠得像是冬日的湖面,全然是僵硬的。
      
      霍如卿就知道他心里极为不愿,但大约是她方才的举动让大辉子看到了她的脾气,他这才只冷着脸,没说出阻止的话。
      
      不过不说阻止的话,霍如卿就当他同意了。
      
      男人嘛,等下再给他哭一哭就好了。
      
      霍小渣心里想得很简单,以后所有的处理方法都按照这个来。
      
      她看了苏清辉一会儿,没等到他的阻止,便直接从他怀里出来,快步走到陈远庭身边。
      
      “让让、让让,我跟侯爷说两句话。”
      
      霍如卿十分嚣张把那些围着的侍卫都赶走,然后又偷偷看了眼苏清辉,只看到他冷硬黑黝黝的眉眼。
      
      她轻轻咳了一声,趁着大辉子还在忍脾气赶忙拉着陈远庭走到院子角落,远离其他人而又能被苏清辉看见的地方。
      
      “听云,你不能跟他走。”
      
      刚停下脚步,霍如卿还没说话,便听陈远庭急切道:“你不能同他走,苏清辉此人阴郁狠辣,你若去了,便回不来了。”
      
      “侯爷。”
      
      霍如卿叹了口气,认真道:“往事已逝,十年了,还有什么是忘不了的呢?你看我如今的身份,便也该知道我不再是傅听云,不再是你的妻子了,你与其记挂着我,不如找个良人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不好吗?”
      
      “如何能过去?”
      
      陈远庭眼神执着,伸手就握住了她的掌心,他急切渴求道:“听云,你忘了吗,我们曾经一起许下海誓山盟,说好要一辈子在一起,等到一起白头的那日,再一起葬入土里,生生世世也不离开。”
      
      他的声音带些悲切,甚至有几分绝望,霍如卿听得也很难过,但她身后还有个更恐怖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盯着陈远庭握住她的手,她就很紧张。
      
      霍如卿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手从他掌心里抽-了出来,她安慰道:“侯爷,其实你换个角度想想,傅听云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这世上三条腿的□□没有,两条腿的女人还不多吗?你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的,多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都······”
      
      “她们怎么能比得上你!”
      
      陈远庭特别激动地打断了她的话。
      
      声音之激烈,吓了霍如卿一大跳。
      
      陈远庭见她把手收了回去,又再次握住,这次他牢牢抓着她的手,坚定不移道:“我原本就是准备随你去了,若不是俗世还有叨扰,不忍我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或许那一日,我该与你葬在一起的,听云,是上天怜我,让我再次遇见你,我怎么可能再放开你的手?”
      
      眼看着陈远庭目光渴求,语气急切,半点也不愿松开她,霍如卿沉默了片刻,终于拿出自己的大杀器。
      
      她冷淡道:“其实你看到了,这十年间,我和苏清辉有了纠缠,远庭,你真的能接受一个和别的男人有纠葛,甚至嫁给过别人的女人吗?”
      
      霍如卿这是下了狠心了,说啥都不听,于是她开始自黑。
      
      可谁知道陈远庭只是犹豫了一会儿,他目光显露出几分痛苦之色,却很快道:“那是他强迫你的。”
      
      “不是。”
      
      霍如卿脸色平淡道:“我自愿的,我不愿意谁能强迫我?我自愿和他纠缠,你还觉得我好吗?”
      
      陈远庭眼里的痛苦更深了,他几乎要流下泪来,却硬生生忍住,仿佛连牙齿都咬碎在嘴里,他艰难道:“我知道你当时定然处境艰难,都是我的错,没有早点找到你,让你不得不委身于他······”
      
      “我都说了,是我自愿的。”
      
      霍如卿其实也不忍心伤害这大哥,可感情这种东西吧,当断不断,反受其害,她又不能和陈远庭在一起,勾着人家也没意思······虽然她好像不自觉已经这么做了。
      
      她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对于陈远庭的打击不言而喻,他不愿直面这个事实,而霍如卿却强硬让他看见,让他清醒。
      
      他停下了话语,眼里渴求的光顷刻间暗了下去。
      
      就在霍如卿觉得自己说通了他的时候,却听到他更加痛苦道:“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没关系的,只要我们今后还能在一起,这些算得了什么,听云,你别跟他走······”
      
      霍如卿:“······”
      
      009给她鼓掌:“你厉害,成功把人家说得绿帽子都愿意为你带了,他都不介意你跟苏清辉在一起了,你真是一抹绝世白月光,请问你开心吗?”
      
      霍如卿便十分恼怒:“魅力大也怪我?”
      
      009懒得理她这种不要脸的话,他只凉凉道:“不怪你,不过你四十五度角看看那边,再聊下去你家大辉子人都要炸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清辉人如其名,又苏又青(绿)又灰(黑)。
    霍如卿:还是蛔虫成精,(敲黑板)这是重点。
    009:他迟早有一天会被你气死,然后你就自由了。
    霍如卿:呸。
    感谢在2020-08-22 19:14:19~2020-08-23 18:11: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佘泽荣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