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黑化男主白月光

作者:沧海天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就是男人

      在场之人除了她自己和苏清辉大约都是满脑袋问号。
      
      陈远庭更是愣愣看着她,不知为何听云又变成了什么何恬菱,再者何恬菱不是何家小姐吗?前些日子被抢了亲的那位。
      
      想到这,陈远庭突然想起方才苏清辉所说的那句话——‘你与本相的夫人勾结还问我为什么杀你?’
      
      可听云怎么会突然成了何恬菱?
      
      他百思不得其解。
      
      可只有一点毋庸置疑,她就是他的听云。
      
      只要是听云,他便不会让任何人将她从他身边夺走。
      
      陈远庭面色沉静,直接将霍如卿拦在了身后,他坚定道:“听云是我的妻子,谁也不能将她从我身边带走,苏大人,你便有滔天手段,也阻断不了我夫妻之间的感情。”
      
      他这么说,简直是刺激上面加刺激,双重刺激,霍如卿眼看着大辉子那张俊脸阴沉下来,仿佛下一刻就要把陈远庭大卸八块。
      
      大辉子最听不得的话就是她和某某成亲,她是谁谁的妻子,因为她嫁了这么多次也没嫁过大辉子本人,所以苏清辉特别不待见这一点,此刻听见陈远庭特意强调这一点他哪受得了。
      
      “她是你的妻子?”
      
      苏清辉勾起的唇角弧度愈深,语气阴森,简直像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索命的恶鬼。
      
      这次他都没喊玉澜了,反手就从身边侍卫手中抽-出一把长剑。
      
      剑刃锋利,寒光烁烁,他提着剑,剑尖微斜,苏清辉阴森森道:“我杀了你,她就不是了。”
      
      霍如卿站在后面看得可紧张了。
      
      她目光死死盯着那把剑,心里疯狂戳009:“快快快,搞道具搞道具,等下陈远庭就要死了。”
      
      009无奈道:“大姐,你看看场面啊,这么大庭广众之下,不能用道具的,不然就出BUG了,你别指望道具了,道具只能没人的时候我给你弄,这已经是我的最高权限。”
      
      霍如卿没想到关键时刻009这个辣鸡这么没用,她呸道:“我要你有何用,什么都要我自己来搞!”
      
      话虽这么说?但她也知道009不是万能的,而坐看陈远庭就这么被苏清辉杀了那也是不可能的。
      
      她未来不可能和陈远庭在一起,但对他和对太子一样,至少还是有几分感情的,起码也曾经做过夫妻,这种生死危机,她不可能坐视不理。
      
      霍如卿紧张地看着苏清辉,脑海里一瞬间发散了一下,然后她突然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好像······挺像古早言情里的女主角。
      
      同时和好几个男人纠缠不清但又知道未来不可能和他们在一起。
      
      我不爱你但我又舍不得你死。
      
      霍如卿:“·····”
      
      原来我这么玛丽苏的吗?
      
      霍如卿思绪天马行空,还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古早玛丽苏,就被苏清辉的动作惊了回来。
      
      他慢条斯理握着剑,命身后的护卫将陈家人包括陈远庭和霍如卿都围了起来,然后才提着剑一步步靠近。
      
      那模样就像一只打量自己猎物的猛虎,正残忍地龇着牙慢吞吞考虑咬哪里比较一击致命。
      
      这种情形之下,霍如卿觉得普通的举动大概是没法阻止大辉子杀人了,毕竟陈远庭和余将军不一样,这位是她曾经的前任,又被误会是她现在还喜欢的男人。
      
      咬了咬牙,霍如卿心一横,对009硬气道:“妈的一个个都以为劳资是娇妻,劳资今天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我狠起来自己都砍!”
      
      009:“???”
      
      009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他疑惑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然而霍如卿只回了他一句“哼!”
      
      显然她真的很硬气。
      
      她深吸了口气,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陈远庭,义正言辞道:“苏清辉,你有什么事冲我来不就好了,干嘛牵扯无辜的人?这事都是我做的,跟陈远庭有什么关系?你没听说过冤有头债有主吗?”
      
      说实在的,这些年除了苏清辉小时候,他长大之后霍如卿很少这么直晃晃怼过他,毕竟她对大辉子也是有感情的,这位可是她看着长大的。
      
      但此刻她就是说了。
      
      苏清辉果然停下脚步。
      
      他眼眸越发暗沉下去,直至声音里最后的情绪也归于寂静,他的脸上终于没有了半点表情。
      
      “我曾经说过,如果你再逃,我就挑断你的手脚筋,锁住你的脖颈,将你关在······”
      
      他的话冷得像寒天腊月里的冰,然而霍如卿这次是真豁出去了。
      
      姑奶奶表示她也是有脾气的。
      
      天天威胁她,她不要面子的吗?
      
      009都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这姑奶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围住他们的侍卫手中也抽出来一把剑。
      
      霍如卿举着剑凶巴巴道:“天天威胁我,你以为我怕你吗?谁还没几个脾气了?不用你动手,老娘自己挑!”
      
      她快速对009说:“给劳资屏蔽痛觉。”
      
      然后这姑娘就当真伸出手握着剑朝自己手腕压了下去。
      
      “听云!”
      
      她的动作太快,周围人几乎都没反应过来,陈远庭惊呼了一声,却是已经来不及阻拦。
      
      剑刃锋利,血顷刻滴落。
      
      滴答、滴答。
      
      殷红的血顺着剑尖滴下,瞬息染红了一小块地面。
      
      霍如卿目瞪口呆看着握在剑刃上的那只手,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视线再往上,是苏清辉压抑到爆怒的目光。
      
      大辉子太阳穴的青筋都隐隐能看见,可见是真的有蛮生气。
      
      霍如卿在脑海里喃喃道:“完了,我觉得他现在可能想干死我。”
      
      009淡然回答:“自信点,把‘可能’去掉,不用怀疑,他就是想干死你。”
      
      不过这女人到底是他的宿主,009还是安慰了一句:“但是你放心,他这么喜欢你,顶多把你强行踉跄一顿,不会真的干死你的。”
      
      “你这狗币安慰不如不说。”
      
      霍如卿只觉得更吓人了。
      
      现实中,苏清辉握着剑刃,而剑柄在她手中。
      
      她原本是要砍自己的,结果没想到砍了大辉子,可这真不能怪她,是他自己抓的剑刃,跟她没关系的。
      
      这人狠起来真的连自己都砍。
      
      霍如卿觉得果然他才是最狠的人。
      
      此刻这个最狠的大辉子还紧紧抓着剑刃,声音压抑到了极点,他冷声道:“松手!”
      
      霍如卿一个激灵,赶忙撒手松开了剑柄。
      
      苏清辉便抓着剑刃把这把剑甩出去好几米远。
      
      那不小心被霍如卿抽去了剑刃的侍卫当即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下。
      
      “大人饶命,是属下不查。”
      
      他的剑被霍如卿抽去,这位姑娘不知是自-杀不成还是自-残不成,结果伤了宰相大人,这是他的过错。
      
      苏清辉并没理会他。
      
      他死死盯着霍如卿,声音依然压抑着暴怒:“你再动一下刀剑试试?”
      
      霍小可怜委屈巴巴小声道:“不是你自己说的要挑断我的手脚筋吗?这我自己动手你还不乐意了······”
      
      末尾的话消弭在对方越来越凶的眼神中。
      
      霍如卿小心翼翼咬着唇瓣偷偷看他,越看越委屈,最后和009抱怨:“他怎么这样?明明他自己说的,现在又来怪我,男人真是三心二意!”
      
      越想越不得劲,霍如卿又委屈又觉得自己没错,而且苏清辉还这么凶巴巴瞪着她,瞪得她一股更委屈的想法油然而生。
      
      她好惨啊,这年头为了生活她容易吗?年轻人工作压力好大的,她在这个世界殚精竭虑,回去还要还房贷车贷,还有她的信用卡,都不知道欠了多少钱了······
      
      霍如卿想着想着,越想越觉得自己惨,然后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哇——”
      
      这一下简直哭得石破天惊。
      
      霍如卿抹着眼泪哭得像是死了孩子:“我怎么这么惨啊······”
      
      009:“······”
      
      他从没见过给自己哭丧的,霍如卿真是第一个。
      
      而且还不是那种梨花带雨演技式的哭,这位姑奶奶是真觉得自己可惨了,一时间悲从中来,这是在哇哇大哭。
      
      就是苏清辉也没见过她哭得这么惨的模样,他脸上的郁气收敛了一些,但依然冷着声音。
      
      “别哭了。”
      
      可霍悲惨此时正是最委屈的时候,哪能听得进他的话,她只差没捶胸顿足喊‘死了算了’这样的话来。
      
      再然后,009就见到了女人最厉害的武器——眼泪这种东西有多厉害了。
      
      苏清辉虽然痛恨她每次都这样惨死离开,但真见她哭了,又哭得这样惨,他的冷意瞬间消散了一大半。
      
      眼看着霍如卿又哭了一会儿还没停下来的意思,大辉子终于维持不住了,他将手中剑给了身边的护卫,上前来把哇哇大哭的霍如卿揽进了怀里,他掌心还满是被剑刃割开流出的血,也没包扎,却先搂着她放软了声音道:“好了,别哭了,没谁想挑断你的手脚筋,我不过是气话而已也值得你吓成这样?”
      
      009:“······”
      
      果然,这就是男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009:这就是男人,说得再凶对象再渣最后干的还是情敌。
    霍如卿:(惊奇)好神奇哦,原来哭一哭大辉子就会原谅我啊,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
    009:!作死警告!
    作者君:恭喜女主成功get到发家致富的海王必杀技——鳄鱼的眼泪。
    霍如卿:???明明是仙女的眼泪。
    就是这一天,大辉子从魔王宝座跌下来,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