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地府

作者:林知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鬼成像技术

      以前的人在回煞的时候有布灰验迹的习俗,回煞说的是过世之人的回魂日,有些人家里有人去世之后,会在回煞之日于家中灶前筛上细灰,用于观察死者回魂的行迹。
      
      传说通过灰上的足迹可以判断死者来世将会托生为何物,见鸡迹则投胎为鸡,见狗迹则投胎为狗,还有更玄的说法,是在灰上看到铁链的痕迹,那便是死者生前罪孽深重,是戴着镣铐回来的。
      
      这些说法,穆道长自然都是知道的,时常还有一些讲究的人家请他去做送煞的法事,但他还从未真正见过魂魄的印记。
      
      实在没想到,第一次见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更没有想到,看到的会是手铐的痕迹……不得不说,确实很与时俱进了。
      
      穆道长眼里充满了“我是谁,我在哪”的迷茫,一时话都说不出来。
      
      他徒弟也是直接哑了。
      
      所有人循着脚印的位置看去,就见那副手铐正悬浮在半空中,与那灰上的痕迹正好相对应。
      
      陈爸爸瑟瑟发抖,好一会才鼓起勇气问:“鬼、鬼抓住了吗?”
      
      “抓住啦。”喻争渡看了看抱在一起的陈家三人,安抚道,“你们放松点,没事的。”
      
      这哪放松得了啊,那手铐还飘在半空呢。
      
      大概是觉得一家人抱成一团的画面实在不好看,陈爸爸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站了起来,离着手铐一段距离探头探脑的,一副想靠近又怕受伤害的样子,问:“这怎么抓的啊?”
      
      他一问,穆道长和他徒弟也看了过来,眼里流露出强烈的求知欲。
      
      他哪知道啊,喻争渡给了老板一个求助的眼神。
      
      商阙道:“拘鬼的法器种类繁多,锁链就是其中一种,老道士应该知道的。”
      
      布灰验迹的说法中就提到有些亡者回魂时会带着镣铐,那自然是阴差的道具,但在阳间,也有一些修道之人以锁链作为法器,炼化之后也可用于拘鬼。
      
      穆道长于是点了点头。
      
      商阙目露嫌弃:“那怎么换了个样子,你就认不出来了?”
      
      穆道长:“…………??”
      
      你们这是法器换了个样子这么简单吗?你们整个抓鬼过程都不科学……啊不,都太科学了好吗!!!这是搞迷信活动该有的姿势的吗?!
      
      穆道长想要辩解,但陈爸爸已经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来:“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懂了,这也是你们的新技术吧,用手铐确实比锁链方便多了。”
      
      他竖起个大拇指,啧啧称赞:“确实,时代在发展,驱邪抓鬼的技术,也是应该跟着发展起来,年轻人好样的。”
      
      穆道长直接噎住了。
      
      小道士:“……”他也是年轻人啊!
      
      陈爸爸又问:“那这个鬼你们要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啊……公司一般都是把犯法的鬼打一顿关起来,但这也不能直说吧。
      
      见他犹豫,穆道长帮着答道:“自然是将他超度。”
      
      这是常规操作了,陈爸爸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也看过猪跑,跟着点头:“哦,对,要超度。”
      
      那就假装要带回去超度吧,喻争渡正想跟着随便附和两句,就听那被铐住的鬼突然呜咽了起来:“不要、不要超度我啊,我还有心事没完成……”
      
      现场除了喻争渡和商阙外的人是听不到鬼的哭声的,只觉得屋里突然又冷了几度,陈家姐弟还抱在一起,陈思捷“哇”了一声:“怎么这么冷,是不是那个鬼又跑了?”
      
      “没跑,就是情绪有些激动。”喻争渡解释道,然后学着同事审鬼的样子叉腰骂道,“你现在知道后悔了?作恶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呢?”
      
      陈家三人本来心中惊惧,结果一看到喻争渡对着空气一顿骂,顿时:“……”
      
      喻争渡挥了一下拳头:“你这种犯错的鬼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没打你一顿就算客气了!”
      
      大家:“……”
      
      众人还在懵逼,就见喻争渡突然转过头来,眼神怪异地看着陈爸爸:“陈先生,这个鬼说要和你谈谈。”
      
      陈爸爸脖子一紧:“谈什么谈?这个鬼想对我做什么?”
      
      喻争渡:“他说他是你朋友。”
      
      陈爸爸连忙摆手:“胡说八道,我哪来的鬼朋友?”
      
      喻争渡双手抱胸:“他说他叫郝文涛。”
      
      陈爸爸一愣:“什么?”
      
      陈思妤和陈思捷姐弟俩闻言对视一眼,终于松开了对方,脸上的惊恐也被疑惑所取代,陈思妤有些不可思议:“文涛叔叔?”
      
      陈爸爸确实有个叫郝文涛的朋友,是个私人律所的合伙人,业务能力很强,工作也特别忙,熬夜加班都是家常便饭,结果因为过劳,在半年前不幸猝死了。
      
      因为这事距离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陈爸爸一时还真没反应过来,半晌才讷讷问道:“真的是文涛?”
      
      喻争渡“呃”了一下:“我哪知道啊,我也不认识他啊……”
      
      陈爸爸想了一下,肃容道:“不可能是文涛,文涛跟我关系这么好,不会害我的,这个鬼骗人!”
      
      喻争渡看了鬼一样,那鬼急了,连连比划:“我真的是郝文涛,我没骗人。”
      
      陈爸爸看着那手铐在空中上上下下,连连作响,心中有些发憷。
      
      喻争渡想了一下,拿出手机道:“试试看行不行。”
      
      这个手机是公司发的,内置了罗丰的“专利技术”,说不定真的可以成像。
      
      他打开摄像头对准男鬼的方向,随后笑道:“真的可以,陈先生,你看看,是不是他?”
      
      陈爸爸有些莫名,小心地探过身去往喻争渡的手机屏幕上看,然后双眼一瞪:“……文涛,真的是你!”
      
      陈家姐弟和两位道长闻言,也抢着去看手机。
      
      然后大家集体:“………………”
      
      只见喻争渡的手机上,模模糊糊地显示着一个男人的影子,那人外形干练,穿着西装,手上还带着手铐。
      
      大家下意识地往摄像头对准的地方望去,那里明明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漂浮的手铐。
      
      震惊之余,大家的表现又各不相同,陈家姐弟满脸不解:“真的是文涛叔叔啊?”
      
      两位道长的反应则是一脸的怀疑人生,尤其是小道士,他本来因为受刺激太大半天都没说话了,这会更是一脸破碎的表情,看着穆道长不知是哭还是笑:“师父,他们真的用手机给鬼照相啊……”
      
      就在下午掐架的时候,他还拿这个讽刺过喻争渡,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有这个技术……
      
      确定了那个鬼确实是郝文涛,陈爸爸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指着摄像头对着的方向破口大骂:“郝文涛,你还是人吗?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害我!”
      
      喻争渡提醒他:“他已经不是人了!”
      
      陈爸爸:“……”
      
      手机屏幕里,郝文涛捂着脸,又羞又愧:“我不是有心害你的,我实在是迫不得已。”
      
      陈爸爸一甩手:“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就迫不得已了?”
      
      郝文涛呜呜道:“是那个耀楚控股的刘宁安,请了个妖道,设法把我给拘了去,逼着我给他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刘宁安?”陈爸爸闻言一愣,他前段时间的生意就是在和刘宁安竞争,但不知为何,刘宁安像是知道他的底牌和策略一般,总能刚刚好领先他一筹,还给他设了个局,让他失去了不少订单,还亏了一大笔钱。
      
      如今看来,却是郝文涛的缘故了。
      
      郝文涛道:“一开始刘宁安想直接要你的命,好趁机接手你的公司,是我给他建议,由我跟在你身边,偷窥你的商业机密透露给他,让他慢慢接手你的客户和订单就好,因为害命会损阴德,他就接受了我的提议,不然你现在命都没有了。”
      
      陈爸爸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一层,一时呆住,不知该说什么了。
      
      喻争渡很有钻研精神地问道:“那你平时是不是就站在陈先生的左边,看他工作的?”
      
      郝文涛愣了愣:“你怎么知道的?”
      
      喻争渡微微一笑:“我们阴气检测器检测到陈先生左边身体阴气更重。”
      
      大家:“……”真的是好科学的分析!
      
      了解到郝文涛也是身不由己,而且还算变相救了陈爸爸一命,陈爸爸也就不好再生气了,只是难免有些唏嘘。
      
      陈爸爸请喻争渡给郝文涛解开了手铐,几个人和一个鬼坐下来慢慢谈。
      
      陈爸爸问郝文涛:“你不是都去世半年了吗?怎么会被那刘宁安给抓去了?”
      
      一提起这个,郝文涛顿时悲从中来,捶胸顿足:“这都怪我自己……”
      
      陈爸爸隔着手机看他捶自己胸口,想阻止又阻止不了,连忙道:“怎么怪你自己了?”
      
      郝文涛仰天长叹:“你知道的,我生前是学理科的……”
      
      “我知道。”陈爸爸茫然,“可这和你被抓有什么关系?”
      
      郝文涛:“我活着的时候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啊,不止自己不信鬼神,还一直告诫我家里人要相信科学,远离迷信,我老婆女儿在我的影响下,都成为了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他抹了一把脸,语气怅然:“所以我过世之后,她们一次都没有祭祀过我,我做鬼以后一口饭都没吃上,一饿就是好几个月,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捡了别人放在街头祭度孤魂的吃食,没想到那些吃食是妖道设下来拘捕游魂的……”
      
      大家:“……”
      
      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道士:捶胸口!
    鬼王以前不赚钱是因为不需要而已啦,堂堂鬼王,客气是不可能客气的,真惹怒他了就一口吞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