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地府

作者:林知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抓鬼

      商阙的话一出来现场集体懵逼了,半晌,陈思捷才气愤地骂了一句:“哪里来的神经病?”
      
      小道士也有种一口气提不上来的感觉,脸上憋得通红,冲陈爸爸道:“陈居士,你们家这是什么意思?”
      
      穆道长亦是对陈爸爸作了个揖:“陈居士,青莲观传承至今已有上千年历史,无论仪范术法、斋醮科仪都是代代相传,从不欺世盗名,此次专程从帝阳过来,实在是看在陈小居士一片诚心的份上,若你们不信贫道的能力,贫道这便离去。”
      
      陈思捷一听急了,冲父亲道:“爸,穆道长可是帝阳那边鼎鼎大名的得道高人,多少人排队都请不到他,你可别再让姐姐胡闹了。”
      
      陈爸爸冤枉啊,他都没听懂商阙在说什么,连忙道:“道长,您误会了,我没有不信任您的意思。”
      
      陈思捷转头去赶商阙和喻争渡:“你们两个是哪里来的骗子,赶紧滚回去。”
      
      陈思妤哪能让弟弟得逞,今天要是让她带过来的人就这么回去了,那她以后在父亲心里可不跟不靠谱挂钩了,她连忙看了喻争渡和商阙一眼,想让他们表现一下。
      
      却见商阙看了她一眼,一脸漠然:“你们家里人这种态度,想让我们公司出手,得再加钱。”
      
      陈思妤:“……”
      
      现场:“……”
      
      陈思妤简直要后悔死了,她是看这家公司确实有点本事的样子才病急乱投医的,谁能知道这个小老板完全不会看场合,这下她在弟弟面前算是把脸丢光了。
      
      喻争渡也忍不住给了老板一个充满敬意的眼神,不愧是鬼王,这种场合,还敢现场加价,他怕再让老板表现下去他们会被人轰出去,连忙打圆场:“大家别激动,我们不是说道长骗人的意思,只是大家用的技术不一样而已。”
      
      那小道士都给气笑了,也不管师父拦着,上前一步道:“你们搞清楚情况没有?我们这是驱邪避凶,要跟阴物打交道的,可不是你平时那套手段能糊弄得过去的,你们再不走,小心把自己搭进去……”
      
      他说话的当口,喻争渡也掏出了手机,打开app对着陈爸爸一顿扫,道:“道长你误会了,我们也是驱邪转运的……”
      
      小道士见他拿手机出来,更加生气了:“怎么?你这是拿手机给邪祟拍照不成?”
      
      刚说完,就见喻争渡微微吸了口气,吃惊地看着陈爸爸:“陈先生,你左手臂还好吗?”
      
      陈爸爸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语气有些微妙:“你为什么这么问?”
      
      喻争渡看着app界面,道:“根据我们检测器的分析结果,你全身布满阴气,这阵子应该经常全身发冷吧,其中左半边身体又要严重一些,尤其是左手……”
      
      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恐怕拿东西都费劲吧。”
      
      陈爸爸本来有些狐疑,闻言顿时精神一震,连声道:“准了准了,就是这样子的。”
      
      他几步走到喻争渡身边,眼睛往喻争渡手机上凑:“你们这是什么技术?怎么一扫就能知道我的情况?”
      
      只见手机界面上正是他的身体成像图,整个成像笼罩着一股黑色,有深有浅,不同部位还有对应的数值。
      
      喻争渡指着那些数值和他解释:“你身上被阴气侵蚀,所以会感觉到冷,这些颜色深的,指数高的,就是你现在身上阴气重的部位,这些地方比别处更加不舒服。”
      
      陈爸爸越看眼睛睁得越大,满脸的不可思议:“太神奇了,就是这些地方,这几处,都是我最不舒服的,医院都没有检查出来,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专利技术,保密的。”喻争渡笑道,“阴气引起的畏寒、不适并不是生理病变,在造成实质伤害之前,医院是检查不出来的。”
      
      陈爸爸看着那app啧啧称奇,满脸的惊叹,一时间倒是把穆道长和他徒弟给忘在一边了。
      
      陈思捷眼睁睁看着父亲对那两个骗子的态度突然大变,整个人都愣住了,干巴巴地说道:“爸,你别让人给骗了啊。”
      
      陈爸爸瞪了他一眼:“这还能骗?你知道他们检测得有多准吗?”
      
      陈思捷:……当然不知道啊。
      
      穆道长也有些意外,微微皱了下眉,道:“贫道自八岁开始修道,至今已有五十个年头,见过的阴物不计其数,还从来没有听说过阴气可以检测的。”
      
      商阙脸上无甚波动,话却一如既往的嘲讽:“要不怎么说你们不思进取呢。”
      
      穆道长能忍,他徒弟可不能,小道士立刻跳出来道:“你休得再胡言乱语,你这种骗子我见多了,随便拿个仪器就敢说是高科技,说得天花乱坠,也就是运气好,碰巧蒙对罢了。”
      
      他冷笑:“说半天,最后还不是卖保健品,卖治疗仪器。”
      
      “不是啊……”喻争渡有些无辜,“我们也可以驱邪抓鬼的……”
      
      “可以个……什么?”小道士正义愤填膺,冷不丁被呛了一下,登时瞪大了眼睛,“你们抓鬼?”
      
      连带他们过来的陈思妤都惊了,等等,这不是她想象中的剧情啊,她下意识道:“小喻,你们不是卖转运磁石的吗?”
      
      小道士一听陈思妤的话就明白过来了,这俩骗子就是卖些骗人玩意的,但是碰巧遇到他和他师父两个有真本事的在场,原来的套路不好使了,竟是临时连抓鬼的大话都敢说出来。
      
      小道士一想通,情绪倒是缓了一下,敛容道:“你们也能抓鬼?怎么抓?”
      
      商阙懒洋洋道:“用手抓。”
      
      现场:“……”
      
      喻争渡:“……”回去得和老板谈谈做生意的语言艺术才行!
      
      穆道长叹息一声:“太胡闹了。”
      
      小道士气汹汹又去看陈爸爸:“陈居士,你要是相信这些骗子的话,那我们现在就走,你让他们给你驱邪抓鬼吧。”
      
      “唉,别别,道长千万别这么说。”陈爸爸有点慌,虽然这两个年轻人的技术看起来很炫,但说话也实在不靠谱,这都扯到邪祟了,当然还是货真价实的道士让人放心,他连忙到穆道长跟前鞠了个礼,道,“还请道长开坛做法,为我祛除邪祟。”
      
      见父亲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请来的大师,陈思捷终于松了口气,得意地给了陈思妤一个挑衅的眼神。
      
      陈思妤此时已经无奈多过气愤了,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请来的两个人太天马行空了……
      
      陈爸爸又去看喻争渡:“小兄弟,你们这技术挺好的,但做法事还是得道长来,这样,我让思妤先送你们回去,该付多少钱一分不少……”
      
      陈爸爸的态度让商阙满意了一些,难得赏给他一个眼神,道:“抓鬼我们比老道士专业。”
      
      穆道长:“……”
      
      陈爸爸汗了一下,正想再劝,那年轻气盛的小道士忍无可忍,抢先一步道:“行啊,那你们就留下来看我们开坛做法,等那邪祟被引到坛前,你们可得露上一手。”
      
      穆道长脸色一板:“元清,休得胡闹。”
      
      与此同时,商阙随口应道:“可以。”
      
      事情闹到了这局面,陈爸爸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两伙人,是非得分出个高低胜负来不可了。
      
      ……
      
      在陈爸爸的吩咐下,家里帮佣很快备齐了东西,在大厅设好香案祭坛。
      
      等吃过晚饭,穆道长兀自在坛前打坐,小道士便忙碌了起来,他从开来的车里拿出个箱子,取出观里带来的法器、黄符等,甚至还拿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香炉,香炉里装着半炉香灰。
      
      小道士面带骄矜地扫了商阙一眼:“这是我们观里的香灰,常年供奉在张真人座前,具有驱邪镇宅的作用。”
      
      不但那香灰小有说道,他拿出来的法器无不古朴厚重,一看就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名器,这青莲观果然名不虚传。
      
      商阙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对小道士的挑衅视而不见。
      
      陈思捷抓紧机会对陈思妤冷嘲热讽:“姐姐,你以前总说不要相信封建迷信,怎么自己迷信起来,还不如我呢?这找的都是什么人啊?”
      
      陈思妤哪还说得出话来,闷着头给自己泡咖啡去了。
      
      陈思捷难得赢了姐姐一次,嘴都要裂到后脑勺去了,他还觉得不够过瘾,又去奚落喻争渡:“你们公司有什么装备,不会真的要徒手抓鬼吧?”
      
      喻争渡思索了一下,道:“装备我们也是有的……”
      
      陈思捷正想追问,那边小道士终于准备完毕,道:“开始了,无关人等,请勿打扰。”
      
      陈爸爸是现场最紧张的,连忙喝了陈思捷一句:“安静,都安静。”
      
      只见穆道长站了起来,从香案上抽出一柄桃木剑,开始掐诀念咒。
      
      他声音沉沉,令闻者心绪悠悠,只是仔细聆听,却能听到一点不和谐的声音——来自商阙的手机游戏。
      
      陈思捷没忍住白了他一眼,陈思妤更是心情复杂。
      
      喻争渡凑近老板身边,低声道:“老板,给凡人一点面子。”
      
      商阙用余光看了他一下,这才不情不愿地收起手机,道:“给你面子。”
      
      这时,屋里忽然吹来一阵阴风,那阴风并非来自大门或窗户,却是从天花板的方向吹下来的,香案上点好的蜡烛火光摇曳。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抬头望去,只见天花板上吊着的水晶灯也开始摇晃了起来,灯光忽明忽暗,令人心头起伏不定。
      
      阴风更甚,光线晦明,寒冷似乎能渗入众人的骨子里,喻争渡连忙拉紧了衣服。
      
      案上的黄符哗啦啦地响,陈家三口几乎要抱到一起了,穆道长不为所动,沉着地抓起一把米往地上撒去,口中念道:“上穷碧落,下遍黄泉,追摄亡魂,来我坛前……”
      
      众人往地上望去,只见那米粒落地后并不停止,反而微微滚动了起来。
      
      陈爸爸声音发抖:“这米怎么会动?”
      
      小道士手上捏着黄符,神色肃穆地候在一旁,闻言应道:“肉眼凡胎看不到魂魄,需借助外物观察其行迹……”
      
      陈爸爸差点没撅过去:“这、这……难道是鬼出现了?”
      
      小道士没空再回答,穆道长已经捏着剑绕着滚动的米粒转起圈来,口中念诀不停,额头上微微有汗滴下,显而易见,已经到了这场法事的高|潮。
      
      陈思捷又害怕又隐隐有些兴奋,眼前的一切都证明了他请来的穆道长是个真正的高人,他终究没忍住,见缝插针地刺了喻争渡一句:“你们不是说要抓鬼吗?要不要去露上一手?”
      
      他说完发现喻争渡没回答,还以为对方怵了,转头望去,却见对方正认真地看着穆道长的方向,与他们不同的是,喻争渡脸上并无害怕的神色,反而一脸的探究。
      
      喻争渡会是这个表情,主要是因为他看到的和其他人看到的并不一样。
      
      从阴风来袭开始,在众人看来恐怖而神秘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直观透明的。
      
      随着穆道长的法事进行,一个男人的魂魄慢慢从天花板上坠了下来,立到坛前。
      
      令喻争渡意外的是,那男人形象完全不像一个恶鬼,他身姿笔直,穿着一身熨帖的西装,头发理得很短,分明是一个都市精英的样子。
      
      那男人似乎被穆道长的法术制住,身形有些僵硬,但尚有余力,小心避让着道长的剑,与他周旋着。
      
      喻争渡小声问商阙:“这鬼怎么回事?”
      
      商阙看了一眼:“像是被人驱策的,对方估计是发现了老道长的动静,两方正在斗法。”
      
      喻争渡“啊”了一声:“还有这种事!”
      
      就在这时,那精英男子突然目光大盛,伸手一格,一下子挡开穆道长的桃木剑,他则趁着这空隙,飞快地窜到一边。
      
      这在其他人眼里,则是穆道长看起来重愈千钧的木剑陡然一偏,道长大喝一声,那滚动不停的米粒终于止住了。
      
      陈爸爸心脏都要停跳了,喏喏问道:“鬼抓、抓住了吗?”
      
      穆道长面露愧色:“跑了。”
      
      陈爸爸脸色一白,就见穆道长摆摆手:“莫急,待我再次做法……”
      
      “我们来吧,等你做完法,天都亮了。”商阙一边说一边看了喻争渡一眼。
      
      喻争渡立马接收到老板的意思:小鬼他不屑动手。
      
      穆道长正色道:“法事从来不易,莫说一晚,三天三夜的法事贫道也是……”
      
      话未说完,就见喻争渡从口袋里掏出个银色的东西,气象万钧地站了起来:“我来。”
      
      大家定睛一看,只见他手中荡着的……是一个手铐。
      
      穆道长差点喷血,终于爆发了:“你们简直胡作妄为——”
      
      喻争渡心知与他们说不明白,还是赶紧速战速决要紧,也不理道长,冲着那男鬼就冲了上去。
      
      那男鬼知道人间怎么辨别魂魄的行迹,离了米粒,也就淡定下来,正在休息呢,就见旁边那个穿着卫衣,一脸宅男样子的年轻人突然冲了上来。
      
      男鬼一开始还有些懵逼,以为那人闹着玩,等喻争渡到了跟前,才猛然一惊,立刻拔腿跑了起来。
      
      喻争渡大喊:“别跑,你被逮捕了,面朝墙壁抱头蹲下,男鬼左边女鬼右边——”
      
      现场:“……”
      
      陈思捷直接跳脚:“姐,你是不是想害死爸爸!”
      
      穆道长更是气得剑都拿不稳,捂着胸口直喘气:“太胡来……太、太胡来了……”
      
      一句话没说完,只听“吭——”的一声,小道士引以为傲的小香炉被喻争渡一不小心撞到了地上,供奉在张真人座前的香灰撒了一地,被阴风一吹,飘得满屋子都是,地板上也覆了薄薄的一层。
      
      小道长简直怒不可遏,大叫道:“我跟你没完——”
      
      与此同时,商阙伸手往前虚虚一点,所指之处,喻争渡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终于长长地吁了一声:“靠,真能跑,累死我了!”
      
      他一手虚抓着一处,另一手的手铐往前一铐,然后往虚空中一推,道:“总算抓住了。”
      
      小道士双目赤红:“还敢装神弄鬼!”
      
      话音刚落,就见喻争渡手推之处,地上的香灰上突然凭空出现两个脚印,在两个脚印的中间,还有一个手铐的印子。
      
      所有人登时一怔,穆道长的气都不喘了。
      
      陈思捷眼珠子差点瞪脱框,结结巴巴问道:“这、这是什么?”
      
      “啊,对。”喻争渡抬头看了看他,“你刚还问我来着,这就是我们的抓鬼装备。”
      
      他笑道:“虽然和道长的不一样,不过也算各有千秋吧。”
      
      大家:“……”
      
      神特么各有千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千秋:别cue我谢谢。
    顺手安利一下我的完结文《全娱乐圈颤抖》,千秋大佬在线给大家表演大河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