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罗殿的心上鬼

作者:陆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阴间白无常

      “谁???”
      
      饿死鬼警觉的四处张望,“出来!”
      
      难道这女人还有同伴?
      
      “你白爷爷我!”
      
      白无常从无形中现身,手上拿着拘魂锁魄的白幡棍,声音慢条斯理吐出令饿死鬼不懂的事实。“小娘娘的命是我们大人的!你也敢动?”
      
      “什么小娘娘?什么大人?”逼人的寒意让他不由后退了一步。
      
      “都怪你在人间飘荡又连害几条性命,我被大人罚去给孟婆那老女人端了整整五十年的碗!五十年!”
      
      白无常提到这儿气不打一处来。端碗不说!还要时常受孟婆的调戏!
      
      都怪这个恶鬼捅的篓子!
      
      虽然最大原因是他监管不力...但..但是他要规规矩矩的投胎。能被处罚吗?地府的兄弟们到现在还打趣他!此恨不报!天理难容!
      
      “求求你,求你不要杀我...”饿死鬼此刻已经意识到眼前人是掌管冥界鬼魂的白无使者,“求求你,求您不要杀我。”
      
      “你食人肉喝人血的时候,就没想想被你迫害的她们有多无辜可怜?”白无常废话不多说:“我会助你好走。谁叫小爷我心地善良呢?”
      
      “不要!不要!”饿死鬼慌忙跪地求饶:“我不想死,不想死!求求你放过我!我也是一个可怜人,放过我!放过我!”
      
      “可怜?”白无常听到了笑话一般,普度众生的是如来佛,天道轮回,欠下的业障终究要还。
      
      “我也不想!我也不想啊!民国灾荒那年饿死了几十万人!先是大旱!又遇蝗灾!”
      
      饿死鬼大放悲声,“战争导致人们流离失所,浮尸满地!我做错了什么?我实在是不想死啊!要不是凭着这份执念,我早就成了枯骨一堆!”
      
      “你错就错在害人性命,如今仍执迷不悟。天神有灵,地狱无灵...”
      
      不对。
      
      白无常停止念动口诀,好像,好像小娘娘还昏迷着呢。
      
      “大人,我给你磕头!求求你!求你放过我。”
      
      “啰嗦!”
      
      白无常不耐烦的给了饿死鬼最后一击,动手除去她身上的毒血,“小娘娘醒醒,醒醒。”
      
      是谁?谁在她耳边说话?
      
      林茵醒过来看到的便是饿死鬼魂体倾斜的被钉在墙上,没了生机。转头一望,周围没有任何人。
      
      对方已经死绝了,是谁帮了她?她昏过去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
      
      “前世因今世果,以己渡人,能渡万物。万物皆有灵,灵爱世人。”林茵闭耳闭目,选择超度他一程。
      
      饿死鬼消散无烟的一刻有青青白光从他头上破出,快速窜到她耳后。
      
      “没意思!没意思。”白光化做一条头角鳞身的五爪白龙,从容不迫的盘旋在她眼前。
      
      “有帮凶?”林茵轻嗤。
      
      “你千万不要拿我跟“那”东西相提并论。”白龙摆了摆胡须,打算瞒去刚才的所闻所见,“我们龙族是万兽之首!”
      
      “哦?”林茵微笑:“与鬼为伍的龙?”
      
      “都说了我没有!”白龙气的胡须轻晃:“你不出手!我也会收拾他!”
      
      听口气,他好像跟饿死鬼没关联。
      
      “真的?那你刚刚知不知道谁救了我?”
      
      “没注意,我们龙族从不说假话!”白龙大哼气:“对了,唐僧知道吗!”
      
      “知道。”
      
      究竟是谁帮了她呢?
      
      “唐僧坐下的白龙马知道吗?”白龙啐了口唾沫,骄傲无比:“那是我叔叔!”
      
      “哦。”林茵反应平平。
      
      小白龙打定主意瞎掰,早年间调皮在龙宫摔破了镇殿之宝水晶珠,气的老龙王要他下人间历劫,本以为是份苦难,今时不同往日,人间繁花似锦,春暖如阳,要他回去倒觉无趣的紧。何不在这儿乐哉快活?
      
      “我乃西海龙太子!”小白龙看她反应不大,故意拔高声音。
      
      “哦。”
      
      哦?小白龙不明白了,她为何一点都不惊讶?
      
      “这样吧,我决定以后与你一同历练!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兴奋,只是故作冷淡。”
      
      “为什么?”
      
      林茵眉头紧蹙,她早习惯一个人生活。再说这白龙是敌是友都不清楚。万一,他就是跟饿死鬼为伍的呢?
      
      “因为你会仙术。”小白龙继续瞎掰。
      
      仙术?
      
      林茵眼里迷茫之色浮现。找寻这么久,她是神仙?仙界在哪?她有亲人有朋友吗?
      
      “你肯定,咳咳..肯定跟我一样来人间历练的。”小白龙见她陷在里面,说出一些委婉之词。
      
      “是么?”
      
      小白龙空中飞了一圈,摇起尾巴甩到小胖脸上:“肉嘟嘟的小胖子,好玩。”
      
      差点把他给忘了,林茵手指合十后弹开:“破!”
      
      “林姐姐?”小胖晃了晃头:“我头好晕。”
      
      小白龙见状立马钻到林茵的头发丝儿里,“呀,你脚腕流血了。”和适宜的送上关心一句。
      
      林茵默默低头看了一眼没有痛觉的脚腕,手指轻动,将腕处的鲜血悄悄抹去,“走吧,我送你回学校。”
      
      拉下卷闸门的动作她早已重复数遍,心里陡然有股说不出的滋味,似乎有什东西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
      
      “喂!”
      
      小白龙在林茵的发丝里肆意翻滚,“你想闷死我!不许送这个小胖子回去!”
      
      林茵小声侧头,“我还没同意你跟我同行。”
      
      “本尊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
      
      “年纪不大,口气挺大。”
      
      “乱讲!本尊马上三万岁!”
      
      “好好好。”林茵不想没意义的跟他争辩。
      
      夕阳西下,三人成影,风吹了无痕。
      
      如果她有前后眼,或许宁愿小白龙从没认识过她,再或许她不该怀疑他的用意,或许,没有或许了。
      
      人生就是一场际遇,有人走进,有人走出,他们肆无忌惮,他们无所顾忌,嘴上说爱你,身体在伤害,从未考虑你是否愿意,是否同意他们如此做,走进走出都是他们的决定。你从来只是一个借宿的旁观者,心在不舍,滴血,却还可以强装没心没肺。于是他们不理解,于是他们走了。最终…人生变成一种盛大别离。
      
      “我不想回去。”小胖的胖脸鼓的像个包子,“对了,我给小鲤鱼取了名字,以后就叫它大红!”
      
      林茵:…一言难尽的名字。。。
      
      声音离越来越远,文具店内的鱼缸里突然金光大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