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女神不放松[娱乐圈]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喻子燃跟着蒲一凝上了游轮,侍者为他们拉开门,一股暖风迎面扑来。
      
      唐映雪站在窗边,百无聊赖地晃着酒杯,严锋默不作声地陪她站着。
      
      看到蒲一凝来了,唐映雪高兴地转过身,脸色酡红地要拥抱她:“一凝啊——”
      
      蒲一凝撇开她的手:“酒。”
      
      唐映雪皱了皱鼻子,把酒杯放下了。
      
      “蒲小姐吃过晚饭了吗?”严锋问,“我再叫两个菜吧。”
      
      “不用了,我们刚刚吃过。”
      
      唐映雪和严锋的目光转到了喻子燃身上。
      
      喻子燃立刻露出一个微笑,道:“你们好,我叫喻子燃。”
      
      唐映雪把胳膊肘搭到蒲一凝的肩膀上,嘴唇凑在她耳边,声音却不小:“这位是你的谁啊?”她手指一抬,动作轻佻。
      
      严锋眉头微皱,随即朝喻子燃伸出手:“喻先生好,我叫严锋,是蒲小姐的朋友,这位是我的妻子唐映雪。”
      
      “未婚妻,未婚妻。”唐映雪强调。
      
      “您好。”喻子燃同严锋握完手,又朝唐映雪伸出手。
      
      唐映雪把胳膊从蒲一凝肩膀上撤下来,同他松松一握,道:“你很面生啊,是一凝的新朋友吗?”
      
      蒲一凝在旁道:“行了,他是公司的艺人,别吓着他。”
      
      唐映雪嘻嘻一笑:“小哥哥,帅哦。”
      
      蒲一凝转头:“她喝醉了,不用搭理。”
      
      喻子燃笑了笑。
      
      唐映雪把蒲一凝拉走说话去了。
      
      严锋很识趣地没有跟过去,而是问留在原地的喻子燃:“喻先生喝酒还是喝茶?”
      
      喻子燃不由看了看他的杯子,里面竟然放的是茶。
      
      严锋:“我开车的。映雪想喝酒,那就她喝好了。”
      
      喻子燃便道:“那我也喝茶吧。”
      
      严锋给他倒了杯茶,见喻子燃望向角落里的两人,唇角微不可察地翘了翘:“她们是老朋友了,大学的时候就认识。”
      
      “原来是同学么?”
      
      “不是。”严锋摇了摇头,“我和映雪是同学。蒲小姐是另外学校的,只是我们恰好都在一个州,华人华侨的圈子就那么大,自然而然就认识了。”
      
      州?华人?
      
      喻子燃眯了眯眼。
      
      “喻先生是嘉令新签的艺人么?”
      
      喻子燃点头。
      
      “嗯,我看你年纪也不大。”严锋说,“蒲小姐人不错,以后好好干,总会出头的。”
      
      “谢谢严先生。”
      
      严锋的杯子空了,他给自己重新斟上,望着那边快要挂到蒲一凝身上的唐映雪,叹了口气,道:“喻先生有女朋友吗?”
      
      喻子燃愣了一下,随即失笑:“没有。”
      
      “那追过女生吗?”
      
      真是一个尴尬的问题,好像不管怎么回答都不太对劲。
      
      纠结了两秒,他还是诚实以答:“没有。”
      
      严锋略有惊讶地推了推眼镜:“我以为以你的长相……”
      
      喻子燃干咳一声:“让严先生见笑了。”
      
      确实有很多女孩子曾经喜欢他,但他从没有接受过。一是因为暂时没那个意思,二是因为他厌烦极了吴又岚像打小报告一样地朝小姨和姨父讲他和女生的暧昧故事——记得第一次有女生朝他告白,刚好被吴又岚看见了,结果晚上就添油加醋地讲给了家里。
      
      那次吴庆磊倒是没动手,只是瞧着他,呵了一声:“倒是个讨喜欢的小白脸儿啊。”
      
      非常羞辱。
      
      后来他看见女生就绕道走,直到高中毕业离开了家,才终于恢复过来一些。
      
      “你这个艺人好啊,是我喜欢的款。”另一边,唐映雪小声地拉着蒲一凝说话。
      
      蒲一凝瞥她一眼:“我不会让我手下的艺人和有夫之妇产生关系的。”
      
      “想什么呢,你就是送我,我还不好意思下手呢。”唐映雪说,“我看他像看弟弟,你懂不,姐姐粉,不是女友粉。”
      
      蒲一凝:“……粉什么粉,你压根就没见过他。”
      
      “你这种有深度的人,是不会懂我这种肤浅的颜控的内心的。”唐映雪道,“来,干杯——我去你怎么喝白开水!”
      
      蒲一凝扯了扯嘴角:“我要开车啊。”
      
      “真不够意思。”唐映雪撇嘴。
      
      “服务员,换音乐,换音乐!”她忽然高声道,“我要跳舞!”
      
      蒲一凝:“……”
      
      果然是喝高了。
      
      “你是怎么做到和严锋吃饭都能把自己灌醉的?”蒲一凝百思不得其解。
      
      “你不知道啊,和他吃饭太难过了。”唐映雪勾着她的脖子,委屈地说,“我说的他不懂,他说的我不懂,鸡同鸭讲,我只能靠不断喝酒来缓解无话可说的尴尬气氛。”
      
      “这样不行的。”蒲一凝说,“马上要过年了,你们两家肯定会在一起吃饭。”
      
      唐映雪绝望地把脸埋在她胸口。
      
      “……起来。”
      
      “不要~”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唐映雪突然振臂高呼。
      
      蒲一凝:“……”
      
      刚好服务生换完了舞曲,还顺便贴心地调暗了灯光,唐映雪劲头上来了,便脱掉外衣开始蹦迪。
      
      严锋:“……”
      
      喻子燃:“……”
      
      他们两个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一时都愣了。
      
      思忖三秒,严锋放下杯子,走到唐映雪旁边,还没说话,就被唐映雪抢先了:“严锋!跳舞吗!”
      
      “我……”他迟疑道,“不了吧……”
      
      “哼!”唐映雪嫌弃,“就你这样,什么都不会,还想娶我当老婆!”
      
      严锋:“我会挣钱。”
      
      “谁稀罕你的钱!我爸也会挣!”唐映雪一时激动,忍不住脱口而出,“我是来找老公又不是来找干爹的!老公当然要能陪我玩才高兴啊!”
      
      “唐映雪!”蒲一凝忍不住提了嗓音,“你适可而止。”
      
      “算了吧。”严锋朝蒲一凝抱歉一笑,又看向唐映雪,按住她躁动的肩膀,“你想让我陪你跳舞?”
      
      “不……不可以吗?”唐映雪脸色更红。
      
      “我只会华尔兹,不会你这个。”
      
      “那我现在教你总可以吧!”唐映雪道,“超简单的!来来来!”
      
      严锋不得不被她拉进小小的舞池。
      
      蒲一凝目不忍视地离开,拍了拍喻子燃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一样背对过去,给严锋留一点面子。
      
      服务生已经悄然撤离,蒲一凝正要找个椅子坐下来,没想到激烈的音乐中唐映雪的声音遥遥传来:“严锋啊!让一凝跟我们一起过年吧!”
      
      蒲一凝下意识地回头。
      
      唐映雪蹦得很欢快,相比之下,严锋就显得拘谨许多。
      
      严锋看向蒲一凝,蒲一凝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管她。
      
      她重新转过身,坐下。
      
      喻子燃偷偷看着她。
      
      迷离的灯光中,她的五官显得虚幻而迷人。
      
      “马上要过年了啊……”喻子燃摩挲着手里的杯子,“蒲总是东黎本地人么?还是要回老家过年?”
      
      蒲一凝喝了口水,淡淡道:“我一个人在东黎过。”
      
      “一个人?”他有些讶异地挑眉。
      
      她偏了偏头:“怎么,不可以?”
      
      “我以为……蒲总还没有忙到这个程度。”
      
      “忙倒是不忙。刚过年那几天,也没什么人愿意和你谈生意。”蒲一凝道。
      
      “蒲总的亲人呢?不来看看蒲总吗?”
      
      “在国外。”蒲一凝看着他,轻轻笑了一声,“你问我这么多,怎么不说说你自己?”
      
      喻子燃一时语塞:“我……我没有什么亲人,蒲总您应该也知道的……”
      
      蒲一凝瞥他一眼,没有说话。她慢慢地喝完了一杯水,然后起身往外走去。
      
      喻子燃愣了愣,一时拿不准自己是不是应该跟出去。
      
      他隔着一层窗玻璃往外看,看见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拆过的细烟,很熟练地抖出一支咬在嘴里,一手护住打火机的火,将其点燃。
      
      江风很大,她的头发被吹乱,烟雾一出口便迅速消失在了风中,唯有一星红光明灭。
      
      蒲一凝手肘撑在围栏上,膝盖微微屈起,很闲散的姿态,仿佛她现在不是穿着绒衣吹北风,而是穿着夏威夷花裙子吹海风。
      
      “外面冷,进去吧。”她轻轻弹了弹烟灰,没有回头。
      
      喻子燃终究还是出来了。
      
      他说:“抽烟不好。”
      
      说完也知道这是一句废话,便又壮着胆子补充了一句:“蒲总要是有心事,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聊聊?”
      
      蒲一凝吐出一口薄雾,细烟夹在修长的手指间,歪着头看他:“你好像,很想要了解我。”
      
      喻子燃眼皮一跳,不知道怎么接话。
      
      “不要想太多,我今天和你吃饭,只是单纯地惜才而已。过来见朋友,也只是顺便。”她重复了一遍,“你不要想太多。”
      
      喻子燃抿了抿嘴唇,一种难以言语的窘迫涌上心头。
      
      “蒲总,我没有别的意思的……”他尴尬道。
      
      蒲一凝:“嗯。”
      
      他太年轻了,沉不住气,好奇与探究都写在脸上,或许还有一点别的什么东西。
      
      “以后好好工作。”她说。
      
      “我会的。”
      
      “进去吧,我待会就好。”
      
      喻子燃道:“蒲总……以后还是要少抽烟,如果可以的话,尽量戒了吧。”
      
      蒲一凝深深地看着他,半晌,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关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