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摄政王榻下宠十

      白岐回府,已得知他遇刺消息的管家早已带上王府的御用大夫候在园中,但白岐回府后只留下‘沐浴’二字便径自回芙雅园了。
      芙雅园主卧隔壁便是一间浴室,内有一个十尺宽长的浴池,下铺白玉,上镶明珠,极其奢侈靡费。
      白岐屏退屋中侍候的下人,独自褪下衣裳进了水,温热的池水漫过每一寸肌肤,渗入毛孔的舒服让他不禁长吁一口气。
      从皇宫回来又遇刺客,酒味血腥味混合在一起,即使白岐不是个有洁癖的神可也不喜欢这种怪味道。
      霍渊进屋,听着屏风后的水声他慢慢走上前,朦胧的烟雾中一个匀称健美的.裸.背慵懒的倚在玉石台上,乌黑的长发松松散落着在水面上晕染开。
      霍渊呼吸一滞,心脏在这一刻似乎被谁陡然抓住,视线因脑中的眩晕而有点恍惚。
      “过来,替本王擦背。”白岐对奴役霍渊一事总是乐此不彼。
      霍渊步伐沉重的上前跪蹲下,先从托盘中取出一瓶香精均匀的滴在白岐身上,红色的液体在如玉的皮肤上划过,有种勾人的暧.昧。
      霍渊喉咙上下滚动,他僵硬的拿起毛巾开始为白岐擦拭,偶尔手指碰到他的身体,瞬间袭遍全身的火热让他有点慌张。
      就在霍渊失神时,一只修长的手蓦地抓住他的领口,猛地用力将他扯入水中,顷刻间灌入耳鼻中的水呛的霍渊大力挣扎出池底。
      “砰!”白岐粗鲁的将霍渊推到欲池台边,掐住了下巴,“狗胆包天的小崽子。”
      两人近在咫尺的距离让霍渊呼吸不稳,他拧眉冷声呵斥,“让开!”
      “小崽子,别忘记你的身份。”白岐掐着他脖子的手微松,然后扯开他的衣襟。
      霍渊大惊,猛地攥住白岐的手腕,禁锢的力道让白岐微微蹙眉,此时浴室外响起下人的询问,“王爷?”
      白岐挑眉,霍渊神情变换莫测,最终一脸不甘和耻辱的松开对他的钳制,白岐嘴角上扬,“无事。”
      盯着隐忍的霍渊,白岐拔下固定头发的玉簪,尖锐的簪子在霍渊的咽喉处打个旋,最后刺入了他的左腰,一丝猩色渗出融入池水中。
      霍渊目光如炬的盯着白岐,少年的脸上带着不符年龄的阴鸷,“你在看谁?”在透过他看谁?
      “此地只有你我二人,你说本王在看谁?”白岐收回簪子随手扔进池中,神情淡淡的说。
      白岐转身离开,从池中走出后在衣架上扯过一件内衫随意披在肩上,霍渊盯着他光滑的背,修长的腿,体内的一团火似乎烧的更旺了。
      “打上我的标记后就是我的东西了。”白岐说。
      霍渊低头,透过水中浮动的血气他看见自己左腰侧被刺上一个小小的‘岐’字。
      
      书房中,刚沐浴后的白岐只着一身素色常服懒懒的靠在椅背上,寂静的书房中除一股熏香外还有一股药香,而桌上则放着一个盛药的空碗。
      “想取我性命的人不计其数,轮不到你。”白岐把桌上一本书随手砸向一直盯着他的霍渊。
      霍渊侧下脸躲开砸来的书漠声道,“自大有时可是会要命的。”
      “年轻气盛。”白岐嗤笑声,撑起身体搭在桌案上似笑非笑的盯着霍渊,“你恨我,是因本王批下霍府满门抄斩的命令。”
      霍渊不知白岐突然重谈霍府一案的原因,于是只沉着脸不应声。
      “你不甘,愤恨,委屈,可你莫忘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我霍府五代从将,效忠南丘,满门忠义,半个南丘都是靠我霍家打下来的,如果我们想反何必等到今日?你……”霍渊冲动的打断白岐未完的话。
      
      在霍渊的心中,霍府五代从将手握南丘七成兵力,白岐下令灭霍府一门完全是因怕霍家功高盖主。
      
      “你尚且年轻,涉世未深,又怎么会知人心的黑暗?”白岐站起从架上挪开几本书,跟着又打开一暗格从中拿出一个木盒,打开木盒后里面是一沓信件。
      白岐坐回木椅上,算的上猖狂的把一沓信扔在霍渊脸上,“自己看。”
      霍渊闭眼承受住砸来的信件,在听见白岐的话后抬头看向脚下的信,瞳孔顿时猛地一紧,那是……大伯的笔迹。
      在白岐恶劣的注视下,霍渊慢慢蹲下,动作僵硬的打开信件查看内容,可待看见信中内容后如遭雷击。
      “你眼中的忠义霍家,早已在暗中和古昇国勾结,如若本王未回京,新皇登基之时便是天下大乱之日。”白岐冷下嗓音说。
      “不,你……”
      “怀疑本王作假?”白岐似是看不见霍渊的狼狈继续刺激他,“本王如果有野心,南丘国君的位置本王触.手可得,区区一个霍家还不配做本王的对手。”
      
      霍渊盯着高傲的白岐脑中乱作一团,他想辩驳却又无话可说,当所坚持的一切出现分崩离析的征兆时,他整个人都如行尸走肉般。
      
      “叛国者按律当株连九族,本王宽宏只抄霍府一门,你说本王是对是错?”
      
      “……”对?错?霍渊现在脑中很乱,他不知道。
      
      离开书房,白岐站在廊下望着园中一棵合欢树出神,071悄咪.咪的上线了,“你在偷换概念,叛国的明明只有霍渊大伯一人。”
      “那又如何?凡界都有株连一说,勾结别国的确是诛九族的大罪。”白岐淡声道。
      “即使是那样,霍府也只是从犯,主犯是宁王闻人忡。”771说。
      “在闻人阡调查出蛛丝马迹时,闻人忡无奈舍弃霍府以求自保,后又收买审查此事的官员早早定案赶尽杀绝,也许霍渊大伯手中有他的把柄。”771根据原身的记忆来分析。
      “闻人忡怕他在牢中咬出自己,于是第一日便毒害了他,即使有证据也无人知晓在何处。”白岐说。
      “那你将霍府通敌的证据给霍渊的意义在哪?”771问。
      白岐盯着园中的一地合欢,许久后突然说,“霍府一门被抄后,原本属于霍府的南丘国兵符就落在原身手中了。”
      “是的。”
      “原身的愿望是天下一统,那七成兵马是最有用的助力。”白岐说。
      “所以?”
      “……”白岐停顿片刻,继而转身离开,“我累了,回去睡吧。”
      771“……”话说一半很容易遭雷劈的!
      
      (翌日正午)
      “北有一山名峤,山中生有一山鬼名绮,山鬼生有两百年,心思单纯,不知世间苦楚,一日山中闯入一俊俏书生……”
      摄政王府的花园中,白岐靠在一藤椅上读着一本杂记,霍莹禾乖顺的趴在他身侧认真的聆听,明亮的黑眼睛痴痴的盯着白岐的盛世美颜。
      也不知是因目睹一门被斩,还是后来生病病的,霍莹禾醒后便痴傻了,因为此事霍渊气的差点和他拼命。
      “又是书生?”白岐合上杂记吐槽,“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生有何魅力?”
      ‘也许,生的美貌?’771迟疑的猜测。
      “漂亮哥哥讲故事。”霍莹禾拽住白岐的宽袖奶声奶气的撒娇。
      白岐不稀罕小豆包,但却很稀罕萌物,特别是那种捏起来软乎乎的萌物,感觉太甜了有木有?
      “此书三观不正,本王换一个讲。”白岐扔开那本杂记说,“本王跟你说一个大神纵横上下两界,砍的一群神妖魔怪屁滚尿流的励志故事。”
      ‘此故事太过血腥.黄.暴,不有利于儿童成长。’771警告。
      白岐哪里会管它的警告?张嘴便开始和霍莹禾小可爱讲起自己的辉煌奋斗历史。
      其实白岐的故事霍莹禾根本听不全懂,她只是喜欢他清冷磁性的声音,和他的盛世美颜一样都是她最爱的。
      宿主太任性,悲催的771唯一的反抗方法就是关机休眠。
      
      当白岐的故事讲到他单枪匹马闯进一山宗门单挑十峰峰主的辉煌时,霍莹禾已趴在他腿上睡着了,圆圆的小肉脸让白岐忍不住伸爪戳了戳。
      “王爷。”管家走来,在看见睡着的霍莹禾时刻意放轻了声音,“古昇国使臣秘密见了宁王。”
      “昨日的刺杀是闻人忡的人?”白岐戳着霍莹禾的小肉脸漫不经心的问。
      “是的。”
      “与虎谋皮,注定落得人财两空。”闻人忡的愚蠢和自不量力,让白岐根本看不上他。
      “宁王府那儿王爷可要给个警告?”管家试探的问。
      “不用管他,浪费时间。”白岐想了想又说,“南丘产的苹果最是香甜水足,诸国回去时每国赠予几箱苹果做回礼吧。”
      新皇生辰各国来贺,按规矩在他们回程时南丘是需要回礼的,但他们来时用垃圾糊弄,走时白岐自然不会做冤大头。
      管家一怔,脸皮有点抽搐了,“……是。”
      管家离开后,白岐的手终于舍得从霍莹禾红通通的小脸上移开,“霍渊如何了?”
      “闭门不出,食水不进。”一个声音似乎是凭空出现的。
      “啧,年轻啊,心理素质不行。”白岐啧啧摇头。
      问过霍渊的情况,白岐目光转向园中的盛开的花草,‘该想法子弄回凤宇明身上那块玉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个故事应该都在二十集左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