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作者:青鸟渡星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摄政王榻下宠九

      白岐和玄罗国使臣眉来眼去,暗送秋波,被霍渊全程看在眼中,他冷着脸连灌几杯冷酒下肚,结果却刺激的自己胃中犯呕。
      玄罗国使臣是个小帅哥,笑起来时会露出一个萌软酒窝,白岐举杯回以一笑,‘亲切和蔼’的让注意着他的人都有种惊悚感。
      自从摄政王在女人那儿受了情伤后,就改了口味养起男宠来,难道他真是因被伤太重而弃了红颜爱蓝颜了?
      ‘狐狸精,走到哪儿勾引到哪儿。’霍渊暗暗在心里讥讽。
      “久仰摄政王大名,今日得见真人果真是气度非凡。”耀云国使臣举杯向白岐敬酒。
      白岐侧目看向使臣不语,手中摇着杯中温茶,继而屈指把一杯酒推给身边的霍渊,“你替本王喝。”
      众人目光转向霍渊,眼中都闪过古怪,名震京城的第一少年霍四公子霍渊的大名他们谁人不知?在这颗星辰即将陨落时他们还觉得可惜呢。
      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谁也未料到本该殒命的霍四公子竟被摄政王看中救回,曾经高不可攀的少年如今沦落成以色侍人的男宠,可悲又可叹。
      被迫成为全殿瞩目的存在,霍渊眼中暗沉,面却不动声色的举起酒杯沉默的一饮而尽。
      “张嘴。”白岐说了声,然后把一颗去皮的果子喂入霍渊口中,“甜么?”
      “甜。”霍渊冷声回应。
      “本王剥的自然甜。”白岐撩起宽袖懒懒的靠在宫人递来的软枕上,跟着又捏起一颗果子喂去“本王侍候的你可还舒心?”
      “舒心。”霍渊迎和着白岐的问题回答。
      两人的一来一往惊呆殿中无数人,以血腥残暴的手段威震八方的摄政王何时如此‘柔情蜜意’过?看来这霍四公子是真得宠爱啊。
      
      白岐在殿中陪坐了小半个时辰,后以夜凉换衣离席出了华曳殿,白岐走后霍渊也不堪被人‘围观’于是也撤了。
      霍渊离开华曳殿一路乱走进入一个偏殿,登上偏殿顶层,他迎着微风望着夜中灯火通明的皇宫心中突然有些空虚茫然。
      ‘怕是醉了。’霍渊扶额叹气。
      “霍渊。”尾随他而来的闻人静小声的唤了声,脸上带着些忐忑。
      霍渊敛起外露情绪,转身朝闻人静拱手见了一礼,“瑛公主殿下。”
      “你……”闻人静欲言又止,默了半响后埋着头嗫嚅的小声问他,“那日我的信,你可有看?”
      “未曾。”霍渊回答。
      闻人静一呆,眼中的羞涩被诧异代替,“信你收到了?”
      霍渊拧眉不解其意,闻人静逼近他两步,“既收到了我的信为何不看!?”
      霍渊退后些和她保持距离,“我该回去了,否则王爷便要恼了。”
      “霍渊!”闻人静叫住错开自己要走的霍渊,语气因气愤而尖锐起来,“你宁可做个承欢他人身下的男宠也不愿和本殿下远离这片是非之地吗?”
      霍渊脚步微顿,“殿下身份尊贵,罪臣霍渊高攀不起。”话中拒绝的意思显而易见。
      “当初霍府被判抄斩,本殿下为救你在摄政王府跪了两日!”
      “罪臣多谢殿下大恩。”
      “如今诸国局势世人皆知,本殿下若嫁去古昇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霍渊回头,目光灼灼的盯着闻人静愤怒的脸,“王爷不是已替你回绝古昇国使臣了吗?”
      “……”摄政王因她而舌战古昇使臣,因此而把古昇国得罪个彻底,这一点闻人静也未曾想到,只是……
      看着霍渊清冷疏离的脸,闻人静心中满是哀伤和不甘,她对他的一片痴心难道真的是错付了吗?
      
      皇宫后园凉厅内,白岐望着满园花开似在等待着什么,直到脸带面具的一个黑影出现在他身后,“主人。”
      白岐伸手拿起他呈上的竹筒,打开后从中抽出一卷纸,在看清上面所写后随手揉碎扔进池中,引来一群金鱼吃掉。
      在暗卫走后,白岐收拢肩上斗篷坐下,“出来。”
      白岐话罢,只听园中一片花丛抖了下,跟着使臣小帅哥走了出来,“王爷好眼力。”
      白岐软着身子一手撑着腮,眼神凉凉的盯着他看,“玄罗国第五皇子扮作使臣混入南丘,不知有何企图?”
      凤宇明微怔,继而垂头低低一笑,“不愧是摄政王,宇明佩服。”
      “我若说扮作使臣混入南丘只为一睹摄政王的风采,不知王爷可信?”
      凤宇明说的半真半假,闻人阡恶名如一把利刃般压制着诸国,使其暂时不敢兵临南丘,他不懂父皇的顾虑,因此请命隐瞒身份随同使臣访问南丘,来见见闻人阡究竟是何神圣?
      听着有点孟浪的借口白岐却信了五分,“你仰慕本王?”
      白岐不单是个杀神,还是上神界第一美神,他的仰慕者和他的仇人一样多,许多神,甚至妖修魔修,常常组团来南青海青霄洞府偷.窥他。
      “不,我……”凤宇明有点呆,仰慕?眼前人长得虽美,但……他不好男风啊。
      白岐的眼睛在凤宇明身上扫过,最后停在他项上的玉石上,“那是何物?”
      凤宇明低头看眼胸前的玉石,“雪斑白琥冷玉。”
      “可否赠予本王?”白岐直接开口索要。
      凤宇明惊讶白岐的干脆,面上则露出难色,“此玉是我母妃传家之宝,是要给我未来的正妃的。”
      “若本王非要不可呢?”
      白岐的强硬让凤宇明敛起笑皱起了眉,“王爷是想强抢?”
      “本王府中至宝无数,你将此玉赠予本王,本王允你去王府中挑几件你喜欢的。”
      “此玉只有本皇子未来的正妃可拥有,还望王爷莫强人所难。”凤宇明的态度也强硬起来。
      白岐盯着凤宇明的帅脸,正琢磨着杀人夺宝的可能性时,霍渊突然出现在了园中。
      花前月下,黑灯瞎火,而且还只有两个人,看着亭中二人霍渊脑中顿时蹦出‘幽会’二字。
      凤宇明此时也看见了霍渊,他露出一个明了的笑,朝白岐拱手告辞,“宇明不知王爷有约,打扰了。”
      凤宇明和霍渊想的一样,白岐和霍渊前后出现在这‘花好月正圆’的后花园中,多半是来幽会的,结果他却不识相的出来做了搅局的人。
      眼睁睁看着凤宇明离开771有点急了,白岐拍拍袖中的它安抚,“人既在京城便跑不了。”
      安抚下771后,白岐起身弹平衣袍离开,“回府吧。”
      “不回华曳殿了?”霍渊问。
      “本王若去他们都不自在,走个过场足够了,本王何必再去讨人嫌?”
      霍渊“……”他倒有自知之明。
      
      回王府的马车中,机关扣在白岐手中来回拆卸重组,各式各样的解锁法看的霍渊眼花缭乱,有几次甚至都跟不上速度了。
      机关扣霍渊也玩过,据说解法共有一百一十四种,他用了两三年的时间才解了九十七种,还有十七种未得其解法。
      这两日他跟着白岐一直见他玩,粗粗算下来也有一百二十多种解法了,竟比机关扣本身的解法还要多,这个人的智谋未免也太可怕了。
      白岐若知道了霍渊所想一定会乐,什么智谋?他是胜在年龄上了,他活了万年,见过的阵法结界无数,区区一个机关扣而已,于他而言只是个小玩具。
      白岐手上解着机关扣,然而就在霍渊看的入迷时,白岐的手蓦地一顿,跟着伸手猛地扯住他的领口两人一同倒在了塌上。
      “铮!!”一枝淬毒的箭钉在了刚刚霍渊坐的位置。
      “王爷!”车外响起侍卫焦急的询问声。
      “本王无事。”白岐推开压在身上的霍渊,坐起身平静的理了理衣袍。
      车外护卫围成一圈护住车马,大片箭羽如雨一般从四面八方飞来,侍卫击落着袭来的箭,保护着车马以防被毒箭伤道。
      当箭雨停下后,一群黑衣人手持兵器从左右楼阁上飞下,而在此时,一直守在暗中的暗卫也现身了,大战一触即发。
      车外喊杀声一片,兵器交锋的声音听得人汗毛倒立,可白岐坐在车中依旧面不改色的解着机关扣,平静的仿佛被刺杀的不是他。
      霍渊神情莫测的盯着他,白岐分出些注意力瞥了他一眼,“怕了?”
      “不怕。”霍渊回答。
      “用不着怕的,习惯就好。”不说闻人阡三天两头的遭刺杀,就是白岐,打架斗殴于他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刺啦!”一把利剑划破车帘刺入车中,但那名刺客转眼就被追来的暗卫解决掉,而白岐的神情自始至终都未因突来的危险变一下。
      胆识过人,谋略超群,这是霍渊现在对白岐评价,若两人间没有血海深仇,他相信他会视他为超越的目标。
      这场战斗持续了有一刻钟,当外面静下后一名侍卫向车中的白岐禀告,“王爷,一共四十一人,已全部解决。”
      “回府。”白岐说。
      “是。”
      马车继续朝摄政王府方向赶,平静的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霍渊盯着白岐如玉的侧脸问,“不留活口审问一下?”
      “本王的仇人多了,来了杀掉即可,总会杀到他们怕的。”这是闻人阡的原话,白岐也很赞同。
      简单粗暴,倒符合他的性格,霍渊如此想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