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枝秋雨

作者:帘十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叶絮路过小卖部买了个一块钱的夹心面包,后来有段时间她为了省钱天天中午吃这个夹心面包,味道不错,只是吃多了总会腻。

      教学楼陷在越发浓郁的夜色中,里头一个人也没有,叶絮走进教室,没有开灯,把塑料袋放在左边靠墙的第一排桌上,她从里面拿出那条黑色的纸巾,走向教室的最后一排。

      她的指腹下是纸巾饱满的触感。

      映着残存的一点傍晚幽光,她看清了这个纸巾的品牌,品诺,纸如其名。

      这是叶絮第一次光明正大的打量梁嘉泓的课桌,他的书不多,也许有些他嫌碍事扔了,只留了一些主课课本用来装模作样,一些一元硬币被他叠起堆在课桌里,幽光下闪着光泽,其余的,也没什么了。

      他一向两袖清风,也从不喜有太多羁绊。

      叶絮把纸巾规规整整的塞进了他的课桌。

      如果此刻有人在场,那一定会发现她脸上颇为骄傲的神色,因为并不是人人都能往他课桌里塞一条纸巾。

      而至于那本被梁嘉泓用‘还行’来形容的笔记本,从头到尾,它的用处大概只有叶絮和赵金金知道了。

      这个晚自习叶絮依旧无所事事,但碍于今天晚自习的老师是出了名的严格,她没敢碰手机,和梁嘉泓的对话也截止到打铃前的童年趣事。

      百般无聊,叶絮转了两圈笔,目光锁定了那本粉紫色的笔记本。

      崭新的第一页总是让人舍不得下笔,因为落下墨点的那一瞬间一切都开始改变,故事也开始起航。

      而其实有那么一个瞬间,一切都还没发生,还来得及回头。

      叶絮抚了抚光滑的页面,压下封面,在第一页上留下了她的字迹,日期,天气,和他。

      她一字一句的记录了昨天那顿不怎么好吃的麻辣烫,记录了前天他们的开始,她的字一向龙飞凤舞,唯独在这页纸上,端正娟秀的像一位江南女子。

      赵金金写完翻译也很无聊,凑过脑袋去看,小声问道:“你在干什么啊?”

      叶絮像被戳破秘密,快速捂住本子,她脸上是笑还是羞很难分辨,只听她稍有歉意的说:“我在写一点东西啦,不能给你看。”

      赵金金秒懂,“你写吧写吧,我不会看的。”

      晚自习的课间休息,按照惯例,叶絮和赵金金去小卖部买东西吃,叶絮买了一瓶纸盒包装的统一奶茶,小卖部的老板娘会把牛奶放在保温箱里暖着,秋冬季节时这奶茶深得学生心意。

      两个人买完东西磨磨蹭蹭的往回走。

      叶絮只顾低头看手机发消息,要不是赵金金拉了她一把,她早就被前面横在那的一块砖头给绊倒了。

      赵金金叹气道:“絮絮啊,聊天也不用聊的这么专心吧?”

      叶絮只是笑笑,看了几眼前面的路随后继续回梁嘉泓消息。

      那些在一起的日子里他们几乎抓住了任何一个空隙在聊天,可能只是几句兜圈子的话,几句嘘寒问暖,但那种随时都能和他说话的感觉让叶絮感到安心,而说的最多莫过于吃饭问题了。

      为什么说人是贪婪的,因为尝到了甜头。

      叶絮贪恋被他叮嘱一日三餐,关怀担忧的感觉,好似被他捧在手心里一般。

      那头的梁嘉泓问她有没有吃晚饭,叶絮说吃了一点,他让她等会吃点东西。

      于是乎,叶絮向他撒了第一个谎言,她说她没什么胃口,不想吃。

      而手里的统一奶茶还热乎着呢。

      每每此时,梁嘉泓总会顺着她,哄着她。

      这温柔乡,叶絮是心甘情愿的溺毙在其中。

      ……

      那袋糖果叶絮藏了一个晚自习,她不敢告知陈雨,寝室里那些姑娘是什么性子,如果知晓了大概会一窝蜂涌上来抢个精光,到时候恐怕会引起教室里其他人的注意,叶絮觉得这样不好,有点过于宣示和做作,仿佛是她在故意宣布什么一样。

      回了寝室叶絮才从塑料袋里拿出来,陈雨一见,乐呵道:“真有啊,开心开心,让我瞧瞧。”

      陈雨数了数,“够意思啊,买这么多。”

      陈雨把糖果飞出去,一人一包,分完,她笑嘻嘻的说:“絮絮,你告诉梁嘉泓,你们的婚事咱们准了!”

      叶絮嘁了声,笑盈盈的,没理陈雨。

      不过叶絮还是把娘家人的欣喜之情转达给了梁嘉泓,她说室友表示很感谢,梁嘉泓说应该的。
      ……

      连着两个傍晚的散步让他们之间有了默契,星期五会放的比平常早一些,下午只上两节课,三点零五分放学,两个人说好了一起走。

      还记得刚开学拿到课表时,叶絮几乎不敢相信,高中居然有这么早放学的一天,她可是从小学开始就五点半放学了,初中更是夸张,英语老师还会留课,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每天回家都是摸黑走的。

      明明高中课业最紧张了,却意外的还能落到小半天的假期。

      天空残留着些阴郁,秋风扫落叶,晃淡的夕阳隐没在云层里,校园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热闹起来,空白的楼道间瞬间挤满了黑压压的人影。

      叶絮要坐367公车回家,车程四十分钟,小时候觉得时间长,现在也还好。

      汽车总站离他们学校有二十多分钟的步行路程,如果走的慢一点,大概需要半个小时。

      每个周五下午,学校门口都停满了绿色的三轮车,那些五六十岁的大爷在等着接一笔小生意来糊一口饭,学校到车站,只需要五块钱。

      叶絮的粉色皮质书包里没多少东西,一点化妆品,充电器,电板,一本语文书,书包空荡荡的挂在她背后,风一吹,黑色的短袖校服贴着她的身体,书包肩带压着,勾勒出少女纤细的身形。

      同样的校服,同样的书包,但在不同的人身上,那种感觉也是不同的。

      梁嘉泓倚在在教室后门口等她,和王昊祥闲聊了几句,叶絮正背着书包在那关窗,她坐的位置靠窗。

      那段时间她的头发一直是扎起的,一根带小花的皮筋,一束黑发,耳边会有些碎发扎不住,细柔的像绒毛。

      她拉上窗户,顺手勾着那一小缕细发往耳后勾,转身过来的那一刹那,笑面如花,细长的眼眸光波流转。

      邬天赐又在逗她玩,叶絮对她反击,两个女生笑作一团。

      邬天赐笑眯眯道:“不错哦,长大了。”

      叶絮捂住胸口遮挡,那娇羞的模样让梁嘉泓有短暂的出神。

      她其实并是不个安静的人,相处越久越会发现她其实是个热情的人,也许是年龄和阅历摆在那,她对那些陌生的人和事起初都是羞于搭理的,叶絮和他身边认识的姑娘差不多,喜欢着那个时代的女孩都喜欢的东西,理想抱负更是平平无奇,只是她又和她们都不一样。

      剥去她娇羞的那一层,会发现她其实眼底还有自信和野性,那种不安于现状,向往一切自由和未知的野性,只是她接触的太少,剪水的眸子看起来明亮而纯净。

      如果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她真的动心的,那大概就是这一刻吧。

      不得不承认,叶絮对他来说是有吸引力的。

      不然又怎么走到这一步。

      叶絮扭捏着挤出了座位,逃出了邬天赐的魔爪,一抬眼,正好对上梁嘉泓的视线,她愣了一下,随即垂直自己的双臂,敛了笑意,像个正经人一样走了过去,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梁嘉泓勾了勾嘴角,站直身体,右手转着手机和王昊祥说:“先走了。”

      叶絮已经走到了他身边。

      王昊祥见缝就钻,又打趣道:“一放学就约会啊?哎,真叫兄弟我羡慕啊!”

      梁嘉泓挑起半边眉,笑了笑,打了个招呼就和叶絮走了出去。

      他一般很少会理睬别人的趣弄,基本都是一笑了之,亦或者是不语,浅浅笑着看他们耍嘴皮子。

      ……

      路上他们学校的学生随处可见,市中心的街道四面八方的延展着,那些穿着黑色校服的身影宛如风一样刮过这些街道。

      穿过超市和家纺市场,拐弯走到那十字路口,再前面便是步行街了。

      两个人并排走着,没有任何肢体接触,从出校门开始竟围着狗粮的事说了一路。

      梁嘉泓问她,“阿橙的狗粮没了,你说,我给它买什么口味的比较好?”

      叶絮只养过中华田园犬,那狗都是吃白米饭的,她头一回知道狗粮还有分口味的。

      她反问他,“有什么口味的?”

      梁嘉泓:“鸡肉,牛肉,披萨,果蔬……”

      叶絮几乎是打断他的,她说:“披萨!”

      小姑娘眼睛都是亮的,像小孩子看到了糖果。

      梁嘉泓低低笑着,若有兴致的看着她,“我看,是你想吃披萨吧?”

      叶絮的心思被识破,她扭过头嘀咕着没有。

      梁嘉泓似自言自语道:“原来我们小朋友喜欢吃披萨。”

      叶絮抿抿唇,默认了。

      其实她哪是喜欢吃,她只是没吃过罢了。

      那时候那边只有两家肯德基,必胜客是后来2012年开的。

      她很喜欢吃披萨味的菜园小饼,酸酸甜甜,只是那终究不是真正的披萨。

      正想着菜园小饼呢,突然,她右肩一沉,还被揉了一把。

      “啊!”

      叶絮叫出声,猛地回过神,往前跳了一下,回头一看,邬天赐正贼兮兮的看着他们。

      邬天赐住这一带,叶絮有次回家还和她一起走过。

      只是不知道她今天怎么跟在他们后面。

      邬天赐识相的说:“我就是路过,不打扰你们了,拜拜!”说罢,朝叶絮挤眉弄眼的。

      叶絮哭笑不得的和她道别,肩膀生疼生疼的,邬天赐下手总是重的,那双魔爪总喜欢调戏班里的小姑娘。

      邬天赐走路很快,一分钟的功夫已经和他们拉开老远距离,一个红绿灯的功夫她已经不见了。

      两个人站在十字路口,被红灯拦着。

      叶絮悄咪咪的揉肩膀,边揉边拿手机给邬天赐发消息,手指噼里啪啦很快打下一行字。

      屏幕上方忽然多了道阴影,叶絮偏头,额头蹭到梁嘉泓的下巴,他没躲,慢悠悠的把屏幕上的字念了出来。

      “色乌鸦,星期一我要捏爆你的……”

      后面的那个字他没念出来。

      梁嘉泓的视线从屏幕挪到叶絮脸上,她后知后觉的捂住手机,想解释却又发现解释不了,她在他面前可是任何过分的话都没说过的,她整张脸都扭了,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梁嘉泓墨黑的瞳仁里都是笑意,甚至有点故意揶揄,逗弄她的意味。

      他贴近她,说:“原来我们爱吃披萨的小朋友还会捏爆别人的……”

      叶絮撅嘴,觉得又好笑又气恼,垫脚去捂他嘴。

      “你不许说了!不是这样的!”

      “嗯?那是哪样?”

      “反正就不是这样的!”

      叶絮抓住了他的衣角,试图去阻止他别有深意的笑。

      十字路口,红绿灯前,少年少女小小的争辩成了风景线,身边等绿灯的人多瞥几眼,但谁又会记得谁,他们不过是众多年轻男女里的两个而已。

      争了一路,没争出结果。

      叶絮站在总车站的门口,要和他分别,那因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而沉默的几秒足以看出她的不舍和眷恋。

      而眼前的少年笑得颇具少年气,那般明朗。

      梁嘉泓抬了抬下巴,笑意不减的说:“进去吧,车已经来了,到家了和我说。”

      叶絮嗯了声,转身走了几步,回头望去,他依旧站在那里,依旧看着她。

      他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握着手机,寡淡的夕阳光晕下,少年劲瘦的手臂线条流畅,微微凸起的青筋脉络透着力量感。

      叶絮凝视着他的眼睛,忽然发现他的眼睛犹如一滩深水,是有光泽的,但是是看不透的,单看的话,那其实是一双多么沉静漠然的眼睛。

      可是他在笑,那张清隽的脸庞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

      他是因她而笑。

      叶絮朝他吐舌头,娇娇的威胁道:“不许笑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