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枝秋雨

作者:帘十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十七八岁的女生爱幻想,晚上,叶絮躺在小床上,想象了一番将来和他分别的苦情戏,比如她在路上狂奔,请求他留下,比如他离开后她一蹶不振,比如他离开几年后他们再度重逢。

      她是个悲观主义者,喜爱一切苦情小说和电影。

      她幻想中的她和梁嘉泓的结局并不好,她试想了很多悲剧,让自己身临其境,她发现这是她没有办法承受的悲伤。

      于是她开始说服自己,离别亦可永恒,只要她坚持下去。

      这个晚上喜忧交织,但终究是喜战胜了忧,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哪怕片刻拥有也是好的。

      和梁嘉泓道了晚安后,叶絮闭上眼,均匀的呼吸是她无声的决心。

      秋风瑟缩,夜色浓重,揽聚了所有的致死不渝,大概称为青春。

      ……

      淅淅沥沥的下了两天雨,老天终于收了尾,秋日的清晨空气凛冽,吸上一口心肺都是凉丝丝的。

      半干的水泥地面,不明亮的天空,熙熙嚷嚷的校园,新的一天和往常依旧无区别。

      叶絮边背书边等他,直到听到后面传来他的声音,直到他给她发消息才彻底安下心。

      第一节课后有早操,下课铃一打,大家屏息等待,直到响起出操的音乐,大伙猛然松一口气,终于不用被老师占用休息时间,讲台上的老师无奈一挥手,学生起身齐齐往外走。

      校园还没规划好,高中的早操管理也不似初中小学那么严谨,没有排队,直接在操场上集合。

      叶絮的位置在教室最里面,而梁嘉泓的位置靠近后门,他每次都比她先一步出教室门。

      叶絮和邬天赐慢悠悠的走着,她一直在看他,这个背影,搁在人群中,她总是能一眼寻到。

      踩着微湿的操场草坪,每个人的鞋子都染了些许湿气,用力踩下去,人工草坪会渗出些雨水。

      广播体操音乐响起,从高三到高一,从随心所欲到稍有模样,年级的划分在早操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叶絮做早操一向中规中矩,唯独今天她也开始变得懒洋洋,手伸不值了,动作模糊化了,好似这些动作是什么丢人的动作,她只想含糊过去。

      转身的时候叶絮看到梁嘉泓懒懒的转了转,不像他们还带点律动感。

      一套操跳完,每个人都微微喘气,身上暖和许多。

      靠拢,集合,解散。操场上又是一片讲话声。

      叶絮会习惯性的转身去找邬天赐,等她一起走,邬天赐人高,所以排在最后面。

      叶絮没想到这一转,直接撞梁嘉泓怀里了。

      梁嘉泓和王昊祥走一起,他看着她,就这么笔直的走过去,谁知道叶絮突然转过来,头还是低着的。

      咚的一下,脑门撞他胸膛上。

      叶絮惊慌失措的抬头,脚跟着往后退。

      眼看着又要撞上别人,梁嘉泓眼疾手快的拽住她手腕。

      叶絮很容易脸红,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此刻她两边脸颊的红晕似不远处花坛里的红色枫叶。

      王昊祥吹了个口哨,调侃道:“有缘千里来相撞。”

      梁嘉泓松开她的手腕,嘴角噙着笑,说:“走路别低头。”

      叶絮把脑袋垂的更低了,嗯了声。

      她看到他的鞋,一双白色的耐克运动鞋,干净而出尘。

      邬天赐走上来,叶絮移开目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和邬天赐说着话回教室,也没看他,而梁嘉泓也没再说什么,跟在她身后走进教室。

      没有人知道叶絮其实心里乐开了花,她甚至盯着自己的手腕看了很久。

      她和梁嘉泓不似陈宇飞和陈佳莉那么高调,他们在学校,在教室,很少会有互动。

      说来也奇怪,叶絮并不是什么拘谨的人,对熟人更是热情开朗,唯独对梁嘉泓,在同学面前她总是放不开自己,好似和他做什么都磕磕绊绊的,而梁嘉泓亦不是喜欢秀恩爱的人。

      但她和梁嘉泓不像,她的拘谨会随着时间变淡,甚至也会渴望像陈佳莉他们一样,可梁嘉泓不是,他永远都在俯视,永远在做自己,那些被欲望控制,被她迷惑的瞬间,只在私底下出现。

      所以后来这些在校园里细小的碰撞也成了她珍贵的回忆。

      ……

      这天放学后的散步是谁约的谁,已经记不清,大概是男女之间的默契吧,他说要买个东西,她说也要买个东西,于是变成了一起买东西。

      叶絮没有昨天那么紧张,但多少还是觉得不自在。

      随着放学的人流,他们依旧没有走的太靠近,她也不似梁嘉泓那样自然随意,但她装得很自然,还主动和梁嘉泓说起了话,但总不如在网络上那么健谈,她还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

      两个人进了学校边上的超市。

      叶絮问他买什么,梁嘉泓视线划过一排排货架,说:“纸巾。”

      叶絮想起寝室里纸快没了,于是也在那挑选,她瞟过价格,在想要的价格内选择喜欢的纸巾,最后拿了一条促销价几块钱的纸巾,而梁嘉泓还在选。

      叶絮看了价格,这半边多是昂贵的。

      梁嘉泓最后择了一个黑色包装的纸巾,纸巾的包装看起来质量都是非常好的。

      叶絮说:“要不要换一个?好贵啊。”

      梁嘉泓笑着说:“就这个吧,我喜欢黑色。”

      叶絮点头。他是说过,他喜欢黑色。

      梁嘉泓:“还要买什么吗?”

      “我想去外面的文具店看一下。”叶絮刚说完,忽然想起陈雨要的喜糖,她看了几眼梁嘉泓,纠结着要不要说。

      她不想让他破费,又想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喜糖,间歇证明他们关系的物件,他对糖的态度是他对他们这段关系的态度。

      叶絮咬咬下唇,试探的问道:“寝室里的人知道我们谈恋爱了,说想吃喜糖……”

      说着她又低下了头。

      少女的黑发尾垂在脖颈那,黑色头绳上的一朵小花干净明亮,梁嘉泓的视线从那朵装饰花漫漫挪到她犹豫又不安的小脸上。

      他说:“行啊。”

      他没有任何犹豫和不悦,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慵懒的嗓音带着一丝温柔。

      叶絮眉间的踌躇一瞬间烟消云散,嘴角微微上扬,说:“那买一点吧。”

      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在琳琅满目的糖果架前挑选着。

      梁嘉泓正想伸手拿悠哈悠哈,叶絮抓了几包便宜的水果糖说:“这个就可以啦。”

      她捧着五颜六色的水果糖,眼底没有了刚刚的不自在,瞳仁亮晶晶的,笑起来脸上会有一个酒窝,只有一个,其实那也算不上酒窝,准确来说,是缺陷。

      梁嘉泓低眸看她,盯那酒窝看了一会,笑道:“那要不要买巧克力?”

      叶絮晃着脑袋,“不用了,这个就够了。”

      她不舍得让梁嘉泓花太多钱,在叶絮看来,都是普通学生,一个月生活费都有限,而他们也刚刚在一起。

      那几包糖是梁嘉泓付的钱,他问叶絮要不要把纸巾一起结账,叶絮摇头拒绝了。

      她不肯,梁嘉泓也不强求,越是这种细节的事情,叶絮就越是在意,所以后来梁嘉泓一直在这样一些小事上顾着她的自尊,他对一些东西的淡然,随性,全然是因为她。

      ……

      在那家麻辣烫店的边上有一家面积很小的文具店,女生都爱逛这种店,封面好看的本子,别出心裁的水笔,五花八门的小玩意儿,这里通通都有。

      叶絮在里头转了一圈,没看到什么引起她兴趣的物件,只能作罢,安安分分的挑本子。

      梁嘉泓拎着超市的白色塑料袋,不紧不慢的跟在她后面。

      她一直不知道,每当她在凝视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在凝视她,她脸上的所有神色他都揽入眼底,她很少会有愁眉苦脸的时候,梁嘉泓看到的通常是少女的好奇心,欣喜,那种单纯认真的快乐。

      叶絮弯着腰,视线在一长排笔记本上转动,她最后挑了一本紫粉色封面的笔记本,纸业是微微泛黄的那种,带横条,封面是防水的透明塑料制成的,粉紫色的薰衣草温柔摇曳着,仔细闻,这笔记本有着隐约的香气。

      叶絮拿在手里,端详了会,抬头看向边上的梁嘉泓,“你觉得——”

      话刚说出口她便止住了。

      他站的很近,近到她仰头看他,他微微俯身便可亲吻到她。

      叶絮蓦地转过脑袋,直视前方,心跳逐渐开始加快,而他身上好闻的金纺香味一不留神就钻入她的呼吸道,比刚刚买东西要浓郁的许多,也可见他们靠的有多近。

      叶絮佯装着,继续问道:“你觉得这个好看吗?”

      男生对这些不怎么有看法,可能审美也比较偏离。

      梁嘉泓给了一个比较折中的答案,“还行。”

      叶絮呢喃道:“什么叫还行啊?”

      梁嘉泓:“这个还可以吧。”

      叶絮被气笑,拿上这本笔记本,说:“算了,就买这个了。”

      一转身,对上文具店老板含笑的目光,像是在笑他们的小打小闹。

      这附近的店主可能真的看多了,所以看着少男少女出双入对也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反而,他们的目光总是柔软的,带着笑意的,像是在羡慕,像是在祝福,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沉淀下来的包容。

      叶絮付了钱,捧着笔记本和梁嘉泓往学校大门走。

      和往日一样,篮球场上少年的身影在飞扬,微湿的路面混着泥土的腥味,天光正在被一点点的吞噬。

      这段路总是显得那么短,放学后这点时间总是让他们太仓促。

      两个人停在校门口的香樟树下,梁嘉泓把整个袋子都递给叶絮,问道:“还有点时间,记得去食堂吃个饭。”

      “不了,再说吧,我还不饿。”叶絮接过袋子,想把里面的黑色纸巾给他。

      谁知梁嘉泓说:“放你那吧,不是要上晚自习吗,放我课桌里就可以了。”

      叶絮微微睁大眼睛,“你不带回家吗?”

      “家里还有。”

      “奥……”叶絮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头,静了一两秒,又朝左右望了几眼,轻声道:“那……我进去了?”

      “进去吧。”他顿了顿,浅笑着,口吻宠溺,他叮嘱道:“别低着头了,不然......撞别人怀里怎么办?”

      叶絮耳朵一热,她没发觉自己的声音都变娇嗔了,甜腻腻的回道:“才不会呢。”

      两人对视着,叶絮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说要进去了,梁嘉泓嗯了声。

      叶絮留恋的看了他几眼,拎着那一袋的甜蜜跨进了象征她青春时代的校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