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太虚之巅(下)

      宇文玉磬是宇文长老的独子,也是重莲当时的大师兄。重莲修炼《莲神九式》开始嗜血杀戮,一直是宇文玉磬对他开导劝解,才令他克己杀欲。重莲自小便有龙阳之好,对宇文玉磬也一直暗生情愫。一年,师兄弟二人一同游长安,宇文玉磬迷上长安第一美人般思思,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几次违反门规,离开重火宫与她私会,无视重莲的劝说甚至命令。随后,英雄大会上,般思思出现在会场,无端对重莲说了些暧昧的话便离开。那时,宇文玉磬才意识到,其实般思思喜欢的人是重莲,而非自己,更是对重莲百般嫉妒,背叛师门。重莲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在宇文玉磬和般思思成亲之日,勾引了般思思,又把她抛弃。般思思不堪羞辱,自此销声匿迹。宇文玉磬从此与重莲反目成仇,企图刺杀重莲,结果自然未遂。那是重莲修炼《莲神九式》最为心性大乱之时,他废去了宇文玉磬的四肢,在宇文玉磬身上涂满肉汁,于荒郊野外,投畀豺虎。
      大功修成之后,重莲也意识到邪功带来的毁灭,永不可挽回,但父亲已死,他也无法怪罪于任何人,除了自己。于是,他怀着一颗半死之心归隐重火宫,鲜少出没于尘世。
      雪芝知道般思思是无辜的,但依然不喜欢般思思。她爹爹是天下黎萌得而诛之的魔头,却也背负了太多常人不能背负的东西。对她来说,任何令他伤心的人,她都不会原谅。这时,上官透却说了一句让她惊呆的话:“宇文慕远,这是穆远的真名。”
      “他的父母……是谁?”
      “宇文玉磬和般思思。”
      刹那间,雪芝几乎无法站稳。而上官透之后说的话,无疑是更大的打击:“其实,当年宇文玉磬死里逃生。但是,一个被废武功又被扔到狼群中的人,即便活下来,又能好到哪里去?”
      之后,宇文玉磬生活在仇恨中,但报仇对他来说,难如敲冰求火。而般思思虽不爱宇文,又对重莲记恨,时刻伺机报复他,便回来与他成亲生子。后来宇文郁郁而终,般思思又与林宇凰兄弟结仇,试图杀之。林宇凰奋勇上前,替兄弟挡剑,却刚好被刺中右眼。重莲为帮林宇凰瞎眼之仇,一怒之下杀了她。
      听到此处,雪芝一脸恍惚:“而这一切,穆远哥都已经知道了?”
      上官透把手卷递给雪芝:“这手卷上写得清清楚楚。而且,莲宫主和林叔叔多半也知道他的身世。以你林叔叔的性格来看,他肯定希望多做点善事,来还莲宫主的债。”
      雪芝想起,爹爹曾说过,他收养穆远的地点,是在长安飞虹桥。而看手绢内容,当年般思思在长安产下一子,在孩子身上挂了标有“远”的名牌,便弃之于飞虹桥下。之后,孩子凑巧被一家姓穆的武馆老大收养,便取名为穆远。因为重火宫对历代宫主血脉相当重视,宫内任何人对外来客,都会有一些抗拒。穆远从以重莲养子的身份进入重火宫,被所有人认定是准少宫主,也一直被心里不平衡的年长弟子欺负。很多在重火宫长大的孩子,甚至说他是野种。但实际上,他是宇文长老的孙子,还是重莲的师侄,是真正的重火宫人。只是,这师叔对他父母做的事,永远也得不到他的原谅。
      雪芝把手卷递回给上官透,捂住额头道:“透哥哥,我……我有点接受不了。”
      “刺杀你、将《莲神九式》外泄之事,都是尉迟长老所为,但尉迟长老的儿孙都在重火宫,他可能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做对他来说毫无益处的事么?很显然,是大长老宇文在牵制他。再想宇文长老,若他无二心,怎么会擅自做主,逐你出境?宇文和尉迟一样,辅佐了三代宫主,三年化碧心难灭,现在有二心,只可能和他孙子有关。虽然你是名义上的宫主,但连我这外人都知道,重火宫内务几乎都是宇文慕远掌管。你们成亲后,他得到的权利更多。很多人都认为你们是一样的,甚至有人信服他,超过了你。”
      雪芝顿有醍醐灌顶之感。若假设穆远便是公子,一切都说得通。当年,他想要杀了上官透,是因为害怕上官透会帮她。而且弭除上官透,他才有机会娶她,娶了她,才有机会弄垮她,名正言顺登上宫主之位。
      “我真不敢相信。”雪芝的声音有些哽咽。
      上官透的声音不冷不热:“你更情愿相信他杀我,是因为太爱你,是么。没错,你是有不少人喜欢,但你认为这世上除了我,还有谁会愚笨至此,完全相信你,甚至因为你放弃性命?在我复出江湖之前,没有人会希望变成上官透。”
      雪芝抬头看着他。这一刻,他虽很强势,却让她觉得他格外脆弱。她想安慰他,想紧紧拥抱他。但是,一个声音却打断她的思路:“上官公子果真深情似海,又聪颖过人。”
      雪芝和上官透同时回头看去。宇文慕远正站在悬崖边缘。狂风四起,刮得他长发旌旗般在风中飞扬,他却依旧笔直站立,便是这险地最为挺拔的一棵青松。他还是如此息怒形不于色,眉角却多了一抹危意。上官透从怀中拿出一个香囊、一个墨砚,扔在地上:“我还准备下去后,把这些证据拿给她看。没料到你居然就这样现身。”
      “我原是不该出现的。我杀了那几个人,也是为了让他们不泄露秘密。但我没想到,那屠飞燕被我刺中心脏、斩断右手,还能把埋那么深的手卷窃出。不过这不代表什么,而且不论你拿出什么证据都没用,证据都是可以捏造的。只要我不承认,雪芝便不会相信,不是么。”
      远处山峦重叠,延绵长河流成一条美人碧丝。山顶上刮着寒风,没了树木遮掩,狂风连巨石缝隙也都灌满。雪芝的衣裳没有规律地乱舞,双颊被吹得发红。她看着宇文慕远,一瞬间仿佛不认识他,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上官透道:“那你为何又要出现?”
      “我这人向来眼里容不得沙。 ”宇文慕远慢慢侧过头,目光冰冷地打量上官透,“不知当年柳画和释炎是如何把你换走的,但是,这机会不会有第二次。立秋日,傲天庄见。”
      上官透神情冷峻,声音也沉稳,却散发着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气:“不必等到立秋。”说罢抽出黑帝剑,身形一闪,眨眼间便落在宇文慕远面前。宇文慕远躲开他的快剑,又用剑鞘挡住了他第二剑:“想死,何必如此心急。”
      说这些话时,他们的剑只是发出沉闷的声响,动作幅度也不很大。可是,山崖下方的巨石已经碎裂,纷纷往红云中下坠。雪芝大声唤道:“你们不要打了!”
      没人回答她。两个人被冲撞的剑气弹开,一人飞到山崖的一端。下方是万丈深渊。剑气如狼,之前的冲击,让二人喘气声都变得有些急促。但是很快,二人又同时持剑向前冲去。碎石和沙粒在空中旋转,却在两剑相交的瞬间停滞。很快,只听见当当当当密集碰撞,他们已交手二三十余回合,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缭乱。当今天下,没几个人能接过上官透十招。直至这一刻,雪芝才知道,宇文慕远果真在她面前隐藏了最少五成实力。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宇文慕远显得力不从心,每次接招动作都慢一拍,被逼得节节后退。终于,上官透一剑刺过去,伤了他的肩。
      只要上官透决心杀一个人,这人便一定得死。但他刺歪了。因为在他下手的瞬间,雪芝从一旁扑过去,使了全身的力推开他的手腕,虚弱道:“放过他……”说罢转头对宇文慕远说道:“你走,快走!”
      上官透没有回话,回话太浪费时间。这七年,一直想着同样的事。他要杀了宇文慕远。无论是在英雄大会上,还是几次与重火宫对上,还是看到他和雪芝在一起,他没有哪一次想要宇文慕远的命。只是他知道他不能动手,因为时机未到。他要让雪芝知道这个人曾经做过什么。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无,眼神看上去也毫无起伏。可是,他的内心却从来不曾这样激动,从未有过——他要亲手杀死宇文慕远!
      狂风呼啸着,振动巨树,掩苒百草,恶鬼般横扫着整座山上的一草一木。他狠狠推开雪芝,举步追杀已经跑到山崖边缘的宇文慕远。宇文慕远就要跳下去。他停下不追,直接举剑,朝着宇文慕远的后背投掷过去。而这一剑,却没能在那人身上戳出个大窟窿。鲜血四溅的画面,也并未出现在他身上。他目光骤然转向雪芝。她握着剑,直到贴着剑柄的根部。剑身上已被鲜血满满染红。
      “不要杀他。”雪芝双唇惨白,声音发抖。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恐惧。
      上官透又是震惊,又是愤怒。他没有跟雪芝抢剑,也没有理她,只往山峰下冲去。宇文慕远还没有跑远。以他的身法,完全可以追上。谁知他双脚刚落地,雪芝便追了下来,不顾血流不止的手掌,挡在他面前:“求你。不论他做了什么事,当年爹爹收养他,必然不希望看到这一日。请你看在过去我们是夫妻的情面上,放过他。”
      上官透终于勃然大怒:“重雪芝!我们之所以会变成‘过去’的夫妻,都是因为他!他杀了我的儿子,抢走了我的妻子,毁了我的一切,让我被锁在不见天日的冰窖中过了七年!现在要我放了他?你到底有没有心!!”
      雪芝挡在他的面前,垂下头,却坚定地不肯挪动一步。他没有再说话。冬风在断崖中盘旋,卷走两个人粗重的喘气声。许久,许久,雪芝握紧双拳,鼓足了勇气,才颤抖着说道:“若是可以,我会竭尽所能,用余生弥补你。”她深吸一口气,哽咽道:“透哥哥……可还愿意重新接纳弃妻?”
      上官透怔住:“条件是我不杀宇文慕远?”
      “不是条件。你不能杀他,他是爹爹很看重的人。”
      很好,他是你爹爹看重的人,也是他认定的未来夫婿。你嫁给我只是一时头昏,或是因为怀了我的孩子。现在你又为了他,愿意重新和我在一起,是么——这样自取其辱的话,他不会再说。他完全无法相信,这前几夜还在自己怀中忘情娇喘,泪眼朦胧注视着自己的女子,居然在转眼间,为另一个男子乞求他。她甚至愿意为了宇文慕远放弃自我,勉强和他在一起。何为心如死灰,他现在算是懂了。
      七年。他用了七年的时间,去等待一个早已不爱自己的人。他面上的愠色已然消失,只剩下满目冰冷苍凉:“你能伤害我,是因为你知道我对你旧情难忘。但是,从今往后,任何人都不会再伤我。”
      他绕过她,朝山脚走去。但走出几米远,他便听见她闷哼之声。他回头一看,只见宇文慕远不知何时又重新跃回来,囚住了雪芝,用剑指着她的脖子。他大惊,上前一步,却听宇文慕远呵斥道:“退后!”
      他只能顺从退后。宇文慕远道:“立秋日来傲天庄,只你一人。”
      同一日,林宇凰赶回重火宫,为重莲扫墓。他每年都有无数的理由去探望重莲,这一次,却是头一回在重莲的祭日去醮荐他。他上了香,放上水果、重莲最喜欢喝的粥,微笑道:“莲,你离开我们已有十七年,我也成了一把老骨头。上官小透终于回来,孙子也甚善,虽然他们彼此之间始终有心结,但定回重归于好……你在九泉之下,也可安息。不过,我这身子好得很,估计一二十年内还死不了,别指望我会来陪你。”
      他狡黠一笑,伸手在“重莲”二字上抚摸了很久:“大美人,你好好休息,林二爷我过两天抱孙子过来看你。不过孙子个子冲得好快,再几年都抱不动喽……”
      曾经失声痛哭的少年,早已随着年华的老去,再无眼泪。只是,再想到多年前途径此地,那人的惊鸿一瞥,心还是会疼得无以复加。时逢初夏,红莲初绽,瑶雪池内开出一片红火。他站起来,转身走去,听见身后有人唤道:“凰儿。”
      他站住脚步,苦笑自己再次产生了幻觉,他深吸一口气,回头想最后看一眼墓碑。但是,他第一个看见的,却是那清风花香之中,一道只会出现在梦中的身影。
      林宇凰愕然睁大双眼。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