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决战傲天(上)

      立秋日。繁花碎尽,山骨儿细细,枯树落叶坠。造化均万殊,秋雾褪了群色。傲天庄外树林潮湿凄清,深处岑寂无声,栖息其中的是冷云泽雉,丘墟荒草。上官透独自一人来到南面的别院。推开别院大门,几只黑鸦惶恐地振翅而飞。天已快要黑尽,此间荒凉偏僻,满院落叶,只刚进来,门便吱嘎一声关上。但再拉大门,已岿然不动。上官透点亮了黄色灯笼,灯笼上挂着大红穗儿,白玉坠儿,在矘朗的天地间,亮成了一片星火。
      进入第一个房间,但见满屋陈设破旧,却空无一人。穿过此房,进入回廊,直面一排房间,红木房门都紧闭着,中间则是半敞着的石制大门。上官透进入那个房间。房间很宽敞,通向另一个方向的几扇门大开着。窗边,木框纱边的米色方笥中,插着几枝梅花。秋风凄恻阴森,扬起房内的黑色轻纱。纱很薄,薄到不经意看,还道是无色。轻纱后有一张红木床,床两侧挂着梅花古木雕刻,中镶圆形纱窗,由黑线刺绣,后面燃着澄黄火光。床头床脚挂着黑色厚帐,帐前各有一个灯柱,柱顶置放乳白透明薄玉灯盏。床前有一个大理石棋局。棋盘散乱,黑白子在灯光下盈盈发亮。此时此刻,床旁的轮椅上坐着一个人。那人穿着深紫衣裳,头披同色轻纱。他低垂着头,正口吐棋子自弈。奇妙的是,他功力之深厚,竟可做到不破坏棋局,颗颗击中精准位置。过了片刻,他柔声说道:“现金上官公子武功盖世,神采倾城,也难怪有那么多的女子,为你神魂颠倒。”
      他话音刚落,一个侍从黑帐后掐住一个人的脖子,将她扔出来。上官透定睛一看,居然是消失了多日的柳画。柳画浑身被捆绑,躺在地上,拔掉翅膀的苍蝇般扭动,却不忘小声道:“你快走,快走啊。他们要杀你——”
      “臭□□,给我闭嘴!”那紫衣人大声道,吐出一颗棋子,刺穿了她的耳朵。她的耳朵脱落下来,血肉横飞。
      柳画惨叫着在地上翻滚。上官透蹲下,原想要为她包扎,紫衣人却道:“还想救重雪芝,便离她远点!”
      上官透只好罢手:“宇文慕远在何处?”
      “放心,见公子之前,我们先为上官公子准备了见面礼。请随我来。”那紫衣人很快恢复柔和,令人推着轮椅,押着柳画,走到另外几扇门外面。
      上官透跟着他前进,发现那扇门外,有一个悬空木桥,下方是幽幽河畔与枯树林。几只小船停泊在岸,船上挂着密密麻麻的小白灯笼,均由麻绳串连。木桥直通一个丹甍小亭,亭柱上,惠风翻动白纱。亭中站了两列头戴斗笠的侍从,中央坐了一个老和尚,正敲木鱼,左右两侧,各放置了一大一小的棺材。紫衣人轻声道:“那便是礼物。”他转过身来,朝上官透微微一笑。
      他的脸令上官透不由感到错愕。那是一张被伤疤覆盖的脸。在灰暗的天色中,深陷皮肤的疤痕狰狞可怖,不堪入目,已全然认不出他的模样。可是,结合他的武功路数和说话腔调,哪怕不曾见过他这番模样,上官透也猜到了他是谁:“夏公子?”
      “哈哈哈哈……”夏轻眉仰头大笑,“上官公子如此开心见诚,无所隐伏,令夏某有几分受宠若惊。”
      “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这些年承蒙令妻照顾,夏某衔戢殊深,需得亲自道谢。遗憾的是,令妻无趣得很,除了让我弄了点银子走,也不曾告诉我太多重火宫内机密,真是令人头疼。”
      上官透沉思片刻,眼中渐渐透出一丝不可置信:“莫非……这七年,你都在重火宫冒充我?”
      “残秋卧疾残花香,七年秋光情自伤。白云高台君去远,旧雨重逢月凝霜……令妻在窗边天天念着这诗呢。”
      上官透诧异不已:“你为何要这样做?”他一时思绪混乱,回想先前雪芝望着自己的种种表情,以及自己对她做出的冷酷无情之事,一颗心已凉得彻底。
      夏轻眉微笑道:“夏某不过是遵循宇文公子的指示。”
      “雪芝在何处?”
      夏轻眉扬了扬下巴,指向棺材:“她在那里面呢。”
      上官透一颗心悬了起来,已准备挥剑杀人:“……你把她怎么了?”
      “呵呵,慌了?放心,她还没死。”
      说罢,夏轻眉吹了个口哨。释炎立刻站起来,掀开棺材盖,提着雪芝的头发,将她拖起来。雪芝被捆绑得和柳画一样,正冲着上官透拼命摇头。释炎抽刀,指向雪芝。夏轻眉道:“你向前走一步,她便挨上一刀。”
      “夏公子,我真不明白。你分明什么都有,为何还要修炼邪功,为虎作伥?”
      “为虎作伥?在这江湖之中,有恩怨情仇,却从未有过是非黑白。你们觉得我奸污了紫妹,是我的过错,可你们是否有想过,是她错在先?我小时父亲早逝,母亲改嫁,第二任、第三任丈夫又接连病死,母亲从此守寡。从此我寄人篱下,天天夹着尾巴度日,还是会被人指指点点。所以,我百般隐忍,永远都是笑脸迎人,力图讨每个人喜欢,这种痛苦,你这种公子哥儿,又如何会理解?”
      “我不懂,这与林姑娘又有何关系。”
      “我自小便喜欢她,可她非一般娇纵。当我第一次对她说,我想娶她为妻,你可知道她是如何回答我的么?”他闷声苦笑道,“她说:‘嫁给你,会不会像你娘一样嫁三次啊。’说这话当日,我娘便去世了。从此往后,我在这世间,再无依无靠。每次想到母亲的死,我便会更加恨奉紫,越恨她,便越想得到她。而她每拒绝我一次,我的恨便会越多一层。”
      上官透沉默地听他说,只见他原本丑陋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扭曲痛苦的神情:“你们觉得宇文公子是错的,我却不这样认为。开始我也恨他,恨他夺走了我紫妹的爱。可是,现在我却觉得,他与我是多么的相似。真心对待我们的人,都已从这世上消失。余留下来的,不过是一个凉薄的人间……”
      “阿弥陀佛,夏公子,你说得太多。”
      释炎的双目半睁着,静静地看着夏轻眉。忽然,他将雪芝扔到棺材里,扣盖提杖,足下轻点,飞向上官透。上官透将手中的灯笼往桥下一扔,火焰在纸灯笼中燃烧,很快被流水吞没。他踩在绳索上,白色身影滑行数米,又飞起来,徒手与释炎交手。与此同时,数枚随着兵器碰撞,桥梁歪斜地摇摆,雪芝躺在漆黑的棺材中,隔着厚厚的木板,依然能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她相信上官透的身手,但这一回释炎不必隐藏内里,他又赤手空拳和他们俩搏斗,晚些还会多个宇文慕远,他能赢么?她的心几乎快要跳出胸膛。她用力挣扎,却被木板上的钉子刺中。粘稠血液从手臂上流下,她咬牙忍痛,用绑住双手的麻绳在钉子上蹭。很快,棺材摇晃一下,她知道这是上官透的掌风。接下来剑声响起,她听到上官透的闷哼声,更是满头大汗地摩擦麻绳。
      在绳索快要蹭断时,雪芝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因为木头太厚,听不出来叫声是谁的。她飞速挣脱麻绳,掀开棺材盖,坐起来。然而,眼前的一幕,却令她惊愕得说不出话:上官透站在离她最远的位置,中间是柳画,柳画后面,是紧紧掐住她肩膀的夏轻眉,夏轻眉后面才是释炎。上官透手持夏轻眉的剑,浑身是血。柳画胸膛已被贯穿,这一剑直指向夏轻眉的胸口。雪芝原以为,是上官透夺走夏轻眉的剑,夏轻眉和释炎又用柳画来抵挡攻击。而柳画奄奄一息,望着夏轻眉,眼中含泪:“夏郎……你妒忌上官公子,我爱慕他……我曾想过,你的妒忌,可否与我有关……”
      夏轻眉也受了重伤,此时正扶着胸口,百般错愕地望着她。她吐出一口血,咳了几声,说出最后一句话:“而一切终究不过是捉风捕月……一枕邯郸,一生荒唐……”
      雪芝将棺材推翻,重重摔倒在地,握住地上的刀,斩断脚上的麻绳,提刀冲出去。侍从们纷纷上前阻拦,除了其中一名高挑者无动于衷。释炎和夏轻眉见状,脸色大变,竭力阻拦上官透。这时,一个声音从上方响起:“手持人质,居然都能让她跑掉。养两条狗,也比你们有用。”随后阴风四起,一道黑影在亭前蹿过,划出圆形弧线。上官透上前,却没能拦住他。他已挡在雪芝面前,一把将她揽到怀里,以剑指喉。
      上官透怒道:“放开她!”
      宇文慕远道:“挥剑自裁,否则,我会亲手杀了她。”
      “不是今日要与我与决雌雄么。拿一个女子作要挟,你还算是个男人?”
      “上官透,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颇有君子风范。我自小在重火宫长大,只以完成目标为己任,不择手段。”宇文慕远双眸漆黑,毫无感情,“我数十声,你若不死,便是她死。而后,我们再一决胜负。十。”
      上官透看他一眼,又看看雪芝,整个人都已僵住。雪芝道:“不要,不要听他的!哪怕你死,他也不会放过我!”
      “九。”宇文慕远冷漠地数道,“八。”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