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沧海横流(下)

      雪芝等人赶到光明藏河上游时,此地空无一人。唯有流沫成轮,然后徐行。烈日骄阳烤烫了河岸的鹅卵石,雪芝踏着石路,眺望河心亭数次,都没等到上官透。林轩凤刚开始还问一下情况,但是等了一个多时辰,华山的人都赶来,还是没有任何消息。雪芝再忍不住,一个人悄悄靠近河心亭。然而,越是提心吊胆,一路上越是寂静得诡异。鱼戏荷动,鸟散花落,天地万物宁静,是无边的坟墓。终于,她离河心亭近了,河水咆哮着流过。在这潨然水声中,她依稀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亭中什么人也没有。原本亭台附近有一座石碑,上面记载了一部分佛经的内容。但此时此刻,碑文碎了一地。满地都是残缺的木块和破损兵器。河边的大石旁趴了一个人,婴孩的哭声便是从那里传来。雪芝眯着眼,看清那人:染了血的衣服已看不清是什么颜色,散乱的长发间,有几片残破的孔雀翎。
      分明已怕到周身发冷,但她还是咬住牙关靠近,告诉自己那人不是上官透。可是,他怀中紧紧搂着的孩子,正是上官适。上官适还好,除了身上粘了血渍,毫发无损。除了他的亲爹,谁还会这样拼死地保护适儿?雪芝又看了一眼那趴在地上的人,顿时觉得呼吸困难。上官透四肢都在流血。猩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身体,流入鹅卵石缝,流入湍急的河水。
      “透哥哥。”雪芝立刻跪在上官透身边,轻轻推了他一下。
      还好,他依然有体温。她大松一口气,却又更加担忧地扶助他的双肩,将他翻过来。
      也便是那一瞬间。空气迅速凝结,世间万物都停止了运转。鸟鸣撕碎云层,便是那把刺穿她心脏的利剑。一阵天旋地转过后,雪芝捂着脸,惊声尖叫。她的叫声引来了林轩凤和丰城,还有其余门派的弟子们。然而,抵达她身边的人,无一不是震惊至无言。上官透瘫软无力,面孔已经被划得血肉模糊。不是说五官不分明——若别人不说,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雪芝捂住鼻口,一边发抖地望着另一只手上的块状血肉,一边连滚带爬后退:“不,这,这人是谁……”
      林轩凤虽然脸色也不好看,但相较冷静许多。他在上官透身边蹲下,检查他的伤口,又捏住他唯一完好的下巴,左右摆动看了看:“他手脚筋已断,眼睛瞎了,嗓子哑了。至于耳朵……不知道还能不能听到我们说话。”
      上官适像是听得懂他们说话般,哭得更加厉害。雪芝试探着靠近,轻声道:“透哥哥,你还听得到么?”
      上官透动了动脖子,喉间传来古怪的声音,却再说不出话。
      “他究竟是被何人所伤?怎么这样残忍?”丰城走过来,也禁不住结眉,“这样……他便完全是一个废人了啊。”
      雪芝原本想说出释炎,但一想到可能会令上官透更若枯鳞,便咽下要说的话。一阵狂乱的心跳过后,她表现得出乎意料地刚强:“废人也好,起码他没有死。现在什么也不要再说,赶快带他回月上谷,找最好的大夫替他诊治。总会有办法。”末了,轻轻握住上官透的手掌:“你一定会恢复的,要坚持住知道么。”
      上官透又发出了咿呀的声音,像是在答应她。雪芝吃力地将他拖到自己背上,坚持将他背回去,旁边任何人帮忙,她都拒绝。林轩凤帮忙抱着上官适,却一句安慰她的话都找不到。
      他们离开时已是黄昏。云归西驰,远峰隐半,夕阳化作濒死赤龙,游弋天际,渐为黑暗淹没。
      回到月上谷,雪芝立刻找来了殷赐。在殷赐给上官透诊治的阶段,她放走了满非月,命重火宫和月上谷的弟子们加强防守,一有风吹草动,便来通知她。林宇凰还不知道这件事。但也快瞒不住。因为,事情远比雪芝想象的要糟:上官透在激战中失血过多,现已失明哑言,四肢残废,内力武功全失。殷赐说,或许他的耳朵还有救。但是痊愈后定会毁容,其余的伤残也好不了。最重要的是,他失去了生育能力。
      雪芝一直麻木地听他说着,心也渐渐麻木。
      上官透背叛了她,负了她,但这一刻,她却再恨不动他。她只知道,她是他的妻,铭记着他曾说过,不将回首,是因永不言弃。待人终散去,她精疲力尽地跪下来,轻握他包得牢牢的手:“如此也好。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用害怕失去你。君心似月,妾却固若磐石,愿日日与君好,此生白头到老……”她闭上眼,两行泪水骤然滑落。
      岁暮景迈群光绝,安得长绳系白日。
      一晃眼,岁月匆匆,便是六年。

      六年后。
      三月,大地回春,垂柳千条。新燕剪尾,桃李飘香。原是最为惬意的时节,武林气氛却格外剑拔弩张。眼见一年一届的兵器谱大会即将展开,正儿八经在讨论这事的人,又没几个是光明正大的。
      长安——
      “大哥,兵器谱大会,你去么?”
      “不去。”
      “以往你不是最喜欢参加这些比武大会的么,怎么这两年都……”
      “还能因为何?重火宫啊。他们去了谁还愿意去。”
      洛阳——
      “今年兵器谱大会,不知道排行会怎样?”
      “我知道。兵器第一,重火宫混月剑。武秘第一,重火宫沧海雪莲剑。”
      “重火少林不是一直对抗得很厉害么,何故重火宫势力发展得如此快?重雪芝不是根本没有在江湖上露面么?”
      “有穆远出面便够,非要让那女魔头出来掺合你才高兴不成?”
      “九域不安,人心惶惶啊。”
      苏州——
      “狼牙,重火宫这两年可真是如狼似虎,让人担心啊。”
      “不过是恢复以前的样貌,有何大惊小怪的。”
      “可这一点也不像雪芝妹子的作风,莫不成是一品透要不好了……”
      “乌鸦嘴!瞎说什么,他都那样了,你还诅咒他!”
      正如江湖人所说,在重雪芝继承宫主之位之后,重火宫的声誉有所转变,开始渐渐被世人接受。但是,这一份平和却未持续多年。“地狱阎殿,人间重火;神乃玉皇,祗为莲翼。”这早已淡去的十六个字,如今又一次被人们广为流传。夫君残废后,重雪芝逐渐淡出江湖。然而,第六年年初,她却突然改嫁穆远,性情大变,复出江湖,吞并了二十余个大大小小的门派。如今,江湖上能够牵制重火宫的,除了少林以及几个联盟的大门派,再无他者。
      重雪芝与穆远成亲后一个月,林奉紫下嫁武当三弟子蔡诚。蔡诚曾在雪夜邀雪芝共饮,却却遭到拒绝,且他妻子早逝,林奉紫的婚礼多少显得有些委屈。这一日,武当例行议会结束后,蔡诚回到家中,心事重重道:“华山……恐怕要撑不住。”
      林奉紫立刻上前端茶送水,在一旁替他削苹果:“怎么说?”
      蔡诚依然如同以往,举止贵气,面如美玉。他喝过茶,喃喃道:“丰掌门传了话,说已确定副掌门叛变归顺重火宫。现在华山有两成的弟子投靠了重火宫,五成和重火宫交往甚密。”
      奉紫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声音也是软软的,只是顿时冷了个调:“官人说的这些事,奉紫是一句也听不懂。”
      “总而言之,若华山垮台,武当也将不远。”
      “官人可憎恨姐姐?”
      蔡诚一时哑然,略显尴尬。奉紫哼笑道:“姐姐一直是这样。无论她犯了多大的错,做了再多不可饶恕的事,总是有那么多人向着她。即便此时的她已经成了武林公害,官人却依然对她念念不忘,不是么。”
      “当然没有。”蔡诚揽住奉紫的肩,柔声道,“我现在心中,只有你一个。”
      “倘若姐姐此时再来找你,说要跟了你,你会不要她么。”
      蔡诚怔了怔,又笑道:“自然不会。”
      “如此甚善。”奉紫把削好的苹果往笥箧里一扔,站起来,“我先回房歇息。”
      六年前,上官透残废,她亲眼目睹了重雪芝的痛苦。雪芝一天到晚便抱着适儿发呆,失神地问自己,为何当初不对上官透和显儿好一些,不管出了什么事,她都应该包容才对。奉紫还亲眼看见雪芝亲吻上官透那惨不忍睹的脸,只觉得又恶心,又是深深震撼。在这风生水起的江湖,有太多的不确定,谁也不知将来如何,谁也不知是否一个明月良辰后,便失去了重要之人。终于,奉紫鼓起勇气,向穆远告白。至今她还记得,那天风很大,翻卷了整片枫林。叶片丹红,是熊熊火种,烧尽了重火境。穆远自枫林深处走来,黑发披散而飘逸,面容干净而俊美,身形却是一抹暗夜的孤影,敏捷又危险。她素来自恃清高,面对他却失态又语无伦次,却总算令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他不是装傻的人,亦不懂得婉转地同姑娘说话,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话:“我对你无意。但你是宫主的妹妹,我还是会善待你。” 说完便离开,不给她任何还价余地。
      虽然他不给她承诺,甚至说得残酷而傲慢,奉紫却相信,这是因为他人品高尚,如圭璋明月,不愿占自己便宜。只要他不排挤自己,她便还有机会。接下来的六年,她一直陪伴他。为了他,她曾经与父亲大吵数次,离家出走数次,在找到穆远后,他却数次以“还有事要做”这样简单的理由,将她冷落在街头。她从小娇生惯养,受不了这样的待遇,想要放弃。但是,他只要稍微温柔一些,她便会缴械投降。她甚至为了挽留他,曾放弃过矜持,想要委身于他。可是,她的美貌在他面前形如虚设,他一直无动于衷。她原本以为,最糟也不过如此,却没料到第四年岁末,雪芝态度稍微一转,穆远便迅速与她定下婚约。
      奉紫知道,雪芝不爱穆远。完全不爱。因为这些年,她时常探望雪芝,雪芝一直跟上官透同居一室,无论去了多远的地方,都会在半个月内,回重火宫照顾他。最开始她情绪不稳,常年自责悲伤。但是渐渐地,她开始习惯上官透新的模样,并且决定重新开始,与他平平淡淡地生活。可是,去年年底,她再去看雪芝,发现雪芝精神不好,整个人都病怏怏的,还瘦了一大圈。只要一提到上官透,雪芝便会转移话题。到了年初,她突然和穆远成亲。

      ————————————————————————————————————————

      注释(1):出自《少林拳谱》(2010),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毛病犯了,遇到不喜欢的剧情又是X年(月/日/世纪/伯度)带过去。
    这个剧情是大家都没猜到的吧,啊哈。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